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邻家有女 > 第四百一十七章 晴姨的电话
  对于王小坤此时说出来的这番话,我是一点也不感觉到意外。

  因为豆色直播,毕竟是国内最大的直播平台,而且豆鱼直播平台的背后,也是拉到了很多大公司的投资,加上他们发展了这么多年,可以说如今的他们不仅是财大粗,而且拥有格外庞大的勢力。

  可以说在直播界豆色直播.有若无人能够撼动的地位。

  他刚才对我客气,那是出于商人习惯性的礼貌,毕育当时我们都还没有把话说开,他对于我礼貌客气也很正常。而现在他表现出来对我的不屑和傲气,是因为他本来就有做气的资本。

  就算我们南海直播现在发展得很快,很迅猛,甚至最近的风头都压过了他们豆色直播,但是我们平台如果真的要和他们比的话,我们两家平台之间的差距还是很大的。我们两边之间的实力差距大,作为实力弱小的一方,我在他们强势的一方面前叫器,他自然会觉得好笑,也会觉得不屑。估计很有可能,直到现在他其实根本就没有把我,把我们南海直播给放在眼里。对于他刚刚的鄙夷的话语,我自然不会太在意:

  “王总,我们两个之前没有接触过,可能你对我这个人还不是特别了解,我这个人做事向来将就原则,一般情况下都是说到做到,我既然敢说出这样的话,就有敢说出这番话的资本, 你现在大可不必相信我说的这番话是真的,但我可以向你保证,总有一天你会知道我说的这番话就是真的!”

  我是强势的说完了这番话,而在说完这番话之后,不等王小坤开口,我又是接若开口说道:

  “虽然你现在不相信我,有办法可以收拾到你们,但我觉得我该说的话还是要说!这次我们南海直播平台被针对的事情,我很不高兴,网上的故意抹黑,也给我们南海直播带来了很大的损失,所以这次的事情要想就这么算了,想要息事宁人,你们就得选择赔钱!”

  “至于赔多少就得看我的心情,如果你现在选择给我赔钱的话,我可能心情好,会少要你一点,但如果你选择后面赔我钱的话,我想那个时候我要的钱,应该就不是一个小数目 ,起码会比现在要的多!”

  对于我此时有一些狂妄自大,甚至在他眼里可能有些异想天开的话,电话那头的王小坤明显是嗤之以鼻,同时也觉得我这番话说的很好笑,在电话那头他也是好阵的大笑,而在一阵大笑之后,他这才是说道:

  “何杰雄,我不得不承认你,年纪轻轻就有一番作为,是个了不起的人才,但是年轻人,我觉得最好还是要学会,收一收锋芒,你这个样子很容易被别人搞死的,我觉得你刚刚的那番话与其说是在威胁我,不如说你是在和我开玩笑。

  “胳膊拧不过大腿,我们两边的实力有多息殊,我想你自已应该清楚才是,你觉得你威胁我的话有用的话,那你大可放肆的威胁,不过我觉得比起威胁我,你现在更要故的是维系好你的网站,我估计你们网站最近,不管是舆论压力,还是网站内部的问题,都很严重吧?”

  王小坤的这番话,其主要的目的说出来,应该就是想要给予我反击,同时在加以嘲笑,但有一点他可能根本就没有想到,那就是他此时的这番话,是无意问暴露了,他就是这次故意抹黑我们南海直播的平台的背后主使,或者说是众多抹黑我们平台背后主使其中的一个。

  毕竟如果这件事情,真的和他无关的话,我估计他也不会说出像刚刚那样的话。

  他如果没有参与这件事情,怎么知道我们网站现在不仅网上有舆论,而且网站自身也是出了问题?

  我这两天都是接到了贾健那边给我传来的消息,说最近我们网站经常会遭到攻击,而且攻击的势头是越来越猛,好几次我们的直播平台差点陷入到瘫痪之中。

  好在是贾健和我们的技术团队,技术过硬,是硬生生的把这件事情给扛了下来。

  不过被动的防守,对于我们来说肯定始终是吃亏的,虽然并没有让网站直接陷入瘫痪之中,但是网站这两天会经常卡顿,卡顿带来的观看效果差,用户体验低,也导致了我们损失了一批的流量和注册会员,虽然流失的人不多,但是对于我们平台来说,无疑是一个很大的损失。

  最关键的是,像这种流量减少的情况一直没有得到遏制。

  我心里一边琢磨着一边也是不由冷笑,对着电话那头的王小坤说道:

  “看来这一 次故意抹黑我们直播平台的事情,果然和你们互色有关啊?”

  "何杰雄,我们都是聪明人,既然话都已经说开了,那我觉得也没有必要再和你继续遮速掩掩下去,直播的蛋糕-共就只有这么大,多一个人来分蛋糕,我们原本吃蛋糕的人,就会少吃一块,所以我们肯定不愿意把这块蛋糕给别人分若吃,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个道理想必大家都懂。”

  “枪打出头乌,你们南海直播发展的势头太快,对于我们直播界所有的平台都不是一个好处 ,打压是为了更好的发展,像我们这些创业者,哪一个不是踩着无数同行业创业者的尸体才能走向成功?我告诉你,到最后你也只不过会是我,踩下去的一具尸体,如果不在你还没有完全发展起来的时候打压你,难不成等你正真壮大了在收拾你?"

  王小坤的这番话,无疑就是承认了这一次的事情 ,和他们直接平台是有关系的,对此我刚刚已经猜到,所以也并不在意,而是继续问道:

  “这么说来,故意针对我们的只有你一家了?”

  “是不是只有我们一家,我不会告诉你,你要想知道自己慢慢的调查,而且你这么聪明我想就算不查,你很快也会猜到,不过我想对于你来说,到底是谁应该也不重要吧?因为如果我没有听错的话,你好像已经大放厥词是要对国内所有的一线大直播平台宣战!'

  “你既然这么有底气,你问这个问题也就没有用了,因为反正所有的直播平台都会被你收拾,谁在背后故意整你,你知道了又有什么意义呢?”

  王小坤并没有把话说明白,没有直接告诉我是在在背后捅刀子,说的这番话语气中还是带,有着浓浓的嘲讽意味。

  毕竟对于他来说,就我光想要对付他们直播平台都是一件很困难,甚至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就更不要说,我要凭借我们一个平台的力量,去对付国内所有的一线大直播平台了。

  这样的做法无疑就是以卵击石,螳臂当车。

  估计在所有的人看来,我们一个平台和这么多平台为敌,基本上就是在自寻死路,可能在他看来,我是脑子抽了。

  而我对于他此时的这番话,是淡然的一笑,也没有太多的在意,也毫不生气,只是淡然的对着他说道:

  “行了,我反正是把我该说的话全都已经说完了,至于后面情况到底是怎么样,我觉得你拭目以待就可以,到时候我们看看到底谁笑道最后,我还要给其他一线直播平台的负责人打电话,咱们后会有期!”

  我说完一句,也不等王小坤再继续说话,就直接挂掉了电话,然后我又是分别把电话,打向了其他国内的一线大直播平台负责人。

  国内一线的大直播平台,一共有六家。

  这些直播平台会都是打击我的对象,而我再给剩下五家直播平台的负责人打完电话之后,基本上是有一个清楚的感觉,就是这次黑我们南海直播平台,故意想要让我们南海直播平台陷入困境的,很有可能就是这六家平台共同所为。

  我之所以会有这样的感觉,自然不是胡乱猜测,而是因为他们这些直播平台的负责人,在接到电话之后,说话的语和态度 ,基本 上和王小坤差不多。

  而且说话的内容基本上也是大同小异,话里话外也会暴露一些内容.就是他们在故意针对我们南海直播平台,同时对于我的威胁他们也都同样的嗤之以鼻,当做笑话。

  他们统一的口径,绝对不会是巧台。

  看来这六家国内最大的一线直播平台,已经是沆瀣一气联合在了一起,开始打压其他之外的直播平台了。

  这个现象,可能在常人看来是一个很奇怪的现象,毕竟都是弱者和在一起对抗强者 ,哪有强者还混在一起欺负弱者的?正常人对于这件事情可能会诧异,但对于我来说,我知道这个现象一点也不奇怪,甚至极其的正常。

  在商场上,为了利益其实一切的事情都是有可能的。

  虽然这些大的一线直播平台,相互之间都是敌对关系,但大家实力平分秋色,就算有的实力强,但强也不会强到碾压其他平台的地步。

  这也就形成了,这些线直播平台互相牵制互相约束,暂时的情况下谁也不能把谁怎么样,顶了天也就是某某直播平台,挖走了某直播平台的大主播,某某直播平台主播又开始撕某直播平台的黑料,大抵也就是这些而已。

  不会说有太大的打压,应该他们谁都清楚的知道,无论是谁打压谁,都会付出巨大的代价,鷸蚌持争,渔翁得利,两个大平台互相打压,最后只会便宜其他平台,所以谁都不会傻到去打压谁。

  既然是这样,他们这些巨头只能全都合在一起,一个个开始打压起哪些发展势头正旺,或者是越来越能威肋到他们的平台。他们这么多家大平台台在一起,基本上是可以做到,想欺负谁就欺负谁,想打压谁就打压谁。

  这样一来的话,像他们这样联合在一起打压,也会挤掉很多小的竞争对手,而且付出的代价也会很小,他们六个人吃到的蛋糕也会越来越大。估计他们的野心就是让所有的中型直播平台全都开不下去,这样才能让他们的利益最大化。

  这就是一个优胜劣汰的时代,强者不会因为他强而独行,如果在利益允许的情况下,他们更愿意和在一起欺负弱者,只有这样,他们才能付出最少的代价,获得最多的利益。

  以前我在没有接触直播行业的时候,就知道直播这个行业,其实里面是充满了肮脏和黑暗。

  现在看来果不其然,这些大平台的做派实在是让人恶心。

  国内一线的六个大直播平台,台起伙来欺负一个才刚刚发展起来的直播平台,就光是这一点足以说明,这个行业的竞争是有多残酷,这些大的直播平台,为了保护自己的利益,是有多么的没有底线。

  不过他们六家直播平台同流合污,其实对于我来说,也算得上是一件好事。

  因为反正我都已经决定好了,要同时收拾他们这几家直播平台,让他们也尝尝自作自受的滋味,如果这几家直播平台只有一家或者是两三家在背后搞鬼故意整我们南海直播的话,那么我同时把这六家直播平台全都收拾了,很容易就会误伤到其他的直播平台。

  虽然作为竞争对手,互相的打压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我始终觉得像这样的,误伤还是不是很好,毕竟事情是一码归码。

  现在我虽然没有明确的证据证明,这六家直播平台就是同流合污,但是凭借着我的感觉,这六家平台肯定都是合谋串通好了,基本上不会有错。这样一来的话,我一块收拾这六家直播平台,那也算得上是台情合理,不会有什么误伤的情况发生。

  打完这六通电话之后,可能是因为长时间的通话,或者是因为和这些人说话太费神,我也是感觉到了微微的有一些头疼。

  稍微找了个位置坐下,揉了揉太阳穴之后,我又是找到了胖子,告诉他用最快的速度教会这些大学生外围水军,做水军的基本操作之后,毕竟现在六家直播平台的态度以及很明确了,现在我们要的就是尽快出击,而只有这些大学生学会的水军技巧,我才好进行下一步的动作。

  我是把,我今天可以在公司里面做的事情,或者是该交代的事情都处理完了,所以这个时候我也是没有再继续的留在公司,告辞了胖子他们我便是直接商开。在离开公司之后,其实我是准备直接去连翘家找连翘的,但看了一下时间,发现时间现在才不过下午五点。我这个时候如果赶去太子党训练基地的话,现在可能还能处理得了一些事情。

  这段时间,由于我给黄毛放假,所以黄毛这家伙是经常不在太子党,太子党的大小事务,也就交给我来管理。

  现如今,太子党已经发展到了很大的一个规模,我自然也就是不能再随随便便的当甩手掌柜,该处理的事情就要处理。

  就算现在时间并不多了,我这一天没有过去查看情况,还是要去一趟才行,因为这么大一个帮派要运作很多事情 ,如果不处理的话 ,就会导致拖延的情况。

  好在现如今太子党的兄弟,比起以前来成熟了很多,能力也提高了很多,所以去了之后要处理的事情并不多。

  大概的处理了一些杂碎的事务之后,手下的兄弟们一天的训练也结束各自回家,而我自然也就是朝着连翘的家赶去。

  当我再去到连翘这丫头家的时候,这丫头的身体已经恢复了不少,起码她这个时候已经能够下床。

  我站在广]外敲门的时候,本来我还是担心她能不能下床给我开门,结果这丫头不仅可以活蹦乱跳的跑过来给我开门,在打开房门的瞬间,还不忘直接把扑在了我的怀里

  “杰雄,你终于回来啦,我这都等你一天了!”

  “你这是干嘛?快点松开!”

  管几何时,连翘在我的印象中,还是相对来说很内敛保守的。

  可这丫头,此时在我面前却是完全的放开了,根本就没有一点保持内敛可言。

  才刚一打开房门,连门都没有关就直接往我身上扑,这可不是一个好习惯 ,所以这个时候我也是不由嗔怪的说了她一句,虽然说是嗔怪但说话的语还是很平和,毕竟我现在和连翘的关系,已经有了实质性的进展,我在心里也已经把她看成了我的女朋友,她会做出这样的举动,让我再给她发火生气,那肯定也是不可能的。

  这个时候,在听到我的话之后,连翘是不由得嘟起了小嘴。

  “我为什么要松开?你是不是忘记了你给我说的那些话了?你说过只要没有人的时候,我就是你的女朋友,竟然是女朋友,我抱一下你又怎么啦?现在周围应该没有什么别的人吧?你该不会是准备说话不算话,吃干抹净之后就耍赖皮吧?”

  我以前还真的没有发现到,这丫头原来也有如此伶牙俐齿的一面,她此时的一番话也是让我无言以对。不过,不得不承认,此时这个伶牙俐齿的丫头确实很可爱,也很招人喜欢。

  “我不是说话不算话,我只不过是说你这个样子是不是也太激动了,我就早上离开这才半天的时间,你用不着这么激动吧?"

  “怎么就不能激动?你没有听说过一句话吗 ?小别胜新婚,我都这么久没有见面了,我觉得都已经不是小别的范围了,应该是大别。

  说到这里之后,连翘这丫头好像是想到了什么,突然一下子忍不住俏脸一 红。

  刚才她还表现的格外大胆主动.现在看到她此时这副有一些害羞的样子,我倒是有一些奇怪这是怎么了,不由得开口询问:

  “你这是怎么啦?怎么还突然害羞起来了!”

  听到我主动问起这个事情,连翘这Y头脸上的红晕是更加多出了几分,同时是有一些不太好意思的看向我,先是微微的张了张嘴,本来是想要说话的,但是到最后话还是被她憋了回去,好像是实在羞于开口。

  又是一阵思索和组织语言之后,她这才是将双層凑到我的耳边小声对我说道:

  “杰雄,我们要不然快点睡觉吧?”

  “____"

  可以说,连翘这丫头此时的这番话是把我给雷的外焦里嫩。

  我当然是知道她这个时候让我快点睡觉,到底是什么意思,嘴角也是忍不住的抽搐了两下,同时是有一些诧异的把目光看向了她。

  “你这丫头,该不会是,又想——

  我话都还没有说完,连翘丫头便是伸出了她的玉手直接堵住了我的嘴,同时也是格外不好意思的开口对着我说道:

  “你不要说这些了,都羞死了!”

  当我再听到连翘这丫头,此时这番娇嗔的话语之后,我的嘴角是忍不住又一次的抽搐了两下。

  这丫头现在到还知道害羞了, 她如果是真的害羞的话,我觉得刚才肯定就不会说出那么主动的话。

  这个时候,我是伸手把她堵在,嘴上的手,给拿了下来,同时是提醒的开口对着她说道:

  “我看,要不然还是算了吧,你昨天才第一次接触男女之事,昨天晚上一下子就做了那么多次,我怕你这身体受不了,会对你有什么损伤,你难道忘记了,你今天早上起来的时候都根本起不来床吗?”

  “我不管,我要是这次再不抓住机会的话,下一次我就不知道了又有什么时候有机会了,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也就是这两天可以和我在一起,以后我们两个在一起的事情肯定很少,而且——而且昨天晚上真的很舒服。

  连翘这次是有一些强硬的说出这番话, 当然最后的那句话说的还是很娇羞 ,在说出这番话之后,这丫头是一点也不犹豫, 直接把我拉去了卧室。

  "滴滴滴!”

  就在我和连翘刚开始战斗的时候,我的手机的突然响起。

  看了一眼床头的手机,发现来电显示是晴姨,我心里是不由一颜。完了,我好像忘记今天晚上和晴姨提前约好见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