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六十年代小军嫂 > 第32章 兔子
  偏远山区的偏远村落,通讯完全靠吼。往常大满小满去传信,都是跑到村子中间吼一嗓子:“开会啦!掌柜的来!”或者“全家来!”

  还好小满比较机灵,知道这次的事不能这么光明正大地吼,拉住往前跑的大满,两人分头挨家挨户地通知去了。

  13户人家,地广人稀,住得都比较分散,但是没有五分钟,就都到齐了。刘保柱的威信还是可以的。

  刘保柱把人叫到屋里,三言两语地说了事情。

  这些人看到筐里的玉米,一个个眼睛都绿了。虽然知道分到每家手里也不会很多,但是现在多一口吃的都能让他们激动半天。

  更何况他们知道以刘保柱的为人,这60斤肯定得平分,一家将近5斤!不少了,可以让家里的小孩子吃几天饱饭...

  十几个老少爷们一会看看背筐里的玉米,一会好奇地看看封华,有人想问什么被刘保柱一眼瞪过去,乖乖闭上嘴。

  几人商量完,都回家拿东西去了。

  封华也跟翠花聊上了,张嘴又把刘保柱吓一蹦。

  “我叫方华,你叫什么名字?”封华看着翠花问道。

  这小姑娘......一个人就敢出来换这么多粮食,家里肯定不一般,那就没人教她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吗?名字是能随便告诉人的吗?

  翠花想不了这么多,高兴地跟封华交换了姓名,聊了几句,封华就跟她去院子里看他家养的兔子去了。

  抓到的猎物,死的、公的都吃了,母的,好养的,比如说兔子,就养起来。村里家家户户都养着兔子。

  本来每家养的都很多,但是上面来了次人,就不让养那么多了,每家只养一窝,保持在几只内。小兔子长大之后赶紧吃掉,或者,偷偷卖掉.....

  当然这都是明面上的,背地里藏在哪个角落里养几窝,刘保柱就当不知道。

  两个小姑娘嘀嘀咕咕聊了半天,等那些人家又背着东西回来,翠花已经答应送给封华一对小兔子,公母各一只。

  封华笑着道谢,从随身的背包里掏出一对红头绳送给翠花。

  别看翠花像个假小子,留着短发,皮肤又黑,眉毛又浓,不知道的真以为是个小子呢。

  但是这小姑娘特别爱美,她不留长发是因为麻烦,长了虱子不好抓。

  她一直收集着漂亮的头绳,说等自己留了长头发戴。然而封华知道她上辈子从来没有留过长发,唯一一次长到半长不短就不耐烦地剪掉了。

  这是个性格急躁的小姑娘。

  翠花看着红色透明的纱料头绳,简直惊喜了!她只在县城里的供销商场里看见过一次,2毛钱一尺,窄窄一小条,却跟布料一样贵!妈妈死活没给她买。

  “这个,这个太贵了,我不能要。”翠花看着封华,真心拒绝道。特别是她看见封华自己都没有戴这么好看的头绳,辫子只是拿普通皮筋随便扎着,更不能要了。

  这个...就是审美代沟了。封华也不能解释,解释了翠花也不会信,只当她说客气话.....

  “你拿着,这头绳是别人送我的,我家里还有。而且你知道现在外面肉都什么价了吗?你给我这对小兔子能买100尺头绳!”

  “啊?这么夸张?”100尺可是20块!这一对巴掌大的小兔子值20块?翠花不信。

  确实不值,毕竟太小了,是对还没满月的小兔子,加起来没有二两肉,值不了几个钱。

  但是兔子长得快,3个月就成熟可以产仔了。3个月的兔子养得好的话可以达到4斤左右,养不好也能到2斤,按现在的疯狂物价,正经不少钱。

  刘保柱一直站在远处关注着封华,黑市上的物价他是知道的,听见封华如此直白地说出来,更是高看了她一眼。

  大气,坦荡!两下一比较,他还真不如个孩子.....之前还想欺负人家年纪小不懂事,忽悠人家。

  刘保柱走过来对封华道:“...小方啊,我觉得之前说的换法不太合适,你看两斤干货换一斤粮食怎么样?”

  刘保柱身后已经过来的村民听见他的话一愣,但是没有一个人说话,都老实地站在那里等着。

  “不用,我觉得挺合理的,大叔肯定也知道外面干货什么价,粮食什么价。当然粮食现在有价无市,我就占个便宜,卖得贵点,大叔别恼我才是。”封华笑着说道。

  这话说的刘保柱心里又舒坦又感激。

  “行!那咱俩谁也别说谁吃亏谁占便宜,你这小姑娘大叔认了!以后有什么事尽管来找我,只要能办的,大叔都给你办了!”刘保柱激动道,这要是个年纪大点的小伙子,他都想拜把子了!就是这么豪爽。

  赵兰在一旁无奈地看着当家的,这劲儿上来了谁也挡不住,一会肯定还得喝两盅,赵兰转身进屋准备午饭去了。

  封华也开始挨家挨户验货,看看山货是否新鲜,还能不能吃,别是些发霉的陈货。

  其实这些村民她上辈子是打过交道的,知道都是些老实人,按理不会干出这种事情。但是样子还是要做的,不然会被人轻瞧了,以为她好忽悠。

  借用的刘保柱家的称,挨个称完,村民拿着粮食欢天喜地地走了。

  刘家的午饭也准备好了,比较浓稠的粥,一盆蘑菇汤和一大盆土豆炖兔肉。

  “大满他娘,把我那瓶酒拿出来!”刘保柱喊道。

  “就知道你要喝。”赵兰掀了门帘进来,把一瓶白酒放到炕桌上。

  “哎,轻点轻点!”刘保柱小心翼翼地拿起来,啧啧两声,用牙咬开瓶盖,倒了一小杯,又把瓶盖扣好。

  “孩儿他娘,帮我拿塑料布包上!”赵兰依言转身从箱子里翻出小小一块塑料薄膜,仔细把瓶口包好。

  刘保柱端起酒杯轻轻呷了一口。这瓶酒是几年前存下来的,现在可没地方买去,有也买不起,他要仔细点喝。

  一口酒喝完,抬眼就看见了桌子对面正眨着大眼睛看着他的封华,刘保柱尴尬了一下,见了酒就激动,忘了这贵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