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邻家有女 > 第六百四十九章 不要和女人讲道理
  我靠,这个女人还能有这种操作?

  我感觉就现在这个情况来说,已经不仅是不按套路出牌这么简单了,简直就是根本完全莫名其妙完全的出乎人的意料 , 让人有一些搞不明白

  我还真的就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成如此这般的情况。

  我觉得就现在这种情况来说 , 我都已经不光只是骑虎难下这么简单了 , 我现在是完全就不知道这件事情应该怎么样去处理比较好 , 而像类似于这样的事情 , 我也觉得说是根本就不能也不好去处理。

  因为说到底,我其实只不过只是想要说吓唬一下这个丫头 , 毕竟是她主动要求,说要让我亲她的。

  说实话向提出来的这样无理的要求按照道理来说我是肯定不会去做的只不过我也是被她给逼急了 , 被这个女人给激怒了,在愤怒的情况下做出这样的事情 , 也是很没有理智的。

  同时在我看来,她之所以会提出来如此这般的条件 , 其实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她可能是觉得说我不敢这样子做 , 毕竟我觉得是个人都应该能够听得出来,他说出这番话,只不过是想要激怒我 , 故意的想要调戏我一番而已。

  归根结底的说,她也就是只不过想要故意的调戏我一番罢了,反正在我看来 , 如果我真的这么做了的话 , 那么她肯定是会第一时间拒绝我的。

  但是我哪里会想到 , 事情根本就不是我想象中发展的这样。

  这个女人是根本就不按套路出牌 , 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也是让人有一些匪夷所思 , 琢磨不透。

  她这么主动一和我算是怎么回事儿?

  要知道在我看来,她跟我其实多多少少是有些不对付的 , 甚至于我觉得很有可能在这个女人的心目中 , 我形象还不是很好 , 甚至于是属于那种让她多多少少有一些讨厌的类型。

  因为仔细的回想起来 , 我和她那么多次的接触,绝大多数时间的接触都是有几分不太愉快的,基本上是属于那种经常一见面就吵架的类型 , 反正我们之间的矛盾肯定是很多。

  按照道理来说 , 如果有一个让她觉得很讨厌的人,再亲她的话,她肯定在心里面会感觉到很不高兴的 , 是要拒绝的。

  反正正常的女人肯定会这样做 , 也没有道理不这样做。

  可是这个女人她不按套路出牌,不仅没有拒绝,反倒还这么配合,这是搞鬼呀?

  这个时候我被她紧紧的抱住之后,我是格外的慌乱,同时我也感觉到这个时候,她好像是很想极力的配合我。

  总之我这个时候是能够很清楚的感觉到,她是在用她那格外生涩的吻技回应着我的吻。

  这个丫头因为是警察,而且她的性格是属于那种非常强势的性格,像类似于她这样的性格 , 基本上就是属于那种生人勿近的性格。

  以前我在还没有认识她的时候,我估计她基本上很少和异性接触,别说是异性 , 很多时候可能连同性的朋友都没有几个,而像她这样的性格 , 肯定是没有交过男朋友的。

  而她竟然没有交过男朋友 , 那么自然也就说明了她是从来还没有包括和男性一些亲密的事情。

  我反正是很清楚的记得我好像是把这个丫头的第一次初吻就随随便便夺走了。

  也就是说这个丫头她就算是和异性有过亲密接触 , 那个和她亲密接触的异性也只有我。

  所以说她应该还和别人没有接过吻 , 我的这次接吻还是属于她这么多年第一次大胆的尝试。

  而像她这样的吻,虽然生涩 , 不但有着什么技巧,可是有一点却是不可否认 , 那就是像她这样的吻,能够给人一种非常特别的感觉 , 像她这样青涩的吻,更能够挑拨人的心房。

  这个丫头开始其实只不过是胡乱的回应我 , 可是到后面慢慢的也不再是胡乱的回应我了 , 这个丫头也开始慢慢,伸出了她泥鳅一般的香舌。

  温热潮湿,在口腔内和我每一次碰撞有一种很奇妙的感觉 , 那种感觉让我是有一些无法自拔。

  也不知道是亲吻得太久,有一些憋气,还是因为太过于激动 , 太过于敏感。

  这个丫头此时的一张脸也是被憋的通红 , 甚至说应该是属于那种桃红的类型。

  一双眼睛更是变得有一些扑朔迷离 , 显然是动情动的厉害 , 喘着粗气,给人一种娇艳欲滴的感觉。

  这个女人长得本来就很漂亮 , 不论是身材还是脸蛋,都绝对属于那种上上级的类型 , 基本上是那种可以魅惑男人 , 让男人无法自拔的优秀女人。

  很多时候她估计就是简单的看上一个男人一眼 , 就能够把男人的魂给勾走 , 让男人为她神魂颠,更不要说是现在的她了。

  要知道现在我们所在的环境是警察局,而且我们两个所在的地方是审讯室 , 是一种相对来说很刺激的地方。

  而这个女人的身份又不是什么普通人 , 她是属于警花的类型。

  像这个女人这样,穿着一身制服,在这样的一种环境下 , 摆出了一副任我栽取的样子而且还对我这般的主动。

  我想无论是换作任何男人这种情况下都会把持不住说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之下别说是我 , 很有可能就连柳下惠来了,都有一些扛不住。

  毕竟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每个人都是有七情六欲的,不是说每一个人在面对七情六欲的时候都能够把持的那么好。

  本来我这个时候就已经够慌乱的来,就够不知道该如何去做了,可是这个女人还如此这般的做出这些事情,就让我变得更加为难起来。

  本来开始的时候我是非常的主动,可是这个时候,我还真的就有些主动不起来了 , 因为我本来最开始的主动,就是来源于,我的一时冲动 , 我也没有,真的就想要怎么样。

  所以说这个时候我自然也就是慌了神 , 一时间是没有了任何的动作。

  可是我没有任何动作并这个丫头就没有任何的动作 , 现在她完全是占据了主动权 , 这个时候也是不停的在向我发起猛烈的攻势。

  俗话说得好 , 没吃过猪肉,难道还没有看过猪跑吗?

  这个丫头就是属于那种典型的,没有吃过猪肉 , 但是看过猪行的人。

  所以说他虽然是没有什么恋爱的经验,在男女之事上也是同样没有任何的经验 , 可是这并不代表着说他就在这件事情上完全两眼一抹黑,什么事情都不知道该怎么做。

  这个丫头开始只不过是主动的亲吻主动的舌头 , 慢慢的她也开始扭动起来了身子,开始和我相互的摩擦起来。

  要知道现在我们两个靠的是非常之近 , 我们的身子也是紧紧的挨在一起 , 这个女人现在就这么下一次的扭动着身子无疑就是在刺激我。

  要知道这种相互之间的摩擦,其实是最能够让人产生火花的。

  就算我们两个现在各自都穿着衣服,并没有真实的接触 , 但即使是这样,这种身体上的磨蹭也已经让人有一些欲罢不能了。

  在这个丫头如此这番的磨蹭之下,我也是感觉到我的每一个细胞都在不停的跳动着。

  我的每一根神经都是紧绷着的。

  而最让我感觉到刺激的是 , 这个丫头胸前的两对饱满 , 是在不停的磨蹭着我。

  感受着这个女人胸前传来的那种饱满 , 那种q弹的感觉 , 我自然也是更加的欲罢不能家的有一些难以自拔。

  我现在也是感觉浑身燥热的厉害,呼吸都有一些不太顺畅 , 就感觉身体是要炸开了一样。

  而我没有发现的是现在,其实比我更糟糕的是 , 叶甜这个女人。

  这个女人此时的一张脸已经是红到了脖子根 , 除此之外身体的体温也是燥热高的厉害 , 而且更为关键的是她现在一双腿是紧紧的夹在一起 , 如果我仔细感受的话,其实都能够感觉到已经早就已经是泥泞一片。

  可以说她现在已经是完全的湿了,只不过我根本就没有心思 , 也根本完全没有去注意这一些罢了 , 只要我稍微的注意一下,其实是可以发现到这些异常的,但是我现在都已经这个情况了,我怎么可能会去注意?

  现在我们是在 , 朝着愈演愈烈的趋势发展 , 最开始的时候那种情况已经是让我有一些事不急了,现在的这种情况更是让我觉得有一些始料不及。

  虽然我自认为我的自控能力还算是比较强的,但是就算我的自控能力在怎么强遇到一些事情的时候,我还是不能够很沉着。

  就比如说像现在的这种情况,你让我冷静,我是肯定根本冷静不下来的。

  我一个血气方刚的正常男人遇到这件事情你让我冷静,这不是开玩笑吗?

  我现在肯定是有一些丧失理智了,但是我还没有完全的丧失理智。

  在心里面我是非常清楚的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如果我和这个女人在这么继续发展下去的话,我觉得很有可能我会完完全全的丧失理智 , 做出来一些超友谊的事情。

  一不小心越过雷池,那么麻烦可就大了。

  毕竟说起来这个丫头也是一个很优秀很漂亮的女孩子,像她这么优秀漂亮的女孩子 , 也是让很多男人为之倾倒。

  我就算抵抗能力,再怎么好像面对这么漂亮这么优秀的女人 , 主动投怀送抱的时候 , 我也是承受不了。

  所以说 , 当我在感觉到情况有一些不太对的时候 , 我是保持了自己最后的一分理智,就算这个女人这个时候把我紧的抱住 , 我也是猛然的一把将她给推开。

  因为我现在欠的感情债已经是有不少了,现在在很多感情方面的问题上 , 我都已经是不知道该怎么去做,怎么去应对了 , 我不想再给自己留一些没有必要的感情债。

  特别是和这个女人这方面的感情问题上,我是更不想有什么感情债发生。

  我和这个女人现在的这些情况发生的 , 本来就已经够莫名其妙了 , 我要是再这么接着发展下去,我都根本就不能收场。

  我虽然这个时候我也是已经被这个女人给勾起了意义情欲,但是理智还是让我把这个女人给推开。

  还有一些重要问题上 , 我还是能够拎得清的。

  该做的事情我可以做,但是不该做的事情,我是绝对不能做的。

  当我再把这个女人给推开之后 , 我也是猛然的几步退后跟她保持一定的距离。

  因为我非常知道这个时候我们需要的就是冷静 , 刚才我们做的那些事情 , 实在是有一些太不冷静了。

  而当我再后退几步之后 , 我也是一脸错愕不可思议的看着她,因为这个时候我的的确确是有一些搞不明白 , 这个丫头究竟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同时这个时候我也的确是不知道该如何跟她说话。

  因为这种情况本来就是我意想以外的事情 , 而且我在感情这一方面本来就是属于那种白痴级别的人物 , 我可能在应付很多事情的时候都能够做到面面俱到 , 但是在应付这些事情的时候 , 我却是很为难,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

  而且我觉得这个时候其实不说话反倒会好一些很有可能就会言多必失,惹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因为你本来就不知道说什么话 , 你为了说话而说话的话 , 很有可能导致,你说的这些话不伦不类。

  我这个时候是一脸错愕的愣愣看着叶甜,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而这个时候叶甜同样的也是愣愣的看着我 , 也是有一些不知道该如何跟我说话。

  而且现在我表现的其实多少还算冷静 , 但是这个女人可就没有我表现的那么冷静了。

  就见这个女人,此时脸上的表情也是格外的难看,看她的眼神中,也是带有着极为强烈的慌乱。

  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她也是有一些没有想到他会做出如此这般大胆的事情一样,他也没有想过说自己也有如此大胆的时候,也会做出如此疯狂的事情。

  好像刚才的事情也是有一些超乎了她的想象,是一切的事情,本来也不是她想要做的事情,只不过是莫名其妙的一切的事情就这么发生了一样。

  不过这个丫头 , 慌乱归慌乱,但在片刻的慌乱之后,她也是一下子反应了过来 , 然后快速的朝着我这边走来。

  当她这个时候快速朝我走来时,是没有多说什么废话 , 抬手但我都还没有做出任何反应的情况之下 , 便是一巴掌狠狠的挥在了我的脸上。

  “你个臭不要脸的混蛋 , 无耻下流,禽兽不如!”

  “——”

  我怎么就成臭不要脸的混蛋了?

  有没有搞错呀?

  我怎么感觉现在的情况好像是有一些贼喊捉贼的味道?

  我今天做错什么事情了 , 我本来就没有犯什么事,我只不过是想要跟踪南宫绝那两个家伙 , 结果就被她莫名其妙的跟着南宫绝那两个家伙带到了警察局来。

  被带到警察局来也就算了,最为关键的是 , 在被带到警察局来之后,这个女人是单独把我带到了这个房间里面 , 然后又是主动的要我亲她,还是摆出了一副很嚣张的样子。

  好像我不听她的话 , 好像我不去亲她 , 她就要把我给怎么样一般。

  我反正是觉得说,我做得最为过分的事情,就是不应该被她挑衅 , 主动的跑过去亲她。

  这是我做得最不正确的一件事情,也是我最不应该做的一件事情。

  可是说到底,我其实只不过也就只是想要单纯的吓唬她一下而已 , 我并没有想着说要进行进一步的动作。

  要说在这件事情上主动的话 , 她可比我主动多了。

  甚至于毫不夸张的说 , 在这件事情上 , 她不仅是主动那么简单,她不光主动甚至是主动的都有一些过头。

  感觉我要是真的想要对她进行下一步动作的话男女之事 , 她也不会有任何的意见。

  如果说有错的话,其实主要的错还是在她 , 不在我。

  或者用准确一点的方式说事 , 主要的责任在她不在我。

  我最最多也就付一个次要的责任。

  如果要真的说耍流氓的话 , 我觉得真的论起来 , 她耍流氓的成分可比我耍流氓的成分多了。

  在这件事情上,我觉得她肯定是做错的成分比我要多一些,所以说就算是要打人的话 , 也不该是这个女人打我巴掌。

  这个女人明摆着就是倒打一耙 , 搞的就好像我是犯错了一样。

  所以说这个时候我也是忍不住的开口对着她说道:

  “我——”

  可是这个女人是什么性格?

  她这样的性格哪里会给我说话的机会,所以说在我都还没有把话说完,甚至于只不过是刚开口说话的时候,她便是强势的打断的对着我说道:

  “你什么你 , 你是不是想说 , 我刚刚明明很主动,你只不过是被动的接受,为什么我还要打你巴掌?我告诉你,我之所以会这么主动,就是因为我想要好好试探你,看看你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就是想要看看你到底恶心到了什么程度!”

  “——”

  她的这番话我是一阵的无语,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她又是抢先一步的开口说道:

  “你这个时候是不是感觉到有一些无言以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了?我告诉你,在这件事情上 , 你明显就是做贼心虚,对于我,你就是无言以对 , 不知道该怎么样回答,现在就是心虚了 , 因为你也知道,你做的一切一切事情都是恶心至极的事!”

  “我刚刚就是简单的想要试探你一下 , 结果你居然还真的想要得寸进尺 , 不过说到底你还算是有一点良心 , 知道在最关键的时候停下来没有继续下去,我告诉你 , 如果你真的敢继续下去的话,我肯定会让你后悔的!”

  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思路啊?

  她现在所说的这些话,我反正是完全都搞不懂。

  什么叫我继续 , 刚刚我根本就没有积蓄,明明就是她很主动的好不好?

  我现在是在心里面,是有着一千个疑惑 , 一万个好奇,很多事情我都想要问她 , 想要去反驳她。

  不过有一点我还是听得比较清楚 , 比较明白,就是和女人讲道理基本上就是死路一条。

  在这件事情上,她好像是想要说 , 所有的责任都是在我,她只不过就是在试探我,看看我有没有这个色心。

  但是这件事情明显就说不通了 , 这件事情我刚才并不是说特别的主动 , 而且在最关键的时候他表现的更加动情一些 , 我还主动的在推脱他。

  当然这些事情我也只能是在心里面想一想 , 嘴上我肯定是不会说出来。

  “我承认刚才是我的错,不说这个,刚刚不是你说我亲你一下就可以了吗?我现在亲了你应该可以告诉我事情到底究竟是怎么回事了吧?”

  我这个时候琢磨了一下 , 也是冒出了这么一句话,因为我觉得像我现在的这句话 , 其实是可以最好最能够轻描淡写的带过主题 , 把事情给叉开 , 让她不再讨论这个问题……

  而听完我如此这般的话之后,这个女人也是直接开口对着我说道:

  “我告诉你今天的这件事情算是老娘便宜你 , 不过这件事情还没有完,以后我会找法子收拾你的,不过就事论事 , 刚才的事情我的确确实说 , 只要你敢这么做,我就敢把事情具体是什么情况告诉给你现在我也不是一个不讲道理的人,所以说我自然是要把这件事情告诉给你的!”

  “你也知道我们家在官场上是有一些势力的,而前段时间很不凑巧 , 我父亲就被调到了京城 , 更不凑巧的是我父亲在京城的职位,他们南宫绝在京城,背后的官场势力是相对的势力,所以说我们算是死对头的关系,当然往大了说,其实就是我们家族和南宫家族之间有过节,我们也不怕他们,在这件事情上,我们既然不怕他们 , 那他们到了城市之后,我们自然是要想办法收拾一下他们,你觉得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