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六十年代小军嫂 > 第47章 意外
  梁青山半天也没从马老太太嘴里得到他想要的。之后审问马大炮也一样,他虽然不如他奶奶能作,但是嘴一样紧。

  最后无奈,只得把两人放了,不然留下干啥?管饭吗?

  这次没人抬了,俩人侧侧(zhai)歪歪回家了。

  回到家,两人开始嘀咕,到底是谁打的?结果发现对方也不知道。

  想破头他们也想不到是封华干的。

  “怎么就这么倒霉。”马大炮恨道。肯定是谁看见他躲在草甸子里了,又看见了封美华,是个人都能猜到他要干啥。

  猜不到也得以为他是像封华那次一样,打算杀了吃肉!碰到个像方远那样热心肠的不打他一顿是不可能的。

  然后走的时候又发现了他奶奶,顺手再揍一顿。至于先后顺序他并不是很较真,在别人眼里,他和他奶奶都挺欠揍的他自己是知道的。

  不过这人也许有什么顾忌,没让他们看见脸,也没嚷出去,不然梁青山不能放了他。

  “这事咋办?就这么算了?”马大炮不服气道,他是真想娶媳妇了,之前没盼头还好,现在有了这么个具体的人,又一时得不了手,他心里猫爪一样难受。

  “先等等吧,还不知道是谁打的呢,下次再让人打了咋整?”

  马大炮一想也是,没准这人这几天都得盯着他,顿时浑身更疼了,躺在炕上哼哼着起不来。

  马老太太却还是坚持着起身去做饭,她孙子遭了大罪了,再不吃饭怎么行。

  ......

  第二天,马大炮和他奶奶被揍了的事情就传遍了全村子,简直普村同庆。众人见面第一句话就是:你听说了吗?

  不管大人孩子,都是这样。

  有人就问到了封美华身上。

  “我听说了听说了,我昨天还跟马老太太一起走的呢!还好没打我!”封美华大声道,一脸庆幸和幸灾乐祸。

  对面人一愣,周围也安静了一下,接着有人凑过来问道:“你跟马老太太一起走的?什么时候?”

  “就昨天收工啊,马老太太来找我,说是大队长让我们去蔡老太太家种菜园子。我俩就一起走了,结果要到蔡家的时候马老太太突然肚子疼,让我自己去。我就自己走了,多亏我走了。不然没准连我也一块打了。”封美华拍拍胸口,她是真有点怕。

  周围更静了,几人都愣愣地看着封美华,不吱声。

  封美华被看得有些尴尬,又莫名其妙:“咋了?”

  众人仔细观察着她的表情,真的是一副懵懂无知的样子。.....这还真是个傻丫头,傻人有傻福吧?

  “....你去蔡家种菜园子了?”一人问道。

  “没有,我敲门,蔡奶奶说她家园子早种完了,不用我们去了,我就回家了,回来的时候也没看见他们被谁打的。”

  几人又愣愣地看了她一会,眼神对视一下,嘀嘀咕咕跑旁边说去了,不时还眼神莫名地看她一眼,那表情她挺熟悉的,是比发现马老太太被打还惊讶兴奋的神情。

  怎么了这是?

  封荣华慢慢挪了过来,昨天马老太太突然出现,她自己跑了,不一会封美华也回来了,不过跟她生气了,一晚上没跟她说话。

  她也不在意,谁稀罕似的!今天她也就没跟封美华一块干活。

  不过她刚才听说了马老太太和马大炮都在草甸子里被打的消息,心里就有点嘀咕......她虚岁14了,不小了,比缺心眼的封美华知道的多多了。

  她当时就觉得事情不对。

  “大姐,昨天马老太太找你干啥了?”封荣华问道。

  “哼!”封美华不想跟她说话。

  封荣华眼珠转了转,又道:“你刚才跟这些人说啥了?他们怎么这幅表情?”

  说到这个封美华忍不住了,她也奇怪。她知道封荣华比她聪明,向来会看眼色,于是不情不愿地把刚才的话学了一遍,想问问封荣华的意见。

  结果封荣华听完也愣愣地看着她,半晌冒出一句:“你个傻子,你完了。”

  “咋了咋了?我咋就完了?人又不是我打的!我哪有那力气打得过那两人啊?真不是我打的!”封美华大声道。

  其实她心里是有点担心这个的,昨天最后就是她和马老太太在一起,结果马老太太被打了,这些人不会以为是她打的吧?

  “你个傻子!快别说话了吧!”封荣华那个气,拎着锄头就走了,不想跟她呆在一起被别人用那种眼神看着。

  等中午封华出来转一圈,打算听听村民对马大炮和马老太太被打事件有什么猜测的时候,不但听到了她想听到的,还听到了她怎么也想不到的。

  封美华当时也在草甸子。

  马老太太骗过去的。

  骗过去干啥?

  马大炮当时也在草甸子。

  ......

  谁都不是傻子。

  虽然话没有说得太透,毕竟这里面牵扯着一个小姑娘,而且这事还是小姑娘自己说出来的,看她那傻样,就知道这事最后肯定没成。

  但是,事儿毕竟是那个事儿......再说到底成没成,谁也没见......没准,这就是个会演戏的呢?

  不过这话有点难听,众人只用眼神表达着,倒没谁说出来。不过说不说都一样,封美华这名声是完了。

  “哎!”封华深深叹了口气。

  她跟6个姐妹关系都不好,脸都撕破好几张,但是耐不住人家脸皮厚,上面好几张脸,不差那一张两张,三张五张的。

  她都无奈了,最后都淡定了,已经不把这些人放在心上了。封家众姐妹在她心里,比陌生人都不如。陌生人会相安无事,而她们虽是姐妹,却总是互相陷害。

  除了印象最深刻的封六,其他姐妹都已经从她心里消失好多年了。尤其是这个没心没肺,战斗力成渣的大姐。

  她昨天虽然见识了封美华的实心眼,但她还是没反应过来封美华到底有多二。所以她没交代她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她以为这不用交代。

  她对姐妹印象最深的是心机狡诈的封六,按封六的性子,昨天出了这事,她一定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从来没见过马老太太,打死都不会承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