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六十年代小军嫂 > 第5章 空间
  第5章 空间

  封华又做梦了,梦见自己躺在一间木屋里,屋外是一片寸草不生的黑土地。整个天地,只有她自己,空荡而寂寥。

  封华一下子就醒了。

  ......还没死?现在医学可真是发达啊,几次三番地从阎王手里把她抢了回来。

  既来之则安之吧!封华四下一扫,小木屋里的一切就一目了然。

  只有二十平米的小屋,一张木桌,一把木椅,一张矮塌,外加木地板,就是一切了。

  封华起身,从前后两面开着的窗户望出去,都是刚才朦胧中所见的那片空空荡荡的黑土地。

  封华走出门外,发现木屋左边有个不高的小房子,像是柴房,右边有个半开放的厨房,说是厨房,其实只有一个灶台和一口锅而已。

  封华有抬头看看天,白蒙蒙的天空,没有太阳,却不觉得阴暗,一样亮如白昼。视线尽头,黑土地的周围像被雾气围绕。

  好奇怪的梦。

  封华走到雾气边缘,壮了壮胆子,伸手摸去,就像伸进了海绵里,被柔软而坚定地弹了回来。

  封华的心开始咚咚地跳!她有一个大胆的猜测!一个匪夷所思的猜测!

  她原地站了一会,定了定神,一手按住胸口,一手触摸着灰色的雾气,围绕着这片黑土地走了一圈。

  农村出身的她很容易就判定,这片土地大概有10亩大小。

  封华又颤抖着,打开了柴房的门,这果然不是一间普通的柴房。

  只见外面看去不足两米高没有5平米大的小屋子,打开门却发现里面广阔无边,高度起码有十米,长和宽她一时无法确定。

  仓库里也是无灯却亮如白昼,不过却是空无一物,并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些......

  “算了算了!做人不能贪得无厌!如果这真是个空间,那就是无尽的财富,还要什么‘自行车’啊!”

  封华又抚摸了一会自己的心脏,平复一下激动的心情,颤抖着声音说道:“我要出去。”

  眼前一花,她又站在了那片草地上,地上还有那根轮叶党参。

  “啊~~”封华捂住嘴,小小地尖叫了一声,抒发一下自己的激动!

  “我要进去。”

  封华又出现在了那间木屋中间。

  “啊!啊!啊~~”这里没有其他人,可以尽情大喊!

  突然,封华激动的心情又一顿,这不会是在做梦吧......

  封华低头看看自己的手,虽然上了药,依然丝丝拉拉地疼着,舔舔嘴唇,滋滋的疼。

  但是疼并不能说明什么,自从她病重之后,梦里常常会感觉到疼。

  怎么办呢怎么办呢?如何证明这不是个梦呢?

  封华急得团团转,心里患得患失,一会被巨大的喜悦填满,一会又被巨大的失落填满。

  “多亏我没有心脏病啊,不然不管是啥都得死了。”激动了几个来回,封华慢慢淡定了。

  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她这一辈子,虽然各种遗憾,但也不算悲惨,虽然遭了不少罪,但是最后富甲一方,也享了许多人没享过的福,没什么好抱怨的。

  如果生命可以重来一回,她自然谢天谢地,如果不是,她也不抱怨。

  封华淡定了,看看手里的轮叶党参,又看看眼前的黑土地,欢快地走过去,挖了个坑,把轮叶党参埋下去。

  现在让她看看这空间的土地是哪种吧!

  她也看小说,虽然不多,但是十本小说里有八本有空间,她想看不见都难。

  小说里空间土地有很多种,有普通的,有加速的,有优化的,看看她这个是什么样的吧。

  封华眼巴巴地看了半天,突然反应过来,啪地给了自己一巴掌。

  她种的是个轮叶党参啊,长在地里,她能看见什么?轮叶党参当然也是长叶子的,而且会长到1米高,但是现在外面是初春,她种的这株还没有长叶子。

  她自然不能通过叶片的生长来判断土地的功效。她也不敢奢望这黑土地种下的东西能见风就长,1天成熟。

  哪怕现在神奇的空间都出现了,她也觉得那样太夸张。

  封华放下这株轮叶党参,朝不远处的井台走去。

  这个井台,八卦形状,只有一米高,由她没见过的一种青石围成,井台上刻着各种神秘的符文,她只认识那一圈的卍字符。

  井里满满的清水,只低了井台十公分。

  封华纠结了一下就不考虑什么科学不科学的问题了,这里所有的一切都不科学,连她的存在都不科学。

  封华看了看自己的小脏手,没敢捧口水出来喝。

  要赶紧出去找个瓢。

  封华说干就干,急匆匆地出了空间,就朝草甸子的一头走去。

  队里有户奇怪的人家,离群索居,把房子建在了草甸子里,等到夏初,一场大雨过后,草甸子就会变成一片汪洋,而那房子就像建在了海里,也算是他们大队的一道奇景。

  这房子里现在只住着一个老太太,就是当年收留她的蔡老太太了。

  蔡老太太三个儿子都是烈士,妥妥的光荣军属五保户,每年县里都会来人慰问她,是队里没人敢惹的存在。

  蔡老太太为人孤僻,几乎不与人来往,而封华是少数几个能跟蔡老太太说上话的人。

  因为去年冬天,蔡老太太出来拾草,不小心摔倒爬不起来,是封华发现了她,把她扶回了家,算是救她一命。

  之后封华没事会帮她捡些柴草,也不要她给的什么东西,就图她家是个清净的地方,偶尔能躲一躲。

  因为这一段缘,她出事之后才会想到去蔡老太太家。

  封华想着过去,就到了蔡老太太家门口。

  蔡家这大院也是村里独一份,一米高的石基,一米高的土墙,墙上还盖着珍贵的瓦。现在许多人家买不起瓦,屋顶都是茅草的呢。

  “蔡奶奶,我来啦!”封华高兴地喊道。

  不一会院门被打开,露出里面一个满头白发,苍老枯瘦的老太太。

  封华看着久违的蔡老太太,红了眼眶。

  蔡老太太看着封华这一身狼狈,眼里幽光一闪,却没有吱声,只是让开大门让封华进来。

  封华也不在意,小时候不懂,只觉得蔡老太太孤僻,不爱说话,后来才知道,这哪是孤僻,这是自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