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六十年代小军嫂 > 第83章 实在
  封华大方地决定给他500斤麦子。她手里的可是麦穗,纯毛粮,脱粒去皮之后能有400斤以上都是因为空间出品,质量过硬的原因了。

  本来阿拉坦仓还想提这个问题,看封华主动给了这么多,特别高兴,汉人也有这么大方豪爽的?还是个少年,真是太难得了~

  “大叔,你等着,我回家让人送粮食来,一会就来。”

  “行行行,快去!用我帮忙吗?”阿拉坦仓激动道。

  他刚刚从草原出来,本来以为出清这些东西得个一两月呢,没想到回来第一天出手了,真是太顺利了!这少年就是他的贵人。

  阿拉坦仓一路把封华送出好远才回来。一路上旁敲侧击也没问出这少年家是干啥的。也是,汉人干部都讲究低调,一下子让人知道他能拿出这么多粮食,肯定是事。

  话说,这少年家怎么有这么多粮食呢?......不想了不想了!反正他是做正经买卖的,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童叟无欺!

  摆脱了阿拉坦仓,封华就回到了空间,收获了一批蔬菜和粮食,磨蹭了半天才出来。

  回到旅店,偌大的院子里静悄悄,只有阿拉坦仓的屋子里透出灯光。从窗帘上的影子可以看出阿拉坦仓正来回在屋子里转圈,似乎有些不安。

  封华这么半天不回来,他可能是激动过头有些冷静了,怀疑这少年骗他。也是,就算这少年家有钱有粮,但是他家人能同意他这么败家吗?买一大堆用不上的毛毡回去!

  封华把7袋子麦子放在院墙阴影里,这才走过去敲阿拉坦仓的门。麦穗占地方,7个麻袋才装了500斤麦子。

  “唰”地一下,没用2秒钟门就被一把拉开!看到门外站着的少年,阿拉坦仓笑了,笑声回荡在院子里,牛马都跟着不安地躁动了。

  “阿拉坦仓,大半夜不睡觉发什么疯?”隔壁的屋子里传来一声喊。

  阿拉坦仓立刻住了嘴。

  等院子都安静下来,封华朝角落里一指。通过蒙蒙的月光能看见院墙下摞着几个袋子。

  阿拉坦仓瞪大眼:“就放那了?”

  “哥哥们顺路放下就走了,忙着呢。”封华道,谎话真是张口就来啊。

  “哦...”阿拉坦仓有些疑惑,这些干部家的小孩大半夜忙什么?忙着买东西吗?

  “哦!”阿拉坦仓突然反应过来,嗖地一下窜出去,扛起一个麻袋就往屋里搬。不愧是蒙族人,100斤的麻袋一下子就甩到肩上,一点不费力。

  也不用封华帮忙,没两分钟阿拉坦仓一个人就把7个麻袋都搬到了屋里。

  放下最后一个麻袋,阿拉坦仓一屁股坐在地上喘粗气。

  “大叔,好力气!”封华夸道。

  “不行了不行了,老了,这要是年轻的时候,我气都不带喘一下的!现在却累得喘不上气,哎,老了啊。”

  阿拉坦仓说着喘不上气,但是没两分钟就生龙活虎地跟之前一样了。独行草原的货郎,哪有身体不好的?不好早死在路上了。

  阿拉坦仓打开一个麻袋,拿出一个麦穗就开始搓,搓出麦粒就直接放到嘴里。

  “嗯嗯嗯!香!真香!这是哪里的麦子?”阿拉坦仓激动道。他从没吃过这么香的麦子!

  “南方的,粤省的。”封华道。

  “哦,哦,粤省。”这名字阿拉坦仓听过,但仅限于听过,他从来没出过大草原,粤省对他来说遥远的就像国外,是这辈子都到不了的地方。

  原来粤省的麦子这么好吃!阿拉坦仓搓完一个麦穗又搓了一个,一连吃了好几个才停了下来。他感觉自己这次赚大了!

  阿拉坦仓又打开其他几个麻袋,看着里面满满的麦穗笑得合不拢嘴。

  “我这些东西你怎么办?给你送到家?”阿拉坦仓笑了一会才问道。

  “大叔,你不把麻袋里的麦子都倒出来看看吗?”

  “倒出来干什么?”阿拉坦仓奇怪地看着她。

  “......倒出来看看下面到底是不是麦子啊!”

  阿拉坦仓大惊失色:“......下面不是麦子吗?”

  “是啊......但是你不自己打开看看吗?”封华一时有些奇怪他之前是怎么做生意的,难道从来没被骗过吗?

  “哦,吓我一跳!是就行了,还倒出来干什么?屋子里已经没有地方了。”阿拉坦仓松了口气。

  封华那口气却有些咽不下去:“我说是你就信啊.....万一我是骗你的呢?”

  阿拉坦仓瞪眼看着她。

  “好吧好吧,我没骗你!但是大叔,生意不是这么做的,不管多熟的人多熟的关系,你都要亲自验货,看清楚验明白,小心被人骗!”封华教育道。

  “那不行,都是老熟人老朋友了,我要是验货就是不信任他们,是侮辱朋友,他们得跟我打起来,而且以后再也不会跟我做生意。”阿拉坦仓也教育她。

  “好吧,民族特色......希望你们永远都这么真诚!但是,大叔,你以后跟汉人做生意的时候一定要验货啊。”封华说着自己都有些尴尬了。

  但是不说又不行,之后几年她不知道,也许人们还是这么淳朴,但是80年代之后,那绝对是骗子满天飞,她几乎亲身经历过所有骗术!也吃过亏上过当交过学费。

  像阿拉坦仓这样的,绝对会骗得他倾家荡产,多大的金库都得搬空。

  阿拉坦仓犹豫一下道:“我也跟几个汉人打过交道,都挺诚实的。”

  “那是之前,是现在,之后就不一定了,反正你跟汉人打交道的时候留点心眼吧,最好跟你们自己人也留点,毕竟哪里都有坏人不是?大叔,你也认识几个坏人吧?”

  “是是是,你说的对,我跟你说,我们这有个叫敖登的,人特别奸,不实在,总用那些坏了的东西坑人,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他,所以现在没人跟他做生意了。”

  阿拉坦仓继续道:“你看,在我们这里骗子是没法做生意的,大家都知道他。”

  封华也不再多说,说什么他也听不进去,只有亲自交过学费之后他才能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