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邻家有女 > 第四百一十八章 段胜男初到
  “滴滴滴!

  就在我和连翘刚开始战斗的时候, 我的手机的突然响起。

  看了一眼床头的手机,发现来电显示是晴姨,我心里是不由一颤。

  完了,我好像忘记今天晚上和晴姨提前约好见面了!

  当我再想到,我和睛姨本来约定好要见面结果我却把这件事情给忘了之后,我也不敢有任何的怠慢,连忙便接通了电话。

  而在当我把电话给接通了之后,还没有来得及开口说话,我便是听见晴姨暴怒的声音响起。

  “何杰雄,你个混蛋臭小子不要告诉我,你把要和我见面的事情完全都给忘记了, 现在还在做别的其他什么事情?"

  还别说,如果要评选谁最了解我的话,我觉得晴姨应该就是当之无愧最了解我的人。

  她倒是把我忘记要和见面的事情给猜的一清二楚。

  把要和晴姨见面的这件事情给忘记了本来就是我理亏,所以此时在听到晴姨说出这番话之后,我也是不由开口歉意的说道:

  “晴姨,实在是不好意思,我的确是把这个事情给忘记了,对不起啊!”

  “你这小子,真不知道你一天都在忙些什么,年纪轻轻的记性都不好了, 不过说起来也不知道究竟是你的记性不好,还是你根本就没有把我给放在心上!”

  电话那头的晴姨是嗔怪了一句 ,不过此时她的语气中,却听不出来有生气的意思在里面,只不过好像是在责备我,居然把我跟她之间约定好的事情就这么忘记了,感觉好像我是一点也不重视她一样。

  在听到她如此这般的说来之后,我又是继续说道:

  “晴姨,不好意思,你现在有时间对吧?我立马就赶过来找你!”

  “不用了,我看你现在这个样子,应该还有事情在忙,我明天的时候也会有一 些时间,我看要不然我们还是明天再约吧!'

  晴姨向来都很善解人意,她此时在说这番话的时候,明显是在为我考虑。

  而当我再听到她如此这般的说来之后,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此时正依偎在我身旁的连翘,心中也是不由升起了那么几分的负罪感,也感觉没有去赴约,挺对不起晴姨的。

  说起来,其实我和晴姨也发生过实质性的关系,虽然晴姨已经和我说的很清楚了, 她不需要我对她负责,但我起码还是应该经常给她打个电话联系她一下,可这么久以来,我连一个电话都没有主动的给她打过, 她和我约定好的事情,我还完全的忘在了脑后。

  我也清楚,晴姨并不是一个随随便便的女人 , 虽然她对我的确很迁就,但是我不能因为她对我的迁就,而就把她的迁就当成是理所当然。所以此时在我想到这些事情之后,也是忍不住的开口对着她说道:”晴姨,对不起,那我今天就不赶过来了,明天如果你时间充足的话,我到你家里,亲自给你做顿好吃的,算是对你进行补偿,你看怎么样?”

  在听到我如此这般的说来之后,晴姨是高兴的紧,好像已经是把我没有赴约,忘记和她约定的事情都已经忘记了一般,也是连连笑着冲我点头。

  “这话可是你说的,不能反悔,我明天可等你小子过来给我做饭吃,到时候我会提前给你打电话,不然你这小子的记性,估计又得把这件事情给忘了!”

  “晴姨,这次你放心,我保证不会忘!”

  在和晴姨约定好明天跟她见面之后,我也是和晴姨挂掉了电话,就见好在我一旁的连翘此时是好奇宝宝一般的看着我 :

  “给你打电话的人,是谁啊?”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连翘倒是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异常。

  因为我刚刚打电话她也听见了,我是叫晴姨为姨,所以她在心里自然也就不会存在着有什么顾虑,也不会觉得我跟晴姨之间有什么不正当的关系,可能在心里,只是觉得晴姨是我的一个长辈罢了。

  我想如果是换作其他的女生给我打电话,就比如叶婷婷,韩冬雪诸如此类的,估计她可能就不会表现得这么大方,甚至很有可能就会吃醋。

  而听到她问出这句话,我在心里其实也是暗自有一些心虚,因为虽然在她看来我和晴姨之间是没有什么关系的,但我确实知道,我跟晴姨之间的关系并不简单,我们也不是什么亲戚关系,甚至我们年纪相差的并不大。

  当然,我和晴姨之间的关系,我也肯定是不会告诉给她,所以当我再听到她此时的这番询问之后,也是开口打着马虎眼的对她说道:

  “她以前和我是一个村子里 ,我们两家是邻居,我算是从小被她看着长大的,这不是马上就要回家过年了吗?我等两天也要回老家了,她现在家里面并不在乡下,但也要回去趟,所以我们就约定见面,到时候商量一个时间一 起回去,本来约定好是今天晚上我们见面的,结果我这两天是被你这个Y头给搞蒙,完全把这件事情给忘记了!”

  我在说这番话的时候,也是直接伸手截了一下这 Y头的脑门。

  这丫头被我戳了一下脑门,也觉得有一些不好意思 ,幽幽的把目光看向了我:

  “对不起,杰雄,我不知道会给你带来麻烦!

  看着这丫头此时所表现出来的样子,我也是再次忍不住的笑了出来:”你这丫头,我就随便这么一说,又没有说要真的责怪你,你用不着这个样子的!”

  见我此时的这副样子,本来还有些自责的连翘也看出了我并没有真的要责备她的意思,一时间脸上的表情是又一次的多出了几分俏皮。

  “那我们是不是可以继续了!”

  这一夜,几乎和昨天一样,我又是被连翘这丫头给折腾的够呛,也不知道这Y头是体格好还是怎么回事,要了一次又一次,到最后实在没力气了,才是停了下来。

  第二天早上起来,我还是为连翘这丫头做好了早饭,而在吃完早饭之后,我也是和连翘告别。

  这两天我跟连翘活动的算是比较频繁,这可并不是一个好现象。

  我不能肯定,会不会有人监视我,所以我觉得我还是有必要小心一点,万一真的有人跟踪的话,那么跟踪我的人,必然就会察觉到我跟连翘来往的比较频繁。

  万一让我的那些敌人感觉到我跟连翘的关系不一般的话,很有可能就会给连翘带来很多不必要的麻烦,这可不是我希望看到的事情。

  所以在临走之前,我也是告诉了连翘,因为我所说的特殊原因,所以我们以后可能联系的会比较少一些,希望她不要太过于在意。

  对于我说的这一点,连翘自然也是能够理解,不过理解归理解,我还是能够看出这丫头,多多少少有一些失望。

  说实话,在心里我也不愿意让她落入失望之中,但事情就是这样,情势所迫,我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而我在离开连翘家之后,没有去公司也没有去太子党的训练基地,而是直接朝着段胜男那女人现在所住的地方赶了过去。

  因为段胜男这女人,一大早就给我打来电话,说她已经做好了准备,想要让我带她去太子党,正式加入我们太子党。

  虽然在心里,我其实是想让这个女人再多休息一下,等过完年之后再去太子党报道,但是这女人竟然都已经主动要求说要去报道,我自然也不会有什么反对的意见。

  因为这个女人作为一个杀手,虽然在我看到的几次执行任务时,每一次出任务都以失败告终,但不可否认,她还是有很强能力的。

  我们太子党现如今和黑蝎帮以及狂人党为敌,正是用人之际,这个女人如果真的要加入我们太子党的话,对于我们太子党来说肯定是有一定帮助的。

  当我到了段胜男所在的小区外面时,我并没有进小区,而是等在了外面。

  段胜男也不愧是杀手出身,倒也一点不像其他女孩子那般磨磨唧唧,在得知我到了小区门口之后,我差不多只等了两分钟的时间,便看见这女人是从小区外面快步的走了出来,倒是有一-股子雷厉风行的感觉。

  当我看到她从小区外面走出来之后,也是不由得一愣。

  因为这女人今天的穿着打扮,倒是略微比起平时来有一些改变。

  除了前两天,我在饭馆里面看到她假装成服务员时,穿的一身合体旗袍看上去格外有韵味以外,她平时基本上都是一身黑衣,款式并不好看,但相对来说比较实用,属于那种穿上去很舒服,活动起来很方便的衣服类型。

  不过这女人是长得漂亮,所以就算平时她穿那种并不是以款式为主的衣服,也很让人觉得赏心悦目。

  今天的她,是一改平时穿衣黑色的风格,倒是穿了一件红色的风衣,配上一件白色的高领毛衣,下身则是一条黑色的牛仔裤。

  虽然说不上是有多时尚,但也算是落落大方,款式虽然中规中举中,倒也有几分时尚的意味,不得不承认这一身衣服穿在她的身上,的确是让她变得更加漂亮了几分,也更加的能够吸引男

  人们的眼球。

  估计谁都不会想到,就这么一个漂亮的女人,以前的身份会是一个杀手。

  看到她此时走到我的面前,我也是忍不住开口笑着询问道:

  “怎么今天突然想起来要改变穿衣的风格了?”

  见我此时把注意力放在了她的衣着上,女人好像是有一些不太习惯,眼神略微的闪躲了一下,才是对着我说道:

  “很奇怪吗?还是说穿在身上,不好看?”

  这女人虽然在问话的时候表现的很随意,但我却能够看出,这女人的眼神中略微有那么几丝期待的目光,好像很在意我的回答一样。

  对此我没有过多的在意,是直言不讳的说道:

  “怎么会奇怪,反正我觉得你现在穿这一身衣服比平时好看多了,就你这个样子,待会儿去了我们太子党的训练基地,估计我手上的那些人眼睛都得看直!”

  我说这番话的时候,语气中略微有几分,玩笑的意味在里面,但同样也有赞许的意味在里面。

  而在听到我此时这番赞许的话语之后,这女人的脸上依旧是没有表现出什么表情,但眼神中却是依旧流露出了一丝不被人察觉到的欣喜在里面。

  最后我也是带着她直接赶去了,太子党的训练基地。

  我这才刚带着她踏入到训练基地,我看见此时训练基地里面,所有的小弟都是齐刷刷的把目光朝着我这边看了过来,如果准确一点的说,他们应该是把目光都朝着我身旁的段胜男的身上。

  说实话,光是看到他们此时的这番眼神,我都觉得有些丢脸,搞什么鬼嘛,就好像是几辈子没有见过女人了一样,有几个比较夸张一点的家伙,甚至嘴角都已经溢出了口水。

  说起来,这还是我第一次带段胜男来太子党,刚刚在来的路上,我还把我手下的兄弟吹得多么多么厉害,多么多么优秀,但是就现在这个情况来说,我基本上算是被打脸了。

  饶是我脸皮够厚,此时在看到众小弟的表现之后,也是忍不住者脸一红,同时也是把目光看向了一旁的段胜男,却发现她此时脸上去,却并没有任何的异常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