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六十年代小军嫂 > 第68章 谭书玉
  黑吃黑什么的,虽然没干过,但是在这种人身上开个先河,也没什么心理负担。

  封华嘴角弯了一下,这次是真笑~好几沓大黑十呢!品相虽然不怎么好,但是再不好一张也值好几万~

  斧子偷偷看了她一眼,脸上的表情似乎有些尴尬。

  封华挑挑眉,这个小弟还没全黑啊,还要点脸。

  老大在里屋磨磨唧唧地数着钱,数了1000块,皱皱眉,又放回去100,这才拿着钱走了出来。

  “小兄弟,实在不好意思,一时不凑手,这里只有900块,你看剩下的等我把这些粮食出手了再给你怎么样?”

  “行。”封华接过钱,点都没点就放到包里,拎着筐走了。

  跟这种人多说一个字都是废话,都是浪费时间。

  老大和斧子一时愣在屋里。

  这么干脆?钱都没数,也没问他什么时候来拿那100块。

  老大一时心里有些没底,这是遇到了软柿子还是硬茬?

  “你在哪碰见他的?”老大问道斧子。

  “火车站小巷。”斧子小声道。他现在也感觉哪里怪怪的,就凭那小兄弟那么大的力气,就不像个好惹的。

  斧子纠结了一下,没敢告诉老大,他感觉自己似乎可能是惹了个麻烦回来。

  老大又把那袋子大米拎过来,伸手进去抓了一把,仔细看着。

  看样子像新米,而且10个小袋子拆了又倒折腾了半天,到现在已经是一屋子稻花香。

  老大抓起几粒放嘴里嚼了嚼。

  “好米!”老大说完,脸沉了下来:“你快去跟着他,看他去哪了。”

  斧子赶紧转身跑了,老大拉下脸来真是太吓人了!外面都传言老大以前杀过人,他还不信,真杀了人怎么没被抓起来呢?

  现在他有点信了。

  斧子跑到巷子里,没有见到封华的影子,跑到街上,也没有。他出来的太晚了。

  “完了......”老大是不会管什么原因的,找不到人就是他的错!

  斧子在街上转了半天也没看见封华,灵机一动,又回了火车站。

  封华此时正在买火车票,买票的人倒是不多,但是窗口就一个,排了半天才轮到她。

  “我要一张去兴安盟的火车票。”封华对售票员说道。

  售票员愣了一下,然后白了她一眼:“没有,一边玩去。”

  态度之恶劣惊呆了封华。

  “顾客是上帝”这个概念在中国流行起来之前,服务人员态度是挺恶劣的,封华前世就领教过无数回,但是从来没见过这么恶劣的,正常的一句买票就被撵走?

  后面人一把把封华扒拉到一边,买票去了。这人买票去下边的一个县,售票员虽然表情不好,但是正常卖给他了。

  什么鬼?她长得人憎人厌?还是不卖给小孩子?没这一说啊!她之前买票就很顺利。

  也许封华惊讶迷惑不可置信的表情太生动,后边一个排队的年轻人笑了起来。

  “小同学,你要去兴安盟啊?”年轻人笑着问道。

  封华看了看这个人,十**岁的样子,中山装,戴眼镜,五官能看得出清秀,就是打扮的比较老成。

  看出这年轻人的善意,封华走过来也笑了:“是啊,我要去兴安盟,她怎么回事?”

  封华指了指售票员。她现在看出来了,这售票员不卖她票肯定是有别的原因,不是看她不顺眼。

  “呵呵,她没准都不知道兴安盟在哪呢。”

  “嗯?”

  “兴安盟是8年前的叫法了,8年前跟呼纳盟合并了,现在叫呼伦贝尔盟。”年轻人看了一眼年轻的售票员:“像这种刚工作没两年的售票员,估计是没听说过这个名字的。”

  “哦....”还有这个历史?封华前世一点都不知道,她没有业务在内蒙古,所以不太了解。

  “而且你说买票去兴安盟也是不对的。”年轻人说着又笑了起来,半天才停下:“你说买票去兴安盟,就跟说买票去东北一样,她知道你要去哪?怎么卖票?”

  “啊?”这又是封华不知道的。她对内蒙古的了解仅限于这是个草原,省会叫青色的城市。前世去玩过一次......

  知道内蒙古有三个“盟”都是托了她家离兴安盟非常近,偶尔会有人谈起的关系。

  她从小以为盟就是个“市”的特别叫法,难道不对?

  “一个盟下辖几个市几个县几个旗,你得说你具体要去哪。”年轻人说着不好意思地笑了下:“我历史也不太好,不知道原来的兴安盟所辖都是什么了,但是现在呼伦贝尔盟的行政公署在乌兰市。”

  “哦,我就是要去乌兰市。”封华笑了,原来是这样,她小时听人说起,兴安盟,乌兰市,两个还总替换着使用,她当时还搞不明白,原来是这样。

  封华又排了一轮队,售票员白了她一眼倒是顺利地买到了去乌兰的票。运气不好不坏,明天下午3点有车。

  年轻人已经买完票,拎着行李往外走。他就站在封华前面,封华看见他买了去首都的票。

  封华追上他说道:“刚才谢谢你啊。”

  “不客气,你帮家人买票吗?”年轻人好奇地问道。

  “...嗯。”封华犹豫了一下就应了,她要是实话实说,后面肯定会引出一连串的追问。

  年轻人笑笑,倒是没有时下人的好奇心,没有追问其他的,也没有攀谈的意思。这种客气礼貌的疏离,让封华很舒服,很熟悉,这就是后世陌生人之间该有的距离。

  这反而让封华有些好奇了。

  “我叫...常春天,你叫什么名字?”封华问道。

  年轻人一愣,眼里全是笑意:“真是个好名字,我喜欢春天,常春天真好。我叫谭书玉。”

  封华也笑笑,这名字跟这人倒挺配。

  封华还想说什么,突然一顿。她之前就看见斧子进来了,慢慢悠悠地东张西望着,她还以为在找买家。

  谁知道斧子一看见她就是一躲,转到柱子后就一直盯着她。

  这是冲她来的啊。

  封华眯眯眼,这老大胃口倒是不小。

  封华没有再说什么,跟谭书玉礼貌告别,出了火车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