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快穿之顶级反派要洗白 > 第276章 前世回忆结束
  朱小云站在门口,脸上强挤出了天真的笑容,望着凉音和洛寒羽道:

  “寒羽哥哥,我已经找到我的亲戚了。你不用送我回去,多谢这两日的照顾。”

  “没关系,我应该谢谢你才对。”若是没有你,我也不会看清自己的心。

  洛寒羽转头,朝着朱小云露出了真诚的温柔笑容。

  他是真心想要感谢朱小云,若没有朱小云的话,他和师父没有这么快的进展。

  朱小云望着洛寒羽脸上的笑容,脸上强挤出来的天真笑容,差点绷不住。

  有什么好谢的,两个死断袖!

  朱小云本想勾搭洛寒羽,结果完全没勾搭上,心情别提有多窝火。

  她平复了一下心情,故作温婉的福了福身子,转身离开。

  此时房间又只剩下凉音和洛寒羽二人,洛寒羽回过头来,望着脸色还有点红润的凉音,不禁笑道:

  “师父,让我喂你吃吧。最近没喂你吃饭,都有些生疏了。”

  “才不要,我又不是小孩子!我可是你师父。”

  “那就让我来伺候师父吧?”

  …………

  前世的记忆,在这一刻戛然而止。

  偌大的大殿里。烛火摇曳。

  洛寒羽回过神来。望着怀中熟睡的少女,不由得轻轻叹了一口气。

  师父,若是时光能停留在前世那一刻多好,不会再有任何女人来打扰我们,也不会有江雨时出现……

  在想到江雨时那张脸时,洛寒羽眼底骤然溢满了可怕的杀意。嗜血至极。

  江雨时,又要见面了,这一次,我不会再让你有任何接近师父的机会!

  风雪飘摇,屋外的温度,非常的低,寒冬腊月里面的冰锥,结满了屋檐。

  次日一早,当凉音醒来的时候,旁边已经没有了人。大冬日起来有些冷,凉音裹着被子,有点不想起床。

  虽然她还穿着里衣,只是脱了一件外袍,但她还是觉得很冷。

  但是想到自己身为一门之主,也不好赖床。

  将床头冰凉的衣服拉到了被子捂了捂。正准备等衣服热了穿起来的时候。

  吱呀一声!轻响,紧闭的大门被人轻轻推开。

  凉音抬头,就看到了身穿一身白色衣袍的少年,端着木盆走了进来。

  那木盆里应该盛着热水,此时还不断的冒着热气。

  “师父,你醒了?”

  洛寒羽一见凉音坐在床上,神色不由得一喜,脸上溢满了温柔的笑意,抬手便把手中的木盆放到了一旁的桌上。

  随后带上大门,朝着凉音走了过来。

  “师父,怎么不多睡一会儿?今天流云门里没有什么事,师父可以多睡一会儿。”

  洛寒羽坐到床边,熟络的为凉音掖了掖被角。

  “你昨天烧的很严重。现在有没有好一些?”

  凉音伸出了小爪子,下意识的用手背贴上了洛寒羽的额头。

  温热的触感,洛到了洛寒羽的额头上,让他不由得一阵。

  见凉音这么关心自己,洛寒羽的心像是落入了蜜罐一般,甜的不行。

  他直接拉住了凉音的手掌,轻轻地放了下来,塞回了被子里,笑道:

  “师父,我没事,你别冻着了。”

  凉音见自己的小徒儿如此贴心,嘴角的弧度越扩越大,不禁笑道:

  “你没事就好。我准备穿衣服了,你先出去忙自己的吧!”

  凉音说完,本来以为洛寒羽会离开,却没有想到洛寒羽没有走,依旧坐在床边,微笑的望着她道:

  “师父?我来帮你穿衣服吧?”

  洛寒羽说着,熟练了便将手伸进了被子,从被子里拉出了已经捂得温热的外袍。

  凉音望着这一幕,微微睁大了眼睛,眼底溢满了震惊之色。

  什么情况?!

  这小徒儿怎么会知道她的衣服藏在了被子里?

  貌似之前他进来的时候,没有看到她把衣服塞进被子吧?

  “那个……你怎么知道,我的衣服在这里?”

  凉音望着熟练拿起她衣服轻轻抖了抖的的洛寒羽,眼底的疑惑更重。

  “师父,你外袍的衣角刚刚露在被子外面了,我稍微想了一下就知道师父的衣服放在了这里。”

  洛寒羽回头朝着凉音微微一笑。那笑容真诚无比,丝毫让人生不出任何怀疑来。

  凉音见状,这才收回了疑惑。

  然后,就在她回神过来的时候,洛寒羽已经轻轻的为她拉下了被子,熟练的为她穿上袍。

  本来在拿下被子那一刻还挺冷,但洛寒羽直接将衣服快速套到了她身上。一下子就不怎么冷了。

  比她自己穿衣服都还暖和多了!

  见小徒儿已经贴心到这个地步,凉音感动得不行。

  此刻的她,并不知道,刚刚她把衣服塞在被子里捂热,其实根本就没有把衣角露出来。

  而洛寒羽之所以知道,她把衣服塞进在被子里,那是因为上一世。

  洛寒羽经常为她穿衣服,所以对她的习惯了如指掌。

  落寒羽垂着眼帘,为凉音系上了腰带,那细腰带的手法,非常细心,打的结也好看的很。

  “那个:还是让我自己来吧!”凉音有些害羞的干咳了一声。

  虽说现在年纪还挺小,但这样无微不至的照顾,似乎有点过头了。

  而且,很容易让她感觉她现在在虐童啊!

  “师父,我已经为你系好了,这种小事,以后还是让我来吧。”

  洛寒羽抬眸,朝着凉音露出了温柔的笑容,那狭长的桃花眼里潋滟生辉,好看的不像话。

  不等凉音说什么,他便站了起来,扶着凉音下了床,笑道:

  “师父,我已经帮你端来了热水。过来洗漱一下吧。”

  洛寒羽说着,就走到了那水盆边,为凉音拧了毛巾。

  凉音见状,脸色不由得一红,连忙接过毛巾,在脸上胡乱的擦了擦,,有些不好意思道:

  “你不用做到这份上,做多了你也挺累的。”

  凉音本应为洛寒羽会答应,却没有想到洛寒羽朝她微笑,道:

  “师父,我做这些事情一点都不累,只要能服侍师父,我就感觉到特别高兴。”

  洛寒羽眼里溢满了化不开的温柔,他此刻的笑意非常真诚,他没有骗凉音,他是真的心甘情愿为她做这些,甚至还挺喜欢为她做这些事情。

  因为他非常喜欢她,喜欢到了骨子里。喜欢到每次只是是轻轻接触她,他的心都柔软的不像话。

  凉音闻言,眼角不由得抽了抽。

  没想到这小徒弟。还是受虐体质啊!

  可怎么办?这一世她可能要被养自己的小徒弟给养成残废了!

  洗漱完毕之后,变到了梳头束发的步骤,

  凉音转头,见洛寒羽已经站在了梳妆台边,不由得无语的抽了抽嘴里。

  这徒儿也太贴心过分了……

  不过,帮她梳头束发也挺好的,这古代男士发冠可真难梳起来。

  凉音坐到了位子之上,望着铜镜之中自己肉乎乎的小脸,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不由得抬头望着身后的洛寒羽道:

  “对了,你的脚怎么样了?昨天我记得好像还不能走路。”

  “师父,我没事,都已经好了。”洛寒羽说着,便抬起手中的檀香木发梳,为凉音轻轻的梳起了头发。

  凉音回过头来,乖乖的让洛寒羽梳头发。

  此刻的她并没有发现,洛寒羽每为她梳一下头发,眼底宠溺的爱意,便更浓了一分。

  咚!咚!咚!

  就在这时,大门口突然响起了敲门声,紧接着是女子温柔的叫声:  “凉音哥哥,你起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