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邻家有女 > 第五百七十七章 胯下之辱
  我们还真的就没有想到这个时候范东这个家伙会急匆匆的跑出来,正好被我们给遇见,这也算是一个意外之喜。

  想来范东这个家伙应该是狡猾的很 , 他刚才在地下室的时候发现有不对劲便撒腿就跑,也是躲开了我们提前设好的防备 , 结果没有想到他是躲开了我们提前设好防备的小弟跑出了地下室。

  结果这刚一到门口就来了一个转角遇到爱,把我们给撞个正着。

  要知道刚刚在地下车库里面设防的人只不过是一小部分 , ,而我们现在朝地下车库走的是一大批人,而且身手实力还要比那一小批人厉害一些 , 这个范东也是没有想到这一点开始他的的确确是准备玩地下车库外面跑 , 可是现在我们这么大一群人堵在门口 , 他哪里还敢往外面跑。

  他如果再往前跑的话 , 就等于是往老虎的肚子里面钻。

  虽然现在的情况是前有强敌 , 后有追兵,他处于一个进退两难的局面 , 但是比起前进,他肯定觉得后退要来的妥当一些。

  因为有我们把守,他肯定是跑不出这里的 , 如果他现在原路返回 , 他要是稍微机灵聪明一点的话 , 没准还能够躲开 , 刚才在地下车库里面设防的一群小弟,没准还能够找到其他的出口出去,还有一线生机。

  就算没有找到出口,万一待会儿地下车库里面有车子进来,有人看到这边的情况也可以叫保安或者是报警,这样一来的话 , 他也会稍微的安全一些,起码稍微的会有一些安全保障。

  所以说这个家伙此时是猛的调转了头,又快步的朝着地下车库里面赶去。

  看着这个家伙 , 此时快步的朝地下车库里面跑,我没有做出任何的命令,但跟着我的太子党众小弟此时便已经有了判断。

  根本就不需要我下命令,一个个的就像打了鸡血一样的朝着此时 , 范东的方向便冲了过去。

  范东这个家伙虽然阴狠狡诈的很 , 但是有一点不得不承认 , 那就是这个家伙的身手,实力并不怎么样。

  因为他知道现在很有可能会危及到他的生命安全,所以说这个时候他跑路的速度非常之快。

  但是他跑得再快 , 也不可能比整天在太子党训练基地训练的小弟们跑得更快 , 所以说这个时候我们下面的小弟和他的距离是越拉越近,而在他们跑出一段距离之后,那些本来就在地下车库里面守着的小弟此时也是跑上来。

  差不多不到一分钟的时间,范东这个家伙便是被我们给抓了起来。

  再把范东给抓起来之后,我们是捂住这个家伙的嘴,直接把这个家伙拖到了地下车库里面,一处阴暗的角落。

  可以说这个角落设计的简直就是让人拍案称奇,不由叫好,因为这个角落一般的人应该是不会有所发现的 , 特别是在晚上,黑漆漆的一片光亮很弱,外面的人基本上不会注意到这里。

  而且最关键的是我们也注意到 , 这里好像是监控盲区,也看不见有探头能够看到这个地方。

  所以这里倒是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收拾处理 , 范东的地方,也算得上是天助我也。

  虽然现在我们所处的地方是非常阴暗的角落 , 但人的眼睛是可以适应黑暗的,你在黑暗里面呆久了,只要能够有稍微一点的光亮 , 你都能够看清楚一些眼前的景象。

  所以说现在我们一群人都在这阴暗的角落里面 , 倒也不是说太影响视线 , 除了黑一点以外 , 在场其他的人面目表情之类的东西我们都可以看见。

  这个时候 , 范东这个家伙已经被小弟用随便找来的烂布堵住了嘴,虽然我们没有在他的身上进行任何的捆绑 , 但是他此时被我的小弟强行按着跪倒在地上,也是不可能有任何一丝逃跑或者是反击的机会。

  而且我觉得这个家伙只要不傻的话,在这样的一个情况下 , 他也肯定是不会选择反击的 , 因为他现在这个时候如果反击 , 如果耍花招的话 , 那么他也知道他会死得很惨。

  看着此时范东那一双不解和惊恐的眼睛,我是不由得笑盈盈的看着他,然后就是习惯性的掏出了我随身携带的匕首,因为这把匕首可以说有很强的震慑力,手里拿着一把刀晃来晃去,别人一般情况下都会感觉到害怕 , 因为刀剑无情,万一划伤了点什么地方,那可不是小事情。

  一边把玩着手里的刀,我也是一边对着范东说道:

  “我知道你现在肯定很好奇 , 我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我们又为什么知道你会来这里?我们难道不应该是在太子党的训练基地里面吗?”

  我是一连帮着他问了好几个问题,而在问完这些问题之后,我又是接着开口对着他说道:

  “放心,你现在所有的疑惑,我都会帮你解答清楚 , 我们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 , 不是因为你派去监视我们的人出了问题 , 也不是你安插在我们太子党的眼线,背叛了你,或者是偷奸耍滑 , 而是因为我们早就知道 , 你肯定在暗中布置了人监视我们,所以这一次我们出来非常的小心,没有被你手下的那群走狗给看见!”

  “至于你手下派去调查我们做眼线的小弟卧底,我相信既然我们都已经知道了他们的身份,那你应该就很清楚他们现在的下场,全都很凄惨,至于他们为什么没有给你发来情报,这一点我想也应该用不着我做解释了,他们都已经被我发现了,还怎么做情报对吧?”

  我是笑盈盈的说完了这番话,在听完我此时的这番话之后 , 范东的脸色也是难看的可怕。

  因为这个家伙今天可以说是掉以轻心了,让我们有机可乘,找到了他的短门。

  他一直以为 , 他做下的防备很坚固很牢靠,现在的情况他们比我们强 , 所以说他料定了我们不敢进攻,而且在这附近周围还安插了由他的人随时监视着我 , 而且不光这样,他在我们太子党里面还安插的有卧底,这样一来的话它基本上就是有着三重保险 , 所以根本不担心我们会去找他的麻烦。

  可是结果万万没有想到他意料的绝对不会出事情 , 但最后还是出事情了 , 这个家伙太高估了自己的自信和作案能力水平 , 以及那群下面人的忠实程度 , 还有稳定性。

  结果现在却让自己落到了如此这般的田地,可谓是一失足成千古恨 , 但事情就是这么一个事情,这件事情上,他就算是再怎么气愤再怎么恼怒 , 他也已经不能改变任何的事情了 , 现在事情就已经是这么一个事情 , 他要接受也得接受 , 不要接受也得接受。

  那个曾经叱咤风云,看上去好不威风的范东,现如今却是落在了我们的手里,变得如此这般狼狈,不仅不能够再像以前那样发号示令,而且现在就连他的性命也必须交到我们的手上 , 等待着我们作出处理,就好像他是从一头能够捕杀千只羊万只兔的饿狼,结果到头来他还没有完完全全的发展出自己最强大的部分 , 就被我们一闷棍给要死了。

  “今天少许,言归正传,我也知道大家都是忙人,所以说很多事情 , 很多时候我也不想和你过多的废话 , 反正你现在也不想说话,我们就拿实力来见真招!”

  我是笑着开口说了这么一句 , 而我此时说的这番话,其实就是在故意气这个家伙,因为这个家伙现在倒是想说话 , 倒是想跟我废话 , 可他也没有那个废话的机会,现在他的嘴是被我们下面的小弟给堵得死死的,别说是说话,就连哈口气都困难。

  看得出来,这个家伙现在肯定有很多话想要说,可是憋着说不出来,肯定也是难受的厉害,而看到这个家伙越是难受,窝在心里面就越是感觉到好玩有趣。

  而看到这个家伙 , 此时有无数的话想要说,却是没有这个能力说出来,我是在心中暗喜不已 , 也是暗爽不已。

  “我知道你现在最想知道的事情就是我到底想要干些什么,其实在这些事情上 , 你不用有太多的顾虑,说起来我们两个也算是老朋友了 , 既然是老朋友,我肯定不会太过于为难你,这个人反正就喜欢以彼之道 , 还施彼身 , 你是怎么对待黄毛的 , 我们就好好的还给你 , 反正我这么多小弟 , 今天也是把家伙给带来了,我总不可能说让他们白跑一趟对吧?”

  听到我说出如此这番话语之后,这个家伙就知道我是来替黄毛报仇的。

  再看一眼 , 此时我身后一个个凶神恶煞已经做好了准备,要随时对他动手的小弟,这家伙可以说是已经被吓破了胆。

  当然说这个家伙被吓破了胆 , 肯定是有一些太夸张了 , 因为这个家伙好歹也是出来混了这么多年在道上 , 也是过了这么多年刀口舔血的日子 , 很多时候,他还是能够在心里面做到淡定的,就算现在他知道也意识到了自己处在一个非常危险的境地之中,他也是没有在脸上表现出太过多的慌乱,只是看着我,一个劲的摇头。

  看他的样子 , 好像是有什么话要跟我说。

  而现在他反正都已经在我的手里了,我也不会急于一时,那这个家伙现在有话要跟我说,我也是笑呵呵的对着他说道:

  “范东,你现在是不是有话要跟我说?”

  见我主动问起这个事情 , 范东这个家伙是连连的点头。

  见他点头,我又是接着开口询问着对他说道:

  “如果你真的想要说话的话,那我肯定可以答应你,不过咱们可说好了,我可以取下你现在嘴里堵着的抹布 , 但是我取下之后你说话最好 , 给我老老实实 , 本本分分,不要给我大吼大叫,现在我们这么多人围着你 , 就算你大吼大叫了 , 我们也可以在第一时间解决掉你,然后我们自己跑路,所以说不要和自己过不去,也不要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范东这个家伙也是出来混的,所以说在这些事情上,他自己也知道分寸,听到我这个时候如此这般,说来也是连连点头,我知道他这个时候是真的表示不会乱说话 , 所以说这个时候也是直接伸手取下了,堵在他嘴里的破抹布。

  “太子,今天我落在你手里 , 是我掉以轻心,没有猜测到 , 在这件事情上你居然耍了花招,我认输 , 我也认命,知道在黄毛的事情上,你肯定心有不满 , 心有不甘 , 但我们是敌人 , 我们在对付对手的时候 , 就不应该做到手下留情 , 我们这些出来混的,我觉得就应该只讲究利益 , 而不讲究道义,我做到了,我希望你也能够做到!”

  此时范东的这句话倒是让我来了兴趣,而在听到范东的话之后,我是眉头一挑饶有兴致的开口询问着对他说道:

  “我听你现在的这句话 , 好像是话里有话,别有深意呀?”

  见我问起这个范东也是略微表现得有几分的激动 , 问我要是真的问起这件事情 , 就说明在这件事情上 , 那还是有回旋余地的,所以说这个时候他也是开口解释的,对着我说道:

  “你现在砍了我,我知道你可以泄愤,也可以获得很多的好处,但是我可以给你更多更大的好处,只要你愿意放过我一马 , 我愿意把我所有的财产全都交给你,包括我的存款,我的一些值钱物件 , 以及我的所有房产,我虽然不知道我究竟有多少钱,但是我的房产有很多算起来的话,我的总资产没有10亿 , 也有八九个亿 , 你想一想你只是放弃砍我这个念头,就可以一下子斩获这么多钱是不是更加的划算一些?”

  还别说范东这个家伙倒也算得上是能屈能伸的典型 , 也很知道什么叫做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现在为了自己不受性命之忧,是甘愿把自己所有的积蓄都给吐出来 , 说实话这一点可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 , 不过他这样的做法也绝对是很正确的,因为如果他不这样做的话,万一我真的就把他给做掉了,他一命呜呼,有再多的钱也没有用。

  俗话说得好,好死不如赖活着,哪怕是他一分钱也没有活着也是好的呀?

  “我不得不承认,你开出来的这个条件真的是很诱人,这么多钱我现在还远远没有,但我相信我迟早有一天自己也是可以挣到这么多钱的 , 所以说你现在提出来的这个条件,并不让我感觉到有多么的满意,也不是让我多么的愿意放了你 , 而我这里倒是有一个条件,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考虑放了你!”

  范东这个家伙怕自己的小命不保 , 所以说这个时候听到我的话后,就好像是看到了一则希望的曙光一样。

  “什么 , 什么要求,只要我能够做到的,我一定做到!”

  当我在看到范东此时这副激动的样子之后,我也是在心中暗暗的摇头,同时也是开口对着他说道:

  “其实这件事情很简单 , 你看过电视上的那些坏人,他们平时欺负老实人的时候一般喜欢做什么事情吗?”

  我现在问的这个范围非常的广 , 所以说范东这个家伙就算是再怎么想要回答 , 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 这个时候也只能是摇了摇头 , 表示不知道也是等待着我做出回答。

  而在看到范东此时这副表现和这番样子之后,我也是笑着开口对着他说道:

  “我记得电影里面经常有一个桥段,就是坏人 , 让好人让老实人,从自己的胯下钻过去,又不去找老实人的麻烦 , 我今天就想要尝试一下做恶人的滋味,所以说我就想着看看能不能让你也接受一下我的胯下之辱?”

  “我愿意 , 只要你愿意放了我,我就愿意的!”

  要说没有底线 , 那范东这个家伙是真的 , 就没有一点点底线,他现在在听到我的这句话之后,根本就没有一丝半毫的思考,直接便是点头同意了下来这件事情。

  要知道他的身份可不一般,他可是一个曾经自杀整个看城市的黑道大哥,现在让他接受胯下之辱 , 他居然想都没想就直接同意下来,这实在是的确有一些太厉害了。

  能像他这样放下脸面的人,在这个世界上 , 我觉得都不多见。

  他这么爽快的就同意下来,不是转过头把目光看上了一旁的两个小弟。

  “两个把手机拿出来,然后打上闪光灯,用两个不同的角度把这个家伙待会儿钻裤裆的视频给拍下来!”

  这两个小弟闻言直接便是开始执行起我的命令,而这个时候范东也是稍微的犹豫了一下 , 因为如果在这件事情我要拍视频的话 , 到时候流露出去 , 他肯定面子也过意不去。

  这个家伙虽然的确确是能屈能伸,但是如果像这样的视频被传出去了的话,那么他必然是在自己小弟的面前颜面受损 , 这对于以后他管你手下的小弟是非常不利的。

  但是这个家伙犹豫归犹豫 , 在关系到自己安全的问题上,他还是选择了保命要紧,还是那句话,好死不如赖活着,活着就是最重要的事情。

  据说在想明白这一点之后,这个家伙都不跟我过多的废话,直接就扒着脑袋跪在地上,就准备朝我的胯下钻去。

  看到这一幕,我也是很自觉的 , 直接把双腿给叉开。

  说实话,我这个样子做的确是和电视剧里面的那些坏人有些不尽相同,我知道面对坏人 , 你要想对付他们就必须要比他们更坏,恶人还需恶人磨 , 像范东这样恶贯满盈的人,你不必要有任何的同情 , 因为他们侮辱别人的时候,根本就不会去怜悯别人,也不会站在别人的角度思考问题 , 他们只顾着自己贪图享乐 , 而不会去在意别人到底能不能够承受得了 , 这群人 , 从来不考虑别人的感受 , 我现在也自然不会考虑他的感受。

  我今天也要让这个家伙尝尝被人欺负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感觉,什么样的滋味。

  这家伙此时是直接爬过了我的胯下 , 在顺利的从我的胯下爬过去之后,这个家伙也是激动的就跟一个哈巴狗一样,转身看向我。

  “太子哥 , 你让我做的事情我现在已经做了 , 我是不是可以离开了,你是不是可以放我一马了?”

  “放你一马?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放你一马我说让你从胯下钻过 , 我可没有说让你从我一个人的胯下钻过 , 我们在场来了这么多小弟,难不成我就要特殊一些?”

  “——”

  在我说完这番话之后,我就很清楚的看到范东这个家伙是紧紧的咬住了腮帮子,而光是看到它此时的这般表现,我就知道这个家伙现在应该是气愤到了极点,如果可以的话,他估计都想要把我给碎尸万段了 , 可惜的是这个家伙现在没有这个本事,把我给碎尸万段。

  他在片刻的愤怒之后也是慢慢的让自己变得冷静下来,因为现在他已经把事情给做了 , 从我一个人的胯下钻过去也是专从这么多人的胯下钻过去,也是钻,所以说他干脆不如一不做二不休,咬牙同意下来 , 我现在的这个要求。

  最后这个家伙是面带着笑意 , 一个一个的从我下面的小弟胯下钻过去。

  说实话 , 在看到此时范东这番表现之后,我是觉得这个家伙一定留不得,因为这个家伙实在是有一些太过于恐怖了 , 甚至恐怖的都有一些难以想象。

  要知道可不是任何一个人都能够受得了如此这般屈辱的 , 而像我这般侮辱他,他还能够面带笑意的把这些事情给进行下去,就说明这个家伙有着极深的城府。

  这个家伙活脱脱的就是一个疯子,如果我真的把他给放走了的话,那这个家伙一旦能够找到一个合适的机会报复,必然就会疯狂的报复。

  “我现在可以走了吗?”

  在装完这么多小弟的胯下之后,范东又是问了一句。

  “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