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封华风一般地冲了出去。

  “蔡奶奶,我晚上不回来了!不用给我留门!”

  等蔡老太太看去,人已经消失在大门外了。

  封华一口气冲到方家不远处停了下来。她不敢亲自上门去问,她看着再小也11岁了,去问一个少年在不在家不合适。

  更何况昨天还有那样的传言,虽然压下去了,她也不敢冒一点点风险让它死灰复燃。

  封华等了一会,一直没看到方远出现,看来是真的走了,但她还是要再确认一遍。

  封华转身去了大队处,找到了梁青山。

  “大队长,马,马大炮处理了吗?.....怎么处理的啊?还会放出来吗?”封华一副害怕怯懦的样子,问着梁青山。

  梁青山看见她就头疼,这是苦主,不好交代啊。

  他当然想严肃处理马大炮,所有大队干部都想严肃处理他。

  但是马大炮的奶奶来了,那是战斗力碾压全村中老年妇女的泼妇,一顿鬼哭狼嚎,说他们残害烈士遗孤,说他们诬陷忠良,要去公社告他们!

  他们敢动马大炮一下她就去公社门口一头撞死,证明清白!

  马大炮是他们家唯一的香火了,一直疼得跟眼珠子一样。他们真把马大炮怎么样了,这疯老太太真能干得出来!

  再说,她说的也对,昨天那事光有人证没有物证,虽然马大炮说漏了嘴,但是他现在又死活不承认了,还真没人拿他怎么样。

  他家八辈贫农,又是烈属,这就是两块免死金牌,昨天那事除非让许多人一块看见,光有方远一个看见,说不算数他就真不算数了。

  更何况这马大炮也奸,先反咬了方远和封华一嘴,方远再说什么别人心里都得嘀咕。

  这事最后只怕是要不了了之。

  他们虽然没有进行最后讨论,但是几个人的意思大家都心知肚明。

  封华也心知肚明。人情世故她早看透了,上辈子马大炮就一点事没有,这辈子虽然有她昨天那番话,但是她也知道想致马大炮于死地是不够的。

  她也不指望谁帮她收拾马大炮,这次她会自己收拾他!

  “大队长,这是不管了吗?那他以后再要吃我怎么办?吃完我他还会再吃别人吗?吃我的姐姐妹妹?或者别人家的孩子?”封华张着一双惊恐的大眼睛,看着梁青山。

  梁青山心一抖。

  他们之前的意思这件事就当是误会不了了之了,现在看来并不能这样做,就像这孩子说的,这样轻松放了他,会不会助长他的气焰?他是烈属,他有免死金牌,他可以随便吃人?

  之后再对封华出手,或者对别的孩子出手?

  别人家的孩子可不是草,被人吃了,谁都得炸庙!到时候也死在公社大门口,他这个大队长就得跟着陪葬!

  不行!这个问题还是要再斟酌斟酌!

  见梁青山听进去了,封华换了个话题。

  “大队长,昨天听方远大哥说他今天要去当兵了,我昨天都没顾得上问他去哪里当兵了,我想给他写封感谢信!您知道他的地址吗?”

  看封华揭过马大炮的问题,梁青山松了口气,先调侃了封华一句:“你还会写信啊?”封家的女儿可是没上过学的。

  封华顿了一下,忘了这茬了。写字是她后来学的。

  “我让别人代写。”封华自然地接了一句。

  “哦,这样啊,方远的地址他倒是跟我说了,xxxxxx,记住了吗?”大队里出了个当兵的,这可是大事,他自然要亲自过问。

  而且这件事他之前是知道的,因为当兵需要政审,祖宗八辈都得查明白了,上面来人的时候还是他亲自接待的。

  封华用心记住,这个地址跟她曾经了解的地址不一样,她就知道必须亲自问一下才靠谱。

  “那他走了吗?我昨天吓傻了,都没来得及好好谢谢他的救命之恩,不知道今天能不能送送他?再好好谢谢他。”

  “那可晚了,他上午就走了,走之前还问起你呢,还让我好好照顾你。对了,听说你昨天晚上没会家,住哪了?”梁青山好奇地问道。

  “我....也不知道您听没听说,我昨天早上出门的时候饿很了,拿不住柳筐,一下子倒在了奶奶身上,起了几次又没起来,奶奶一把把我推下来,就说我打她,要让我爸打死我......”封华说完,委屈地哭道。

  “大队长,我哪里敢打我奶奶啊?给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啊?那不得被我爷我爸打死啊!我想死了才敢打我奶呢!再说我也打不过她啊。”

  封华呜呜地小声哭着,声音既委屈又隐忍。

  梁青山一听,原来是这么回事!

  昨天马大炮的事情太劲爆,跟这一比,封华打她奶奶的事简直是小事一桩,他到了晚上才听媳妇随口说了句。

  说封华骑在她奶奶身上,给了她奶奶几箩筐,胆子大的很!

  他当时就有些不信,封华一直闷不出的,从没听说厉害过。

  原来都是误会,倒地起不来,这太正常了。现在很多人干着干着活,倒下就起不来了。

  封华也是无奈,昨天以为是梦,出手痛快了,现在只能自己擦屁股。

  一个不孝,敢打自己亲奶奶的名声,在什么时候都不好听。

  而这个年代,一个好名声很重要。不然到时候,什么屎盆子都能往她头上扣。你都敢打你亲奶奶了,你还不敢xxx?

  “原来是这样,那你昨天晚上住哪了?不行我跟你回趟家,让你奶奶不打你。”就当是给她点补偿了,也是个可怜孩子。

  封华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说出蔡奶奶家,还不是时候。

  “我在草垛子里将就了一宿,不用队长跟我回家,等我奶奶过几天消气了就好了,一直这样的。”

  梁青山点点头,这事就揭过了。

  封华告辞离开,快步朝镇上走去。

  不知道还来不来得及!!!

  方远去的部队在南方的一个省,离这里直线距离就2000多公里。去那里肯定要坐火车,还只能去省会的大火车站才可以。

  而她所在的这个小县城,距离省会还算近,只有几十公里,几十年后更是被划归省会管辖,成为一个区。

  几十公里,她还折腾的起!

  封华路过草甸子的时候蹲在高高的枯草丛里进了空间,喝了一肚子井水又出来了,快步在路上跑了起来。

  她昨夜和今早又喝了两次井水,已经不会再拉肚子了。

  她当然也不是要直接跑步去省会,那样真的会死......

  她是想去公社,看看有没有什么牛车马车的顺风车搭一下去县里,到了县里就有公交车去省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