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邻家有女 > 第五百四十八章 晚上留下来睡
  我活这么大,还从来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怕过谁,以前我在村子里面的时候 , 为了不给奶奶招惹上麻烦,我可能在很多事情上会选择妥协 , 会表现的,让人感觉到有那么几分的软弱

  但是自从我走出村子 , 离开村子 , 来到兰城市的这一刻 , 我就再也没有像以前的那般软弱 , 我知道很多时候软弱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 你必须要拿起你自己的拳头,必须要让别人看到你的强硬。

  因为在这个人吃人的社会里面,你如果一味的妥协 , 一味的退让,是不会让人感觉到满足的 , 相反他们会把你的退让和妥协当成是你的懦弱,他们就会利用你的懦弱不停的欺负你,他们就会觉得你是一个软柿子可以捏。

  韩冬雪他们家这样一个大家族 , 恐怕这么多年来捏的软柿子只多得数不胜数 , 在他们的眼里 , 绝大多数的人都是那种可以捏的软柿子 , 而我就是这些众多软柿子里面的其中一个 , 所以说今天他们也想拿我来捏捏 , 这是他们自认为我是柿子,其实我就是一颗榴莲,他们想要捏我 , 不仅不能把我给捏烂,到最后可能还会扎自己一手的血。

  这个时候我也是管不了太多 , 今天我不把他们一家人给气的吐血三丈,我就算是白来,想到这些的时候,我是伸手一把拉住了站在我一旁韩冬雪的手臂。

  改拉住韩冬雪手臂之后,我是手臂一用力韩冬雪是站立不稳,便朝着我怀里倒得过来 , 而在当韩冬雪倒在我怀里之后 , 我是想也没想吧唧一口 , 便是亲在了韩冬雪的脸上。

  当我在做出这样举动的时候,在场所有的人是在一次的陷入到了沉默之中,一个个都是惊呆了的表情 , 而这些人里面表现得最为惊讶的就是现在躺在我怀里的韩冬雪。

  我当然知道她现在是为什么惊讶 , 就是我们开始的时候也没有说过要动真格的,我现在就是有一些不按套路出牌,韩冬雪自然被我打乱了阵脚,惊讶也是在所难免。

  而我也知道我这么做可能会是有一些冲动,毕竟我跟韩冬雪又不是真正的情侣做出这样的事情,好像是有一些太轻薄了,而且我在做这样举动的时候,我也很担心韩冬雪会生气翻脸。

  所以说当我在亲了韩冬雪脸颊一口之后,我也是在疯狂的对她打眼色 , 示意她我这样做不是故意的,让她不要生气。

  韩冬雪这女人虽然不怎么喜欢和别人接触,更讨厌和异性接触 , 但是说到底她也不是什么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她也还是稍微有一些感情的 , 我跟她虽然说算不上恋人,甚至于连好朋友都算不上 , 但是说到底我们多多少少也算是朋友 , 现在我为了帮助她 , 让她做出一点牺牲 , 亲她一口也算是说得过去 , 她也不至于跟我置气。

  而且我也没有亲她的嘴,只不过是亲了她脸一下,还是蜻蜓点水的这么一亲 , 现在都是21世纪了,就这么轻点了一下 , 她基本上是可以忽略不计,就算不忽略她,最多也就可以完全当成是被狗舔了一下。

  而就在我心里面这样想着的时候 , 我就注意到韩冬雪 , 他们一家人都是反应了过来 , 韩冬雪的二伯这个时候是愤怒的 , 指着我手指都在发颤。

  因为这些大家族虽然肮脏肮脏 , 但是他们还是讲究那些表面的体面 , 也就是所谓的瞎讲究。

  我现在当着他们的面做出这样的举动,在他们看来无疑就是极其的轻浮,还有一点就是他们很知道韩冬雪的性格 , 他们非常清楚韩冬雪可以让我在他们的面前,对她作出这样的举动 , 就说明我在韩冬雪心目中的地位是有多么的重要。

  要知道他们是准备拿韩冬雪的婚姻和爱情去交换他们家族的利益,而现在这个情况对于他们来说肯定是很不利的,有损到她们利益的事情,她们当然就会表现的激动。

  “世风日下,简直就是世风日下,你这个轻薄之人实在是有辱斯文 , 亏你还是兰城大学的大学生 , 你做这样的事情 , 简直就是在给大学生抹黑,你怎么可以在大庭广众之下亲她的脸?”

  韩冬雪的二伯倒也是一点儿不傻,一来就直接给我扣了这么大一个帽子,只不过是简单的亲了一下而已 , 把我们是整个所有的大学生给通通否决 , 说他是大题小做,都觉得有些太轻了。

  但是我也知道我现在这样做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起码看他们的样子都是被气的够呛。

  本来这一切的事情都是在我可以控制的范围内,我也基本上可以保证不会出什么问题和岔子,但是想象和现实终究是有差别的,我本来以为我可以控制现在场上的情况,可是我发现我完全就控制不了,因为这个时候我是注意到韩冬雪这丫头不知道是抽了什么风,突然双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 , 一把勾住了我的脖子。

  然后微微的扭头把目光看上了她的那些所谓的家人一眼。

  “大家说的没有错,在这样的公众情况下怎么可以亲我的脸呢,要亲的话也是直接亲嘴才是!”

  韩冬雪在说完这句话之后,是让我有些感觉到始料未及的垫起了脚尖 , 然后我就看见她那诱人的粉唇,是朝我一步一步的靠近 , 直到最后在我完全愣神的那一秒钟,她是直接将自己的红唇贴在我的红唇上。

  疯了 , 疯了,这个世界肯定是疯了!

  当我在被韩冬雪吻住之后 , 我脑子里面冒出来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这个世界肯定是疯掉了 , 第二个念头就是 , 我是不是还在做梦 , 第三个念头就是我是不是该给自己一巴掌,让自己快点儿把这个梦给醒过来,因为这个梦简直就是超宇宙无敌究极恐怖的一个梦!

  如果换做是在韩冬雪亲我前的一秒钟,我都根本不敢相信像韩冬雪这样的女人 , 像她这样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山美女,也会有主动亲别人的时候。

  但是后一秒我即使是再怎么不想认同 , 我现在也必须得认同了。

  我自认为我是见惯了大风大浪,但是在遇到现在这样的情况之后,我也是完全没了主意 , 整个人就好像是被石化了一般傻愣愣的站在原地 , 反倒是韩冬雪表现出一脸无所谓 , 好像是很自然的样子,转过头来对着他一家人说道:

  “我想现在应该能够证明我是喜欢他的 , 而且是非常的喜欢 , 没有一丝犹豫的喜欢你们知道我的性格 , 我能够在当着你们的面时去亲她,而且是主动的去亲她,是一件多么恐怖不容易的事情!”

  “你们是我的家人,如果我真的有男朋友 , 如果真的要步入婚姻的殿堂,那么我觉得你们应该是祝贺我才对 , 当然你们就算是不祝福,我们也没有什么关系,因为在我的眼里你们根本就不重要!”

  说完这句之后,韩冬雪都不等他那些亲戚开口是又一次的继续询问着说道:

  “我觉得现在应该就已经是吃饭的点了吧,大家有东西不吃会不会觉得很饿呀?”

  看韩冬雪好像是一脸云淡风轻无所谓的表现,她的那些亲戚倒也是气得够呛,估计离吐血也是不太远了。

  “还吃个什么饭,我不吃了,没胃口恶心!”

  韩冬雪那个一直在以父亲来为教育一背景的二伯,在韩冬雪说完这句话之后 , 其他的人自然也是要跟着他就走 , 看到他们如此这番的表现 , 我是在心中暗自冷笑。

  说实话,他们吃不吃饭在我看来根本就不重要,我也根本就不担心这些事情。

  不过我自然是不会就这么白白的让他们走了 , 所以说看着他们要走,我是直接开口对着他们说道:

  “你们都给我站住!”

  我在说这番话的时候 , 语气并不是那种很严肃的语气,说话的声音并不大,甚至还有一些小,但是在听到我说出这番话之后,在场的几乎所有人都是停下了脚步,因为他们能够听出我此时这般语气中的阴冷意味。

  我就好像我是一头狮子,他们是一群饿羊,我现在要命令他们一个也不许动,因为如果只要他们动了的话 , 我就会毫不留情的扑上去把他们给活活的咬死。

  当我再看到他们此时都停下脚步之后,他们都没有说话,因为他们可能也都感觉到我现在开口让他们站住他们就站住 , 好像是多多少少有一些没有面子。

  “饭你们吃不吃对于我来说一点也不重要,哪怕你们饿死在我看来都和我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 我知道你们现在不想跟我有什么过多的交流,但是该说的话我也肯定是要跟你们说完,不然我这一趟等于就是白来了!”

  在说到这里的时候 , 我是语气顿了顿 , 大概的组织了一下语言 , 琢磨着该怎么继续说下去 , 再稍微的琢磨 , 组织了一番之后,我这个时候也是开口对着他们说道:

  “我知道你们不待见我,你们也不看好我,你们只想着说要把韩冬雪当成是一个工具 , 都可以给你们带来好处的工具,但事实上她并不是这样 , 她是一个鲜活的人,她是一条生命,她有她自己做选择的权利 , 你们无权干涉,你们也没有什么能力去干涉!”

  “使我再一次口头警告你们一次 , 知道你们到现在都还觉得我和韩冬雪不般配 , 也不看好我们两个 , 甚至于如果可以的话 , 你们也不介意想方设法的把我们两个给拆散 , 但是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们,你们想要做的这一切都是没有什么用处的,劝你们最好可以放弃 , 韩冬雪是我的女人,你们最好不要拿我的女人来开玩笑 , 不然我要是生起气来,我怕你们也是吃不了兜着走,别认为我是在跟你们好好说话,我说这番话很认真!”

  “对了,还有一点,我希望要你们搞清楚,那就是不要给他安排任何的对象 , 这对你们有好处 , 对韩冬雪有好处 , 对你们安排队上的那个男人同样也有好处,我告诉你,我从来可都不是一个省油的灯 , 我能够从一个乡下来的穷小子一步一步混到今天这个模样 , 我能够有今天,不光只是我的努力和天赋,还有狠!”

  “你们如果还想有谁给韩冬雪安排富家公子哥跟他追求门当户对,那我劝你们最好掂量掂量,我向来不怕得罪人,如果后的日子里她,你们还在给他安排富家豪门公子哥想要撮合他们,那我希望你们就最好不要打这个念头,还有有这样的想法了,因为我这个人做事向来比较绝情 , 之后我不光要找你们的麻烦,我同样要找那个富家公子哥的麻烦,我们之间虽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 , ,但是如果你们真的惹到了我不高兴 , 我说打断你们一条腿,就能够让人打断你们一条腿 , 缩解掉你们的一条胳膊 , 我就能够卸掉你们的一条胳膊,你们信不信?”

  我说的这番话赤裸裸的就是在威胁 , 而他们哪里想到他们在整个兰府市无论是在商界还是在白道 , 他们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可是到头来 , 他们却是被他们最看不起最唾弃的黑道的一个毛头小子,给如此这般的威胁,这对于他们来说那就是比打他们的脸还要难受的事情。

  最关键的是我现在说出如此这番威胁他们的话语 , 他们都还不敢对我有任何的行动,不敢把我给怎么样了。

  因为他们也害怕 , 我真的就叫来一群不要命的亡命徒,把他们给怎么样,他们这些体面的人好不容易努力奋斗了一辈子 , 才有今天这样的成绩 , 我估计也是 , 没有谁就愿意这么轻而易举的挂掉。

  一般混得越好的人 , 他就越爱惜自己的生命 , 所以说即使他们的身份地位在这个社会上得到的认可度比我高的很多 , 但现在他们在我的面前依旧只不过是一群渣渣,一群被我欺负了还不敢把我怎么样的渣渣。

  而就这样有气,但还憋着的人 , 是最容易生病的。

  这样憋屈的身体是最为难受的一种升级方式,所以说这个时候他们一群人一个个的也是气得身体都有些发抖 , 甚至我就注意到,韩冬雪的二伯气的不仅身体在发抖,就连走路都略微的有几分不稳了。

  而看到他们此时这般狼狈离开的样子,我就注意到韩冬雪,这丫头也是莫名的笑了起来。

  我现在终于算是明白了,过来 , 为什么韩东雪一直和家里面的人关系不好了 , 摊上这么一群家人 , 我估计如果换做是我的话,我比她的心情更加的糟糕,更加的难受。

  估计韩冬雪这些年肯定受了不少的气 , 一直以来他都是忍气吞声 , 这一次他终于是有机会好好的让自己的家里人识别他,自然是高兴。

  而韩冬雪这个冷冰冰的女人,他本来一向就不怎么喜欢下,甚至于我很少看到她发相,就算是笑也是一瞬间的事情,不会有太过多的停留。

  可是这一次她的笑却是停留了很久。

  我光是看到她现在的这副样子,我就知道她现在肯定是满心的欢喜,欢喜归欢喜,刚刚我跟她发生的那一幕 , 我可还是没有忘记。

  我这个人呢,虽然并不是说太过于好奇心理重,但是有些事情我遇到了还是很想把心中的疑惑给解开 , 就比如刚刚所发生的情况,我心里面就疑惑的厉害。

  所以说这个时候我也是略微的有那么几分的憋不住询问的开口对着韩冬雪说道:

  “韩冬雪,刚才——”

  本来韩冬雪刚才是一脸的笑意 , 但是听到我如此这般说来之后,她的脸色瞬间一变……

  “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走 , 跟我去吃饭,然后待会儿你跟我去我房间!”

  “你说什么 , 等会儿吃了饭之后还要去你房间,我难道不应该是直接就走了吗?”

  “走 , 既然我们都已经决定了要气他们 , 要把这次的事情做得漂亮 , 那你今天晚上就不能走,待会儿你就睡我的卧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