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六十年代小军嫂 > 第43章 奇怪
  封华没有乘胜追击,那样子太难看了。说实话,这几下掐得她尴尬症都要犯了。

  但是对付这种没脸没皮的滚刀肉,没有其他办法,威逼利诱统统都是扯淡,他们是光脚的,啥都不怕。

  只有让他们肉,体疼了,狠狠地疼了,他们才知道害怕。

  今天人多,封华有点下不去手,她可不想竖立一个小泼妇的形象,等没人的!

  “呜呜呜~”封华开始抹眼泪:“为什么要杀我?为什么明明是个杀人犯却不能抓起来?以后还来杀我怎么办?”

  封华像个崩溃无助的孩子,一边捂着眼睛哭一边嚷着,似乎发泄心中的恐惧不满。

  突然,封华方下了手,双眼含泪地对马老太太嚷道:“我以后会藏好了,再也不会一个人去草甸子了!你家马大炮爱杀谁杀谁去吧,我是不会再被他逮到的!”

  这句话说完,四周气氛顿时一变!

  基本上到现在,马大炮要杀封华这个事在各人心里已经定论了。但是众人这时才想起来,马大炮要杀人,估计是要吃肉,不然谁没事杀人玩吗?他虽然奸懒馋滑,但是真不像变态疯子。

  那么,封华吃不成了,吃谁?

  众人眼神立刻像钉子一样钉在马老太太身上,又回头四处寻找马大炮的身影,气氛燃了,似乎一点就爆。

  封华也是服了。这要是搁在后世,一个城市里出了个吃小孩的变态杀人,狂,整个城市都得风声鹤唳,每个家长都得仔细看好自家孩子。

  现在这个变态就在他们眼前,封华这几天却一直没看到紧张气氛。

  马大炮依然在人群里劳动,众人虽然瞧不起他,但是那程度跟之前没什么区别。

  可能是现在人比较淳朴,没从心底接受人可以这么坏;可能每家孩子都多,平均六七个,着紧程度不如后世,一时想不到;可能,“易子而食”自古就有,似乎也不是不能接受......

  封华眯眯眼,不管什么原因,在她点出马大炮一次不成,还会找别人下手之后,众人还是怒了,这就还好,还是美好的人间。

  马老太太也是人精,发现气氛不对,喊疼的声音都弱了下来。但是现在让她大声狡辩,在封华那声不得好死下,她还真没敢说出口。

  “干什么呢?都在这杵着!都不想吃饭了?都饿死去吧!”梁青山从远处走来,对围着的人群喊道。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似乎只是一场寻常的掐架,但是掐架的原因有些不知怎么说。

  “没事,就是马老太太嘴贱,说不过人家就放赖。”一个人说道。这句都要成马老太太的专用解释了。

  梁青山一听就懂:“都散了散了,赶紧干活!”

  等人群都散开,梁青山也看到了站在最里头的封华。

  “封华,你怎么在这?这地里的活...你要是干的话....”梁青山考虑着给她找个什么轻省又赚工分的活。这毕竟是蔡老太太的人了。

  不过这样的俏活本来就有限,早就安排好了,临时挤个人进去他还得斟酌。

  这一犹豫他倒是看的封华的狼狈样。

  封华今天又穿上了她重生时候的那身破衣服,虽然现在脸白嫩了,但是有这身行头打底,就是个天仙,看着也惨。

  再加上封华现在一脸泪痕,委屈的表情,更是惨不忍睹了。

  再看看地上打滚的马老太太,梁青山那个气!一看就是这老妖婆又欺负人了。这马老太太也是能,上到80岁,下到8岁,她都能跟人干起来。

  “赶紧起来干活!”梁青山训了一句也不多说,说多了马老太太能把战火点到他身上,他有经验。

  马老太太哼哼两声,慢吞吞地爬起来,去一边干活去了。

  嘿?梁青山有些意外。

  马老太太这么听话,这么消停的时候真是少见!这是没干过?这更少见。马老太太的战斗力向来是碾压全村中老年妇女的。

  梁青山又看看哭得委委屈屈的封华,看不出来啊。不过也是,这小丫头也是个鬼精的,能治住马老太太,似乎也不太意外。

  “怎么回事?”梁青山好奇地问道。

  封华已经擦干了眼泪,笑了下对梁青山道:“没事,说我坏话呢。”具体的她不想多说,马大炮的处理结果已经出来了,她也同意了,现在再说出来好像她对梁青山的决定不满似的。

  “队长大叔,我就来看看,不是想上地干活,您别安排了。”封华说完,道别离开了。

  一路上她觉得事情似乎跟她想象的不一样,马老太太在找人,但是又不是在找她。她还记得刚才马老太太突然看见她那时候的惊讶。

  似乎在这里看见她很意外,本来也没想到会在这里看见她,那她要找的人就不是她。但是昨天又确实提到封家丫头。

  他们村姓封的就她爷爷和三个儿子家,昨天马老太太尾随的又是她的四个妹妹,又说人不在。

  奇怪了,找封美华?封荣华?

  封华来到了马家,悄悄进了院子,在后院的草垛空里藏了起来,然后闪身进了空间。

  在空间里忙碌了一会,就到了中午,马老太太和马大炮都回了家。

  一进屋,两人就摊在炕上不想起来,累的,气的,马老太太还得加上疼的。

  今天她真是头一回,一点没装啊!是真疼啊,反倒没人信了!

  “死丫头哪来那么大劲儿?”马老太太气哼哼道。到现在还疼呢!滋滋的,似乎越来越疼?

  之前跟人打架也被掐过,不过都是疼一会就不疼了,之后一碰可能还会疼,不碰就没感觉。

  现在她都小心着哪里都没碰,怎么浑身疼?

  “不行了不行了,我一定是让那死丫头打坏了!我得找老封家算账去!”马老太太惯性地开始想讹人。

  马大炮皱皱眉:“现在去不合适,等我事成的,一块来吧?不然现在去找他们家,到时候...村里人又该说三道四了。”

  他之前从来不怕人说三道四,他被说习惯了,但是封华的事,和他之后要干的事都有点大,再被人揪住不放,梁青山又得整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