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快穿女主:禁欲男神撩不停! > 第1539章 狂肆恶少求轻撩16
  苏迷也没想到,几天没见的沈劣,竟然会那么没节操,扣着她在洗手台上……肆意妄为!

  等结束后,浑身瘫软,一点力气都没有。

  反观男人生龙活虎的,跟刚吸了精气的妖孽似得,精神的很!

  苏迷休息了一会,狠狠剐他一眼,刚费力起身,艰难穿上宽松T恤,手机突然传来一道提示音。

  拿过来一看,有人私信发了视频给她。

  苏迷皱皱眉,点击了播放。

  下一瞬,熟悉男人的脸,清晰出现在视频里,跟一个陌生的女人……肆意亲吻!

  ——

  以下内容,晚点替换。

  重新下载,不重复收费。

  ——

  “沈城那老东西,年轻的时候就花天酒地,处处留情,可还是有个蠢女人,死活都要嫁给他。

  结果……呵呵,孩子都给他生了,那老东西仍旧死性不改,经常带女人回家,有次醉酒,把她推下楼梯……摔死了!”

  沈劣徐徐说着,声色古井无波,拥在女人腰间的手,却寸寸紧收。

  苏迷被他拥的有些疼。

  但心里更疼。

  怨不得他要弑父。

  那种渣男死不足惜!

  “老东西的死,其实……我只是让陆杨找了几个女人,他现在年纪大了,有服药的习惯……。”

  “哦,为什么要跟我解释?”

  苏迷戳戳他的腰,故意问。

  沈劣冷哼,抬手罩住她的心口,没轻没重的猛捏,咬牙切齿说道。

  “因为你男人我不想让你误会,上次错手杀了那女人,是因为她给本少爷下药,出于自卫才错手杀了她,反正你记好了,本少爷绝不是野男人说的那样!”

  野男人?

  “你是指林少睿?”

  “哼!以后不准跟他再联系!听见没有?!”

  沈劣恶狠狠在她嘴上亲一口,板着脸威胁。

  “听见了,听见了,你就不能温柔点,粗鲁的男人。”

  说虽这样说,苏迷也没温柔的那里去,凑上去就咬了一口,咬的沈劣倒抽一口凉气。

  “你刚才说,我是你男人?”

  “嗯。”

  “那你知不知道,你的男人想你想了三天三夜,想的茶饭不思,只想吃……你。”

  沈劣眸色深沉,恨不得扑上去将女人吃干抹净。

  苏迷皱皱眉,将他推开:“不行,我爸妈在隔壁,他们会发现的。”

  “你小声点,我也轻点,他们不会发现的。”

  沈劣开始哄誘,迫不及待的模样,好似食肉动物几天没沾荤腥似得。

  可惜,这对苏迷完全没用。

  “不,我困了,要睡觉。”

  说完,就将他推开,钻进了被窝。

  沈劣愣了愣,脸色猛沉:“本少爷不在的这几天,你是不是找野男人了?”

  “嗯。”

  苏迷坦诚点头。

  沈劣瞪大眼:“你,你还嗯,你对得起本少爷么?”

  “喂,你小声点。”

  苏迷连忙伸出手,扯了扯他的衣袖:“你先去洗澡,等会我再告诉你。”

  “不行,现在必须说,而且本少爷来之前已经洗过澡了!”

  苏迷打量几眼,松了口:“那你脱鞋上来,我慢慢讲给你听。”

  沈劣又站在原地,跟她僵持了一会儿,最后认命脱了鞋,躺在她的小床上。

  “说罢,务必老实交代。”

  苏迷无奈笑笑,主动揽住他的腰,将脑袋贴在他胸前:“你走以后,林少睿就被警察抓了……。”

  女人将这几天发生的事,全讲给男人听,最后补充道:“以现在的形势来看,孟兰琦和林少睿会联手对付我。”

  “哦,别怕,有本少爷罩着,谁都欺负不了你。”

  沈劣闭着眼,揉了揉她的脑袋,显然听的快要睡着了。

  这男人真是个折磨精!

  分明是他要听。

  她认真讲了,他反而听睡着了。

  苏迷抬眼瞪他,却发现男人轻慢呼吸着,竟然睡着了。

  看这几天,他也没能好好休息过。

  苏迷空调调到标准温度,扯了扯被子,抱着男人渐渐入睡。

  第二天。

  苏母做好饭,敲响房门:“丫头,起来吃饭了。”

  苏迷猛然惊醒,看着翻了个身继续睡的男人,连忙下床穿衣,拿出牙刷,挤了牙膏,边刷牙边开了门:“你们先吃,我洗漱好就来。”

  “快点,等会就凉了。”

  苏迷点点头,神色如常关了门,继续洗漱。

  “装的倒挺像。”

  回头对上男人顽劣眉眼,苏迷连忙冲他做起噤声手势。

  可即便如此,苏母还是听见了:“我怎么听着,有男人在说话?”

  刚想转身,身后的门突然打开,苏迷来到她身边,指着手机屏幕正播放的宫廷剧,笑道:“这部剧挺好看的哈。”

  苏母探头看了看,果真是男演员在说话,她没往深处想,吃完饭跟苏父一起出了门。

  苏迷这才松下一口气,转身打开卧室的门:“别睡了,先起来吃点饭。”

  “唔,不吃,我要再睡一会。”

  沈劣又翻个身继续睡。

  苏迷来到床边坐下,扯了扯他的被子:“吃完再睡,嗯?”

  “唔,那你,亲我一下。”

  沈劣翻身面向她,嘴巴嘟起来。

  苏迷撇嘴,面露嫌弃:“先去刷牙。”

  “那你给我刷。”

  沈劣缓缓坐起,张开双手抱住她,脑袋搭在她的肩头,神色倦怠,显然还没倒好时差。

  苏迷叹了一声,吃力将他拖进浴室,拿了一支新牙刷,用热水泡了泡,挤了些牙膏:“啊,张嘴。”

  沈劣迷瞪瞪半睁开眼,乖乖张开嘴。

  “呲牙。”

  男人又乖乖呲牙。

  苏迷扬起给他仔细刷牙,可男人个子太高,刷了一会,手都快酸了。

  转身瞧了瞧,用手撑着轻轻一跳,坐到洗手台上,轻松给他继续刷牙。

  “来,漱口。”

  苏迷将接好的水,递到他嘴边。

  男人含了一口,咕噜咕噜漱口,刚睁开眼睛,要去吐掉,突然发现苏迷坐在洗手台上。

  眼底蓦地一深,沈劣扭头将水吐进马桶里,扣住她拿着杯子的手,漱了三遍口,随即将杯子牙刷一丢,单手紧扣她的下巴:“你这姿势不错,要不要现在来一次?”

  “什,什么?!”

  苏迷一阵懵,过了会反应过来,立马皱眉打掉他的手:“你在拉斯维加斯是不是找女人了,怎么突然懂这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