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六十年代小军嫂 > 第93章 布鲁
  封华继续小声道:“你说一个部队多少人?得吃多少肉?这么大的订单他不能一下子全给我,先让我拿这些练练手。”

  阿拉坦仓呼吸都重了:“那,那总得有个数吧?”

  “我也不知道具体的,但是起码在100以上。”她倒是想说1000以上,但是她知道那不现实。

  队里的老弱病残牲口需要宰杀贩卖,都得队长同意,还不能超过一定数量。不然碰到哪个胆大的队长,把上面的任务都吃了卖了怎么办?

  这100只,封华估计都得把阿拉坦仓家方圆几百里的村子都买遍了。

  阿拉坦仓没再吱声,把身子探出半个检查了一下后面的勒勒车是否拴紧。

  那辆勒勒车是他昨天晚上找朋友借的,车上拉了三袋子豆子,都是封华准备的。她想准备更多的,空间里有好多呢,可是牛拉不动了。

  勒勒车的载重在250-500公斤之内,阿拉坦仓的这头蒙古牛有些瘦,看着就没力气,就这300斤豆子拉得都比较费劲。

  牛脖子上拴着个大铃铛,走起路来叮叮当当的,就怕一不小心把它落下了。

  阿拉坦仓检查完,又对封华道:“你确定你爸爸能找到我们村?说实话我现在都不知道我们村搬到哪里去了,得现找。”

  他们村去年就决定今年春天迁徙,他这次进草原的时候大家的准备工作已经完成,经过两个月相信已经搬走了。

  他虽然不知道具体位置,但是队长已经告诉了他大体方向,而且沿着河找就对了。

  后面这车300斤豆子不够干什么的,也许能换半只蒙古牛,一只蒙古牛大概600斤左右。距离封华要换的10只牛10只羊差远了。

  封华告诉他到了地方他爸爸会派车来送粮食。这神出鬼没,能量巨大,心比能量还大的爸爸,阿拉坦仓已经拒绝思考。

  ......

  现在已是5月,白天的气温不冷不热最是怡人。放眼望去绿绿的草原上只有他们两个人两只牛两辆车,仿佛这整片天地都是他们的。

  一开始封华还比较享受,感觉心旷神怡,但是5天之后......

  看着身旁哼着小调的阿拉坦仓,封华由衷地佩服了,是不是草原人各个都是宅属性的?不然怎么忍受得了这种寂寞?

  而且说忍受还不对,人家是享受。

  经历过互联网时代的封华有些受不了了,重生之后多亏有个空间让她一直忙碌,不然她真受不了没网的日子。

  但是这几天她只有晚上能偷偷进空间劳动几小时,然后还得出来睡觉。

  阿拉坦仓很警醒,每天夜里都要起来几次,给火堆加把柴,再看看是否有狼接近。

  多亏封华是睡在拉豆子的车上,不然更不方便了。

  “大叔,还有几天能到啊?”封华一脸无聊地问道。她重生之后倒是去过几次书店,但是除了地图,竟然没有发现什么想看的书籍,现在竟然连点消遣的书都没有,每天只能发呆。

  “快了快了。”阿拉坦仓道。

  “你三天前就说快了。”

  “呵呵,这次是真快了。你看前面,我们村之前就生活在这里,再往前走大概10来天吧......”

  “我的天!10来天?”封华瞪着他,这叫快了?

  “也没多远,二三百里吧。”阿拉坦仓道。

  确实,这两头老黄牛的速度是极其慢,每天只走30多里路,中间还得休息几次。封华都恨不得问了方向自己跑过去了。

  又是无聊的几天过去,封华发现阿拉坦仓已经笑不出来了,每天都很警惕地盯着周围,一有风吹草动就握着手边的一根拐杖站到车上看着,发现不是狼群,又松口气坐下。

  越往里走,遇见狼的可能性越大。

  整得封华也跟着紧张了,不过她还是有心情笑道:“大叔,狼就是真来了你拿着个拐杖有什么用啊?”

  “拐杖?”阿拉坦仓一愣,看着手里的武器突然反应过来,哈哈大笑道:“这可不是拐杖,这是布鲁!我们的打狼神器!”

  封华看着他手里的木棍,怎么看怎么像拐杖,打狼神器?

  这就是个木棍,头部弯曲,就像拐杖的扶手,不过比扶手的弧度稍微大一些,像镰刀,而且头部挂着一个鸡蛋大小的铁球。

  阿拉坦仓做了个打击的动作:“就这样!狠狠地朝狼头上敲去!”动作看着很有力度。

  “或者这样。”阿拉坦仓做了一个投掷的动作。

  这还是个投掷武器,倒是符合她的风格。封华拿过这个“布鲁”试了试,有些分量。

  突然,远处的草丛一阵晃动,阿拉坦仓立刻伸手,就要拿回布鲁。

  手扑了个空。

  只见这少年一挥手,布鲁唰地一下从眼前飞过,他刚刚找到轨迹,就听见“嘭”地一声,布鲁砸在草丛里。

  那声音,凭他半辈子的打猎经验,一定是砸到了什么,而且砸得不轻。

  阿拉坦仓瞪大眼睛看着这少年,他刚才还说这是个拐杖......转眼用的就这么顺手......

  阿拉坦仓叫停了牛车,等了半晌,风平浪静,这才小心翼翼地下了车。

  草丛里是只兔子。

  阿拉坦仓大笑着回来:“午饭有了!森布尔,身手不错啊,练过?”

  “大叔,我说过我从小待在部队长大的。”封华随意给之前的谎言打个补丁。

  “什么部队啊?现在部队还练这个的?”阿拉坦仓低头看了看手里的布鲁。

  “.....不练这个,练枪法,练拳脚,投掷是我的业余爱好。”

  突然,封华停下动作,从车上站起来,望着远方。

  远方的地平线上出现一群人马,拉成一条线,朝这个方向奔来,马嘶犬吠,声势浩大。

  封华一下子紧张了,这是......响马?现在还有这么大规模的马匪?

  阿拉坦仓也是一愣,突然兴奋起来,跳到车上就开始振臂狂呼,怕对方听不见,还从车里扯了块红布出来摇着。

  远方的人马也骚动了一下,慢下速度朝这边奔来。

  “大叔,谁啊?”

  “我看见我们村长了!还有其他村子的人,这肯定是今年的打狼队。”

  “打狼队?”

  “是啊,每年春秋,我们都要组织周围的村子出去打狼,今年人少,看着也就二三百人,前几年都是一两千人的打狼队呢!”

  封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