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邻家有女 > 第六百四十七章 较真
  我还真的就没有想到,原来叶甜这个女人是知道这两个家伙身份的

  也正是因为她知道这两个家伙的身份,所以说才更加的让我觉得奇怪和费解。

  虽然我一直都很清楚的知道这个丫头他有着极为强悍的背景 , 它的背景也是一般人不能触及到的,可是她有背景归有背景 , 但也不是说可以强大到做任何事情都能够做到明目张胆 , 不会有太多的顾忌。

  在很多时候很多情况下 , 她该顾忌的还是要顾及 , 该小心的还是要小心。

  虽然这个丫头的脾气是属于那种很正直不会受气,也不会畏惧强权的脾气 , 但是她在做事之前,就算不为自己考虑 , 她也必须要为整个家族考虑,也要从整个家族的利益出发点去着想 , 别的事情咱们不多说,就单单只是说 , 这个南宫家族他们在京城有着那么强悍的能量 , 他们虽然我知道是一个商业世家,但是想来从古至今都有着官商勾结的说法,也就是说当一个商人他的地位和权力达到某一个高点的时候 , 那么他们自然就会和一些官员产生一些关系和一些利益输出的环境。

  当官的需要和他们这些商人结识同盟,而这些商人也同样需要这些当官的来给他们帮助。

  其实他们两边是互利互惠的关系,因为很多从政的人员 , 他们要想做出成绩 , 就必须要有商人的支持。

  或许普通的人不知道 , 但我却很清楚 , 无论是商人还是政客,他们其实每一个人都不是说那么的干净 , 或者说绝大多数的人都不是那么的干净,他们看上去体面 , 他们在很多人面前或许是表现出了一种大公无私的正面形象 , 很多人一提到他们就会想到四个字 , 刚正不阿。

  但其实哪有这么多人是这么优秀的?

  只不过是因为他们到达的那个地位 , 他们就已经有了足够的城府和才智,他们懂得掩饰自己,他们很清楚 , 也很能够把自己阴暗的一面给隐藏起来 , 不让人发现。

  而在他们光鲜亮丽的背后,藏着有多少的黑暗,没有人知道 , 毫不夸张的说无论是商人还是政客 , 很多的人他们从0到1一步一步爬上权力的巅峰,财富的巅峰,每走一步都是踏着血腥走过去的。

  有那么一句话我觉得说的非常的好,那就是原始资本的积累,它的每一个毛孔里面都隐藏着肮脏。

  就比如说商人,这些商人他想要成功,他想要让自己的公司扩大变强,他自然就要排挤对手,他们每挤垮掉一家公司 , 他们就能够变得更加强悍一些,但是他们只要击垮了一家公司,那么这一家公司上上下下 , 失业的失业,破产的破产 , 很多人妻离子散 , 在正常 , 不过他们肯定是不会怜悯这些人的 , 因为成功就必须有失败。

  你要一步一步往上爬,你就必须要踩着别人。

  商场是这个样子 , 政坛同样也是这个样子,甚至于毫不夸张的说 , 政坛的血腥程度要比商场还要恐怖。

  每一个能够位居高位的人,他们都不是那么轻而易举能够做到那个位置上去的。

  所以说 , 其实每一个人都很珍惜自己的乌纱帽。

  叶甜这个丫头,她是一个官二代 , 也就是说她家族背后的势力是来自政坛的。

  而这个南宫家族他们虽然是商人 , 但是和很多政客肯定也是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叶甜他们家的势力绝大多数是在兰城市,而南宫家他们的势力绝大多数是在京城。

  或许在商界,他们南宫家就算再怎么强大他们主要的势力在京城他们也不能够把我们给怎么样 , 因为他们的手还伸不到这么长。

  但是如果在政界的话,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要知道京城可是政治经济文化三位一体的中心。

  毫不夸张的说 , 在京城你一块板砖拍下去 , 随随便便都能拍到个当官儿的 , 拍到一个有钱的。

  京城 , 可以说是国内官场,最有权威的一个地方 , 也是大佬云集的一个地方,而他们的能量可以遍布我们国内所有的地方 , 没有他们的手伸不到的地方 , 只有他们愿不愿伸的地方南宫家族背后官方的势力绝对不小。

  如果叶甜这个丫头知道南宫绝这个家伙的身份 , 并且招惹上了南宫 , 绝就等于是她们家招惹上了南宫家。

  到时候万一南宫家背后的一些官方大佬要对付收拾他们的话,可能他们也会遇到一些麻烦。

  所以说我可不认为叶甜会随随便便的去招惹南宫家的人,她再任性也不可能拿自己的家族开玩笑 , 我还是很清楚懂得她的分寸的。

  “南宫绝这个家伙他不认识我 , 但我却认识他,我也知道他是京城南宫家的,我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知道他的 , 你又是跟他怎么扯到一块儿的 , 但是我看你这个样子也是大概了解他的情况,所以在这里我觉得我有必要跟你好好的说一下,这个家伙我可以招惹,我也敢招惹,但是你最好还是不要随随便便招惹的好,因为南宫家势力庞大,我觉得就以你那点渣渣小势力恐怕还没办法跟他们匹敌!”

  叶甜这个丫头,在说这番话的时候,虽然给人的感觉好像是再轻视藐视我,但其实她只不过是想要用这样的方式提醒我一下罢了。

  而在听完她的这番话之后 , 我并没有直接接过她的话题,而是跟着反问的开口,对着她说道:

  “我招不招惹他这件事情,我倒觉得不是那么重要 , 我是很好奇他们既然家族势力这么强悍,你为什么要去招惹他?我虽然不知道你们家究竟到底是什么背景 , 但你们家里面的人肯定都是一些当官的 , 也都是一些政客 , 像你们这样的人 , 按照道理来说是宁可多一个朋友,也不愿多一个敌人 , 你说你没事儿,干嘛要去招惹他们呢?你难道就不怕你的一个任性,你的一个错误举动连累到你们家吗?”

  在听完我的这番话之后 , 叶甜这个丫头是随即便点了点头,给我出了一幅好像很随意的样子,对着我说道:

  “本小姐又不是傻子 , 我既然选择要收拾对付他,那我自然就有不怕他的理由!”

  “什么理由啊?能不能告诉我一下?”

  我看这个女人没有把具体的一些事情告诉给我,我自然不会就这么轻易的算了 , 这个时候也是没脸没皮 , 笑呵呵的对着她说了这么一句。

  而当她在听完我说出这句话之后,是直接冲我使了一个白眼。

  “这是我的事情,跟你又没有什么关系 , 我凭什么要告诉你我脑子有毛病呀,把我的这些事情跟你说?”

  “我们两个说到底也是朋友啊,既然是朋友,我觉得像类似于这样的事情 , 大家互相交流交流也没有什么不妥 , 你也用不着跟我保密不是 , 我现在是真的有一些好奇,你就告诉一下我呗!”

  我这个时候是一脸笑呵呵的对着她说道 , 也是想要解除一下我内心的好奇。

  而这个女人见我此时这副没脸没皮的样子,是狠狠的又瞪了我一眼,然后多少有几分无语的说道:

  “想要听我这么说也可以 , 你叫我一声好姐姐,求我把这件事情告诉你 , 然后过来亲我一下,我就把具体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跟你说!”

  这个女人一边说着一边也是用手指点了点自己的脸颊 , 做出了一副让我亲她的姿势。

  “——”

  这个女人在我面前现在也是越来越没有正行了 , 当我再听到她如此这般的说来之后 , 我也是多多少少有一些哭笑不得。

  还别说这个女人在认识我之前和认识我之后,她的差别的的确确是有很大的改变。

  这个女人以前给我的感觉就是一个工作狂,做事格外的死板 , 虽然很有可能她现在做事也依然很死板 , 可是有一点却不可否认,那就是这个丫头,现在在我面前表现的可是一点也不死板 , 甚至于有时候还有一些活跃的过分。

  搞得我现在都有一些不知道 , 是该为她这样的改变高兴还是头疼。

  我当然知道她现在是有意在调戏我,所以说这个时候也是继续瞎呵呵的对着她说道:

  “你就别跟我开玩笑了好不好?这个玩笑可开着,没什么意思,而且像这样的玩笑,我觉得还是开不得的!”

  我是很认真的说出了这番话,而听到我说出如此这番的话语之后,却是脸色一变: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在跟你开玩笑了,我说的是真的,你要想知道你就这么做,不想知道就算了,我也不强求你!”

  “咱们就不能换一个条件吗?这个条件——”

  我话没说完,叶甜这个女人便是强势的打断。

  “这个条件怎么啦?看你这意思好像这个条件还挺为难你了?我倒是奇了怪了,你知不知道有多少男人在追我 , 你知不知道有多少男人,想要和我有亲密接触,本小姐就算碰了别人手一下 , 很多男人都要高兴激动半天,怎么到了你这里 , 本小姐主动要求让你亲我搞的就好像还让你很为难一样 , 你还挺傲娇啊,是不是觉得亲我一下让你觉得很吃亏?”

  “——”

  我哪里想到 , 这个女人会如此这般说来 , 而当我在听到她这么一番话语之后,自然也是想着说该怎么样去跟她解释 , 不然的话我回答她这些问题太恼火了。

  我是在心里面大概琢磨了一下,也是想到了一个很好的回答,办法也是开口对着她说道:

  “我不是那个意思 , 主要是你看现在我们是在局子里,在这种地方我们做那种事情不太好,有一些太不讲规矩了!”

  “有什么不好的呀 , 这个房间里面没有监控摄像头,也没有别人 , 就只有我们两个 , 你做什么事情都没有人会发现,既然没有人会发现,那自然也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对吧?”

  “可是我们两个只不过是朋友关系 , 你让我叫你好姐姐叫我求你,自然是没有什么问题,可是问题就在于 , 你让我亲你这一点 , 是不是有一些强人所难 , 你说我们朋友关系搞这么亲密的动作,有些不太合适吧?”

  “没有什么不合适啊 , 我既然要找你麻烦,自然就要选择难度系数比较大的麻烦 , 再说了你何杰雄,一天到处沾花惹草 , 跟女孩子卿卿我我 , 对于你来说再亲密的动作可能也都不亲密吧?而且现在是21世纪 , 就亲一下脸 , 又不是什么大问题,让你亲一下又怎么了?”

  “——”

  被她这么一说,我是又一次都不知道该怎么样去回答了,同时我也是多多少少有被她的话给雷到。

  “但是你为什么会提出这么奇怪的要求啊?”

  “我喜欢 , 你管得着吗?就给个痛快话吧,你是想听还是不想听?”

  “那我还是不听了!”

  这个女人提出来的这个要求 , 是有一些让我为难,我也的确是有一些做不到,像类似于这样的事情 , 我既然是做不到的话 , 那我觉得我还是干脆放弃比较好……

  我这个时候是直接拒绝了她,可在听到我这个时候拒绝之后,她是眉头一皱:

  “不行,这件事情本小姐还跟你较真儿了,你必须得同意,这件事情我肯定告诉你,但是我要让你做的事情你也同样要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