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邻家有女 > 第五百四十六章 耍无赖
  我在对韩冬雪父亲说出这番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格外的认真,也是没有一丝半毫要畏惧他的意思 , 因为在我看来他就是狗眼看人低,实在是有一些太瞧不起人了。

  俗话说得好 ,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这些话虽然听上去给人的感觉像是大道理 , 但其实仔细想一下也并非无理。

  虽然和这个社会接触的越久我就越清楚 , 在这个时代里面寒门再难出贵子 , 因为现如今大家的贫富差距实在是太大了,有钱的人可以有钱到让你无法想象的地步,而穷的人也穷得让你觉得有些不太真实。

  没钱人家的孩子可能还在拼了命的奔跑,在奋斗的路上 , 而有钱人家的孩子很有可能都已经从一出生便站在了终点,甚至离终点都还有很长一段的距离。

  穷人家的孩子努力了一辈子 , 可能就只能够在城市里面买一套房子,而富人家的孩子 , 可能刚一出生就坐拥无数套房产。

  穷人家的孩子可能努力奋斗了一辈子 , 只不过可以混到一个部门经理的职位 , 而富人家的孩子很有可能刚已成年 , 家里面的人就直接给他注册公司 , 让他担任董事长。

  贫富差距带来的不公平实在是太多太多了,甚至多到让人难以想象,所以说寒门才再难出贵子,是难出贵子,并不代表说就不能出贵子,我觉得我就应该是一个例外。

  虽然我现在的财力和实力 , 比起韩冬雪他们整个大家族来说就好像是蝼蚁一般 , 但是只要给我十年的时间,我相信我就能够用十年的时间,把我的实力和能力扩大到一个可以和韩冬雪他们整个家族对抗的地步,甚至于高于他们整个家族。

  在听到我如此这般说来之后 , 韩冬雪父亲眼神中玩味的神采是变得更加浓重了一些 , 倒是没有 , 因为我说他狗眼看人低 , 而露出半点儿生气的意味。

  “何杰雄 , 我知道你小子有能力 , 但我希望你清楚,胳膊是拧不过大腿的,我不否认你有能力 , 我也不否认 , 就凭你现在的发展势头来说的话,可能不出十年你就能够超越我们家的势力,但是这个社会远比你想象中的要复杂,你以为你可以做到的事情,其实并没有那么容易就能够做到!”

  “你现在发展的的确是顺风顺水,一路平安,没有什么太大的阻拦,但是当你在发展到一定水平,触及到一些大势力背后的利益之后,你就会发现你将会寸步难行 , 甚至于举步维艰,你才多大的年纪,你才经历过多少的事情,我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米还要多!”

  “我遇见过太多优秀的年轻人 , 虽然不敢说有人可以超过你,但是他们也绝对都算得上是人中龙凤 , 他们也像你一样,渴望着能够有一天飞黄腾达 , 飞上枝头做凤凰 , 可是到最后 , 他们无一例外只能够落到两个结果,第一个结果就是他们咬牙坚持自己创业,开始自己的事业发展得如火如荼,非常顺利 , 没有任何一丝的阻拦,把公司发展的很大 , 看起来好像是前途一片美好,但最后就是因为他们把公司做得太大了 , 牵动了太多人的利益 , 你动了别人的蛋糕 , 就要挨别人的打 , 他们没有背景 , 无依无靠,最后只能是落得个落魄而归!”

  “而另外一种相对来说就比较聪明一些,他们在感觉到势头不对就直接选择妥协,然后依附着那些庞大的势力为他们效劳,那些大势利的人做事,这样一来的话,他们就等于是那些大势力成功的垫脚石 , 我把话说到这里,我想你应该明白了吧?”

  当我在听完韩冬雪父亲说的这番话之后 , 我是在心中暗自冷笑,因为他能够想到这些事情,我又何尝不能想到?

  现在所说的这些事情,我在心里面都是非常清楚的,从小无父无母的我 , 实在是太清楚这个社会到底是有多么的黑暗了 , 特别是当我再接触到这些所谓上流人士的人之后 , 是更加的知道这些看上去好像光鲜体面的上流人士 , 其实他们内心是多么的肮脏龌龊 , 起码比起最下层的普通老百姓 , 他们要肮脏龌龊无数倍。

  可能在寻常人的眼里,那些成功的大企业家,在公众的面前好像是神一般的存在 , 随便说一句话就能是鼓励年轻人的至理名言。

  但是有几个企业家是良心的?

  无奸不商这个道理传承了上千年 , 不是没有道理的。

  成功的企业家里面,的确是有一些很善良很正能量的企业家,他们是靠着自己的努力奋斗,一步一步走到现如今这般成功的位置,但是比起他们来更多的是一些黑心的企业家。

  一家公司想要做大做强,想要成为业内前几,那么他们必然是会踏着无数公司的尸体才能够上位,这一点就跟我们黑道的混子是一个道理。

  他们为了打压对手,为了牟取利益 , 不可以放弃良心的,他们为了不让自己的蛋糕被别人分走,他们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情都做得出来。

  就像这一次我们南海直播平台被其他的国内一线大直播平台打压一样 , 我们动了他们的蛋糕,他们就要想方设法弄死我们。

  而这些想法 , 必然都是直播平台的高管们想出来的,而这些高管想出来抹黑我们的方法自然是龌龊的 , 她们甚至可以用一些莫须有的照片故意抹黑连翘 , 刘红春她们这样善良的女孩子 , 要知道他们这样的抹黑是会害别人一辈子的。

  其实他们根本就不会在乎这些,他们在乎的只有自己的利益。

  我记得这些直播平台的老总,里面不乏经常会被人报道出是一些大慈善家,经常出席各类的慈善活动 , 家长发一些公关的广告,他们在公众的面前就是大好人 , 就是一些年轻人学习的楷模,有人知道他们其实有多么的肮脏?

  心里面什么都懂,但此时我却是装作什么都不懂 , 看着韩冬雪的父亲 , 我是依旧没有任何的畏惧 , 同时这个时候我已经想到了一套新的说辞。

  “伯父 , 按照你的意思是说你们家族年轻一辈的年轻人 , 像婚姻这样的事情都不是自己可以控制的,而是要考虑到利益,要考虑到婚姻,是不是可以给家族带来帮助,是这样吗?”

  “对,所以说我才希望你有自知之明,早一点放弃!”

  韩冬雪的父亲是很坚定的开口说了这么一句,而在听到韩冬雪的父亲如此这般的说来之后 , 我的眼神中是多多少少流露出了几分笑意。

  “既然是这样的话 , 那我觉得我跟韩冬雪之间的事情,你应该要支持才对!”

  “支持?你觉得我是脑子有问题吗?这种事情我为什么要支持,我刚刚都已经说的很明白了,你根本没有资格攀上我们家的高枝!”

  “你怎么就能够确定,我跟韩冬雪在一起之后,我就不能对你们家族有什么帮助呢?”

  我是反问的开口说了这么一句,而听到我此时的这番反问之后 , 韩冬雪的父亲施展一次的冷笑 , 露出了轻蔑的神色 , 这一次 , 他没有开口对我说话 , 而是把目光看向了一旁他们家的其他人,好像是在用一种说笑话的语气对着他们说道:

  “我都听到了吧 , 这个家伙说他对我们家可以有帮助,我实在是想不到这个家伙哪里来的自信?”

  听到韩冬雪的父亲说出这句话之后,韩冬雪是家人里面其中一个跟她父亲年龄差不多大的女人,连忙附和的开口说道:

  “二哥,这个家伙才多大呀 , 没有见过什么世面 , 自以为自己了不起,有点儿小自信膨胀了,多厉害呀像这样的人,我们这些年还见得少嘛?我会告诉他们他们现在的天真到底是有多么的可笑!”

  “四姐说的没有错,我看这个小子明显就是脑袋不好使,不过这也非常的正常,毕竟脑袋好使了,也不可能跑到我们家里来跟我们叫板,像他这种情况,无疑就是在自找苦吃,可笑加可悲!”

  这个时候一个年纪差不多在30岁左右 , 看上去倒是长相颇为英俊的男人也是跟着开口说了这么一句。

  当我再听到他们,此时你一言我一语,说着诋毁我的话语时 , 我并没有太过多的把他们的这些话给放在心上,会在成功的路上 , 我听到这样的机会实在是太多了,我也是根本就不在意这些诋毁 , 看着这些人一个个讥讽嘲笑的脸 , 我是一脸的云淡风轻,脸上是依旧保持着笑容:

  “你们就这么坚信我,难道根本就帮不了你们?”

  见我这个时候 , 居然还说出这样的话,韩冬雪的父亲也是终于得皱起了眉头:

  “导致你什么身份难道你还不知道吗-就你的身份你凭什么帮我们?我们家族无论是在白道还是在商界,我不敢说放眼全国,但是在整个兰城市,我相信我们是有绝对实力的 , 就算是夸大一点,我们在全国 , 也有不小的影响力,说白了 , 你的那家破公司就是一个水军 , 公司不入流 , 至于你的太子党就是一个黑帮,就是我们最唾弃最痛恨的东西!”

  “当然有一点我必须要说 , 那就是我调查过你 , 你也的确是没有做过什么坏事,也没有什么黑历史,没有什么值得让人搓脊梁骨的地方,但是你要清楚一点,黑的永远是黑的,就好比一条狗 , 就算它不吃屎 , 就算它不咬人,它也只是一条狗,你自己想一想,你有什么可以帮助到我们的 , 换句话说,你又有什么用?”

  韩冬雪父亲的比喻很恶心人 , 而听到他这番的比喻之后 , 我的脸上依旧带着笑容,不过笑容中却是透露出了几分阴冷:

  “对 , 我没用 , 但你不要忘了 , 我手底下有一群可以为我拼命的小弟,整个兰城市的范围内,我可以决定别人的生死 , 我不否认你们的确家大业大 , 可以鄙视我,但是---”

  当我在把话说到这里的时候,语气是直接停顿下来,眼神中的阴冷是更加多出了几分,用着极为冷冽的目光扫视了在场所有人一眼:

  “但是有一点我希望你们都清楚,愣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就算你们是达官显贵,也总是要走夜路的,走夜路总是容易碰到流氓,很不凑巧的是流氓就归我管 , 你们仔细想一想,如果你们招惹到了这群流氓,你们的下场会是怎么样?在我手下的那群小弟心里 , 我可是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如果他们知道了我们之间有过节 , 你觉得他们在遇到了你们之后,他们会怎样处理你们?”

  韩冬雪的父亲或者说韩冬雪他们一家子人都是非常有地位的人,所以说他们一般情况下都还是要保持自己的姿态 , 可是当我在说出这番话的时候 , 他们终于是保持不了自己的姿态了 , 韩冬雪的父亲是气的,一拍桌子,指着我便是怒道: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啊?你是在用你黑道的身份威胁我们吗?”

  我想估计在场所有的人都没有一个会想到我会说出这样的话,甚至包括与韩冬雪自己都没有想到,我在这种情况下都还能够耍流氓 , 而我就是喜欢不按照常理出牌。

  我是耸了耸肩膀,一脸的无所谓:

  “不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