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六十年代小军嫂 > 第72章 收走
  封华没有再观察他们,精神力继续在屋里扫视着,这次主要目标是柜子和墙壁。

  卧室的立柜里堆满了箱子,里面装的全是烟酒,封华看到了好几瓶特贡茅台,收走。

  炕上有两个大箱子,装满了各种布料,收走。这个她不是很稀罕,关键是现在也没什么好布料能入她眼。

  被阁里摞着好几层被褥,看着像新的,收走。棉花也是凭票供应的好东西,有些人一辈子都只有一床被子。

  封华盖的被子都是蔡奶奶家旧的呢!她出去倒腾几趟都没买到棉花做被子。

  被阁最底层还藏着个小箱子,封华探了一下,里面竟然是几块新旧不一的手表,男女都有,还有一些金银首饰和一沓粮票!

  收走收走!

  一遍扫完,把能收的东西都收了,封华又扫了一遍,发现没有遗漏,她遗憾地看了看客厅里的两辆崭新的自行车。

  人都在客厅站着呢,算了。

  封华离开了这里,回到火车站外躲进了空间。这不是偷懒啊,真的是进来躲避了~

  德彪既然打算明天堵她,她总不能在候车室待一宿让人一堵一个准,相信火车站里也有不少他们的眼线。

  而且她也不想留下她要坐火车的线索。

  再说一会德彪发现卧室里的东西没了,肯定发疯一样找,能不能怀疑到她身上她不知道。总之消失一下,安全些。

  ......

  德彪和小弟商量了一下明天一早人员怎么安排,怎么堵人,甚至真的吩咐了人半夜就去火车站守着。

  打发走人,德彪进到卧室,打算今天晚上就住这里了,这里毕竟离火车站近,有什么事好照应。

  堵了人拉到这里来也方便,总不能把人从城南一路拉到城北,招摇过市的,他还没那么大能量。

  德彪打开被阁就要铺被,结果偌大的被阁空空如也!

  他刚做的新被子呢?这可是一个大人物在他这定的,准备儿子结婚用的,说好了过两天来拿。

  德彪懵了一下,难道人来拿走了他不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

  德彪疯一样推开墙角的柜子,掀开地砖,一个空空的大洞像嘴一样咧开,似乎嘲笑着他。

  德彪不可置信地把手伸进去在洞里乱摸。“箱子呢?箱子呢!我的箱子呢?钱呢!”

  德彪一巴掌拍在地上,恨恨起身,噼里啪啦地打开立柜门,空了,掀开箱子,空了。

  “啊~~~~~”

  德彪风一样跑到火车站,挨个把刚才离开的人都叫了回来。

  “说,你们谁动了我的东西?”德彪的脸阴得像要下雨,眼神比野兽还有恐怖,恶狠狠地盯在人身上,吓得人六神无主。

  下面的小弟一个个都开始哆嗦,又有些莫名其妙。

  “老,老大,什么东西?”有个胆大的撑着问道。

  德彪一巴掌把人打倒在地。

  “什么东西?你说什么东西!我屋里的东西!所有值钱的东西!都他妈没了!说!是你们谁干的!”

  小弟一个个都懵了,东西没了是很惊讶,但是赖到他们头上更恐怖,老大不得杀了他们?

  “不是我,不是我!”

  “我什么都不知道!”

  “老大我今天一直在外面跟着人啊!不信你去问!”

  “老大我也是啊我也是啊!”

  ......

  “老大冤枉啊!”

  七嘴八舌地,最后都化成了这句话。

  德彪疯了一样挨个把他们揍了一顿,渐渐冷静下来。

  这些人长的跟了他七八年,短的跟了他三四年,有多少斤两他太熟悉了,没这个本事也没这么大胆子黑他。

  黑完了还不跑,敢在他面前装无辜的更是没有。这得需要多大的胆子和演技?他自认自己干了这样的事都得第一时间跑。

  “出去把所有人都叫回来,看看谁没在。”德彪冷冷道。

  作为老大,他手下不可能只有这七八个人,这些人都是他的亲信,其他跟随他时间短的都放在外面干些小活。

  难说这里面没有专门接近他,就为了偷他东西的。

  人都散出去了,德彪一个人坐在屋里冷静下来,东西是什么时候没的?

  早上他给那个春天拿钱,钱还是在的,中午他出手了那50斤粮食往里放钱,钱也是在的。

  下午他去了一趟火车站小巷,想吩咐人跟着那少年,结果看见斧子已经在那了,他就回来了,前后不过20分钟。

  就是这20分钟没的!

  他那十来箱子烟酒,两大箱子布料,十几床被子,没个车拉不走。

  到底是谁这么大胆子敢偷他东西?

  德彪脑仁一跳一跳地疼,不但心疼钱,还感觉自己老大的地位受到了挑衅!

  不一会陆续有人站到了院子里,一个小时之后院子里就满了。

  德彪不管青红皂白先揍一顿再说!揍完了挨个问,自然各个都喊冤。

  德彪仔细数了数,人都来了,一个不少。

  不是自己人干的。

  “出去问问周围,谁看见下午有车经过这里了。不管什么车,是车就问。”德彪沉声道。

  人都出去了,德彪坐在屋子里,把本地稍微有点能量的倒爷都过了一遍,可疑目标找了三四个,但是又觉得似乎不太可能是他们。

  最了解你的永远是敌人,作为对手,德彪对他们也是非常了解的。

  反馈陆陆续续回来,没有任何人看见有任何车辆经过这里。别说这个胡同了,就是这一片今天下午都没有车经过,行人都只有三两个。

  ......

  德彪百思不得其解。突然,他的脑海里闪过封华的影子,这个今天莫名其妙出现在这里的人,莫名其妙有那么多粮食的人。

  那么多粮食,代表着深不可测的背景。

  深不可测啊......

  “都出去给我守着火车站,看到那个春天就给我拉回来!立刻,马上!我要让他知道什么是冬天!”

  他现在也顾不上什么深不可测了,他骨子里就是个特别抠特别爱钱的人,敢动了他的钱就得付出代价!

  再说他都打听好了,这少年不是本地的,那就不怕,再强的龙也压不过他这地头蛇!

  人都散出去了,斧子亲自守在小饭馆。

  “大哥大哥,春天大哥,你可要出现啊,你要是不来,我就死定了!”斧子喃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