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番外许医生篇:隔着一层薄雾
  许医生急速的打开医药箱,从里面拿出一瓶药来,倒出一粒给迟母塞进了嘴里。接着又让跟着的护士给迟母打了一管针剂。

  “许重楼,我妈她……”迟杭杭这会儿紧张的已经忘记了哭泣。

  “情况危急,现在赶紧送医院!

  来,你们帮一下忙,扶好阿姨,我背她下去!”

  许医生说完,直接一个用力,就将迟母慢慢的扶了起来。然后,背在背上,就往门口走。

  脚步未停的同时,对着畏缩在墙角的那个男人喝了一句:“还不出去!”

  “哦……哦……”那个男人吓的一个激灵,立即蹿了出去,等许医生背着迟母出了楼门口时,已见不到那个男人的身影。

  将迟母放进自己的车里,许医生飞速的往医院驶去。

  到了医院,直接就将迟母推进了抢救室。

  三个小时以后,许医生一头汗水的走了出来。

  “许重楼,我妈她怎么样?”见到许医生出来,迟杭杭急切的上前,一把抓住了许医生的手臂说道。

  “已经没大事了,但是得要好好的缓上一段时间才行了。这次非常的凶险,要是你再给我晚打电话那么一点点,那……

  先住几天院吧!这次受的刺激太严重,得观察上几天才行。”

  许医生站在一个医生的角度,说的没有半点儿的夸张。

  “许重楼……谢谢你!”迟杭杭顿了顿,看着许医生说道。

  “傻丫头!”许医生说着,伸手揉了一下迟杭杭的发顶,显得是那么的自然,同时又带着宠溺无限。

  迟杭杭:“……”

  愣愣的站在那里好一会儿,脸渐渐的红了起来。

  于是,迟母又在医院住了下来。

  许医生自是对迟母予以百般的照顾,而他所做的一切,既不显得殷勤,也丝毫让人看不出来讨好来。

  对于这一切,迟杭杭自是看到了眼里。而且迟杭杭有意无意间,发现许医生好似与自己初在医院相识他时已经判若了两人。

  已经不再像当时的那般与一众女医生、小护士什么的打情骂俏,对所有女性,甚至包括自己在内,都冷冷清清起来。

  这样的许医生,令迟杭杭不知不觉的,把更多的目光放到了他的身上,只是,迟杭杭自己却是不自知。

  这一点,半分没有逃开许医生的眼睛去。

  每每转过身去后,就是一脸的庆幸和信心十足。

  这天,许医生回到办公室,就接到了护士站的护士打来的电话,说有个男人冲到了迟母的病房,把迟母刺激的又犯了病,请许医生赶紧过去看一看。

  因为许医生和其他的医生还有护士们有交待,迟母那边如果有什么情况,要第一时间通知他。

  接到消息,许医生大概已经想到了来人是谁,立即飞快的赶了过去。

  迟杭杭这会儿没在医院,许医生知道她的工作忙,细心的安排了一个特级的护工在照顾迟母。

  所以,当许医生赶到迟母的病房内时,迟杭杭的生父正跪在迟母床边拉着迟母的手哀求着什么,而此时迟母的状态非常不好,已经快要到了昏迷的程度,正有几个医生围在床前进行急救措施。

  “你在这儿干什么呢?还不快滚出去!”许医生恨不得一脚踢死眼前这个不要脸皮的男人。

  “我……”

  “滚出去!”许医生大喝一声,连旁边的医护人员都被惊到,他们还没看到过许医生有这样的一面。

  那个男人本就对许医生心存惧意,这下更是吓的一哆嗦,立即站起来,二话不说就逃了出去。

  又是一番的紧急抢救,迟母的命终于被抢了回来。但是接连这么两次大的重创,迟母的身体显得更加的虚弱起来。

  等迟杭杭赶来的时候,迟母已经睡了过去。

  “我妈她没事吧!”迟杭杭的声音都有些发抖。

  “现在没事了,不过以后如果再经受这么两次的话,就很难……

  杭杭……杭杭……”

  许医生的话还没有说完,迟杭杭腿软的就要跌倒下去,许医生手疾眼快的一把就揽在了迟杭杭的腰上。

  “我妈她……你一定不能让她有事,许重楼,我求你了,你一定不能让我妈有事,好不好?”迟杭杭抓位许医生的手臂,眼泪瞬间就流了下来。

  “好,我保证!”许医生揽着迟杭杭,郑重的说道。

  “呃……对……对不起!”直到一位小护士走到病床前,才令迟杭杭反应过来,立即红着脸离开了许医生的怀抱。

  这一次,她没有什么反抗的情绪,包括心里面。

  “那个……对了,那个男人是怎么回事,我已经警告过他,按说他应该不敢再去找你们的麻烦的,怎么又会找上来了呢?而且今天竟然还找上了阿姨!”

  许医生搓了一下手,找到了另外一个话题。

  “呵……你说,这世间有没有报应一说?我说是有的。

  那个男人,他之前之所以拼了命的和我要钱,是因为他那个儿子得了重病,他散尽了家财,在走投无路的时候想到了还有一个我。

  所以才耍无赖的缠上来。后来因为你的原因,他才没敢再来纠缠。

  但是后来的两个月里,竟然发生了一件只有在传说中才会出现的狗血桥段,他那个儿子在输血时被发现,竟然不是他亲生的。

  呵呵呵……你说,这报应来的时间是不是再合适不过。

  据说他现那个老婆是他在风月场里认识的风尘女子,靠着手段说是怀了那个男人的孩子,把我妈挤走,她上了位。

  结果,当那个男人拿着化验结果质问那个女人的时候,那个女人竟然说,她也不知道是谁的孩子,当时就以为是那个男人的呢!

  这件事一出来,那个男人立马和那个女人离了婚,也不再管那个生病的所谓的儿子,不过却已经是一无所有。

  见我妈和我现在日子过得还算安稳,所以就又找了上来。以为还凭借他那花言巧语的哄人手段,能把我妈哄好,然后他就能找到了一个养老的地方。

  你说,哪里有这样的好事,那样的一个男人,哪里能让人可怜?”

  迟杭杭似发泄一般,丝毫不隐瞒的将整个事情的经过全告诉了许医生。连她自己都没意识到,她从没对一个外人说过这么多的话。

  “你是下定决心绝不想和他扯上关系了是不是?”许医生问了迟杭杭一句。

  “是!可是……我怕他再来骚扰我妈,你不是说我妈再也不能经受到刺激了吗?”迟杭杭一脸担心的说道。

  “交给我处理吧!”许医生道。

  “啊?你……你不会……为了那种人犯法是不值得的,你可不要为了我做傻事。”迟杭杭稍一反应后,立即带着惊慌的神色对许医生说道。

  “为你我不怕的!”许医生一本正经的说道。

  “什么?你来真的呀!不行,我不许你这么做!许重楼,你这么做我会恨你的,你听见没有!”迟杭杭急的这一次抓住了许医生的手。

  “恨我弄死了你的亲生父亲?”许医生看着迟杭杭的眼睛问道。

  “不是……我担心的是你!”

  迟杭杭的话一落,和许医生两个人都呆愣在当场。

  “好……我听你的!”许医生的声音,温柔的将迟杭杭心都软化了一般。

  “我……我去看我妈了!”迟杭杭转身跑回了病房。

  许医生:“……”

  春风抚面,扬头望天,虽然入眼的只有天花板,却觉得连上面的花纹都变得好看起来。

  许医生虽然没有得到迟杭杭正面的答应,而且也能看的出来迟杭杭心里的那道阴影,短时间内不会得到消除,却也知道两个人之间不过只剩下隔着一层薄雾而已。

  在许医生动用了一系列迟杭杭和迟母所不知道的手段后,迟杭杭的生父彻底的消失在了母女二人的世界里,生活终于回到了她们从前的平静。

  许医生与迟杭杭之间的感觉越来越融洽,已经发展到两个人可以经常的单独出去吃一顿饭的地步。

  这一天,本来许医生约好下班后要和迟杭杭一起去吃饭。许医生在下去接迟杭杭的路上还顺便去花店买了一大捧的玫瑰花。

  这是继上次被迟杭杭狠狠的拒绝后,许医生第一次买的花。又经过这么长一段时间的相处,许医生自认火候已经到了差不多的时候,他要在今晚再次的向迟杭杭表白。

  只是刚从花店出来,就接到周筱打来的电话,说对她最好的一位老领导突然犯了严重的心脏病,让许医生帮忙赶过去给看看。

  别人打电话倒还好,周筱打电话来,许医生责无旁贷,立即调转车头往医院赶,并给迟杭杭打了电话,说医院临时有事,不知要忙到什么时候,只能改天再约了。

  而这天的迟杭杭好像也心态突变一般,在结束与许医生的通话后,想了想,下了班直接就坐上车往陆军总医院而去,她都已经想好了借口——再给迟母拿些药。

  周筱打电话让许医生回去给帮忙诊治的病人不是别人,是一直对她照顾有佳的谭主任。

  因为是正在给都华的一些骨干开会时犯的病,所以周筱直接帮忙给送到了陆军总医院来,并找了许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