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邻家有女 > 第五百二十九 因为我喜欢他
  “是谁呀!”

  在我心中莫名感觉到情况不妙的时候,我就听见外面肖月是很不满的,开口说了这么一句 , 显然对于此时这么急促的敲门声,她是感觉到了有几分不爽。

  而在听到她说完这句话之后 , 我又是听见了开门的声音响起。

  显然这个时候是肖月过去给那个敲门的人开门了 , 刚开门声响起之后,我便又听见了肖月传来一声诧异的声音。

  “怎么是你?”

  而在当我听到肖月此时诧异的声音响起之后,只听见了一个中年男子有些暴怒的声音响了起来。

  “何杰雄呢?他现在人在哪里?他到你家来干嘛?”

  这个中年男子的声音我一点也不熟悉 , 显然这个说话的中年男人并不是我认识的人。

  或者说我可能会认识他,但从来还没有听到过他的声音,因为他起码是认识我的,而且他对我好像是有那么几分的意见,从他此时的语气中也是能够听得出来。

  当然,光是从他此时的语气中我也能够大概的猜出来 , 我的预感是没有错的 , 我的确是要遇到一些麻烦。

  “杜明涛 , 谁让你进我屋了,你给我出去!”

  那个时候我就听见肖月又是开口说了这么一句,说话的声音中也是夹杂着怒火。

  在听到他的这句话之后 , 我也算是明白了过来,为什么这个中年男人会如此的激动了,搞了半天这个中年男人就是肖月的父亲杜明涛。

  以前是通过电话的,照道理来说,我应该听得出他的声音才对,但是由于电话里面声音多多少少和现实是有一些出入 , 加上朱明涛此时在说这番话的时候 , 语气中很是愤怒和激动,所以说声音也有几分的改变,起码和电话里面的声音差别很大 , 我一时间没有听出来也很正常。

  我能够大概的猜到 , 他们父女之间应该是存在 , 是有一定隔阂的 , 起码肖月好像很不待见杜明涛 , 但是我却肯定杜明他是很在乎肖月的,不然也不会经常偷偷的跑到我们大学去偷看肖月。

  杜明涛是知道我身份的 , 肖月这么漂亮的一个女孩子 , 他单单从一个父亲的角度来说 , 就以我这样的身份,跑到她女儿家来,就这么孤男寡女 , 共处一室 , 这件事情被他发现了,他自然会激动,也自然会担心自己的女儿会受到什么伤害。

  “何杰雄,你给我出来!”

  这个时候杜明涛是大声的说着,同时我也是听到了肖月的声音在不断的响起。

  “杜明涛,我在跟你说一句,这里是我家,你跑到我家来发疯是什么意思啊?还有你是怎么知道何杰雄在我家的,你是不是派人监视我,我小的时候 , 你一心只知道混,从来不管我跟妈妈的死活,那个时候我最需要你关怀 , 你没有给我关怀,现在我长大了 , 我自己一个人能够独立 , 我们自己能够活得很好了,不需要你了,结果你现在倒是假惺惺的冒出来跑来管我的事情了,我看你就是有病吧!”

  “月月 , 我知道我以前亏欠你,我也知道,以前我的确是很糊涂,干了不少糊涂事,我更加知道你现在过得很好,所以说能不打扰到你 , 我就尽量不会打扰到你 , 但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 , 你知不知道何杰雄到底是什么人,他到底又是什么身份?在这件事情上 , 我不得不管,而且我必须得管,这是对你负责,你懂不懂?”

  杜明涛在说这番话的时候是拿出了一个父亲的强势,显然他是真的很担心,肖月也很担心我会把肖月给怎么样。

  而现在事情都已经发展成这个局面了,我自然是不能再继续呆在卧室里面也是连忙擦干了身子 , 穿好衣服 , 打开了浴室的门。

  “杜叔,我在这里呢!”

  打开浴室之后,我也是开口主动的说了这么一句。

  而杜明涛闻言也是快步的朝这边赶了过来,当杜明涛看到我此时从浴室里面走出来 , 在看到此时一旁正裹着一条浴巾的肖月 , 我就看见杜明涛的那张脸是由红到青到紫。

  光是看到他此时的脸色 , 我就感觉到他好像是要爆发了 , 所以说此时在他还没有爆发之前 , 我是连忙开口解释的,对着他说道:

  “杜叔,你别激动 , 你也别误会 , 我跟肖月之间是没有什么不正当关系的 , 我们之所以会洗澡,是因为我们刚才都在河边游了泳,你也知道河里面的水并不是特别干净,所以回来之后我们身上都多多少少感觉到有些不舒服就都洗了个澡!”

  在听到我的话之后 , 杜明涛的脸色并没有任何的缓和,此时的他是指着我的鼻子吼道:

  “小子 , 你他妈骗谁,你们两个没有什么不正当的关系,她会把你带到她家来,我告诉你,这么多年,我女儿还从来没有带过任何一个异性到她家来,何杰雄,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是什么算盘,你想要找我合作 , 那你就单独只找我就行了,你找我的女儿是什么意思?”

  “你是不是觉得我这边搞不定,就想走歪门邪道,靠我女儿来威胁我让我就范 , 我告诉你,我承认你太子党现在发展的是如日中天 , 我杜明涛不如你太子 , 但是你如果真的把我给惹急了的话,我也不是那么好欺负好惹的,你别想打我女儿的主意!”

  杜明涛明显就是护女心切,在有关于肖月的事情上 , 他现在表现的也是有些太过于丧失理智。

  当然,他能够有这样的表现,我也是很理解,毕竟没有哪个父母会不疼爱自己的子女,没有哪个父母愿意自己的子女受到任何的伤害。

  在绝大多数父母的眼里,谁要是伤害了自己的子女 , 比要他们的性命更加的难受。

  还是那句话 , 可怜天下父母心。

  想来杜明涛也是堂堂一个大帮派的老大 , 他也算得上是经历过很多大风大浪的一号人物,我能在她遇到很多事情的时候 , 都能够做到一笑了之,平淡从容,但这个时候触碰到他女儿的事情,他却是根本就不能做到冷静淡定。

  就光是看到他现在这个样子,我就知道,现在我无论跟他说些什么 , 他估计都听不进去 , 所以说这个时候我也是在心中暗自琢磨,应该怎么去处理这件事情。

  就在我正琢磨着该怎么去,让杜明涛能静下来的时候 , 一旁的肖月是突然爆发。

  是冲到了杜明涛面前 , 举起粉拳 , 就不停的朝着杜明涛的身上砸去。

  “杜明涛 , 我看你就是有病 , 你从来都不知道我心里到底想的是什么,你说你关心我 , 你根本就连事情都没有弄清楚 , 你就不分青红皂白在这里 , 像一条疯狗一样乱叫,你以为你是谁呀?”

  “我知道何杰雄是个什么样的身份,但是我却非常清楚的知道,他从来都没有在我身上打过什么歪主意 , 你只知道他现在跑到我家里来了 , 你知不知道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刚才我在河里抽筋,差点被淹死,是他救了我,他也根本没有威胁过我,你凭什么冤枉他?”

  肖月显然对杜明涛充满了怨气,此时的这番话全都是吼出来的。

  恐怕这些怨气也是这么多年堆积下来的,因为刚才肖月也是说过了,杜明涛以前在她小的时候,从来就没有关心过她。

  我知道 , 对于小朋友来说,父爱是很重要的,从小没有父爱其实是一种缺陷 , 童年多多少少也是有遗憾的。

  杜明涛现如今,虽然是堂堂一个帮派的老大 , 但年轻的时候 , 他肯定也是从小弟从马仔一步一步靠着自己拳头和脑袋上位才能够走到今天的,所以在年轻的时候,他肯定是把绝大多数的精力都放在了黑道上也就没有照顾到自己的家庭。

  现在年纪大了 , 很多事情也慢慢的想开,也才懂得家庭的珍贵。

  在肖月的这番话之后,杜明涛这个时候也是终于冷静了下来,看到肖月此时的这番样子,好像也是有些羞愧的低下了头,我看得出来他此时那深深的自责。

  肖月在用拳头捶打了一番杜明涛之后 , 见杜明涛此时这番表现的深深自责的样子 , 她也是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 一时间也是有些手足无措,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样。

  光是看到他们只是一个低头沉默 , 一个手足无措的样子。

  我就能够猜到,他们这些年交流肯定很少,所以在遇到现在这样的场面之后,他们都是这么的手足无措。

  “我觉得要不然我们都冷静下来,坐下好好聊一聊,你们看怎么样?”

  当我在看到他们此时的这番表现之后,是主动的开口说了这么一句 , 而听到我此时的这句话 , 两人倒是都没有什么意见。

  最后我们三人是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

  而客厅里面刚好摆着三张大小不一的沙发,我们每个人也是各坐了一个沙发。

  在坐下之后,肖月还有杜明涛都没有说话。

  我知道这个时候主动开口说话的任务是又一次的落在了我的身上 , 微微的长叹了一口气 , 组织了一下语言,然后这才是率先开口对着杜明涛说道:

  “杜叔 , 我觉得我还是有必要把我跟肖月的事情 , 和你好好的先解释一下 , 我相信你肯定对,我和他之间的关系有一定的误解 , 即使有误解 , 这种事情没有什么关系,主要的是把误解解开就好了!”

  我先是开口说了这么一句 , 而在说完这句话之后,我又是接着开口说道:

  “我最开始和肖月认识的时候,是因为某些机缘巧合,我们恰巧碰见 , 然后产生一些误会 , 到最后认识成为朋友,我当时根本就不知道你是他的父亲,他是你的女儿,这一点我可以发誓!”

  “我们太子党想要请你帮忙,这件事情你是知道的,而在你拒绝之后,我们就已经开始盘算计划起来,怎么样才能够让你同意帮助我们,所以我们就想着说,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有关于你的线索 , 经过一番仔细的查找之后,我们就发现原来肖月是你的女儿,所以今天我就找到了她 , 我绝对没有逼他,我只是说想要让他求你 , 看看能不能让你帮忙 , 帮不帮忙这件事情完全看他自愿,我绝对没有任何强求的意思!”

  “我承认在这件事情上,我肯定是存有私心的,但我绝对没有想要害你 , 还有肖月的意思,我也不是那种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小人,我相信你对我如果有调查的话就知道我说的这些话,并不是在开玩笑骗人!”

  我此时说的是他还非常的认真严肃,而在听完我此时的这番话之后,杜明涛是把目光看向了肖月。

  而这个时候 , 肖月是冲他点了点头。

  “你想让我帮他?”

  见到肖月点头之后 , 杜明涛是开口询问的 , 说了这么一句。

  而在还听到杜明涛的话之后,肖月是再一次的点头。

  可是杜明涛这一次却是摇头对她说道:

  “月月 , 爸爸知道这些年我对你亏欠了很多,只要你提出来的要求,我不会有任何的意见,我能够做的,我绝对会奋不顾身的去做,但是在这一件事情上,我不能同意!”

  “为什么?”

  肖月在听到杜明涛的话之后 , 是开口问了这么一句 , 而他萧月此时的询问,杜明涛是很认真的对她说道:

  “你知道我的身份,你也知道他的身份,我想你更加清楚黑道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环境 , 现在混黑道的人没有多少 , 是讲义气的 , 很多人都是心狠手辣 , 不择手段 , 我承认这个何杰雄,也就是道上所谓的太子 , 他的确是一个很讲义气的人 , 他的一些事情我也听说过 , 的确很让人佩服,说实话,帮他我其实在心里面是愿意的,但是事实的情况不允许我这样!”

  “因为他的对手叫范东 , 而范东这个人你可能不太了解 , 但我和他打了这么多年的交道,实在是太了解他了,说这个家伙是一个人,不如说他就是一匹狼,是一匹永远都喂不饱的恶狼,他为了达到目的,可以不惜一切,做任何伤天害理的事情,要是帮了何杰雄 , 那我就是要成为他的敌人,我刀口舔血过了这么多年的日子,不怕和他成为敌人 , 但是我在和他成为敌人之后,我担心他会对你下手!”

  “这么多年,我亏欠你的实在是太多了 , 我不愿意再让你因为我而受到任何一点点的伤害 , 不能让你有任何的危险存在,你懂吗?”

  在听到杜明涛的话之后,我也是明白了他为什么会拒绝我,这个时候,肖月却是摇头对他说道:

  “我不怕,我真心希望你能够帮他!”

  “你为什么非要帮这个小子?”

  “因为我喜欢他!”

  -----

  肖月在听到杜明涛的话之后 , 是开口问了这么一句,而他萧月此时的询问,杜明涛是很认真的对她说道:

  “你知道我的身份,你也知道他的身份,我想你更加清楚黑道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环境,现在混黑道的人没有多少,是讲义气的 , 很多人都是心狠手辣 , 不择手段 , 我承认这个何杰雄,也就是道上所谓的太子 , 他的确是一个很讲义气的人,他的一些事情我也听说过,的确很让人佩服,说实话,帮他我其实在心里面是愿意的,但是事实的情况不允许我这样!”

  “因为他的对手叫范东,而范东这个人你可能不太了解 , 但我和他打了这么多年的交道 , 实在是太了解他了,说这个家伙是一个人,不如说他就是一匹狼 , 是一匹永远都喂不饱的恶狼 , 他为了达到目的 , 可以不惜一切 , 做任何伤天害理的事情 , 要是帮了何杰雄,那我就是要成为他的敌人 , 我刀口舔血过了这么多年的日子 , 不怕和他成为敌人 , 但是我在和他成为敌人之后,我担心他会对你下手!”

  “这么多年,我亏欠你的实在是太多了,我不愿意再让你因为我而受到任何一点点的伤害 , 不能让你有任何的危险存在,你懂吗?”

  在听到杜明涛的话之后 , 我也是明白了他为什么会拒绝我,这个时候,肖月却是摇头对他说道:

  “我不怕,我真心希望你能够帮他!”

  “你为什么非要帮这个小子?”

  “因为我喜欢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