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邻家有女 > 第二百二十章 狂人党
  “牛兰芳,我真的好怕你的威胁呀 , 有本事你就让兰城市的黑道来找我们工作室的麻烦,我要看看到时候是谁玩死谁,还有,你们蝴蝶直播平台就等着倒闭吧!”

  说完一句之后 , 也不想再过多的废话,直接便是挂掉了电话。

  我不知道 , 在我挂断电话之后 , 电话那头的牛兰芳到底是个什么样的表情 , 但我知道他脸上的表情肯定不会好看。

  在挂断电话之后 , 我是继续观看起了那些要濒临倒闭直播平台的各个资料。

  最后我是重点关注了一家叫南海直播的直播平台。

  而我之所以会看中这个南海直播平台 , 是因为这个直播平台框架做的不错 , 他们不像很多小直播平台,就只做一个内容。

  比如说很多小一点的平台 , 他们平台里面的主播都是清一色的女主播 , 就没有游戏分类,户外分类等等。

  而有的直播就是专门做游戏 , 而且是做一款游戏。

  毕竟小的直播平台,肯定不可能做到像大直播平台那样百花齐放 , 他们只能是专攻一项,从中捞到一些利润。

  而这个南海直播平台 , 他前期的野心很大 , 一开始就做出了一个很大的框架 , 这个平台里面是什么区域都有 , 游戏区,颜值区,户外区,还有二次元 , 科技,等等等等的分区。

  而且他们的团队,都是一些有活力的年轻人,他们一开始想的是要把这个平台做得很大,而他们之所以会把这个平台框架做得这么大,也是因为他们当时拉来了一笔很大的投资。

  有了这一大笔投资,他们可以花钱请主播,花钱买人气 , 只要主播够了 , 人气有了,他们再好好运营下去,这个平台肯定是能做起来的。

  可这个平台刚开始 , 在发展初期的时候 , 投资方就突然要求撤资,没有了大笔的投资,他们搞这么大一个框架,他们的主播不足以支撑起这个庞大的框架,最后的结果自然也不是面临倒闭。

  我竟然要出手,肯定是要找一个有巨大发展潜力的平台,这个平台有如此大的框架,而且还有如此年轻有活力的团队,在我看来 , 找他们肯定是没有错的。

  最后再决定了要投资这家兰海直播平台之后,我是把我的想法发给了胖子 , 让胖子他们去联系南海直播平台的负责人,到时候我们再具体的商议,投资的各项事宜。

  后面的两天时间 , 蝴蝶直播平台已经是成了不少网友关注的焦点。

  很多网友已经是把这个平台,这个平台的主播 , 甚至于这个平台的观众 , 祖宗十八代都给骂了一遍。

  当然 , 这些直播平台的黑料 , 其实和普通网友根本就没有太大的关系。

  但是网友里面绝大多数都是吃瓜群众 , 他们这些人的心里 , 那就是看热闹不嫌事大,这些家伙是把事情搞的越大就越开心 , 所以很多人都是跟风骂。

  舆论的压力和一致的骂声 , 带来的结果就是直播平台用户量急剧下降,毕竟网友们都在骂 , 骂着骂着本来还喜欢在蝴蝶直播平台看主播的那些观众,到后面也是慢慢的被带动 , 也就不愿意再继续,呆在这个直播平台里。

  而人气的下滑 , 带来的就是亏损。

  蝴蝶平台虽然是一个中上游的平台。

  但说到底 , 他们其实也是靠投资方投资 , 这么多负面新闻扑面而来 , 那些投资商你不是傻子,很多投资方也开始慢慢撤资。

  这样一来,蝴蝶直播平台又面临起了,资金匮乏的问题。

  就照这个情况下去 , 蝴蝶直播平台,就只能存在说是两种情况。

  第一种情况就是遇到一个人傻钱多的大老板,去给他们投资,让大量的现金流注入到他们的公司,解决掉他们公司现在存在的资金问题,让蝴蝶支付平台继续开下去。

  第二种情况,就是这蝴蝶直播平台,不堪重负 , 最后直接倒闭。

  对于我来说 , 我自然是倾向于第二种情况。

  而我们和那个南海直播平台,也已经取得了联系,听到我们说愿意投资他们平台去 , 南海直播团队的一群人都格外兴奋 , 也一直在要求要和我们见上一面,仔细详谈,我们也是约定好了,周六要一起见上一面,把具体的事项商量清楚,同时顺便也就把合同签了,以免得夜长梦多,也表示一下我们的诚心。

  今天是周五,下午放学的时候 , 我是接到了冯倩给我的消息,她说要让我去她家吃饭 , 她给我做了好吃的。

  对于冯倩,我其实早就已经没有把她单单的只是看作我们班的辅导员,我早就已经把她看作是了我的一个姐姐。

  因为我能够感觉到她对我好像还很关心 , 起码每一次节假日的时候,她都能想到我 , 时不时的让我去她家吃饭给我做好吃的饭菜。

  说实话 , 我很珍惜这种被关爱的感觉。

  加上今天晚上本来也没有什么大事情 , 所以对于冯倩的热情邀请 , 我倒是没有拒绝 , 直接便是同意了下来。

  虽然我一直把冯倩当作是我的姐姐 , 但在一般同学看来,我们之间还是学生和辅导员之间的关系。

  所以放学的时候我们 , 并没有一起走出学校 , 而是各自分开,然后各自朝冯倩她们家赶去。

  我刚走出校门 , 就在我琢磨着是坐公交车去冯倩她们家,还是搭的士去冯倩她们家的时候 , 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是直接停在了我的面前。

  虽然我对车没有什么太多的了解 , 但我也知道这辆车价格是在四五百万左右 , 看见突然有这么好一辆车停在我面前 , 我是不由微微一愣。

  因为我会有一种很强烈的预感 , 那就是这辆车是来找我的。

  就在我这样想着的时候,劳斯莱斯的车门是突然被打开。

  然后便是看见一个手里夹着雪茄,戴着大金链子,穿着很夸张服饰的大汉 , 从车上走了出来。

  这个大汉,我在看见他第一眼的时候,我心里就是直接蹦出了三个字。

  暴发户!

  这家伙的穿着打扮给我的感觉完全就是一个暴发户的感觉。

  “杰雄小兄弟,你好,不好意思,这么冒昧的跑来和你见面,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董斌!”

  暴发户下了车之后,笑呵呵的对我说了这么一句 , 说话间是生出了他没有加雪茄的右手 , 示意要和我握手。

  董斌?

  在听见这个暴发户模样的人,露出自己身份之后,我是微微一愣。

  因为是董斌 , 可不是一般人 , 他就是我们兰城市四大黑帮之一,狂人党的老大。

  我从资料上就了解过,这个董斌做事一向高调。

  结果我没有想到,这家伙居然会这么高调。

  幸好他是混黑社会的,不怕被人毒打,不然就他这个穿着打扮,我估计走到外面,被打的几率将会很大!

  虽然我没有想到,这个董斌会跑来找我,但我倒是没有太多的诧异。

  因为我现在的身份 , 是太子党的老大,所以其他三大帮派 , 无论是谁跑来找我,我都不会觉得意外。

  在听见他的话之后,我也还是礼貌性的伸手和他握了握。

  “董大哥 , 既然你都来主动找我了,那我觉得我应该就没有什么自我介绍的必要了 , 董大哥 , 咱们明人不说暗话 , 你突然跑来找我,想来应该是有什么事情吧?”

  “杰雄小兄弟 , 果然是英雄少年 , 聪明的很 , 你说的没错,老哥 , 我今天来找你,的确是有些事情要和你说!”

  对于董斌的话 , 我只觉得是有些无语,虽然谁都听得出来 , 他说的这段话是客套话,但不知道为什么 , 从他嘴里把这番话说出来,总是让人觉得有些怪怪的。

  “杰雄小兄弟 , 我不知道你现在有没有时间 , 如果你现在有时间的话 , 不妨上车 , 咱们找一个适合说话的地方,好好的聊一聊,你看怎么样?

  我看不怎么样!

  我他妈没事和你聊个鸡毛,我还敢去吃饭呢!

  我是在心里暗骂,不过嘴上我肯定是不能把这些话说出来,毕竟董斌他堂堂狂人党的老大 , 亲自跑来找我,我就算是有事,我也不能去拒绝他。

  因为如果要是我这么拒绝了他,那就是我做事有些不讲究了,而且这么做也实在是有些,让董斌会没面子。

  出来混面子,那是很重要的一个东西,我要是如此的不给面子 , 那我们和狂人党之间的仇肯定就直接结下了。

  我们太子党现在四大黑帮之一的位置 , 屁股都还没有坐稳,我觉得做事暂时还是要稍微低调一点的好,不然这样将会很容易出问题。

  想到这里,我是点头对着董斌说道:

  “董大哥你既然都邀请了 , 我就是有天大的事情 , 那也不能拒绝呀!对于董大哥你这样的人物,我早就感觉是有些如雷贯耳,我也是很想和董大哥有机会接触,这次这么好的机会,我当然也不能放弃!”

  我说的这番话也是客套话,而董斌在听见我说出这番话之后,笑的是有些合不拢嘴。

  显然,对于我的话,他倒是很受用。

  最后我是上了这辆劳斯莱斯,然后这辆劳斯莱斯是开了一个小时的路程 , 最后是到了兰城市,一家格外豪华的娱乐会所门口停了下来。

  当然在路上 , 我和董斌两个人都是聊了不少的话题。

  我本来是想要旁敲侧击的问一下,这次董彬把我叫来,到底是有什么事情。

  可董斌这家伙看上去像个暴发户 , 没什么头脑,但其实这家伙是聪明 , 狡猾的很 , 在路上 , 他虽然一直在给我东扯西扯 , 但有关于他叫我来到底是为什么这个话题 , 他是没有一丝半点的透露。

  知道我跟他进入到了会所里面 , 他也依旧是没有要和我说正事。

  而是直接先找了两个漂亮小妹,是给我们来了一套正规的一条龙按摩 , 是从后背按到了脚掌。

  说实话 , 这两个漂亮小妹按摩的水平很高,这一条龙的按摩下来 , 我的确是给我按的很舒服。

  但舒服归舒服,我可是没有忘记 , 董斌这家伙叫我来,肯定是有事情要和我说。

  这家伙一直沉着气 , 没有主动的向我提出说正事。

  他现在给我的感觉就好像是 , 专门把我请过来 , 让我跟他一起来按摩的。

  其实我很清楚的知道 , 他这样做摆明了,就是想要试探一下我能不能沉得住气。

  他现在这个情况就是想无形中给我一个下马威,看上去她和我是笑呵呵的,其实这家伙就是在故意等我 , 让我主动询问他,今天到底找我有什么事。

  可能在他看来,我年纪不大,应该是沉不住气,可我早就看出了他的心思,所以我见他不说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也就干脆什么也不说。

  我就看谁耗得过谁!

  最后我们是按摩完啦。

  董斌见我还没有要开口的意思,他只能是率先开口的说道:

  “杰雄小兄弟今天我来呢,其实是受人所托!”

  董斌见我还没有要开口的意思,他只能是率先开口的说道:

  “杰雄小兄弟今天我来呢,其实是受人所托!”董斌见我还没有要开口的意思,他只能是率先开口的说道:

  “杰雄小兄弟今天我来呢 , 其实是受人所托!”董斌见我还没有要开口的意思,他只能是率先开口的说道:

  “杰雄小兄弟今天我来呢 , 其实是受人所托!”董斌见我还没有要开口的意思,他只能是率先开口的说道:

  “杰雄小兄弟今天我来呢,其实是受人所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