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六十年代小军嫂 > 第90章 敬酒
  屋里并不是只有阿古拉和她们三个人,还有几个年长的人作陪。七八个大男人看见这么多肉,眼神都有些激动。可以看出他们平时也不能这么敞开了吃。

  阿古拉起身,从身后的柜子上拿出一个酒壶,来到封华面前。

  阿拉坦仓看着酒壶一愣。

  酒瓶口上带有酥油,这是遇到尊贵的客人才施行的“德吉拉”啊。

  阿古拉对阿拉坦仓道:“森布尔估计不懂这些,你教教他。”

  阿拉坦仓点点头,小声指导着封华如何做。

  封华按照指示,用右手指蘸了下瓶口的酥油,然后往额头上一抹。之后阿拉坦仓也如此操作了一遍。

  阿古拉这才倒酒,倒了满满一杯。

  封华又按照阿拉坦仓的提示,用右手无名指蘸了一下奶酒,往天上弹去,表示“愿天空太平”,第二下往地上弹去,表示“愿大地太平”,第三下抹在自己的额头,表示“愿人间太平”。

  这个礼仪作封华上辈子做过一回,不过很久远了,她有些记不清了。当时这“三弹”导游的解释是敬天敬地敬祖宗。

  而且这杯酒不能喝完,要浅抿一口。因为主人要连敬三杯,第三杯才要喝完。如果客人不能喝酒,第三杯浅抿一下也是可以的。比如封华这种小孩子。

  这三杯酒也是有说道的:第一杯是感谢上苍恩赐我们光明,第二杯是感谢大地赋予我们福禄,第三杯是祝福人间吉祥永存。

  上辈子封华是一边笑着一边做完这些动作,旅游区吗,做的好不好的大家都是图个乐,就是做错了人家也不在意。

  现在不行了,封华绷着一张小脸,就怕做错了,即便做得不标准,她也希望自己这一脸严肃认真的模样能表达出她的敬意,给她加点印象分。

  阿古拉和其他几个人果然很满意,阿拉坦仓更是拿着阿古拉敬的酒回敬几个主人,封华也有样学样回敬了几杯。

  然后其他主人挨个敬了一轮酒......

  直到这时封华才发现她现在的酒量竟然相当好!一杯一口,一人三杯,屋里主人七八个,封华加起来算喝了好几杯了,而且这马奶酒度数不低,封华觉得得在40度以上。

  她前世的酒量并不算太好,一开始喝酒的时候属于一杯倒,后来慢慢练出来了,白酒也是最多三两。

  现在这绝对不止三两了,她也只是感觉微醺而已,头脑清醒的很。

  阿古拉看着封华微微有些泛红,显出几分腼腆的表情笑了:“少年好酒量!本来迎接你们的时候就应该敬酒献哈达的,但是我怕你不习惯。”

  其实他们自己也有些不习惯,毕竟客人只有十来岁。封华矮矮的个头、白嫩的脸,在他们眼里最多也就十岁。

  给十岁小朋友献哈达,唱祝酒歌,问遍了村里的老少爷们,没人好意思,所以只能省了。

  至于阿拉坦仓,他还没到享受这个待遇的级别。

  其实现在敬酒的时候应该也唱敬酒歌献哈达的。但是一样,几个老爷们儿没人好意思,所以阿古拉做主也省了。

  省归省,必须给这少年解释清楚,不然让他以为他们怠慢他就不好了。

  封华听了阿古拉的解释,连连表示很好很满意,她一点都不介意省去那些环节。

  如果真有人那么隆重的欢迎她,那真是太尴尬了......

  这顿饭吃了两个多小时,主要时间都花在敬酒和唱歌上了。在封华表示不介意之后,几个主人开始灌起了阿拉坦仓。

  而且是一杯一首歌,不喝就不停,直唱到阿拉坦仓喝了为止。直灌得阿拉坦仓摇摇欲坠。

  夕阳西下,宾主尽欢。

  直到临走的时候,封华才从车上拿下那一筐黑豆,让他们找了个毛毡铺在地上,直接把豆子都倒在了毛毡上。

  一颗颗黑豆饱满光泽,看着就好,没话说!

  在场的所有人都笑了,气氛热烈的仿佛过节。

  吃饭的时候阿古拉已经跟封华解释过他要换黑豆的原因,原来是村里最好的一匹种马生病了。

  3-6月正是马的发-情期,然而这匹马似乎不行了......这可不应该,它正值壮年呢!

  方圆几百里的兽医都看遍了,最后得出个营养不良的结论。

  胜利村属于半农半牧区,不管是粮食还是肉食,都不太够吃,最后生产队长阿古拉决定把刚梳下来的羊绒留下几袋子换豆子。

  就在他绝望的时候,突然遇到个小贵人!

  看这少年轻松从马车上拖下来一麻袋黄豆,所有人眼睛都瞪圆了,这是个大贵人!

  最好的种马都营养不良了,就别说其他的马了,现在又刚刚过了青黄不接的时候,所有牲畜都没缓过劲来。

  虽然一麻袋黄豆不算多,但是起码能让最好的几匹马挺过来,不会糟蹋了身体,坏了根基......

  “你想换什么?”阿古拉正色问道,他们生产队的羊毛还剩很多,但是他现在实在不好意思再拿羊毛忽悠这少年了。

  看着一个个满面沧桑村民,封华也不好意思说想换些红食白食了。这些黄豆他们是准备喂马的,那样换就等于从他们嘴里抠吃食了。

  “阿古拉爷爷,我看集市上有卖牲畜的,你们也卖吗?”封华问道。

  阿古拉皱皱眉,每年入冬的时候,草原人民会集体宰杀一批牲畜冻起来或者做成肉干储藏起来,吃到来年夏天。

  春天又是产崽儿的季节,绝对不是宰杀买卖牲畜的好时机。

  阿古拉道:“集市上卖的都是病了的要死的,没有好牲畜。把这种牲畜卖给你,我们怎么好意思。”然而卖好的,他又实在舍不得,那都是他们的命根子,村民们的反对意见也会很大。

  封华赶紧摇摇头:“没事没事,老弱病残我都要,不嫌弃。”

  阿古拉犹豫了一下,咬牙道:“哈斯巴根,呼和鲁,去把昨天那只刚刚产仔的老羊和它的羊羔都赶过来。”

  两个二十多岁的青年应声去了。

  阿古拉说的老羊,是一只年纪很大,到了生育极限的绵羊,已经9岁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