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邻家有女 > 第四百七十八章 沙包大的拳头
  这个楚南山平日里仗着他老爹的关系,在乡里作威作福惯了,没有人敢惹,也没有人能惹得起。

  所以在乡里这一亩三分地,他无论是说话还是做事都可以做到肆无忌惮,完全就不用,有什么太多的顾忌。

  而在听到他此时的这番话之后,我和晴姨都是皱起了眉头,就连吴桂花,还有曹红星,脸上的表情也是有几分尴尬和为难。

  毕竟他们都是一些士生 士长的农民,这么多年也没有去过大城市,他们的思想相对来说都比较保守一些, 就像楚南山说出来的时候烦,污言秽语,他们听着也是觉得非常的不舒服,甚至是觉得下流不堪,像楚南山说这种话,放在他们那个年代,那都是要被批斗的对象。

  但他们也就是普通的小老百姓,而且是属于那种有一些欺软怕硬的小老百姓, 如果是村里面那家小孩子敢说出这番话,他们两个我觉得肯定是敢指着别人的鼻子就骂,但是遇到楚南山这类的人,她们也是不敢多说些什么,因为惹不起,最关键的是现在曹大宝还在楚南山的手里。

  “小子,你这么看着我干嘛,不服气啊?”

  本来楚南山是裸裸的,目光是一 直盯着晴姨在看, 或许是这个家伙眼角的余光注意到了我此时脸上的表情不太对,此时也是把目光看向了我 ,并且很不客气的开口问了这么一句。

  我看他的眼神,倒并没有什么愤怒,更多的只不过是一种藐视。

  这个家伙平时嚣张跋扈惯了,现在突然看见有人用这样的表情看着他,他会不满那是必然的事情。

  听到他的话,我是没由来的,谈然一笑,本来是想开口说话,而这个时候吴桂花却是率先开口,抢在我前面说道:

  “这位小兄弟,我们四个是来带曹大宝走的!

  这个楚南山对我肯定是有不满的,不过听到吴桂花怎么说,他也是来了兴趣,因为带曹大宝走,就意味着要给他拿钱。

  “这么说你们是把钱给准备好了?”

  听到楚南山此时的问题,吴桂花这女人吃有些为难的,把目光看向了我,毕竟她是根本没有钱的,有没有把钱准备好,这个问题还得我来回答。

  楚南山这个家伙,倒也是有点儿脑子能够看出一些端倪,注意到此时,吴桂花的动作是又一次的把目光看向了我,先是冷哼了-声,然后有些玩味的说道:

  “哟,小子,该不会是你要准备提这个废物来还钱吧?’

  楚南山说话先是很随意的踢了一脚,此时正抱头躺在地上,已经被打到鼻青脸肿,吓得瑟瑟发抖的曹大宝。

  而这个曹大宝也是孬种到了一定的程度,楚南山这一脚踢得并不重,但是这家伙在挨了一脚之后,却是一阵鬼哭狼嚎,同时也是对着吴桂花和曹红星哀嚎道:

  “爸妈,快救救我呀,我不想再挨打了,我在这么被打下去的话,可就快被打死了!”

  看到自己的儿子被打成现在这副参样,现在还在挨打,吴桂花眼泪也是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同时也是哀求的对楚南山说道:

  “这位小兄弟,你就别打了,我求你别再打了!”

  看吴桂花此时这副样子,恨不得都直接给楚南山跪下。

  而他现在的这副表现,也是不由让我感叹,可怜天下父母心。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好人,也没有绝对的坏人。

  可能在绝大多数人看来,吴桂花都不是什么好人,甚至是属于那种让绝大多数人都讨厌的人。

  可就是像她这样的人,在面对自己孩子的时候,确实能够做到如此的卑微,我能够感觉得到,如果可以的话,她愿意为自己的孩子放弃很多事情。

  只可惜曹大宝这家伙一点儿也不听话,懂事。

  “你给老子闭嘴!”

  听到吴桂花的嚷嚷,楚南山开口便是吼了一句,然后好像是对吴桂花儿的嚷嚷很不满,又是在曹大宝的身上补了一脚。

  看到自己儿子再次被打,吴桂花也是不敢再开口说话,而是泪眼汪狂的看着我,祈求我能够帮忙。

  “你想要10万块钱是吧?”

  听到我主动询问,楚南山是冲我摇了摇头,然后笑着说道:

  “本来这个家伙只欠了我10万,不过10万只不过是本金而已,现在他欠了这么久,没有还钱,要想把这个事情解决了,就得拿20万出来!”

  说到这里,楚南山也是有一些放肆的笑了起来,

  “我不管你们能不能拿出这20万呢,但是我奉劝你们,最好把这20万快点给我交出来,因为他欠我钱这个事立了字据的利息也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写在上面,现在是20万,如果你们不及时还上的话,可能到时候就是三十万四十万,你们这辈子卖血卖肾都还不起!

  要说混的话,我可能混的时间没有楚南山久,但是比起混的程度,我觉得楚南山给我提鞋都不配。

  他们使用的这些套路我都懂。

  他们的套路无疑就是借高利贷,开始的时候就寻找那些没脑子的赌徒,看到那些没脑子的赌徒,输了钱就诱惑他们,给她们借钱让他们翻本。

  这些赌徒一般都是输红了 眼,自然也就想翻本,所以根本经不起诱惑,而为了能够翻本,他们也就不会只局限于以前的小赌小闹,他们会追求更刺激,输贏更大的游戏,结果到最后就导致他们越输越多。

  而他们之所以会说这么多,自然不会说是他们单单运气不好,就比如说刚才铁娃子已经描述的很清楚了,曹大宝之所以会说这么多钱,那就是因为炸金花。

  我估摸着和曹大宝炸金花的人,那肯定都是一伙的,合着伙就骗他一个人的钱。

  不然的话,他就是运气再背,也不可能说这么快就输到10万块钱。

  说实话,如果楚南山是个讲究人,做局这种事情大家都清楚,别人在他这里输了10万块钱,立下字据,写下欠条,那也是他的本事,也算是凭借这本事挣的10万块钱。

  就算是我今天来处理这件事情的话,我肯定也会拿钱,息事宁人。

  但楚南山却并不是一个讲究人,别的不说,就单单只是说他刚才看晴姨的眼神,还有 他刚刚对晴姨说出那番带有侮辱性质的话语,就注定了他今天会倒霉。

  更不要说他张口就要我们拿20万出来,我就更加不会放过他了。

  此时我已经在心里琢磨着,待会儿要把这个楚南山揍到什么程度,而吴桂花和曹红星 以至于此时躺在地上的曹大宝,听到楚南山开口就说要20万这么多钱都是有一些呆愣。

  特别是吴桂花,身子一软,差点没有直接就一屁股瘫坐在地上。

  对于我们此时的手感表现楚南山,当然是看在眼里,目光中也是多出了几分得意,同时也是我的身子摆出一副=二 流子架势,朝着我们这边走了过来,走到我面前,他是直接伸手勾住了我的胳膊:

  “小子怎么样,拿不出来这么多钱是吧?我告诉你,拿不出来这么多钱没有关系,钱不够,还可以用其他的东西来凑!”

  当他在把话说到这里的时候,这个家伙也是把目光看向了站在一旁的晴姨。

  “美女,既然你跟他们是一 起来的,我想你应该也是来处理这件事情了吧?你们钱不够没有关系,我楚南山在这边混了这么久,做事也不是非要往前看,在这件事情上,我其实也可以给你们做出一 些让步,你们只要给我拿10万块钱,至于另外10万块钱的利息,我可以不找你们要,但是你得陪我一 晚上,让哥哥我好好的疼爱你一番!”

  楚南山这家伙在说话的时候依然和最开始一模一样,肆无忌惮,根本就没有任何的顾虑。

  听到他这么说,晴姨此时也是把目光看向了我,虽然脸上的表情依然很是谈定,但眼神中也是多多少少有几分的顾虑。

  正所谓强龙压不过地头蛇,我们在兰城市的话,可能完全不用害怕这个楚南山。

  可现在最关键的是我们所在的地方并不是在兰城市,这里是楚南山的地盘儿,他老子是这里的乡长。

  晴姨只知道我是遮天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的老板,却并不知道我也是太子党的老大,所以说这个时候她会有如此这般的表现,那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看到她此时的这番表现之后,我也是神她淡然的一笑,给她示意了一个眼神,让她不要担心。

  对于我的眼神,晴姨自然也是心领神会,所以当她在看到我此时的眼神之后,也是微微的冲我点了点头,而我此时也是伸手拍了拍,正搂着我肩膀的楚南山。

  “如果我没有听错的话,你刚刚是不是说,如果我钱不够,可以拿别的东西来凑?”

  当我在说这番话的时候,脸上满是和善的笑意,而看到我此时这副样子,楚南山还以为我是真的妥协了,是不由得笑出了声。

  “小子,挺上道的嘛!投错,钱不够,就是要拿别的东西来凑,我刚刚不是都已经说了吗?我觉得拿这位美女来做就很不错!”

  “我这里有更好的东西可以来凑!

  “什么东西?”

  听到他这么说,我是连忙冲他摇了摇头,一边举起拳头, 笑眯眯的看向他一边询问的对他说道:

  “你知道这个是什么吗?”

  楚南山看到我此时的这番动作,一时有些设反应过来,我是在搞什么鬼,不由微微有些皱眉:

  “这是什么东西啊?”

  “这是拳头,沙包大的拳头!”

  说话间我是不管三七二十一抡起拳头,- 拳就直接砸在了这家伙的脸盘子上。

  楚南山这家伙哪里扛得住我这一拳,我这一拳头下去,他整个人先是一声惨叫, 然后身子是直接打了几个圈,在打圈的时候,嘴里是吐出了一颗门牙,同时鼻子里面鼻血也是哗哗的在往外冒,然后也是站立不稳,一屁股坐在了

  地上。

  整个人差不多,算是被我给打蒙掉了。

  我这突如其来的一拳头 是让在场所有的人都愣住了,因为最开始的时候我估计在场没有一个人会觉得,我居然会对楚南山动手。

  要知道,我们现在可是来解决事情的,而不是惹事情的,在这里就是楚南山的地盘儿,我们在楚南山的地盘儿上,就这么把他给打了,这说起来可不是一件小事情。

  也不说他有一个乡长老爹,就说他这里还|有这么多跟着他的小弟,我这一拳就能惹来很多的麻烦。

  晴姨其实还好,因为她多多少少知道我打架都非常的厉害,可是吴桂花她们家那三口子:看到我居然是一拳头, 把楚南山直接打在了地上,可以说,三个人的脸唰的一下子就变得惨白了起来。

  在他们看来,今天他们的事情可招惹大了,他们待会儿必然是会有大麻烦。

  而这个时候跟着楚南山的几个小弟也都是反应的过来,自己的老大被人打了。

  此时房间里面,楚南山的小弟,一共有四个人, 而这四个家伙无一例外都是属于那种城乡结合部的小混混,穿着打扮的时尚风气,估计还停留在十年前,属于那种喜欢留非主流头型,同时把自己头发染得五颜六色,感觉自己头发越长越帅,恨不得做个造型,就要用两瓶发胶一样。

  至于他们的穿着,更是土得离谱到现在他们居然在裤子上还挂着一个铁链,我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这个在裤子上挂铁链的时尚潮流差不多,应该就是在十多年前,现如今在兰城市如果还有人在裤子上挂铁链儿的话,我估计出门儿都会被别人当成是从以前穿越过来的人。

  四个家伙,从头型到穿着,再到身上的气质,无疑都透出了不入流这三个字。

  他们此时四个倒是一点儿也不含糊, 都是直接朝我扑了过来,没有一丝半毫畏惧的意思在里面。

  对于他们来说,或者是对于绝大多数正常的人来说,他们四个打我一个, 那就是闭上眼睛也能够打得过。

  他们四个对付一般人的话,我估计4打1肯定是完虐,不过到了我这里,情况肯定是要反着来才对。

  当这四个家伙在冲到我面前之后,我是没有-丝半毫的犹豫,该挥拳头的挥拳头,该出脚的出脚,反正在我看来,对付这群人是根本不需要有任何手下留情的。

  这几个家伙开始在冲向我的时候,自然都是表现的信心满满,可真的当他们和我动起手来之后,他们才发现,原来理想和现实是有很大差距的。

  那是一分钟,又或者说是半分钟,总之他们是以很快的速度接连躺在了地上,或是抱着头,或是抱着肚子,一个个是哀嚎连连。 不

  或许是我们房间里面的动作吵到了外面的人,这个时候外面剩余的混混也是跟着冲了进来。

  外面的混混一共有七人,他们在冲进来的时候,显然都是提前做了准备的,估计也是知道这房间里面肯定是出了什么事情,所以每个人手里都拿着家伙。

  有的人是拿着木棍儿,有的人则是拿着弹簧刀,甚至还有个家伙手里居然拿了一把削铅笔的刻刀。

  看到这群家伙的装备,我也是不由得在心中感叹,怪不得有那么多人想要居住在大城市,看来大城市和小城市的差别的确是很大,哪怕是从这些最底层的混混身上,都能够看得出来,大城市和小城市之间的差别到底有多大。

  对于我来说,这群小混混,无论是手里有家伙还是没有家伙,他们对于我的威胁基本上都等于0。

  他们在冲进来之后,其结果自然也和刚刚那四个小混混的结果是一模一样的。

  看着一群人此时躺在地上哀嚎,除了晴姨以外,曹家三口人,此时都已经看傻了。

  可以说他们是完全不相信事情,居然会发展成如此这般的地步。

  没有想到那个曾经在村里受尽排挤,经常被人说闲话,被人嘲笑,被人欺负的我,居然能够这么能打。

  代宗师叶问,也就一个打十个,我现在足足是一个打了十多个,他们不吃惊,那才是怪事。

  看到他们如此这般吃惊的表现,我现在是没有功夫去过多的理会,径直的朝着哪个楚南山走了过去。

  我刚才的那一拳的确是把他打的很惨 ,不过我可不会就光是给他一拳, 便轻易的放过他。

  这个家伙我可还是得要慢慢的收拾。

  “你居然敢打我,你他妈的居然敢打我,你知不知道我是谁,你知不知道我爸是谁?”

  和很多富二代官二代一样,出了事,感觉到自己控制不了局面的时候,他们总是喜欢把自己的老子给搬出来。

  说实话,他老爹就是一个乡长而已,算起来就是一个芝 麻绿豆大的官儿,把他和官二代结合在一起,或觉得都还是有一些不太靠谱 。

  他也就只能站着说,是在乡里面敢这么横行霸道,但凡是在镇上在县上, 估计就算是他脑子也不敢太过于嚣张,甚至是根本 就没有资格嚣张。

  “我劝你最好还是不要说话了,你刚刚门牙都被我打掉了一颗,说话的时候漏风,而且就你这种说话的态度,还有你说话的方式,我一一点儿也不骗你,在我面前真的很容易挨打!”

  我在说这番话的时候,已经开始活动起了身子,做出了一副要打人的架势。

  而在看到我如此这般的动作之后,楚南山这个家伙也是有一些懵了 ,因为他也没有想到在这里还有人会不怕他的乡长老爹。

  他倒也是不傻,当然看得出来,我的身手并不一般,起码就算是十个他联合在一起,怕也是打不过我。

  见我此时已经摆出了一副要打他的架势,这家伙干脆是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撒腿就朝房间外面跑。

  之后在这个三层小楼里面的人就可以很清楚的看见,在乡上作威作福多年,没有人敢惹的楚南山,此时正被一个年纪比他还小上几岁的人, 一边追-边打,是根本,连一点还手的力气和能力都没有,完全没有了,平时那副嚣张的气焰,现在的他可以说是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这个家伙是直接被我追打在了街上,可能是由于跑得太快,加上跑得太急,在跑到外面街上的时候,这个家伙是一个踉跄,直接在地上摔了个狗吃屎。

  而当他在地上摔了个狗吃屎之后,我也是走到了他的身前,根本没有犹豫,抬脚便是直接朝着这个家伙身上招呼。

  “我他妈让你骗人赌钱!”

  “我让你给别人放高利贷!”

  “我让你不知道管好你的嘴巴眼睛!”

  每一脚下去都没有任何的手下留情,也知道对于这种家伙,我没有必要手下留情,因为这种家伙是根本不值得同情的。

  因为今天是大年初一,所以乡上也来了很多人,虽然我们所处的街道算是乡上比较偏僻的一处街道,但是一个乡 就巴掌那么大一块地方,一 共也就三条, 可能三条街长度总共加起来还不到400米。

  所以说发生屁大点儿事情,整个乡上的人全都会知道。

  此时看到有人被打,自然是围观了很多人,那些围观的人本来以为这就是一场普通的打架事件 ,结果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这并不是一个普通的打架事件。

  因为这次挨打的人是乡长的儿子,楚南山。

  一时间围观的人是呈爆炸式的增长,周围的人是不停的议论,拍手叫好,要不是他们实在没我这个胆子 ,估计有不少人都想冲上来,朝着这个楚南山身上补几脚。

  就光是从大家的表现便不难看出这个楚南山这些年到底是干了多少的坏事。

  “楚乡长来了!”

  就在我打楚南山打的正尽兴的时候,人群里面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

  然后便看见里三层外三层围观的人是主动的,让出了一条道路来。

  之后便看见一个油光满面的胖子,带着三名警察走近的人群。

  楚天阔,在我们乡做乡长这么多年,对于他的相貌我还是清楚的,所以我自然也是知道这个油光满面的胖子就是楚天阔,也就是楚南山的老子。

  “这是怎么回事儿?你给我住手!

  楚天阔看到自己的儿子居然被人打成这样的,一时间是暴怒了起来,冲着我便是大声的嚷嚷了一句。

  而此时楚南山看到自己的老子来了,就好像是看到了救星一般,刚才本来已经是被我打的,连惨叫的力气都没有了,现在倒是带着哭腔的神着楚天阔吼道:

  “爸,可来了,你再来晚一些,我就要快被打死了,救我啊!”

  此时的楚南山,倒是和刚才的曹大宝不尽相同,归根结底,他们都是属于坑爹的孩子。

  说实话,我在打楚南山的时候,基本上就想到了楚天阔肯定会跑来找我的麻烦。

  不过我却并没有担心,因为这楚南山我是自己开赌场,诱骗别人赌钱又是给别人放高利贷,这完完全全就是一个犯罪分子,我把他毒打一顿,虽然下手有些重,但是也算情有可原。

  我跟这个楚天阔讲道理,我还不信,他就敢随随便便乱来,就算他乱来了,我也有判罚整治他。

  就凭我们遮天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现在的能力,要用舆论的力量把他这个小小的乡长乌纱帽摘下来,基本上没有任何的难度。

  再者说了,就算我不用我们公司的力量,还有白老爷子,我就不信白老爷子看到我出了事儿,他会不出面帮我。

  当然,我也知道白老爷子身份摆在那里,能不给他添麻烦,我肯定是不会给他添麻烦的。

  在我看来,就他一个小小的乡长,我还是能够对付的。

  这个时候我也已经是做好了 要和这个楚天阔理论的准备,可这个时候楚天阔根本就没有要给我解释的机会,直接便是冲着手下的几个警察吼道:

  “给我把他们抓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