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邻家有女 > 第四百二十二章 一拳ko
  这个死娘炮还真的是好意思开口,一开口就是一 个亿。

  还真的是把我当成是地主老财了呀?

  或许是看出了我此时脸上的表情略微有一些异常,这个死娘炮也是眉头一挑,冲着我便是一阵娇笑。

  说实话,就他的这一番娇笑,让我差点没有恶心到吐出来。

  死娘炮在一阵的娇笑之后,也是眉头一条,把目光看向了我。

  “怎么看你的样子, 我上次对我开出来的价格并不是特别满意呀?如果你是真的对我开出来的价格不是特别满意的话,你大可提出来,反正我也是不会接受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那个死娘炮是伸出了五根手指。

  “我现在还是给你五秒钟的时间考虑,看看你们两个人的命值不值一个亿 ,如果你们觉得你们两个的狗命,值不到一个亿的话,那我现在就可以了结了你们!”

  说话间,这个死娘炮已经是开始倒数。

  "五—四—

  “我给,我给你就可以了!”

  听到他此时要报数,我是连忙开口叫住了他,见我此时妥协,这个死娘炮又是用手微微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再一次的发出了 ,极为恶心的笑声。

  “看来咱们的太子还是比较爱惜自己生命的嘛,不过你要清楚一件事情,那就是价格是根据市场在变的,我刚刚说要你们两个人的命是一 个亿,现在我倒数了两个数,就要加2000万,1亿2000万,这个价格怎么样啊?””行,我给你!”

  这个死娘炮明显就是在坐地起价,但比时我却是根本就没有多想,直接便是同意了下来他的这个要求。

  当他在听到我如此直截了当的同意下来之后,这个死娘炮也是略微感觉到有那么几分的诧异,不过这个家伙并非常人,虽然他的确是表现出了有那么几分的诧异,但是他表现出来的诧异是

  转瞬即逝,很快便是消失全无,同时是眯着眼睛,把目光看向我。

  “太子,你该不会是在和我耍什么花招吧?”

  还别说,这个家伙是真的很聪明,居然能够看出我此时是想要要花招。

  他猜测倒是一点也没有错 ,其实刚才在段胜男说,有人在跟踪我们的时候,我就提前留了一个心眼儿 ,是把电话拨给了黄毛,虽然我并没有说话但是我想黄毛接通电话之后,必然能够听到我们现场,我和这个死娘炮之间的对话。

  要知道,黄毛这家伙可是机灵的很,他这家伙在察觉到我这边情况不对之后,必然会很快的作出反应。

  我们现在出事的地方离太子党,不过也就是一公里 左右的路程而已,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此时我们太子党的人很有可能都已经往这边在赶了。

  所以我现在要做的只不过是,稳住这个死娘炮,让这个死娘炮不要对我们动手就可以了。

  虽然我此时还并不知道这个死娘炮身手究竟是怎么样,但我基本上可以大概的猜到,现在就算是我和段胜男加在一起,可能也不会是他的对手。

  “这位姐姐,你是误会了,你既然知道我的身份,那你应该也就清楚,我是用了并不长的时间,便混到了如今这个地位,我能混到今天这个位置,我觉得还是能够证明,我比一般人要聪明那么一些!”

  "正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我能够看出我并非是你的对手,所以我知道和你为敌,不是一件好事,比起与你为敌,我更愿意选择破财免灾!”

  在我看来,我此时说的这番话是完全没有任何问题的,可是这个死娘炮,在听到我说出这番话之后,眉头是再一次的挑了一下:

  "太子,你不说这句话还好,你说这句话倒是提醒了我,你可是一个,小精灵鬼,你说的没有错,我肯定是不可能嫌钱少,我也喜欢钱这个东西,但是比起钱,我觉得留下你这么一个祸言,对于我来说,应该会更加麻烦一些,我可不觉得你乖乖把钱给了我之后,就会这么算了,如果这件事情你真的心而意举,随随便便就算了的话,那我觉得你就不应该叫太子了!”

  说完这番话,死娘炮又是得出结论的,对我说道:

  “所以很不好意思的告诉你,你们你们两个恐怕要死!”

  说话之间,我就看见这女人的眼神中,是再一次浮现出了杀意。

  显然,此时的她无论是对我还是对段胜楠,都已经起了杀心。

  我也知道现在和她耗时间已经耗得差不多了,饶是这个死娘炮,身手再怎么厉害,我跟段胜男加在一起,必然也还是可以和她拼上一些回合 ,我觉得应该能够等到太子党的人,跑来救援。

  我是拉开了架势准备应战,同样的,段胜男此时也是摆出了架势,只不过此时的她,脸上的神情是格外的严肃,如临大敌。

  “谁——谁敢动——动太子哥!“

  就在我们三人要混战在一起的时候,远处是响起了一声,有些结巴憨厚的声音。

  而发出这个声音的主人,自然就是傻牛那家伙。

  我是傻牛是,快速移动的他那一块庞然大物的身体,朝着我们这边狂奔而来。

  经过长时间的训练,傻牛这个家伙比起以前来,更加壮实了很多,身高足有两米的他,真想暴裂般的肌肉,让他给人的感觉完完全全就是一个巨无霸。

  这个家伙虽然看上去笨重,但是他的移动速度也是格外的快,而在他朝着我们这边跑过来的同时,他的脚掌每一次落地 ,地面都会直接颤抖一下,随着他跑的越来越近,地面颤抖的幅度也就越来越大。

  看着这个庞大到有些吓,人的家伙,刚刚还要跟我和段胜男动手的那个死娘炮,此时基本上也是完完全全的愣住。

  将来这个死娘炮可能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世上还有如此强壮的男人,死娘炮和钢铁直男大壮汉,倒是反差极大的两类人。

  就在这个死娘炮愣神的同时,傻牛哪家伙已经是冲到了我们这边。

  傻牛这个家伙,人的确是不怎么聪明,而且呆呆傻傻,但在我看来,所有的缺点反过来很有可能都是一个优点。

  傻牛这家伙虽然憨傻傻,但是这样一来的话,他做事就更容易专注,他只要认定的一件事情,他就会一根筋的去维护好这件事情。

  就比如说我在他心中的地位很高,从我自己开始帮助他,他就认定了,只要我让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谁要是对我的安全造成威胁,他就会奋不顾身的站出来,打击那个威胁到我安全的人,甚至可以用生命来捍卫我的安全。

  现在这个死娘炮要对我动手,所以此时在他的心里,我估计很有可能就只有一个念头 ,那就是解决掉这个死娘炮。

  所以这个时候,当他在冲到死娘炮的面前之后,是没有任何一丝的犹豫,猛然的便是挥着拳头,就好像是一把巨大的铁锤一般,直接砸向我的那个死娘炮。

  拳头带起的风声是呼呼作响,好像他的拳头都要直接把空气给撕碎一样。

  开始在面对我和段胜男的时候,这个死娘炮脸上,虽然也有表情的波动,但总的来说她的脸上一直都是保持着自信 ,也就是说,他一直都觉得我们两 个对于他根本就造成不了任何的威胁。

  可是现在他的脸上却是出现了惊恐的神情,显然这个死娘炮也感觉到了,傻牛的身手实力好像能够对她造成威胁。

  他虽然的确是有愣神,但是他却并不傻,看到傻牛的拳头朝她落下来之后,他也是猛然的后退,闪躲开了傻牛落下来的拳头。

  可以说他的反应速度和敏捷速度的确是很快,在他闪躲开傻牛这一拳之后 ,这个死娘炮居然也是快速的出拳,直接挥向了傻牛。

  她是一拳头,结结实实挥在了傻牛的胸口上,脸上也是露出了几分得意的神情,好像是一招命中 ,觉得自己很厉害一样。

  不过只是瞬间,她脸上的得意便是消失全无。

  因为他发现他这一拳头落下之后 ,好像对于傻牛并没有造成任何实质性的伤害,傻牛此时还是站在那里,什么事都没有。

  给人的感觉就好像,他这一拳头是直接挥在了一块钢板上一样。

  一 时间两人是混战在了一起。

  几个回合下来两人,谁也是没有捞到谁的好处,因为这个死娘炮移动速度很快,躲能力也是极强,傻妞,每一次的进攻,他基本上都能够躲过。

  他现在基本上是大半时间都是在闪躲,稍微也会找出一些空闲的时间来进行反攻 ,不是每一次的进攻,就算是结结实实的打中,对于傻牛来说都没有造成,什么伤害。

  说实话,就现在这个情况来说,看上去好像两边是平分秋色,其实是傻牛占据了绝对的优势,因为此时这个死娘炮对傻牛根本造成不了任何的威胁,他的进攻对于傻牛来说,基本上没有什么用。

  但如果傻牛一拳头挥下 ,只要打中这个死娘炮一拳,我估计这个死娘炮,就得趴在地上吐血,完全失去战斗力。

  因为我最开始看中傻牛,就是因为他的天生神力,他一拳头的力度有多大 ,我估计正常人都难以想象,反正他想要一拳头打死一 个人,我估计肯定是没有问题的。

  可现在的问题就在于,他一拳头也挥不上这个死娘炮。

  所以我也是决定不能再这么袖手旁观下去,是直接掏出了我的七首,加入到了他们两个之间的战斗之中。

  “喂,看刀!”

  对于这个死娘炮,我觉得是恶心的很,所以我自然也就是不会手下留情,拿着匕首便是直接朝着他刺了过去。

  开始的时候,这个死娘炮,还可以勉强招架的住傻牛的攻击,但是现在我要是加入到战斗的话,那他必然就会面临很尴尬的处境他,他也才会很危险。

  所以这个家伙此时自然也就不会再继续恋战下去,先是闪过了我刺向他的匕首作势, 就要准备开溜,而我见他就这么直接要走,自然是不会这么轻而易举的就让他离开,只用出最快的速度再一 次将我手中的匕首,朝着他刺了过去。

  这个家伙虽然是着急想要逃跑,但是现在我直接把匕首朝着他刺了过去,他还是只能暂时继续闪躲,而就在他此时做出闪躲动作,要躲开我刺向他匕首的时候,傻牛也抓住了这个机会,抡起拳头直接朝着他的后背砸去。

  现在的他要同时闪躲两个人的进攻,自然是没有那么容易。

  结果他是躲过了我的匕首,但却没有躲过傻牛,挥向他的拳头。

  在干傻牛,这一拳头砸在他身 上之后,先是听见一声闷哼的响声,然后这个家伙便是扑哧大口鲜血喷了出来。

  在他喷出鲜血的同时,整个人也是直接的飞了出去,或者用更加,准确的形容是快速的飞了出去,就好像是地上一个空的塑料瓶,被人猛然一脚给踢出去样。

  足足是飞出去了,七八米开外,这家伙才是重重地倒在地上,然后是又一次的呕出一大滩的鲜血,连惨叫都没有来得及惨叫,是两眼一抹黑,直接昏倒过去。

  在看到这家伙昏倒之后,我的嘴角也是不由得勾起了一丝笑容。

  “这下可就比较有意思了!敢威肋我,还想要我的命,看我待会怎么招待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