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邻家有女 > 第四百六十九章 找工作
  因为在乡下,房间的构造和城里的房子构造是有很大差别的,我们家的厨房和主屋是分开的两栋房子并没有连在一起。

  而厨房的距离和院子门口的距离 , 相对来说会比较近一些,所以说这个时候有人敲门 , 自然得是我去开门。

  说实话 , 这个时候我还真的就有些好奇是谁在敲门。

  要知道 , 在我们村里,传统的规矩是大年三十,自己家里面的人一起在家里吃年夜饭,是不会相互之间串门拜年的。

  拜年的时间一般都是在大年初一初二 , 要不然初三也行,总之是没有大年三十拜年的习惯。

  再者说 , 我们家的地位 , 在村里本来就不是很高,所以以前在过年的时候,村里的人也少有会来找我们拜年。

  因为大家都知道 , 我家里面也就只有我和奶奶。

  在村里面的人看来 , 我就是一个没爹没娘的穷小子扫把星 , 奶奶则是已经半截身子要入土的人。

  我和奶奶的形象在村里,相当于老弱病残的代言词,需要帮扶的对象。

  在村里面,我们绝对是属于那种非常不受待见和欢迎的人,村里的村民好心一点的,还愿意和我们打交道 , 但多数也就是见面点头打个招呼。

  有些人甚至遇到了,连招呼也不会打一个 , 就怕和我们熟悉了之后,我们会找他们帮忙做事。

  毕竟我们一老一小,肯定是帮不了村里其他的人 , 但却可能经常需要村里的人帮衬着。

  特别是以前,奶奶供我读书那会儿,家里困难的实在是揭不开锅,奶奶就经常会找一些邻里借这些油米 , 虽然借了都会还,但也是招人厌。

  也正是因为如此 , 村里的很多人就更不愿意和我们家走动 , 就怕我们会找上他们,麻烦他们。

  这除夕夜有人跑来敲我们家的门,这绝对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 , 我活了这么多年 , 还是第一次遇见。

  打开门之后,看见门口站着的三人,我是不由得眯起了眼睛。

  此时站在门外的三人,是村里的曹红星一家。

  曹红星以前是在乡里修表,修表的手艺那是肯定有的,不过人就相对来说比较难一些,属于那种两天打鱼三天晒网的类型,以前的时候虽然挣不了多少钱,但是靠手艺吃饭 , 加上他女人,吴桂花在家里面干一些农活,他们家在我们村里 , 日子过得倒还算可以。

  但是听说这两年,修手表的生意也不好做 , 加上他有不是什么是上进的人 , 就干老本行吃老底 , 所以说在村里日子现在也算,相对来说过得紧巴巴的。

  至于跟在她们屁股后面的儿子曹大宝,成绩一直不怎么好,初中之后就上了一个中专 , 我记忆中好像是学习汽车维修。

  我记得那个时候,我初中的时候成绩就很好 , 曹大宝成绩很差 , 然后我考起了高中,曹大宝去读中专,可能是觉得面上无光 , 吴桂花还在村里说 , 我们家都穷成这个样子了 , 还去读书,简直就是浪费钱,说我就是不懂事,学了东西以后也是个书呆子,不如他们大宝懂事孝顺,知道早点去学门技术早点儿为家里面减轻负担。

  总之 , 像这类诋毁我,抬高曹大宝的话 , 她是没少说。

  他们家跟我们家住的不是特别远,平日里面,却根本就不和我跟奶奶有任何的联系 , 见个面属于那种,不仅不会打招呼,反倒会把头仰起来的类型,就喜欢拿鼻孔看我和奶奶 , 好像他们就比我们高人一等一样。

  此时曹红星手里只提着一只老母鸡和一些晾干晒好的野菌菇,吴桂花的手里则是提着一篮子鸡蛋 , 至于站在后面的曹大宝 , 长得是人高马大,不过此时是低着头,给人的感觉 , 就好像是三棍子打不出来一个屁的闷墩儿一样。

  看他们这个样子 , 应该是跑来给我们送礼的。

  如果说在村里面其他的村民给我们送礼,我可能还不会表现得太过于产诧异,但他们家给我们送礼,我就觉得有些懵了。

  不过很快也就释然,他们必然也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应该也是有什么事情相求,所以才会提上礼物,跑到我们这边来。

  不过我倒是好奇,他们也在找我们,能有什么事情?

  “哎呀 , 杰雄,你是又长高又长俊了呀,你看看这时间过得可真快 , 以前我抱你的时候你还是屁大点儿的小孩子,现在你都长成人了 , 还考上了那么好的大学 , 在村里年轻人里面呢 , 就属你有出息,以前我就说你小子肯定是一个好福气的命,现在看来果真被我说中了!”

  你开门吴桂花是打量着我,喜滋滋的给我带了个高帽子。

  不得不佩服,这女人嘴脸变换得到也是够快。

  我可从来也不记得这女人什么时候说我有出息过 , 反正以前没少听见她在背后诋毁我,搓我的脊梁骨 , 以前她每次用鼻子看我 , 我都能清楚的数出他她鼻子里面有几根鼻毛,现在突然摆出这么一副嘴脸,我还真的感觉到有那么几分不适应。

  甚至于看惯了她以前那副样子 , 在看到她是现在突然跑来给我戴高帽子 , 我还感觉到有那么几分恶心。

  对于这家人 , 我的心里自然是没有好感的,不过脸上我确实不敢有任何的表现,俗话说的好,伸手还不打笑脸人,更何况现在还是过年。

  “吴婶,曹叔,你们怎么来了?”

  笑着说了这么一句之后 , 我就注意到,他们是准备直接就往院子里面钻 , 而我自然不能轻易随便的就让他们钻进窝,是故意挡在院子门口。

  这两口子也不是什么聪明人,但活了大半辈子 , 他们还是懂得一些道理,当然看得出来,我此时是故意挡在门口,不让他们进去。

  吴桂花依旧陪着笑脸说道:

  “杰雄 , 我这不是知道你和小晴妹子回来了,你们可都是在省城里忙的 , 难得回来一次 , 我们就想着专程过来给你们拜个年嘛!俗话说的好,远亲不如近邻,我觉得大家既然住的这么近,就应该互相多走动走动!”

  虽然晴姨年纪比我大不了多少 , 但是按照辈分 , 他是我的长辈,所以说吴桂花也是叫她妹子。

  吴桂花话虽是这么说,但手里的礼物却是没有准备要递给我的意思。

  只看见她略微的用肩头撞了一下一旁的曹红星,好像是在示意他什么。

  而这曹红星在被撞了一下之后,也是一下子反应过来,也不管我有没有挡在门口,反正就是往门里面挤。

  以我现在的身手来说,如果我真的不想让他们挤进来的话,他们就算是挤破脑袋也挤不进来 , 但想了一下,我还是放弃了,任由着他们挤了进来。

  “红星 , 桂花,你们今天怎么来了 , 外面冷,快点来屋里坐!”

  这个时候 , 奶奶和晴姨也是从屋子里面走了出来 , 奶奶为人和善,不管和谁有没有恩怨,她都是不记仇,对谁也都是笑呵呵的 , 此时说话也是格外的热情。

  在她的眼里,来者就是客 , 老太太在乡村里面生活了一辈子 , 要说最大的缺点就是太朴实了,当然,这个缺点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很大的优点 , 起码是现在这个社会 , 绝大多数人没有的一个特质。

  曹家一行人 , 也是和奶奶热情的寒暄了几句,不过在他们寒暄的时候,我也是注意到他们此时的目光都有意无意的在朝晴姨身上看。

  他带的那些礼物,除了那一些晒干的菌菇以外,鸡蛋和老母鸡都是给晴姨的。

  这样一来的话,层次就很分明了 , 毕竟菌菇就是在山上采的,只要下一回雨 , 随便去山上一趟就能采到一些,也值不了多少钱,老母鸡和鸡蛋相对来说就值钱多了。

  看样子 , 他们今天跑来不是为了找我们,主要的目的还是为了找晴姨。

  进了屋,坐下后我也是给他们每个人倒了杯茶,讨厌归讨厌 , 既然坐在了屋里,我们作为房子的主人 , 该尽的礼数还是要尽到。

  曹红星平时还是有不少话 , 但今天却是难得的话不多,主要说话的也都是吴桂花。

  进了房间之后,吴桂花就没有再把话语对着我和奶奶 , 是一个劲儿的和晴姨寒暄着 , 时不时的也会说出几分讨好的恭维话语。

  和我一样,晴姨也是一样不喜欢他们,也不想跟他们有什么过多的交谈,但晴姨也是经商多年,基本的人情世故她也是懂的,所以即使不喜欢也是一直客客气气的仔勉强回应,最后见吴桂花东扯西扯半天没有说到正题,也是终于忍不住了。

  “曹哥,吴姐,有什么话你们就直说吧!”

  晴姨是个很明白的人 , 她当然知道,曹家一行人来找她是有事相求,所以也是不和他们绕弯子。

  听到晴姨这么说 , 曹家一行人自然也觉得是这么弯弯绕绕的麻烦,也想着早点开口 , 把事情给说出来 , 所以吴桂花是摆出一副捶胸顿足的样子,指了一下一旁的曹大宝恨铁不成钢道:

  “小晴妹子 , 我们两家这么多年交情,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也就不跟你在拐弯抹角了,事情是这样的 , 我们家大宝这小子没出息,人是个老实孩子 , 也吃得了苦又听话 , 可就是太过于上进了,他以前读中专学了个汽车维修,后来我们在县城给他找了一个汽修的工作 , 结果他干了没几天 , 就说不想干了 , 说是他不想呆在小县城里面,觉得在小县城里面没有发展,他想要去大城市里面打拼!”

  听到他说出这句话,我是在心头一阵的无语。

  这女人倒也是厉害,前面还说自己的儿子没出息,后面又是夸他老实又是夸他,能吃苦又听话 , 还有上进心,看上去好像是在说自己儿子 , 但仔细一听,就是在变相的夸她儿子。

  这杂大宝,如果真的是有上进心的话 , 那也不会说找工作,还需要他父母来求情,找人帮忙了。

  我心里也在这样想着的同时,吴桂花又是长长的叹息了一声:

  “孩子想让他打城市里去打拼,我们自然没有意见 , 可让我们给他在县城找个工作,我们还是有能力的 , 但是大城市连我们都没有去过 , 我们哪有能力给他找工作呀?我就想着你是在省城当大老板的,奔驰车都开起来了,就想着你肯定是有门路的!”

  “我们虽然没有去过大城市,但我们经常看电视 , 你这样的大老板 , 肯定随随便便安排个工作是不成问题的,所以就厚着脸皮来找你了,看看你能不能想个办法,帮忙安排一下工作给大宝!”

  吴桂花在说这番话的时候,脸上满是谄媚的笑容,而听到她如此这般的说来,我也是暗自感叹,这女人脸皮着实是有一些够厚。

  虽然她在说这番话的时候很是谄媚恭敬,但听着却让人觉得很不舒服,就好像是一种道德绑架 , 非要让别人给她儿子介绍工作一样。

  我此时是饶有兴趣的把目光看向了晴姨,我倒是很想知道,在面对这件事情的时候 , 晴姨会选择如何处理。

  而在听到吴桂花的话之后,晴姨是笑着看向我。

  “我说吴姐 , 你如果真的想要找工作的话 , 你不应该求我呀,你应该求杰雄!”

  本来吴桂花脸上满是谄媚的笑容 , 但听到晴姨的话之后,她的笑容却是僵了一下,然后是撇了我一眼,尴尬的对晴姨说道:

  “小晴妹子,你就不要和我开玩笑了 , 工作这事儿,找杰雄能有啥用啊?”

  贾大宝长得人高马大,虽然属于那种本是憨傻的类型 , 但也算是一个好面子的主 , 不然再来的时候也不可能说是一直低着头,估计也是觉得求人办事这种事情很跌面子。

  我们两个作为同龄人,以前在村里 , 他也没有少排挤我 , 和同村的小朋友欺负我 , 那个时候他就觉得我跟他是不在一个等级的,现在听到晴姨说找工作这事儿要找我,他也是不以为然的小声嘀咕:

  “他一个大学生,可能以后自己工作估计都还没着落呢,还给我找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