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一千零一十七章 番外小沐篇:下月让他们结婚
  帝都城人都知道,萧家有一个不亚于萧四夫人周筱一般的神童,那就是萧再丞萧司令的小儿子——萧沐。

  与萧家的交情再深一点儿的人还知道一点,那就是这个萧沐外表看起来温文尔雅,像极了他的三伯萧再阁,内里却最是个腹黑和瑕疵必报的主儿。

  小沐二十四岁从美国哈佛拿了两个博士学位回来,并没有像萧再丞和萧沛那样参军入伍,而是做起生意来。

  而人家的第一桶金就是在美国念书时所挖来的,并称是挖完美帝的墙角,回国投入到社会主义建设中来。

  回国时的小沐,几乎就已网罗了一个强大的创业班底。短短一年的功夫,就已经发展成为全国最大的it企业之一,两年后,就已经挤入世界百强企业行列。

  可以说,这是一个带有极为传奇色彩的成功案例,但是小沐与众不同的是,极少出现于公众视线范围之内,以至基本没人知道这个企业的幕后老板是何许人物。

  对于这个幕后老板的传说,已经有了多个版本。

  有人说是个旅居海外已经年逾古稀的华人;有人说是一个在别的行业跳转过来的中年人;也有人说是个靠卖地而发家的暴发户……

  更有甚者,居然说这个老板是一个从南方小渔村走出来的放猪娃。

  不管外面的议论如何,小沐依然保持着自己的低调与神秘。

  但如果让人知道这个企业的幕后老板还有一个怪癖的话,一定会摔碎一地的眼珠子,那就是小沐直到这么大了,还特爱粘着自己的妈妈。

  令周筱特别欣慰的是,这个儿子有一点好,那就是在婚事上不用自己操心。人家从小就给自己认定好了媳妇儿,也就是许医生的女儿——许忘忧,小名叫幽幽。

  说来也是怪事,当初得知迟杭杭马上就要生产,周筱准备要马上赶到医院去。这时小沐却拉住了周筱的衣襟,死活非要跟去不可。

  这种生孩子的有些血淋淋的场面,虽然见不到,但是那种紧张的气氛周筱担心会吓到小沐,所以便是极力的劝说。

  不料这个孩子不知犯了哪门子的倔,怎么哄都不行,一定要跟着周筱。

  一向宠孩子的周筱,受不得小沐那泪眼汪汪的样子,只得带了他一起去。

  当刚出生的小幽幽闭着眼睛、哇哇大哭的被抱出产房的时候,外面等候的人全都围了上去。

  虽然知道这么一个刚出生的小婴儿什么都听不懂,但是所有人还是围着小东西哄个不停。

  但小幽幽依然大哭不止,这可慌了所有人的手脚。

  “妈妈,让我看看妹妹……让我哄哄她吧!”小沐拉着正抱着小幽幽哄个不停的周筱的衣角叫道。

  “好的,让你看看吧!你看看妹妹总这样哭,你问她是为什么呀!”周筱边哄着小幽幽,边顺口和小沐这样说了一句,并同时弯下腰,将怀里的小幽幽给小沐看。

  “妹妹,你别哭了,小沐哥哥喜欢你!”小沐说着话,伸出手来,用一根手指,小心翼翼的碰触了一下小幽幽的脸。

  奇迹就在这一刻发生了,之前一直哭叫不止的小幽幽,在小沐的话落的瞬间,突然间停止了哭泣,并同时睁开了双眼,也不知是真正的看到了还是没有看到,却是朝着小沐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然后眼睛一闭,呼呼的大睡过去。

  “天啊!真是神了,小幽幽竟然听懂了小沐的话!”

  “是呀、是呀……我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神奇的一幕呢!”

  “不会是前世小幽幽是小沐的小情人儿吧!这世又来找小沐了……”

  “有道理,真有这种可能!”

  “小沐,小幽幽以后做你的媳妇儿,行不行呀?”

  “好!”小沐干脆利落的出声。

  安静片刻之后,医院产房外的过道里,一片的爆笑之声。

  “想的美!等我女儿长大后你都多老了,我女儿才不嫁给一个糟老头子呢!哼……”推着迟杭杭正从产房内往外走的许医生,就差没跳起脚来。

  “嫂子,你还是别要你家的老男人了,我再给你找个年轻有为的。”周筱马上就回呛了许医生一句。

  “你……你……周筱,你还是我妹子吗?”本来在产房内紧张的脸色苍白的许医生,已经被气红了脸。

  “你要是我哥就应该知道,你妹子我是为你、为我、为了我们大家好,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这么好的亲事,你偷着乐去吧你!哼……”周筱嗤鼻。

  这一番玩笑式的谈话,大人们谁也没有往心里去,但却被一个人……更确切的一点说,被一个小子深深的记在了心里。

  自那以后,只要一到周末,小沐必定拉着周筱,让她带自己去看小幽幽。说来也是奇怪,平时面部表情并不多的小幽幽,只要一见到小沐,就会笑个不停。

  随着两个小家伙儿都越长越大,到了小幽幽三岁的时候,小沐就已经开始把人家经常的拐到家里来。

  而小幽幽一见到小沐,也比见到自己的父母还要亲的腻在小沐的身上,再不肯找第二个人。

  这一点,简直就让许医生气炸了肺,阻止又阻止不了。曾经为了让小幽幽避开小沐,许医生还让迟杭杭借着出国的时机,连同把小幽幽一同给带了去。

  结果,刚到国外的第五天,迟杭杭就给许医生拨打了紧急电话,说小幽幽哭着要找小沐哥哥,怎么哄都不行,现在已经一天没有吃过任何的东西。

  接到电话的许医生,简直肺都要气炸开来,直接给萧再丞打了电话过去,跳着脚的大骂了萧再丞一顿,最后却换来萧再丞凉凉的一句:“我让人把小沐也送过去!”

  最终的结果还还真是把小沐也给打包送到了国处,送到了小幽幽的身边。据说,当三岁的小幽幽见到了她朝思暮想的小沐哥哥后,立即扑到了小沐的怀里,并再也不肯离开他的怀抱。

  而且立即趴在小沐的怀里喊着肚子饿了,要小沐哥哥喂她饭饭吃。

  等回国后,干脆每个周末都要住到萧家来,而且都是要和小沐睡到一起。

  这更让无力阻止一切局面的许医生差点吐出一腔老血来。

  如此的情形一直延续到小沐要到国外留学的前昔。

  已经长到六岁的小幽幽,一听说最为亲亲的小沐哥哥要出国了,立即大哭不止,这次任小沐亲自上阵也是哄不好。直哭到嗓子发哑,连饭也不肯吃的地步。

  这可心疼坏了爱女如命的许医生,立即风风火火的跑到萧家来,指着萧再丞和周筱气急败坏的大喊:

  “国内那么多的好学校不读,让小沐去留什么学。别去了,就在帝都上得了!”

  “国内有那么多好学校,你当年留什么学?”萧再丞在一旁冷冷的一句。

  “我?这能和我比吗!我当年是老爷子和老太太看我烦的慌,才把我打发出去的!”许医生马上就找到了说辞。

  “我现在也烦的慌。”萧再丞现在连看都懒的看许医生一眼。

  “你……你别胡说八道,谁不知道我妹子疼两个儿子都跟命似的。别以为我不知道,因为小沐要走,我妹子已经偷偷的哭过好几场了。”许医生看了看周筱,一脸的得意。

  “可是我儿的前途更重要呀!我尊重他的选择。”周筱的话,令许医生当场跳脚。

  “妹子……你可是太伤哥哥的心了!哥哥这么疼你,处处的维护你,你怎么能这样的对哥哥我,啊?

  行,就算你不心疼你哥我,你就不心疼你那小侄女吗?”

  绕了一大圈儿,许医生终于说到了重点。

  “要不这样吧……”周筱皱了一下眉,像是认真思考了一下的样子。

  “妹子,你说!”许医生立即一脸的期待。

  “让小幽幽和小沐一起去吧!”周筱说的一脸的认真。

  “你……你……”周筱直接暴击的许医生要吐血而亡。

  “这个可行!”萧再丞毫不犹豫的补充了一句。

  “你们……你们还有没有点儿人性了,啊?让你儿子把我宝贝女儿拐走,那还让不让我们活了,啊?

  我女儿才那么小,你们是真的想让我女儿给你家做童养媳吗?

  啊呸!你们想的美,我才不干呢!

  让我女儿嫁一个老男人,你们休想!”

  等许医生跳着脚的离开萧家后,出门一阵冷风袭来,才发觉自己这一次竟是无功而返。

  一想到家里那个还在哭的伤心欲绝的女儿,再一想妻子看着自己的那道冷嗖嗖的目光,更加的有种要吐血的欲望。

  事情的结果是,小幽幽终于如愿以偿的被小沐抱在怀里出了国。对着后面一直看着她哭的肝肠寸断的父母洒脱的挥了挥小手儿:“爸爸……妈妈……幽幽会每天和你们视频呦!”

  于是乎,在接下来八年的时光里,许医生一家三口……不,还包括小沐在内,就开始了空中飞人的生活。

  在小幽幽长到八岁的时候,许医生严令禁止再让女儿和小沐同睡一张床。

  但每次仍是以失败而告终,小幽幽一离了小沐,夜里就会哭着醒来。然后就是赤着脚闭着眼睛叫着小沐哥哥,到处的乱撞。

  弄的许医生恨不掐死或是下点毒药神不知鬼不觉的毒死叫萧沐的这个坏小子,但一想到要是弄死小沐自己女儿有可能会出现的状况,又不得不咬牙切齿的作罢。

  千盼万睁中,终于盼到了小沐的回国创业,虽然女儿大部分时间还是要和小沐粘在一起,但起码不用每周这么在空中飞来飞去的折腾,许医生也算是大喘了一口气出来。

  一晃又是三年的时光流逝而去,原本以为随着女儿的长大,认识的优秀的男孩子越来越多,会渐渐减退对于小沐的依赖。或者说,会对小沐渐渐的疏远。

  然而,许医生再次的失算,小幽幽越发的粘起小沐来。

  一提到小沐的名字,许医生已不能用咬牙切齿来形容自己的恨意。于是,开始寻找着各种有效的办法……

  “儿子,今天不去接你的小媳妇儿吗?”周筱逗着此时正躺在自己腿上的小沐。

  “许叔叔和迟姨把她给带去英国了。”小沐说道。

  “啊?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去做什么,要去多久?”周筱意外的是,小幽幽不在,小沐为什么还这么一副的悠闲自在,要是以往,早会跟去了吧!

  “说去见一位什么年轻的公爵了!哼哼……等着吧!”小沐一脸的不怀好意。

  “见……见公爵?这又是闹的哪一出儿……这……不行,我得给你许叔叔打个电话去,胡闹得有个限度吧!”周筱一听小沐的话立即变了脸,伸手就要去拿桌上的电话。

  “妈妈,您别急!我还没有和您讲过吧……那个年轻的公爵,是我大学的同学,还是我在英国公司那边的合伙人,他之前也是见过幽幽的。

  您说,许叔叔要是发现幽幽在他眼皮子底下就不见了,而且登寻人启事都找不到的那种,他会是什么表现呢?

  唉!生活终于有了些刺激,不然还真的很无聊呢!”

  小沐说着,又在周筱的腿上找了一个舒适的位置,闭上了眼睛。

  “你……儿子……你……要适可而止呀!别真的把你许叔叔给折腾吐血了,那可是你的准岳父呀!”周筱说出的话,满是纵容之意。

  真不知许医生要是听见这母子二人的对话后,会不会直接气死当场。

  十小时后,小沐接到许医生打来的电话,因为过度着急和紧张,舌头已经打了结。

  “小……小沐……你……你……幽幽不见了,她……她有没有和你联系过?”

  “幽幽不见了?在哪儿,什么时候,为什么?”电话中,小沐的声音显得比许医生还急切。

  “在……在英国。呃……十小时前,就在我的身边,就突然……突然的就不……不见了!

  你……你……怎么办?”

  许医生第一次在一个晚辈面前这么失态,而且是一个他最为痛恨的晚辈面前。

  “您别急,我现在就赶过去!”小沐看了看坐在自己一旁的周筱,一副奸计得逞的表情。

  谁也不知道小沐去了英国后究竟发生了什么,总之,三天以后,当小沐的专机在帝都的上空缓缓的降落后,许医生最先一个下了飞机。

  不难看出,许医生满脸颓败的表情。被他搂在怀里的迟杭杭,也是表情复杂。

  又过了好一会儿,最后的两个人才缓缓的走下飞机,却是小沐将还在睡着的幽幽正用大衣裹了个严实,抱在了怀里。小沐眼中的那份得意以及意外之喜,溢于言表。

  一个月后——

  “萧四,你还有没有点儿诚意?赶紧的,带好礼物到我们家去求亲!”许医生尽管一脸杀气,却也只能色厉内荏的指着萧再丞的鼻子大叫道。

  “你不是把幽幽许给一个什么年轻的公爵了吗?”萧再丞不紧不慢的说了一句。

  “谁……谁说的?告诉你萧四,不许诋毁我的人格啊!不然你信不信我不把女儿嫁给你们家?”许医生牙齿咬的咯吱直响。

  “那你现在是在干嘛呢?”萧再丞轻飘飘的看了许医生一眼,满是不屑。

  “你……你……”

  “爸爸,您怎么来了?”幽幽被小沐紧搂在怀里,从楼上走了下来,一边走,还一边揉着眼睛,看样子是刚睡醒。

  “我……我来……”看着紧搂在一起的两个人,许医生又是一团重重的内伤。

  “好了!大哥,我们明天就上门去提亲。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哦……对了,你可得尽快想好,不然时间拖的长了,我们幽幽肚子太大的话,婚礼上是会受罪的。”

  周筱拉许医生坐下,并递上了一杯水,然后特别体贴的说道。

  “噗!咳咳咳……你们这一家人……你们这一家人……

  好,下月让他们结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