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邻家有女 > 第二百零八章 砸场子的人
  走到后台之后,我是一眼就看见了 , 颓废的抱着吉他,靠在墙角的严德华。

  此时的他是低着头,嘴里不停的嘀咕着什么 , 由于我离他比较远,所以并没有听清楚他说的是什么话。

  所以便是又朝着他走了几步 , 在靠近他之后 , 我也是听见他嘴里在说些什么。

  “为什么 , 为什么 , 为什么老天爷没有给我一副好嗓子,为什么我唱的歌就这么难听!”

  听到他说出这番话 , 我知道刚刚的情况对他可能也的确会有些打击。

  毕竟他也是我们系的学生 , 他刚刚在台上,可以说是出了很大的洋相 , 把它作为我们系的学生 , 发出这么大一个笑话,估计会一直被别人耻笑 , 以后在自己的班,班上的同学可能也经常会用这件事情来取笑他。

  可是我也看得出来 , 此时的她明显很是有些不甘心。

  便是开口对他说道:

  “天生我才必有用,我觉得你不用纠结于你没有好嗓子 , 唱不出好的歌曲 , 不适合自己的 , 永远都不适合自己 , 我觉得你应该学会。自己选择自己应该走的道路!”

  严德华显然没有想到这个时候会有人出现在他面前,在听见我的话之后,是有些诧异的,抬头看向我。

  “你是什么人?”

  在她问出这句话的时候 , 我已经走到了他的跟前,是伸出手来笑着对他说道:

  “我是大一二班的何杰雄,很高兴能够认识你!”

  在我伸出手之后,这家伙并没有和我握手的意思,而是冷笑着对我说道:

  “你是来嘲笑我的对吧?”

  “不,我是来找你谈事情的!”

  “谈事情谈什么事情,我跟你都不认识!”

  严德华一脸不解的看向我,眼神中莫名有几分警惕。

  而我是继续笑着回答道:

  “他看着我,我并不是坏人,刚刚你在台上的表现,我全都看得一清二楚,说实话,无论你是唱歌还是弹吉他都很烂 ,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 , 会选择上台去唱歌,不过我倒是很佩服你的勇气!”

  我说这番话略微有那么几分打击人,严德华在听到我说出这番话之后,也是紧皱起了眉头。

  “谢谢 , 我上台是因为我喜欢音乐 , 我和你说这些没有用,你根本不懂我!”

  说着他便是要抱着他的吉他离开,而我却是对着他说道:

  “你别这么着急走,我话可还没有说完呢,你虽然唱歌唱得不怎么样,弹吉他弹的也很烂,但你刚刚的那首歌,无论是作词还是作曲,都非常棒,虽然我对音乐并不算懂,我感觉你刚刚的那首彷徨 , 如果换作是其他人来唱的话,可能效果会大不一样!”

  “我要和你说的就是,可能你天生就不适合唱歌 , 但你却有着极高的创作水平,你既然说你喜欢音乐,那么编词 , 编曲也是音乐的一部分,你不用执着于追求演唱 , 你完全可以从事编词编曲,我想这个可能会更加的适合你!”

  听到我这么说 , 本来刚刚要走的严德华氏回头把目光看向我。

  “你真的觉得 , 我刚刚《彷徨》,作词作曲很好?”

  华仔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 , 眼神中也略微恢复了一些光彩。

  而我是很坚定的点了点头:

  “真的很好,我觉得我没有骗你的必要!”

  而见我这么坚定的点头 , 严德华知道我应该是并没有骗他 , 但还是自嘲的冷笑了一声。

  “你觉得好有什么用,其他人都不会觉得好!”

  “不,如果你愿意,我可以给你一个证实自己的机会!”

  听到我说出这句话之后,严德华是一下子来了兴趣:

  “什么机会?”

  “你知不知道连翘?”

  “连翘我当然知道 , 是我们学校最近突然一下在网上爆红的一个视频博主 , 她拍摄的短视频我都有看,内容很好 , 很正能量,制作的水平也很不错 , 而且她各方面条件也都很优,我觉得她以后应该能够很火!”

  严德华竟然知道连翘那这件事情就好办了。

  在严德华的话之后,我是直接对他说道:

  “如果你愿意,我可以让连翘唱你创作的这首《彷徨》 , 我想就以连翘现在的人气来说 , 她帮你把这首歌唱出来 , 应该能够把这首歌得到很广泛的传播 , 到时候那些听过这首歌的人,自然会对这首歌作出评判!”

  “你认识连翘?”

  严德华有些错愕的看向我,而我是对他淡然的一笑。

  “我不仅认识,她就是我一手捧红的!”

  对于我的话,严德华自然不可能直接就相信,还是心存顾虑的问道:

  “你没有骗我吧?”

  “你觉得就你这样,我有什么值得可以来骗你的?如果你觉得我是在骗你 , 你可以把你的联系方式告诉我,我们约定一个时间,到时候我会把连翘带上,咱们见面!”

  虽然对于我的话,严德华是半信半疑,但有些事情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他也是把他的手机号码告诉给了我。

  我是刚把他的手机号码给存在了手机上,便突然听见舞台全面传来了一阵的喧闹声 , 很是热闹。

  显然舞台上面应该是发生了什么有意思的事情 , 把大家的积极性给带动了起来。

  反正我是把严德华的联系方式给要到了,便是再一次快步回到了原位。

  就看见此时,一个穿着太极拳服的家伙正站在家伙正站在舞台的正中央。

  而他前面 , 架着五张木板 , 这每张木板的厚度大概在两厘米左右,这五张木板叠在一起,厚度差不多就是在十厘米左右。

  “这怎么回事啊?”

  看见这一幕,我是询问的对叶婷婷说道:

  而叶婷婷,在我的问话之后是有些愤怒道:

  “来了个建筑系砸场子的,这晚会马上要结束,按照惯我们晚会最后要请一个外系的人来表演节目,这次我们邀请的就是建筑系的人,也就是台上这个家伙!”

  我看着舞台上的家伙,穿着太极服,便是又一次问道:

  “他怎么了?是要打太极吗?”

  而听见我问出这句话,叶婷婷是咬了咬牙。

  “他打个屁的太极,他就穿这身衣服而已 , 他说他要徒手把这五张木板给劈断,问我们系有没有人敢上前挑战他!”

  被叶婷婷这么一说,我算是明白过来了 , 搞了半天是劈木板。

  而这个时候,就像舞台上的那个家伙,一声暴喝 , 挥起手来,直接便将那五张木板给劈断。

  劈断木板之后是嚣张道:

  “还有谁,你们是有谁敢上来和我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