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邻家有女 > 第二百二十五章 割肉
  听到黄毛说,兄弟们出事 , 我也是在心中暗自觉得吃惊,忙询问的一句。

  听到我这样询问,黄毛也是急切的回答道:

  “今天我们训练完,手下有几个兄弟 , 就互相邀请,准备去外面找个按摩的地方 , 搞一些不太正规的按摩 , 好好的释放一下 , 大家都是男人 , 这本来也很正常 , 结果狂人党的人,却给我们来了个仙人跳!”

  “我们手下找的那几个按摩女 , 被狂人党提前收买,兄弟们和几个按摩女 , 躺在床上都还没干正事 , 狂人党的人就冲了进去,说这些按摩女是他们的女朋友 , 我们睡了他们的马子,现在他们要求让我们拿钱去赎我们的兄弟 , 还说要让你亲自过去道歉,不然就不会放手下的兄弟!”

  “太子哥,我看这件事情就是狂人党他们提前安排好的 , 就是故意想要找我们的麻烦 , 故意给你难看 , 这件事情你说,我们应该怎么办?”

  我光听黄毛的语气 , 就能听的出来,此时他很生气。

  而我在听到他的这番话之后,其实心里也有些不痛快。

  因为黄毛说的没错,这种事情 , 只要是个人都能看出来是狂人党在故意搞鬼,想要找我们麻烦。

  这一切,也肯定是他们提前就安排好了的。

  但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抱怨和生气也没有什么用处,我们现在只能想办法,把这件事情给解决好。

  “你先不要这么激动,他们的人既然联系你,让我亲自过去给他们道歉 , 那他们就应该给了你地址,现在把地址发给我!”

  见我说出这样的话,黄毛是有些激动:

  “太子哥 , 你是什么意思?你的意思难道是说,你真的要去找他们?”

  “现在手下的兄弟已经在他们手里了,他们也说了要我过去赔礼道歉才会放过兄弟们,既然是这样,我自然要过去才行!”

  “不行,绝对不行!”

  黄毛一口否定了我的决定,同时是提醒的对我说道:

  “太子哥 , 这件事情是他们提前就做好准备的 , 你要是去了的话,很有可能是会遇到危险,而且那几个小弟,都只不过是我们太子党最普通的小弟而已,你作为我们的老大,用不着为了他们,让自己处在危险的境地吧?而且你这样也太有失身份了!”

  “我看这件事情,还是我去处理,他们想要赔礼道歉,我就去给他们赔礼道歉 , 总之你把这件事情交给我,我应该能够把手下的小弟给赎回来,你就不要去冒险了!”

  黄毛作为手下 , 其实不应该用这样的语气和我说话,但我也知道,黄毛这家伙是真心实意的想要跟着我混 , 我在他心目中的地位,也一直很高 , 他现在会如此的激动 , 主要的原因还是担心我的安危。

  所以他宁愿他自己去 , 也不愿意我去。

  我清楚他是一片好意 , 但在听见他的话之后 , 我却一下子严厉起来。

  “胡闹!我告诉你 , 无论是普通小弟,还是我们太子党的高层领导 , 只要是我们太子党的人 , 不管是谁出的事情,我都会负责到底 , 狂人党那边已经说了,要让我过去道歉 , 那我就去给他们道歉,我倒要看看他们能把我怎么样!”

  “可是---”

  见我这样说,黄毛还想再多说些什么 , 可他才刚开口,我便直接打断的说道:

  “你不要再说了 , 这件事情我已经决定 , 你也不要再说什么你去的屁话!你去了之后 , 狂人党要是不认账,对我们手下的小弟不利怎么办?”

  “我早前就说过,兄弟们只要愿意相信我,愿意跟着我混,我就一定会对他们负责到底 , 他们遇见危险,我就必须要第一个站出来帮他们解决危险!”

  在我这翻坚定的话语之后,电话那头的黄毛是陷入了几秒钟的沉默,而在沉默之后,是有些感动的开口道:

  “太子哥,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我现在就把他们说的地址发给你!”

  最后,我是收到了黄毛给我发来的地址,在收到地址之后,我没有做任何的准备,直接朝着那个地址赶去。

  在这之前 , 黄毛又给我打了一个电话 , 问我需不需要带上其他的兄弟,但我却拒绝了他。

  说实话,我一个人去 , 明显有些大胆 , 但我却知道,这件事情狂人党竟然提前就已经做好了准备,他们也就不怕我会带人过去。

  我带人过去,很有可能还会让带过去的兄弟受到危险。

  既然是这样,我还不如就一个人单枪匹马的过去,这样更能显得我大气,显得潇洒。

  而且我能够大概看出来,这次的事情,狂人党并不是真正的要把我怎么样 , 只是给我一个下马威,告诉我 , 他们的态度,同时也是告诉我们太子党,他们狂人党和我们太子党之间的战斗 , 要真正拉开了。

  说实话,我对董斌这个人并不厌恶。

  虽然他也做过不少坏事 , 但这个人为人处事的态度 , 还算得上是耿直厚道 , 并不是那种城府极深 , 极会算计的人。

  在这三大黑帮势力里面 , 其实我最不想第一个对付的 , 就是他们狂人党。

  我就想着,以后等我灭掉了另外两大帮派 , 足够强大了 , 直接让狂人党归顺于我,以免引发不必要的流血战争。

  可现在事情已经发展到这样 , 我们太子党和他们狂人党,必定要有一战 , 也是必定要拼个你死我活了。

  黄毛给我的地址是一家名叫天星的洗浴中心,像这种洗浴中心里面 , 会出现不正规服务 , 那是很正常的事情 , 或者说像这样的洗浴中心 , 肯定会有不正规的服务。

  出来混的,基本上每个人都来过这种地方,我们太子党的兄弟会栽在这里,也算得上是正常 , 我也能够理解。

  进入到了洗浴中心顶楼,一间豪华客房门口。

  不等我自己敲门,房门店已经被人从里面给打开。

  开门的,是一个身材比较魁梧的壮汉,打开门之后,他没有说话而是侧过身,示意让我进去。

  而我倒是没有任何的犹豫,迈开步子 , 便直接走进了房间。

  当然 , 在走进房间之前,我也大概的看了一下房间里面的情况,就见得此时房间里面 , 差不多有接近二十号人。

  在二十号人里面 , 有五个人正跪倒在地上,这五个人无一例外全都是太子党的小弟,我虽然对他们不熟悉,但我也全都见过他们,对他们多多少少也有一点印象。

  此时他们身上基本上都没有穿衣服,都只是穿了一个裤衩,一个个是垂头丧气,显然他们刚刚是直接被人从床上给拽下来的。

  他们的正前方,是一个沙发 , 董斌正坐在沙发上,在拿着手机玩游戏 , 打的是酣畅淋漓。

  至于董斌的身后,十二名狂人党的小弟是并排站在一起。

  一场游戏结束,董斌这才是放下手机 , 把目光看向我,先是上下打量了我一番,然后是有些赞许的说道:

  “太子 , 说实话 , 你的确是一个很厉害的角色 , 就现在这种情况 , 你敢一个人单枪匹马跑到我这里来救小弟 , 我出来混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接地气的老大!”

  我没有回答董斌 , 只是淡然的看着他。

  “怎么,你是觉得我不会把你怎么样,还是不敢把你怎么样?”

  董斌冷笑着说了这么一句 , 听见他说出这句话后 , 我也没有在闭口不言,而是不卑不亢对他说道:

  “我知道你做事一向讲究,既然今天你叫我来 , 让我赔礼道歉,那我只要赔礼道歉 , 我想你应该就会放了我们,你堂堂一个狂人党的老大 , 还不至于到说话不算话的地步,我说的没有错吧?”

  在我这番话之后 , 董斌是对着我冷哼了一声。

  “你说的这番话 , 的确没有错 , 但就是不知道,我要让你赔礼道歉的方式,你究竟做不做得到!”

  “为什么做不到?刚刚你的人给我的人打电话,好像说是要钱吧?多少钱你开个价,至于道歉 , 你放心,我一定满足你!”

  我很干脆的说了这么一句,而在说完这句之后,董斌是大笑了起来。

  “太子,我他妈现在终于算是知道,你为什么年纪轻轻,就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混到现在这般的风生水起,你的确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

  “我不缺钱,所以赔钱这件事情就算了 , 你既然是要道歉 , 那你就干脆跪在地上,给我说,对不起是你小弟做错了事情 , 请求我原谅!只要你这样做 , 我就大人不计小人过,把你手下的小弟给放了!”

  “不然,就以他们把我手下兄弟的马子给睡了这一件事情,我就可以把他们每个人的第三条腿给切下来,让他们这辈子都做太监!”

  董斌此言一出,刚刚跪倒在地上垂头丧气的五名太子当兄弟,都是一下子激动了起来。

  这五名小弟,都想要说话,但最后他们却都没有开口把话说出来。

  我看得出来,他们其实都不想让我为了他们的事情,而给董斌道歉 , 而且还是跪着道歉。

  但董斌刚刚的话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如果我不这样做的话 , 董斌就要让他们做太监,所以他们想要让我不道歉,又不敢不让我道歉。

  而我此时是笑看着董斌。

  “董斌 , 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什么你手下小弟的马子 , 这些屁话你就不要说了 , 傻子都看得出来 , 是你们在故意整我 , 这次的事情是我没有管好自己手下的小弟 , 他们落到你的手里 , 我认栽,我没有什么好说的 , 他们是我的小弟 , 他们出了事,我就有必要给他们抗起来!”

  说到这里,我是话锋一转。

  “不过男儿膝下有黄金 , 跪天跪地跪父母,让我跪在你面前 , 给你求饶,让你放过他们 , 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 但是我可以用另外一种方式来给你赔礼道歉,我保证能够让你满意!”

  听到我说出这句话 , 董斌倒是一下子来了兴趣 , 眯着眼睛,把目光看向我。

  “怎么个赔礼道歉法?”

  董斌话音刚落,我便已经抽出了,我随身携带的匕首 , 看见这一幕,站在董斌身后的一群小弟,以为我是要对董斌不利,作势便要冲上来,想要制服住我。

  可董斌却是对他们摆了摆手,示意他们不要动,而他自己依旧是饶有兴趣的看着我,想要看看我到底要干什么。

  而我此时也是没有犹豫 , 右手拿刀 , 然后伸出左手,是把锋利的匕首放在了左手手臂上,一用力直接将匕首的刀刃划进了皮肤。

  一片……

  两片……

  我是活生生的在我自己的手臂上 , 削下来了五片肉。

  每一片肉虽然都不厚 , 但所有人都知道,自己在自己的手臂上一片一片把肉给切下来,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情。

  此时的我面无表情,但由于过度的疼痛,额头上已经冒出了豆大的汗珠,鲜血更是顺着左手手臂不停的在滴落。

  在场除了董斌以外,几乎所有的人,都是用着诧异,错愕 , 甚至是惊恐的目光在看我。

  即使是已经成为老大的董斌,也是暗自吞了一口唾沫 , 脸上的表情有些动容。

  看到所有人都把目光看一向我,我是咧着牙齿露出了一个微笑。

  “肉债肉偿,你们不是说 , 我的兄弟上了你们狂人党小弟的马子吗?他们一共有五个人,我一个人赔你们一片肉,够了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