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快穿影后:金主他貌美如花 > 第592章 致爱丽丝(十四)
  温茶在屋门口跟周老太太道别,周老太太还是想邀请她去屋里住,但温茶还是拒绝了,最后周老太太又说了些体己的话后,叹息着走了。

  温茶打开屋门,一个黑色的东西朝着她面门砸过来,眼见要砸到眼前了,一只手抓住她的肩膀,躲开了那个啤酒瓶。

  那是一只很有力量的手。

  温茶转过头,看到了反光的镜片。

  她静默了一下,试探的叫道:“……陆老师?”

  “是我。”陆谨言松开她的胳膊,静静地回答。

  温茶愣了一下,“你怎么会来这儿?”

  “家访。”

  家访?什么鬼?

  “下午找你本来是要家访的,”陆谨言不紧不慢的解释着:“但你这里似乎行不通,后来在路上看到李广云同学,他带我过来了。”

  温茶:“……”才来学校没几天,就要家访什么的,简直有毒。

  “那你一直在这儿等着的?”

  “没有,”陆谨言淡淡的说:“我还跟着你去了一趟警局。”

  温茶:“……”所以说她刚才又是卖惨又是掀衣服的事,都被看见了?

  陆老师会怎么想她?好丢人啊……

  陆谨言:“我买了点药,过来帮你处理一下身上的伤。”

  温茶:“……”夜黑风高,一男一女,共处一室,处理伤口,真的大丈夫?

  陆谨言:“……”

  “谢谢你,”温茶利索的拒绝这份好意:“这些伤,旧的都留疤了,新的也不多,用不着抹药。”

  陆谨言说:“可是会疼。”

  “最疼的时候都过去了,”温茶轻笑一声:“谢谢你,真的不需要。”

  陆谨言沉默了一会儿,“那你今晚……”

  “我回家睡。”温茶说:“我还有些作业没写完,恐怕不能招待你。”

  陆谨言握住她的手,把准备好的药放到她手里,“最疼的时候虽然过去了,但疼却不会。”

  温茶也没拒绝,眉头挑了一下:“我还以为你会说女孩子都爱美,让我不要留疤。”

  “你希望留疤吗?”

  “说不上来,”温茶摇摇头,“顺其自然吧。”

  听着她的话,陆谨言沉默了许久,说:“你太骄傲了。”

  温茶:“???”陆老师何出此言?

  陆谨言:“发生这种事的时候,不管你有多恋旧,都不应该保持沉默。”

  “……”

  “你要学会保护自己,不管是向老师还是向周围的人,你只要喊一声,就会得到帮助。”

  温茶也沉默,沉默着抬起头问:“如果没有今晚这一出,会吗?”

  “世界没有你想象的黑暗。”

  “你说得对,”温茶想起江北和周老太太,还有那些帮助她的人,赞同的点了点头,“以后我会试着不那么骄傲的。”

  陆谨言:“……”

  “谢谢你今天来看我,”温茶暗自耸耸肩,“但是家访就算了,我这辈子估计都无法实现你想家访的愿望。”

  陆谨言:“……”

  “再见。”

  “等等,”陆谨言叫住她,“今后,你有什么打算?”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你有制定过详细的学习计划表吗?”

  “陆老师,温茶回头看他,“现在已经很晚了,明天再听您的高见,成吗?”

  “……”陆谨言:“……好。”

  “再见。”

  “等等,”陆谨言又说道:“那个从里往外丢瓶子的小家伙,你注意些。”

  “好。”

  温茶走进屋子,打开灯,朝着院子里之前用剩的灶台走去,一脚踢中灶台边藏着的方雷,“出来。”

  方雷拿着个啤酒瓶,灰头土脸的从地上站起来,红着一双眼睛,愤恨的盯住温茶,“你为什么这么做?!”

  “我做什么了?”温茶问。

  方雷见她装傻,提着啤酒瓶就要来打她,温茶一脚把他绊倒,方雷摔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你凭什么把我妈引出去,凭什么让她被抓走?我恨你!”

  “你凭什么恨我?”温茶好笑的盯着他,“你有什么资格恨我?就凭我把你妈送进了监狱?”

  “难道不是吗?”方雷转过头,恨恨的盯着她,“如果不是你,我妈根本不会被带走,你这个扫把星!”

  温茶见他发狠,面上也不恼,她问他:“我难道不该让她被带走吗?”

  方雷愤愤的表情就跟卡壳了一样怔住。

  温茶说:“我身上的伤,手上的烟头,还有一日三餐饿肚子,这些都是假的吗?”

  方雷面色霎时一白,他眼睛里划过一丝矛盾,复又变作了愤怒,“就算我妈做了这些又怎么样?你要是不喜欢可以说出来,我可以帮你!你凭什么害她?!”

  “帮我?”温茶被他逗笑了,“你住的是我爸的房子,花的是我爸的赔偿金,穿的是我洗的衣服,吃的是我做的饭,离开了我家,你和你妈就是一无所有的穷光蛋,你这样自私自利的吸血鬼,拿什么帮我?”

  听到这儿,方雷立刻就炸了:“钱和房子本来就是我和妈妈的!我们有继承权!”

  温茶盯着他的眼睛冷笑:“你是我爸的亲儿子吗?房产证上有你的名字吗?赔偿金有你的份儿吗?这些东西有你的发言权吗?你算个什么东西?”

  话音未落,方雷的脸被憋得通红,他完全没想到温茶会反驳他,毕竟以前他妈对她那么坏的时候,她都没有抱怨过一个字,她凭什么这样说他?!

  “别以为这些都是理所当然。”温茶冷眼盯着他,“别觉得年纪小,就可以乱说话,你和你妈没什么差别。”

  “你胡说!”方雷一点也不赞同她的说法,“我是我!我妈是我妈!我从来就没有打过你!”

  “那我该感谢你的仁慈吗?”温茶轻笑一声:“还是你觉得自己特别善良?”

  方雷:“……”

  “我不会跟你计较太多,你年纪还小,年纪小的人总有些特权,但也仅此而已了。”

  温茶抬脚将他松开,“滚吧。”

  方雷爬起来,恶狠狠的瞪她一眼,“你会后悔的。”

  温茶盯着他笑了一声,“在我后悔之前,你先想想自己以后的日子吧。”

  她说完话,没再搭理方雷,转身进了自己的杂货间。

  方雷气的上前踢她的门,“你给我等着,我妈回来了,绝对不会放过你。”

  温茶:“……”她真是怕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