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蔺先生,一往情深 > 885.不看淡,还要不要活
  车子扬尘而去,钟聆站在原地,说不清是什么滋味。

  有愤怒不甘,也有自卑羞愤,寒风吹得眼睛疼辣,吸着鼻子忍回去。

  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平时的她尽量与人和平相处不闹麻烦,学习之外生活已经让她晕头转向,总想着去哪里找到钱补贴家里,如果,如果没有遇到萧然,她不曾想象过他们那样的世界。

  男女穿着光鲜美丽,出席场景华丽的宴会就像是童话故事一般,她以为自己会是灰姑娘,遇到了属于自己的王子,在梦幻的世界中留恋太久,却忘了午夜钟声十二点,一切又会打回原形。

  手插口袋发现空了,手机不见,转身寻找,就跌在刚才她坐着的花圃边上。

  过去捡起来,却发现上面正在通话中——

  今夜她只联系过一个人,最后的拨出记录只停留在那个人的联系界面,萧然的。

  此刻,屏幕上显示的通话,正是与萧然接通,通话时常已有两分钟,此刻仍在持续。

  应该是她放在口袋里时无意中碰到的,除此之外也没有别的解释,然而这不是她此刻该关注的重点。

  “听得到吗?”

  电话中隐约传来男子低沉的声音,是她熟悉的,也是她魂牵梦绕的,是她从下午一直盼着的。

  此刻,她却莫名心下一沉,缓缓将手机贴近了耳边。

  “萧先生……”

  “刚刚情天在你身边?怎么回事?”

  即便男子的语调算得平静,仍是能听出不悦,果然最先关心的,依然是沐情天。

  好像上天要捉弄她似的,她之前联系他不止一次,他不接,偏偏这时候接通了,让他听到自己对沐情天说的那些话。

  “是,刚才路上碰巧遇到她,你都听到了吧。”

  话语间她不再用“您”尊称,而是用了“你”。

  “之前我给你打了好几次电话。”

  那头打断,男声低沉继续:“我与你之间,协议起,到协议终止,一切事先说好,应该不曾亏待过你,也不曾玩弄过你,我以为你能明白。”

  “……我明白。”

  钟聆握紧贴在耳边的手机。

  “你不明白。若真的明白,你不会对情天说那样的话,我与你之间的事,与她无关。”

  “虽然看到你的第一眼确实让我想起过她,但我从未把你当成她的替身,留你在身边那么久是因为你足够安静不惹事——”

  “那我现在依然可以做到安静不惹事,我只求能一直留在你身边,萧然!我明天就回家了,能不能跟你见一面。”

  失控打断,唤出那人的名字,是第一次,她带着哭腔跟乞求。

  “如果你生气我刚才说的话,我可以跟她道歉。”

  电话那头片刻沉默,而后男子的声音越发冷漠低沉:“不需要。每一个女孩子都是独一无二的,等你什么时候能明白这一点,会有人好好珍惜你。但,那个人不是我。”

  “我不要什么别——”

  还未说完的话,顿在通话结束提示音里,那一头已经挂了线。

  钟聆全身无力,垂落的手掌里握着手机,目光失神。

  有刚加满油的计程车从边上驶过,司机按了喇叭探头问她要不要乘车。

  没理会,她失魂落魄地往前走,脚踩过早前洒落在地面的那只纸杯,渐行渐远。

  ……

  车子驶过松云居保安亭,往山上去的时候,情天接到来电。

  是自从感恩节之后就没有再联系过的号码,情天接了起来,那时车子正好停在主楼跟前草坪边,她下车,握着手机在草坪上慢慢走,余力已经开车返回了。

  “刚才的事我很抱歉。”

  男子的声音相比平常低沉一些,情天很快反应过来,指的是与钟聆有关,虽然她不大清楚他怎么会知晓那么快。

  “没事。”情天的声音很淡,却是实话。

  “不管事情大小轻重,总这样看得太淡不好。”

  以往见到的萧然多是散漫幽默的,此刻这样严肃倒是少有,情天握着手机低眸笑:“不然呢,不看淡,轻易就为什么生气伤心,还要不要活。”

  本是随口一句话,但却让那头沉默。于她的身体而言,确实不适合大悲大喜。

  男子似有叹息,而后道:“时间不早了,你早点休息。”

  情天说“好”,先挂了通话。

  转身时,看到屋子门口灯光正映着一道颀长的身影向她走来。

  “风那么冷,到家怎么不进去?”

  蔺君尚的声音在冷风里沉厚温暖,当他上前搂住她,她顺势环住他的腰。

  抱着她转了方向,挡下风口,看她在怀里不说话,蔺君尚直接将她一把抱起往屋子走去。

  “我们要早点睡。”

  明天上午十点的航班,就要启程去往美国。

  感觉怀中人好像在叹息,蔺君尚不免担心:“情天在想什么,跟我说说?”

  情天在他怀里摇摇头:“只是累了。”

  “对了,”突然想起什么,抬头:“明天早上妈不会真的送我们去机场吧,那么一大早的,别让老人折腾了。”

  “这事说过,老太太要去,不让她去她心里更不踏实,随她吧。”

  听到妻子说累了,蔺君尚只想赶紧让她好好休息。

  后来在浴室洗澡的时候,情天发现那人一直在关注自己,眼神有笑:“你别担心我。”

  那人在她身上抹着细腻的泡沫,“嗯,我的情天最勇敢。”

  情天沾着泡沫的手一点,他俊挺的鼻上多了白色的泡沫,带着舒心的清香。

  他作势要咬她鼻子,情天缩着脑袋躲,双手抵在他坚实的胸膛,那模样格外可爱。

  蔺君尚捉住她双手,不管是他的手掌还是她的手臂,因为泡沫都格外滑腻。

  看着她,认真一字一句:“等我们从美国回来,一切都会更好。”

  情天搂上他颈脖,身子与他相贴,点点头。

  主动凑近,抬起下巴在他唇上印下轻软一吻,下一秒,就被他更紧地环托着腰,吻落下炙热霸道,唇舌热烈纠缠,仿佛抵死不放。

  -

  翌日

  冬日上午的阳光清透,洒落机场停机坪。

  九点半,上了飞机落座,情天想起刚才婆婆送行一路细细叮嘱,心中不免升起温暖。

  蔺君尚打开毯子盖在她膝上,干燥温暖的大掌握了握她的手指。

  “我们很快就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