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六十年代小军嫂 > 第42章 怒了
  回到蔡家,跟蔡老太太聊了会天,当然是她单方面说,蔡老太太单方面听,但是她能感受到蔡老太太心里的愉快。

  等蔡奶奶回了东屋,封华就悄悄出了院子,向马家走去。她等不到蔡奶奶睡着之后再去了,那时候没准马老太太和马大炮也睡觉了,还听什么墙角?

  村子里静悄悄,鸡鸣犬吠统统没有。春耕又是最累人的时候,尤其是这两年,吃完饭的人家都睡觉了,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一路顺利来到马家院子外,封华精神力探过去,马老太太正和马大炮在屋里说话。

  封华轻轻抬腿就跨过了矮矮的栅栏,蹲在了马家窗户下。

  精神力现在只能看到影像,并不能听见声音。

  “满草甸子找了一天才找到封家那几个死丫头,结果那丫头还没在,白耽误一天工。”马老太太说道。

  “那就是上地出工了。”马大炮道。

  马老太太皱眉应了一声:“嗯。行了,睡吧,明天我去地里看看。”

  “地里人多,不好办啊.....”马大炮斯斯艾艾道。

  马老太太拿着扫炕的笤帚使劲划拉几下:“没事,我给你引出来。”

  马大炮立刻笑了:“那行!”

  两人没再说话,收拾收拾睡觉了。

  封华皱皱眉,果然是来找她的,但是似乎,又有哪里不对。

  第二天吃完早饭,封华就挎着个小篮子出了门,打算去地里转一圈。

  马家人既然猜她去了地里,那她就去吧,别到时候找不到她又来草甸子四处乱窜,她这几天不打算出门,他们注定是找不到的。

  而找不到她,她自己都着急。她想看看马家人到底想干什么。

  反正,她现在有恃无恐。

  被按在草地上要掐死的那种绝望和无力感,实在是太深刻了,一度成为了封华的噩梦。

  当年她并不知道如何摆脱这个噩梦,直到后来她有钱了,见识也广了,就专门去学了功夫。

  而且是学那种打架斗殴为主,修身养性为辅的功夫——八极拳。

  太极十年不出门,八极一年打死人。

  她实在是怕了,而且8九十年代挺乱的,学了功夫也好防身。

  她雇人又喜欢挑退伍兵,所以没事就找员工跟她练练。她手下是有真功夫的,并不是花架子。

  当初重生第一天是太虚弱太震惊了,哪怕重生第二天再遇见马大炮,封华一个人都能收拾他。

  何况是得到空间这么多天后,她的身体素质已经全面提升了许多。更何况,她还有了个随时消失的“技能”。

  所以她完全不怕马大炮,对他也没什么心理阴影。她急需知道马大炮打什么主意,然后借机收拾他一顿,收点利息。

  ......

  田野里一片忙碌景象,虽然没有往年的热火朝天,但看着也是生机勃勃。春耕总是充满希望的。

  故家屯人少,二三百口人,能在地里劳动的也就二百出头,分散在一片田里,正在翻地,为播种做准备。

  每人负责一片,有个最能干的人打头,这个人算满工分10分,一天结束,如果跟这个人干的一样多,就是10分,少多少就看着扣。

  基本上所有农活都是这么算工分的,跟打头的人比。能拿10分的人很少。

  封华随便一扫就发现了马大炮。

  实在是太好找了,在最后面几个人里找就是了。

  封华挎着篮子,从他身边走过。

  马大炮低着头,不敢看封华。他当然不是怕了,他是发现周围人都直勾勾地看着他,就想看他什么表情呢。他不敢表现出什么,他又不傻。

  不过他还是忍不住,用眼角余光恶狠狠地盯了两眼封华的裤腿。

  封华面无表情地经过,朝马老太太的方向走去。封华发现她眼睛一直在四处扫着,一看就是在找人。

  还没到封华靠近,马老太太就发现了她。

  看到她,马老太太一愣,接着就是一记白眼,嘴里也开始骂骂咧咧:“死丫崽子从小就不学好,学人家扒瞎!自己跟野汉子鬼混,被人撞见了还冤枉好人!小小年纪就这么浪.....”

  封华一下子就怒了!要说两世为人了她还有什么弱点,那就是这个谣言了!听一次炸一次!

  封华眯眯眼,倒是忘了,就是现在村里还有人对她的桃色事件存疑,但是看她那天那个血泪俱下的惨样,也没有人会再拿出来说了。

  除了两个人,马大炮和马老太太。他们是无论什么时候都会死咬着这点不放的,而说的越多,对她和方远越不利。

  那就让他们闭嘴!

  封华一下子蹿过去,扑到马老太太身上狠狠地掐着。她学过功夫,知道掐哪最疼,知道怎么用力不会留下痕迹。

  “啊~~你才是冤枉人!明明是马大炮要杀人!你怕他被抓走枪毙就诬陷我!这件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谁撒谎谁天打雷劈!不得好死!”封华一边掐着她一边嚷道。

  洗脑,谁不会!

  你天天嚷嚷着我偷人,我就天天嚷嚷着你杀人,看别人信谁!

  而且马老太太非常迷信,让她赌咒发誓,她一准不敢,一下子就露馅了。

  马老太太确实怕了,嘴里光嗷嗷喊疼,不敢再骂了。

  谁都不傻,周围人一看就知道怎么回事,又嗡嗡议论起来,没有一个人上来拉架。

  看着也不算打架。

  封华没用拍,没用打,而是用掐,在外人看来就是气狠了,扑在马老太太身上撕扯她衣服而已,都没看出掐来。

  就算看出来也不怕,一个这么点的小孩子掐几下还能疼是咋地?至于马老太太叫的那个凄惨,那一定是装的!

  大家拄着锄头在一边看热闹,日子太苦闷,最近可下有几个热闹看了。

  马老太太自然激烈反抗,但是她一个老太太,又常年吃不饱,能有多大力气,封华轻轻一挡,就架住了她的手。多挡几下,马老太太自己都没挥胳膊的力气了。

  而且身上实在是太疼了。马老太太嗷一声就躺地上开始打滚。

  “这日子没法过了!死丫崽子要打死烈士母亲了!”

  这是马老太太的惯用开场白,每次只要换个主语就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