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邻家有女 > 第五百七十五章 被砍的滋味
  在我一步一步朝着他们走过去的时候,他们是不停的向我求饶,甚至有很多人已经开始疯狂的冲我磕头 , 根本就不理会疼痛,脑袋已经是磕破 , 但依旧是没有停下来向我磕头的动作,好像他们冲我磕头的越用力 , 他们就越有希望征求我的原谅,让我放过他们。

  而看到他们此时这般没骨气的样子,我是在心中暗自好笑 , 也是暗自心痛 , 因为我实在没有想到 , 原来我带出来的手下居然还会有如此孬种的一面。

  他们我是自然不会放过的 , 而且对于他们的处罚 , 我必然是残忍凶狠的,因为国有国法家有家规 , 他们做错了事情,而且是做了我最难以容忍的事情,所以我必须要给他们最难以接受的惩罚 , 不然的话我难以服众 , 我也难以说服自己。

  最后我是走到了此时不停哀求的其中一个小弟的面前。

  我在走到他面前之后 , 我是没有丝毫片刻的犹豫 , 一脚便直接踩在了这家伙的手上。

  俗话说的好十指连心,他的手被我这么踩着自然也是疼的厉害,一时间是惨叫连连。

  见到她此时这番惨叫的样子,我是笑盈盈的把目光看向他,然后是低着头小声的对着他说道:

  “你该不会是觉得我对你的惩罚只有这些吧?你连这点疼痛都接受不了,那么接下来的疼痛你要怎么样才能够接受得了呢?”

  我在说话间已经是挥动了手中的匕首,而我手中的匕首是在空中划过了一次完美的弧线,最后一刀切断了这个家伙右手的小拇指 , 而在当我把他右手的小拇指给切段之后,这个家伙是发出了一声比杀猪还要难听的惨叫声。

  这个惨叫声可以说是相当的刺儿,也相当的让我感觉到难受不爽 , 所以说在他刚参加完之后,另外一只没有拿起匕首的手是卯足了力气,挥起拳头,一拳头直接打在了这家伙的脸上 , 确切的说 , 应该是下巴以上鼻子以下的位置。

  我知道以前经过训练之后 , 我的身体是比正常的人要强上很多,而我出拳的力气更是比常人大出了不止一倍。

  我是矛足力气的一拳下去,就听见咔咔牙齿掉落的声音响起 , 然后便是见得这个家伙 , 一口血喷了出来,顺带着还大又粗了很多颗牙齿。

  看到这一幕,也是让人暗自感觉到,有一些触目惊心,但我却是面无表情,因为我做这样的动作,只是想要让他乖乖的闭嘴,我的惩罚可还没有结束。

  在这个家伙此时,满脸内光的恐惧目光下 , 我是再一次挥动起了匕首,然后我手中的匕首便是一刀一刀的,分别扒这个家伙 , 左右两只手的五根手指全都给切断,而每一次切断她的一根手指 , 这个家伙都是压抑着紧紧咬着牙不让自己发出声响。

  因为这个家伙现在是真真正正的被我给折磨怕了,他也非常清楚的知道 , 如果他发出声音的话,必然会引起我的不悦,到时候我要是真的发飙起来 , 那么受伤的还只能是他。

  所以说这个家伙的一双手是完全被废掉了 , 而这个家伙此时也已经是满身是血 , 看上去模样惨不忍睹。

  虽然很疼痛 , 而且眼睛里面一直在流着眼泪 , 但是他却一直忍住了,没有在我面前发出一丝半毫的声音。

  他只是用他可怜巴巴的眼神看着我 , 就好像是一条狗一样。

  好像是在乞求我的怜悯,让我放过他,而我自然不可能就这么轻易的放过他 , 因为我如果对他们产生怜悯了 , 那谁会对我产生怜悯 , 我代表的可不是我一个人的利益 , 而使我们整个太子党上上下下几百号人的利益,他们的一个背叛,很有可能就会让我们这数百号人陷入到危险之中。

  于情于理,我没有一丝半毫要去怜悯他们的责任和义务。

  “怎么,看你的眼神好像是在乞求我,让我放了你呀?”

  这个家伙在心里面自然是想我放了他,见我此时主动说起这件事情 , 这个家伙就好像是看到了希望一般连连的冲着我点头,好像是觉得只要他点头了之后,我便会放过她一般 , 而看到她此时这副很傻很天真的样子,我脸上的笑容是更加的浓烈了几分。

  “背叛了我们太子党就这么轻易的放过你呢,你觉得可能吗?反正我是觉得不可能对不对?”

  我在说完这番话的时候,我就看见那个家伙本来还一脸淡然的脸上,此时也是充满了惊恐。

  一瞬间整张脸都已经被吓的扭曲变形了。

  可能也是受不了这么大的刺激 , 就看见他这个家伙是两眼一翻白 , 直接便一下子晕了过去。

  这个家伙居然受到这样程度的惩罚 , 便已经受不了昏达,我是暗骂这个家伙无能,而这件事情可并不会因为这个家伙就晕倒了 , 而结束我所说过的惩罚肯定是一样都不会少的落在这个家伙的身上。

  只不过这家伙现在昏迷了 , 我肯定不会再做什么伤害他的事情,因为像这种事情,我现在如果做了的话,他是完完全全感觉不到一丝疼痛的,而他感觉不到疼痛,那我做这些事情不就等于是白费精力了吗?

  “把他带下去给他的伤口包扎好,然后绑起来,慢慢的折磨他,让他感觉到什么是生不如死,最后折磨到只剩他一口气的时候再把他送回医院 , 至于它能不能活,那就得看他们自己了,到时候如果有人问起他们为什么会弄成这样 , 我也希望你们能够好好的琢磨思考一下,给那些问话的人一个答复,而又不会给我们带来任何的麻烦!”

  我这句话是给段胜男说的 , 虽然段胜男现在已经不是杀手了,但她以前毕竟当过很长一段时间的杀手 , 而作为杀手,她肯定非常清楚的了解,到底应该怎么样去折磨人。

  所以说现在我把这件事情交给他来做 , 是一百个放心 , 也不用担心会出什么问题 , 如果这件事情连他都做不好的话 , 我相信应该没有人可以做好了。

  “太子哥,我知道这件事情应该怎么做了!”

  段胜男这个女人是点了点头表示同意下来 , 这件事情也答应了,我知道这件事情该怎么去做 , 并且是给下面的人死了个眼色,就把这个昏迷的家伙给带走,而当我在走到第二个人面前的时候 , 我便是闻到了一股很明显的尿骚味。

  低头看了一眼这个家伙 , 就现这个家伙已经被吓到大小便失禁了。

  而她会吓成如此这般的模样 , 其实也一点不让人觉得奇怪 , 甚至于都非常的正常。

  因为他现在要承受的恐惧,可要比刚刚第一个被我收拾的家伙承受的恐惧要多得多,因为刚才第一个家伙,他不知道我究竟到底要怎么去处罚他,所以说在很多事情不知道的情况下,他也感觉不到太多的恐惧。

  但是这个家伙 , 我折磨第一个家伙时的一切情况他都看得清清楚楚,所以说他知道我对他下手是绝对不会有一丝半毫留情的,也就是说他很清楚的知道他现在处境相当的危险。

  这种已经知道了自己会遭受怎么样厄运 , 但自己却又无能为力的恐惧,其实是最让人觉得不安的,所以说这个家伙自然就被吓破了胆,导致了大小便失禁。

  我这个人做事一向一视同仁 , 每个人都是先宰断五根手指 , 然后打断双腿 , 让他们永远成为废人。

  如果有人在受罚的时候昏倒了,我就不会继续进行受罚的举动,而是会让人把它们包扎起来 , 等他们恢复过来之后再继续 , 没有完成的惩罚。

  因为只有这样做,才能够让他们一直感觉到疼痛的恐怖,而且也只有这样做,才能够让他们真正意义上的指导我不是在开玩笑,我说的一切惩罚都是动真格的,都是认真的。

  在处理完这群叛徒之后,我是让段胜男把这群叛徒全都给带走,而我这个时候是看的时候在场全都把目光看向我的小弟,也是开口笑着,对着他们说道:

  “我说你们一个个的都这么看着我干嘛 , 刚才是把内鬼全都给清除掉了,我们现在也是要真正意义上的开始说我们具体大概到底今天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要到底怎么样去做才能够给黄毛报仇?”

  可以说刚才我处罚这群家伙的事情,还有一些没有让在场的小弟缓过神来 , 但是在听到我如此这般的话语之后,在场的众小弟有一个算一个 , 也都是缓过神来把目光看向我,等待着我把话继续说下去。

  “俗话说得好 , 冤有头债有主,这一次的事情一切的起因都是因为范东,也正是因为范东 , 才让黄毛变成了今天这般样子 , 那么我们既然是要给黄毛一个交代,就必须要从范东开刀!”

  “今天我们训练基地只留下百分之十的人 , 另外百分之九十的人全都跟我去找范东 , 无论如何 , 我们今天都要找到一个机会,也让范东尝试一下被人砍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