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一千零一十四章 番外萧沛篇:阳光满身
  萧沛觉得,自己在七岁以前,心里一直住着一个魔鬼,那个魔鬼就是,憎恨“妈妈”这一个词。

  更确切的一点说,就是那个给了自己生命却视自己为无物或是瘟疫一样的亲生母亲——白英。

  这个盘踞在心里的魔鬼,在白英离开后的那几年里,随着被白洪涛一类的小朋友叫着自己和小沐是野孩子、是连自己的妈妈都不喜欢的扫把星起,而开始慢慢的发酵。

  以至发酵到肿涨从而变形的地步,那个时候的萧沛,小小年纪,周身的阴郁令人看了心惊。

  为了这个,萧老爷子不知多叹了多少气,萧老太太不知暗自垂了多少的眼泪。就连身为父亲的萧再丞,也是无计可施。

  后来经过在心理学方面有着一定造诣的许医生给出的建议,那就是得有一个令萧沛从心理上完全接受,并且是喜欢的新妈妈的这样一个人出现,才能解开这个孩子的心结。

  为了这个,萧家全家不知为萧再丞操了多少心,物色了多少人,对于一各个被以各种方式和借口领回来的有可能成为自己新妈妈的女性,萧沛给予了激烈的反抗,甚至是破坏性的捣乱。

  萧沛的一系列行径,以至被帝都很多上层圈里的女子视为一个毒物和恶魔般的存在,因为她们几乎每个人都被萧沛整治得在人前花容失色、形象尽毁。

  尽管如此,仍是不断的有心怀“梦想”的女人,不惧后果的前仆后继的涌上来,虽然最得到的都是一个结局。

  在萧沛的印象里,后妈是一个堪比自己的生母白英,甚至是更胜于她恐怖的一种存在。对此,他完全的不予接受。

  对于萧沛的这种激烈的反应,萧家其他人在毫无办法的情况之下,只得将希望寄托在令萧沛极其惧怕的萧再丞身上,期盼能通过萧再丞的劝说甚至是镇压,能改变萧沛的想法。

  然而萧再丞的表现却是让萧老爷子和萧老太太等人更加的失望,他们发现,萧再丞对于萧沛的这种行为,几乎是一种完全纵容的姿态。

  直到有一天,萧再丞突然间带回了一个漂亮,又像精灵一般的姑娘,并且当着萧家的掌舵人萧老爷子及其他所有人的面宣布,那是他的媳妇儿周筱时,一切才发生了完全不同的改变。

  听说萧再丞竟然亲自带了个女人回来,而且还做了郑重的宣布,萧沛立即绷紧了全身所有的弦,在问清了那个女人的所在后,直接冲到萧再丞的房间。

  入目的画面,令萧沛立即感觉十分的刺眼,小沐竟然和那个女人搂抱在一起“亲亲我我”。于是,怒气更加汹涌的直冲脑部。

  萧沛叫嚣着要抢回小沐,谁知小沐却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就已彻彻底底的叛变,搂着那个女人的脖子不松手,竟然还不停的叫着她妈妈。

  这更惹怒了萧沛,于是和周筱对峙起来。原以为周筱也是和其他女人一样,为了能做上萧四夫人,首先会讨好自己和弟弟,谁知周筱竟然一脸的嫌弃。

  还说什么嫌弃萧再丞老、嫌弃萧沛大,还说什么她才不想做两个孩子的后妈。

  这令萧沛气的跳脚,以至从不轻易掉泪的小家伙儿,竟然大哭起来。

  直到看到萧沛大哭,周筱才慌了起来,并手忙脚乱的开始哄起萧沛。

  当周筱拿着纸巾碰触到萧沛脸上的那一刻、当那只柔软的手轻柔的在他的脸上滑过的时候、当被搂进那个带有馨香的怀抱的时候……

  萧沛觉得,周筱……与以前的那些女人好像都不一样。

  虽然没有即刻承认这个所谓的妈妈,但是当坐到餐桌前,第一次吃着带有“妈妈”这个名词的人给挑的鱼肉、还有喂过来的汤,感觉还真是很美妙。

  萧沛已经记不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从心底里接受的周筱,在他后来的记忆中,觉得可能就是第一次见到时,周筱用那种只有做为一位母亲才有的柔光看着自己,并给自己擦眼泪时就开始了吧!

  萧沛最最不能接受的,是周筱后来为了躲避不嫁给萧再丞,而几次的逃离,这令他和小沐的心灵倍受摧残,也让他第一次懂得,什么才是思念和渴望母爱的感受。

  但不论周筱怎么样的逃离,萧沛心里都极其明白的一件事,那就是周筱是真心的爱自己和弟弟小沐。

  萧沛也看到过其他小伙伴的妈妈是怎样的对待他们,而周筱对他和小沐却是更胜于其他母亲对待自己的孩子。

  幸运的是,经过几次的波折,周筱终于和萧再丞结了婚。萧沛抑制不住内心的狂喜,也是说,从这一天开始,他和弟弟就再也不是没妈的孩子,再也不是白洪涛那些人口中的野孩子。

  周筱正式的进入萧家后,那从未感受到的母爱,扑天盖地的席卷到萧沛的周身,他终于理解,阳光满身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他可以任意的和周筱撒娇、缠磨,在白洪涛家的人还有任何人欺负他和小沐的时候,周筱都像是一只护着小鸡仔的老母鸡一般,恨不得狠啄人家一番才罢休。

  这时的萧沛,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最幸福的孩子,他收获的不仅有母爱,还有善良无比的外公周海正,以及外婆刘玉凤对于他们的满满的疼爱。

  在萧沛以为自己幸福的生活可以一直这样下去时,一个已经早被他摒压到内心最深处角落的一个人却又突然的出现,那个人就是白英。

  虽然已经多年过去,但当那个叫白英的女人站到萧沛面前的时候,残留并深刻于心底的那份恐惧突然间便涌了上来。

  不过,这一切却在周筱挡在他身前后,已经消散的无影无踪。萧沛知道,只要有周筱的地方,就是他安全的港湾。

  白英惨败而归,萧沛用力的缩在周筱的怀里,他要真实的感受那份对于他来说真正的母爱,而周筱的温柔软语,却是实实的安抚了萧沛那颗伤痕乍现的心灵。

  只是,萧沛低估了那个叫做白英女人的破坏力,当有一一天萧再丞当着他们三兄妹的面,将周筱驱离萧家老宅时,萧沛开始恨起了自己的父亲萧再丞。

  萧沛知道周筱与萧再丞之间一定是发生了什么特别不好的事,但无论发生了什么,他都相信周筱,这种信任,没有任何条件,如果说有的话,那也是因着周筱对于他们那份发自心底深处的真真实实的爱。

  最为令萧沛不能接受的结果还是出现在他的面前,周筱消失了,彻底的消失在了他们兄妹几人的生活里。

  萧沛知道,一定是萧再丞逼走了周筱,对此,他绝不能原谅萧再丞。

  谁也不知道,在周筱消失的那半年里,一个十一岁的少年是如何的渡过的。

  萧沛默默的肩负起了照顾每天都哭着和他要妈妈的弟弟和妹妹的任务。在最初的日子里,他坚信周筱有一天会回来,回到他们的身边,并继续无条件的纵容和宠溺他们。

  但是,随着日子一天天的推移,仍是没有周筱的任何消息,萧沛的一颗心,也越来越绝望,他越加的恨起萧再丞来。

  然而,意外或是幸运终于光顾了他,萧沛终于等到了周筱回来的消息。可是,当他背着妹妹,牵着弟弟赶到医院时,看到的却是周筱奄奄一息的躺在那里的情景。

  那一刻,萧沛吓得差点儿把背在背后的小夭夭扔到地上去……

  母爱终于回归,萧沛觉得自己的生命中又升起了光亮。

  周筱不能原谅萧再丞,萧沛也同样不原谅自己的父亲,虽然后来周筱在那一长段时间里,会经常一走就是很长时间,但萧沛知道,那是因为萧再丞的关系,他能理解周筱的感受。

  再一次的意外,令萧沛终生难忘。

  那个叫白英的女人,竟然伙同他人,将他和周筱一起绑架到了一个偏僻的地方。

  在那个过程里,萧沛清清楚楚的听到白英亲口说,他和弟弟小沐都是白英最不欢迎的产物,也是最痛恨的产物。

  不知为什么,在听到那些话的第一瞬间,他却是将目光放到了周筱的身上。这时的周筱,是看着白英的痛恨,和对于萧沛那种撕心裂肺的疼惜。

  事情演变到后来,最为讽刺的是,一个是他的生母,一个是他的继母。在最危急的时刻,生母却用他来挡枪,而继母,为了他却不顾个人的生死。

  这一幕,留在了萧沛一生最暗黑也是最明亮的记忆里,无法抺去。

  萧沛眼睁睁的看着白英在他的面前中枪、然后跌出楼外……最后惨死。

  那个时候,萧沛一点儿也没有难过,小小年纪的他,却是感觉到了一股悲凉,也不是为那个女人,却是为自己和弟弟小沐。

  萧沛一生最为遗憾的是,为什么自己和弟弟小沐是白英所生,而不是周筱。

  不过,这也并不会成为他心里的负累,因为,周筱对于他和小沐的爱,早已胜似亲生,甚至超过了对于妹妹小夭夭的疼爱。

  这也是为什么小夭夭经常报怨说,整个萧家,最不爱她的就是妈妈周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