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六十年代小军嫂 > 第79章 阿拉坦仓
  封华转身看向说话之人,三十多岁的蒙古大汉,一身布袍应该是米白色,但是现在已经脏成藏青色,浓郁的肉香也掩盖不住他身上的膻味。

  封华面不改色地忍住。生活在草原上的人,你真不能说他不讲卫生。他们崇拜火,崇拜水。认为水是圣洁的,江河湖泊里有水神,不许在水里洗脏东西,沐浴什么的。

  有的信仰严格的人,甚至不去河里洗手。当然把水舀出来放到盆子里就随便洗了~但是脏水是绝对不能倒回河里的。

  在封华看来,这可能是节约用水和防止水污染的好习惯。

  游牧民族逐水放牧,水对他们来说绝对是至关重要的存在,所以都发自内心地珍惜。

  说话之人已经拿出几张肉票,朝封华递来。封华也不犹豫,直接从兜里掏出2张全国粮票,一张一市斤,递给了他。

  那人拿过粮票翻来覆去仔细看了看,最后笑眯眯地收进包里。周围人都艳羡地看着他。

  “阿拉坦仓,可让你捡个大便宜!”同桌的人笑着说道,用的是蒙语。

  封华一下子定在当地,心里似乎跑过去一万头驴。

  下了火车就一直觉得哪里不对,进了饭点感觉更不对,自己似乎忘记了什么。但是一直想不起来。

  现在听到一口纯正的蒙语封华才突然反应过来,这不是60年后啊,这是60年!整个大草原上有几个会说汉语的?

  农区的汉族除外,再往里走一点,到了纯牧区,有几个会说汉语的?哪里像后世,就是远在蒙古边境的牧民都会说汉语!

  关键是,她也不会说蒙语啊,一句都不会!连你好谢谢都不会!

  她上辈子对内蒙古的认知仅限于一次省会城市的旅游,那时候人家的汉语说得比汉族都标准。她早忘了语言障碍这回事了。

  现在怎么办?打道回府吗?闻着满鼻的肉香,封华不甘心。

  “给我来一盆羊肉!”封华把肉票拍在服务员面前,又递过去2块5毛钱。

  服务员接过票和钱,什么也没说,转身走开,一会就端着一个大盆走了出来。

  封华面无表情地端走,开吃。化悲愤为食欲。

  这次真是考虑不周了,光想着200万一张的“牧马图”了,一门心思要来,细节都忽略了。

  她也不是差这200万,2千万她现在都不稀罕,2亿还差不多......她稀罕的是难得,是珍贵。

  据说后世“牧马图”只有几十张了,还有传言说不到10张!她想来看看,能收藏几张是几张,这好歹也是文化遗产。

  现在看来,似乎是没戏了。她不但迈不开腿,还张不了嘴了,怎么去掏东西?

  隔壁桌的两人又开始用蒙语交谈。

  “阿拉坦仓,现在生意怎么样啊?”

  “一般般吧,比以前差远了。现在什么都是集体的了,牧民手里没什么东西拿出来卖了。公家人家又不卖给我。哎!”跟封华换粮票的男人皱眉说道。

  “那也比我们强,我们现在已经吃了上顿没下顿了。”

  之后两人都没说话,闷头吃肉。

  封华也闷头吃,不一会就吃饱了。一大盆的羊肉只去了个顶。

  阿拉坦仓看见,笑着对他道:“少年,要多吃肉啊!多吃肉才能长得强壮!你看你这小胳膊小腿,你们汉人就是不行。”

  他的汉语并不太好,封华听得有些费劲,不过还是听懂了。而且这人虽然说着汉人不行,语气到没有恶意,封华就对他笑笑。

  封华现在一个白嫩斯文的小少年,笑起来阳光和气,看着就让人心生欢喜。

  阿拉坦仓也跟着笑了:“你叫什么名字?怎么一个人来吃饭?”蒙古人特别热情,而表达热情的方式一般就是聊天,查人户口......

  封华顿了一下,才道:“我叫森布尔。今天家里没人做饭,就出来吃了。”

  封华虽然一句蒙语不会,但是蒙族人名还是听过几个的,最有名的就是腾格尔了。但是她想了想,没敢用,这个名字太响亮了,别人要是叫她一声腾格尔,能把她鸡皮疙瘩都叫出来。

  虽然这个名字可能烂草原了,但她还是过不去自己心里那道坎。

  其他的都是蒙族女歌手的名字了,她现在一个少年形象用着不合适。就在她准备说个汉族人名的时候想到了一个人,韩磊。

  这也是个蒙族歌手,封华挺喜欢他的歌,所以当初了解了一下,知道这人还有个蒙族名字,森布尔。

  虽然韩磊也很响亮,但是森布尔就没几个人知道了,所以她用着完全没压力。

  “呦,森布尔啊。”阿拉坦仓看着她,又说了一串蒙语。

  封华......

  装过头了这是?

  看她一脸茫然的样子,阿拉坦仓又笑了:“这倒是有意思,不会说蒙语的汉人小孩起个蒙族名字。”

  说完这句,阿拉坦仓没再说话。盆里的肉已经吃完,他对同桌的人说了几句什么,那人就从随身的包裹里拿出个大饭盒,把盆里的骨头都装了进去。

  两人起身,离开了饭店。

  另一桌的客人不一会也一样,用自带的大饭盒把吃完的骨头都带走了。

  封华看了看剩下的大半盆骨头,有样学样地拿出个饭盒开始装,一个装不下,用了3个铝制饭盒才装完。

  走出饭店,天色已经灰蒙蒙,太阳完全下山了,眼看就要天黑。

  不宽的马路上行人了了,看着就寂寥。封华犹豫了一下向城外走去,打算找个地方进空间休息了。

  虽然说了能不用空间就不用空间,但是春天的草原气温还很低,昼夜温差又大,往年这个月份下场大雪都不稀奇。

  在荒郊野外待一宿......封华想了想,她没有感冒药。

  往前走了几步,封华就看见了刚才在饭点里跟她换粮票的人。此人正坐在马路边,一副发呆的样子。

  看到封华过来,男人抬起头,笑了。

  封华也笑了,看来不是发呆,是在等她。

  “大叔,有事?”封华主动开口道。

  “嗯,有事,你还有粮票吗?我跟你换!”男人笑着说道。

  封华猜到就是这个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