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少爆宠:娇妻吻上瘾 > 第706章 不是不能动,而是不能碰! 707-710
只是随意的一句话,让云曦觉得心软了。

  医者仁心,她垂眸看了眼身旁正是肆意张扬年纪的蒋祺霖,如今却只能坐在轮椅度过一生,整个人生充满了晦涩和黑暗,清冷和绝望。

  一世的时候,她去蒋家吃饭的次数多,见的次数也多。

  蒋祺霖的腿伤,是整个蒋家都不愿意提及的**,她也不好多问。

  只是看到蒋家的人对他的冷落,总觉得有些可怜。

  他明明是可以继承蒋家的长孙,才华卓绝,甚至可以说手段也非同一般,可偏偏因为双腿的原因,以至于遭到了整个家族的冷落。

  反倒是不成器的蒋衡霖,得了家里所有长辈的宠爱。

  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得不到的永远都在骚动。

  她反倒希望蒋祺霖有机会能再站起来,压一压蒋衡霖那个蠢货的风头,让他别那么嚣张,总惦记着羞辱她打她脸。

  明明一世的时候,两个人互不干涉互相演戏,是可以和平共处的啊,怎么重活一世,这么讨厌她?

  虽然她也不是人民币能让所有人喜欢,可这种故意找茬,实在让她不胜其烦!

  不过,这样也好,全京都的人都知道他们互相厌恶,蒋老爷子也知道他们互不喜欢,到时候要取消婚约也更省事了!

  微微眯眼,她直直的盯着薄毯的膝盖瞧了眼,蒋祺霖的伤具体如何她不大清楚,即便是一世也没怎么了解过。

  这样出色的男人,一辈子坐在轮椅,着实可惜了些。

  许是因为一世毁容生出的同病相怜的怜惜,她突然蹲下身纤细的指骨落在了蒋祺霖的膝盖。

  曲拳在膝盖砸了一拳,轻微的膝跳反射和普通正常人不大一样。

  站在蒋祺霖身后的景一看到她的动作,猛地走了过来,刚要伸手去拉开她,一旁盛怒而来的男人已经把云曦从地拉了起来。

  蒋祺霖隐隐带着希望的眸光渐渐沉了下去,抬眸看向眼前突然离席的慕非池,再看看被他护在身后的小丫头,多半明白了刚刚在宴客厅里,为什么少帅一来替这丫头强出头了。

  “少帅……”景一看到慕非池,恭敬的退回到蒋祺霖身后。

  “景一,忠心护主也得分人,她,你不能动!”

  景一抬眸看了慕非池一眼,他其实听懂了慕非池字眼里的意思,不是不能动,而是不能碰!

  微微低着头,他淡淡的应了声:“是!”

  他是从慕非池手里出来的,后来辗转到了蒋祺霖身边保护照顾他,一边是自己曾经的少帅,一边是自己如今的主人,两边都惹不起。

  “蒋少,很抱歉,唐突了。”

  云曦从慕非池身后出来,站在一声的角度,她并不觉得刚刚的动作会太尴尬。

  “云小姐似乎对我这个残废的双腿很感兴趣?”

  蒋祺霖抬眸,灼灼的眸光落在她素净粉嫩的脸蛋,那双空灵澄澈的眸子无惧的和他对视的时候,着实有种被涤荡了灵魂的感觉。

  这样干净无暇的小丫头,和外头那些骄纵的千金小姐起来,确实稀罕,也难怪少帅这么心。

  云曦也很坦然的笑了笑,言语神态丝毫没有歧视嘲讽的意思。

  “是我唐突冒犯了,只不过身为医者,总难免会对自己未攻破的领域有某种执念。”

707-710

第707章 慕非池在京都一向横行霸道惯了

云曦瞥见蒋祺霖眼底一闪而过的惊讶,眯眼轻笑着。

  “以前对病毒学挺感兴趣的,不过现在,我突然想尝试一下神经学了。”

  她当然没那个胆子拿蒋祺霖的双腿来做实验,更不敢去做没把握的事情。

  蒋祺霖的双腿究竟是个什么情况她现在也不清楚,不敢贸然做决定甚至是去做更多的表态,毕竟她谁都懂,充满希望后再承受一次绝望的打击有多痛苦。

  景一早按耐不住,看了慕非池一眼,一脸期待急切的看着云曦:“云小姐,听说你的医术不错,我们少爷的腿……”

  景一的话还没说完,慕非池插话进来,“她不过是个学生,你们少爷的腿,还是请专人看吧!免得回头有点什么事,还得让她为你们负责。”

  慕非池不讲道理,云曦早有所领教。

  只不过当着蒋祺霖的面这么直接,实在是有些太过伤人了。

  “少帅……”云曦忍不住伸手拉了拉他的衣角,拧着眉冲他摇了摇头。

  慕非池却很不给面子的瞪了她一眼,“怎么,你还想管?要是治不好,你不是平白给人希望又让人失望吗?”

  “……”这人,说话能不这么直接么?

  他大爷平日里说话无所顾忌不用看人脸色,可好歹也顾及一下人家脆弱的自尊心行吗?

  云曦尴尬的看了蒋祺霖一眼,暗暗掐了慕非池的手臂一把,“蒋少,少帅这人不会说话,你别见怪!”

  “用得着你帮我说话!”慕非池不乐意的瞪了她一眼,这丫头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好吗?

  他慕非池在京都一向横行霸道惯了,说话做事算有人心里有意见也不敢表现出来。

  也她敢这么跟别人解释,让别人原谅他的唐突,要是换了别人,早诚惶诚恐了!

  “……”果不其然的,景一和蒋祺霖都被云曦这话给说得不知道要怎么接。

  这么多年,他们可还没从没听到过有人敢这么说少帅,这丫头还真的是什么都敢说!

  云曦猛地转头瞪了他一眼:“闭嘴!”

  严肃的语气,偏生带着几分女子的软糯的娇嗔,听在耳朵里丝毫没有威慑力。

  她压根没觉察到有什么不同,许是两人太过熟络,所以也不避讳彼此之间的称呼和亲密。

  可是!!

  这警告,对某人来说却很受用!!

  “哼~”慕非池轻哼了声别开头,还真乖乖闭嘴了!

  景一和蒋祺霖看得有些目瞪口呆,似乎都还是第一次看到,竟然有人能让这个军国最骄傲的少帅乖乖听话,简直让人不可思议!

  这下子,要是还看不明白是怎么回事的,真是瞎子了!

  斟酌了片刻,云曦一脸认真的看向蒋祺霖。

  “蒋少,你的腿具体情况我也不了解,所以也给不了你什么建议,更不敢冒冒失失往前冲,毕竟如同少帅说的那样,我只是个小丫头,不能贸然冲动。今天唐突你了,实在很抱歉!”

  她的拒绝和退缩已经表达得很明显了,蒋祺霖不动声色的收起眸底的情绪,淡然一笑。

  “没关系,只是小事,不必放在心。”

  云曦点点头,礼貌的笑了笑,“那没什么事我们先去前厅了,不打扰你了!”

  说着,云曦拉了拉慕非池的手臂,转身往另一边的走廊走去。

第708章 老子给你讲睡前故事!

从走廊出来,俩人并没有直接回宴客厅,而是走到另一侧的小偏厅里。 br>

  云曦满脑子都在想着刚刚蒋祺霖的膝跳反射,以及该怎么弄到他的病历的事情,完全没注意前头的男人已经停下了脚步。

  低着头这样一头撞了去——

  而看出来她正发愣的男人,这会儿更是敞开了双手,直接把撞到怀里的来的人儿一把紧紧抱住!

  自己送门来的,他怎么能错过这么好的机会!

  软玉温香在怀,他能保证不乱来,可不能保证不占便宜啊!

  被磕了一下,云曦猛地回神过来,等回神的时候,慕非池已经把她摁在了怀里!

  “放……放开!”埋首在他胸膛里,云曦闷闷的哼了声。

  额头抵在他坚硬笔挺的军装,她几乎都能感觉出来军装扣子的形状,还有男人身好闻的薄荷香气。

  男人宽松的大衣紧紧的裹着她,屏蔽掉了四周的寒冷,这一方小天地,仿佛成了她的避难所,让她忍不住想要依赖,想要沉溺其。

  可她也很清楚,男人的怀抱再温暖,都带着某种致命的蛊惑。

  她不能,也不敢深陷其,再为自己招来杀身之祸。

  废了好大的劲才从他怀里挣脱,她微微喘着气理了理自己身的裙子,有些懊恼的瞪着眼前的男人。

  “少帅,这里人这么多,矜持懂不懂?!”

  “老子对着自己的女人,你让我矜持什么?”

  “慕三岁,你今天可是世族大家慕家掌权人,成熟点行不行?外头那群女人都是一群豺狼虎豹,你可别害我啊!”

  “刚刚你反击得不也挺厉害的嘛!怎么,现在怂了?”

  “那只是顺手,要是外头所有人都把我当成敌人,我可打不过那么多人!”

  “你傻!”慕非池没好气的点了点她的额头,又好气又无奈。

  她要是真站在他身边了,那群女人算再心有不甘也不敢拿她怎么样,偏偏要选择这么蜿蜒曲折的方式,他也真是拿她没办法了!

  云曦拨开他乱动的爪子,微微抬起头,有些按耐不住好问:“少帅,蒋大少的腿是怎么弄成这样的?你知道吗?”

  她知道,他肯定是知道内幕的,整个京都的风吹草动他身为掌权人,又是军国少帅,心里必然是有底的。

  “为什么问?”慕非池正了正神色,垂眸看着她。

  他其实打心底的,不大乐意她跟蒋家的人有过多的接触,尤其是蒋老爷子对她的宠爱,让他觉得将来即便取消了婚约,对她来说也不好。

  更何况还有蒋衡霖这么个草包未婚夫在,天天冠着他的头衔四处溜达,把他慕非池的脸往哪儿摆?

  “我是好!”

  “蒋家的事情很复杂,你不适合掺和其。”

  “为什么?我是好而已,不能听故事吗?”

  “想听故事,晚我到你床前给你讲。”

  “现在不能说吗?!!长话短说!”

  一听他这话没安什么好心,她才不要听什么睡前故事!

  “我现在不想说。”慕非池挑眉看了她一眼,抬手捏了捏她的粉脸,“还有,这个蒋祺霖,他也不像你看到的那么简单,晚点我再详细跟你说。”

  “……”这家伙分明打定了主意要翻她的窗爬他的床,什么晚点详细说全特么都是借口!

第709章 简直是老天垂怜了!

为了不让宴客厅里的人看到他们一起出入,云曦让慕非池先回宴客厅,她直接往另一边的走廊回去。

  可刚走没几步,她便发现,云楚涵把慕非池拦了下来。

  这制造巧遇的桥段实在不怎么高明,云曦侧过身躲到盆栽后,漫不经心的看着。

  慕非池即便知道眼前的小丫头是谁,也依旧完全没有把她放在眼里,顿住脚步冷眼看着前方。

  “少、少帅……”会在这里遇慕非池,云楚涵简直想都不敢想!

  面对着自己梦寐以求都想见着的偶像,云楚涵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紧张无措的看着他,一时间忘了开口。

  “滚开!”慕非池冷冷开口,沉冷的神色凌厉的眸光,直直的让云楚涵打了个冷颤。

  云楚涵对云曦耍的那点小手段他都记得,对于云家的姐妹,他实在没什么好感。

  尤其是梁秀芹那样的人,也别指望能教出什么优秀的千金出来。

  云曦倒是个异类,长在乡下,甚至可以说是在陈丽雪那种尖酸刻薄的刁难剥削成长,难为还能保存着一颗玲珑剔透的心,简直是老天垂怜了!

  森冷的嗓音顿时让云楚涵回神过来,浑身一抖,对着眼前这个气场强大的男人,她根本不知道作何反应,只能讪讪的侧过身让开道。

  直至慕非池的身影消失在拐角,云楚涵迷恋的眼神都没回过神来。

  云曦本不想去打扰云楚涵,刚转身往宴客厅走,远远的看到韩沁朝这边走了过来。

  估计是慕非池消失了好一会儿,她没找着人,找到她这里来了。

  云曦微微眯眼,瞥了眼韩沁那来势汹汹的模样,实在不想跟她起冲突,这种场合闹腾起来,对她来说也没好处。

  慕非池肯定不会坐视不管,可他一旦插手,那她会成为所有人的目标。

  风口浪尖的,她还没有足够强大的力量,能抗衡这么多女人的嫉妒和算计。

  尤其是现在韩沁揪着她不放,她实在不想搭理。

  “小贱人,你给我站住!”

  云曦刚想走,韩沁开口喊住了她,顺便惊动了不远处站着的云楚涵。

  云曦瞥了云楚涵一眼,顿住脚步挑眉迎韩沁,高傲冷漠的气势让走廊的气氛都跟着降了几个点。

  “少帅呢?你是不是私底下私会少帅了?小贱人,你别以为少帅护着你你能飞枝头变凤凰,你们云家这种小门小户,你真当少帅看得你吗?”

  云曦轻笑了声,摸了摸脖子已经结痂没了什么痕迹的划痕,“少帅看得谁那是他的事,看来次的事,韩小姐似乎没长记性。”

  “少帅不过是一时被你这个小贱人迷惑,你别以为他会处处护着你!”

  想起次差点毁容的事,韩沁一肚子火!

  不过是个小贱人,少帅到底哪根筋没搭对,竟然会护着她!!

  云曦耸了耸肩,“我要是有这个能耐迷惑他,我今天跟他一起过来,而不是借着姚家的请柬过来了。韩沁,全京都的女人都知道你对少帅的心思,你自己也说我高攀不,那你有本事自己追去啊,老跟我过不去算什么?自己没能耐找我茬,你这叫什么事儿?!”

第710章 白日梦做做就好,别太当真

她能摆平一个韩婉灵,自然也能搞定一个心高气傲又愚蠢的韩沁。

  不过,她现在没那个闲工夫应付她,韩沁也不是她今天要打捞的鱼。

  相对来说,她反而对乔希敏更感兴趣。

  今天过来一趟也不是没有收获,最起码她知道了当年乔希敏第一个看的目标不是韩耀天,而是慕非池。

  至于后来又为什么被乔家当成了筹码,送到了韩耀天身边,这里头的猫腻她同样很感兴趣。

  慕非池乔家是高攀不了,不过,一世乔希敏那般不择手段的从她手里抢走了韩耀天,这一世,她成全他们这对狗男女。

  乔希敏对韩耀天不感兴趣没关系,促成一对怨偶,一辈子互相折磨,也是件喜闻乐见的事!

  一世乔希敏那么想要得到的东西,这一世,她成全她!

  看着眼前嚣张的韩沁,云曦轻眯着眼笑了笑,她的,已经到了可以撒出去的时候了。

  “而且,韩小姐你看看你现在这副尖酸刻薄的模样,让少帅见着,能看得你吗?长公子说的好,如果你们韩家的教养实在配不你这个年纪,那你……”

  “你给我闭嘴!还轮不到你来教训我!”

  云曦点点头,漫不经心的挑挑眉,“那别再来打扰我,少帅在宴客厅,有事你找他去!”

  韩沁踢了个铁板,又觉得自己莫名其妙的找茬实在太把这个小贱人当一回事了。

  她是韩家千金,跟一个小贱人斤斤计较干什么?太掉份了!

  可一想到少帅一边维护她一边用她来打她脸,她满心怨气!

  云曦看着她甩头离开,戏谑的勾了勾唇,转头看向站在自己身后的云楚涵,那副疑惑又怨毒的模样看着挺扎眼。

  云曦也不说话,以云楚涵的智商,应该多半能猜到韩沁故意找她麻烦是为了什么。

  但凡扯到慕非池的问题,估计她谁都警惕计较。

  “大姐,你跟少帅……到底是什么关系?为什么刚刚他会在那么多人面前护着你!”

  “云楚涵,你是睁眼瞎吗?刚刚少帅护的你确定是我而不是姚家?他也说了,姚家是他今天的贵客,可没说我是他的贵客!”

  次七星酒店的事云楚涵并不知道,她也没打算说,她现在多疑的心态,说得越多越值得怀疑。

  “不过,倒是让我知道了个事,云楚涵,你对少帅……”

  云楚涵一愣,没想到云曦竟然反将了她一军!

  “呵……喜欢少帅没什么,全京都的女人都喜欢她,连刚刚的韩小姐都一样为他疯狂。”

  走前,她拍了拍她的肩膀,“喜欢少帅不可耻,只不过,大都痴心妄想罢了!身为长姐,好心劝你一句,白日梦做做好,别太当真。”

  她都不敢肖想的男人,云楚涵更别想了。

  谁知云楚涵根本不领情,脸色一沉,淬了毒的眸光冷冷的落在云曦脸,狠狠打掉肩膀的手,“我的事,用不着你管!”

  云曦轻笑了声耸耸肩,一脸无畏:“随便你!反正我也闲着没事做,很喜欢看别人飞蛾扑火。”

  不论是她,还是韩沁,抑或是乔希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