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六十年代小军嫂 > 第96章 额格其
  不过她转瞬就反应过来,她现在是男孩子啊!这狼牙肯定不是定情信物!

  封华放心接过。

  巴尔虎又道:“本来看在你弱,戴这狼牙正合适,现在看来,可能不需要了,你还是别戴了,放到家里留作纪念吧。”

  巴尔虎说完,跟着打狼队走了。

  “啊?”封华有些不明所以地看着阿拉坦仓。

  阿拉坦仓道:“狼牙在我们这是壮气辟邪的,可以压制软弱和邪恶的一面,但是都是老弱病残戴,身强体壮的年轻人本来就气盛好斗,再戴狼牙是会闯大祸的。”

  “哦。”封华听听就算了,她真没打算戴,她要戴什么东西也得是戴方远送的。

  封华想了想,小声问道:“大叔,在你们这定情信物是什么?”她得提前问好了,如果有机会收到女生礼物的时候也知道该不该收下。

  阿拉坦仓立刻古怪地看着她:“看不出来啊小子,这么点就有心上人了?也是,你就比巴尔虎小几个月,那小子也有心上人了!”说完阿拉坦仓还撇了下嘴。

  这个封华还真没想到,13虚岁,实际才12就有心上人了......

  “整个大草原规矩不一样,不过一般都是女方给男方送蒙古刀,男女双方互送哈布特格。”阿拉坦仓说着,顺着脖子上的绳子拽出一个小袋子,这是他的哈布特格,他媳妇送的。

  那是个巴掌大的扁扁的小包,外面绣着精美的图案。

  通过阿拉坦仓的讲解封华觉得,这个“哈布特格”就是个杂物包或者香囊。当然杂物仅限于私密的珍贵的,比如护身符之类的。

  “不过这两样也不一定非得定情才能送。”阿拉坦仓道:“我刚才看见巴尔虎摸了好几遍他的蒙古刀,我还以为他要送你呢,男人互送就表示友谊,是最珍贵的祝福,女人互送哈布特格也一样。”

  封华点点头表示懂了,以后她会离“哈布特格”远一点......

  因为有了盼头,3天也不觉得慢了,封华又有心情欣赏起大草原的美来。

  第三天傍晚,他们接近了乌兰白旗村。

  此时正是夕阳西下,牛羊归圈的时候。封华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接近如此大规模的牛羊,特别是马。

  气势磅礴!万马奔腾!

  夸张了些......乌兰白旗是个大村子,队里牛马羊和驴加起来有几千头,但是具体到马只有七八百匹。

  这都是方圆几百里最大的生产队了,其他生产队一般只有一二百匹马就不错了。

  马不是最热闹的,最热闹的是驴。可能回家对任何动物来说都是件开心的事情,驴开心了,那叫声,太魔性了......

  “哎呀!哎呀!”封华激动了,她这次一定要多买些驴肉回去,这可是好东西,固本培元,关键是在外面想买都买不到。别说现在了,就是50年后,想买个新鲜驴肉都得专门找地方,市场上根本没有。

  “哈哈哈!看!这就是草原,这就是我的家!”阿拉坦仓也非常激动,他终于回家了!这一年下来,总是聚少离多,回家的次数屈指可数,他也想家了。

  “喂~~~”远处有人看见了阿拉坦仓,站在马上对他喊道。

  “哎~~~”阿拉坦仓扯着嗓子回应着。

  “喂~~~”

  “哎~~~”

  “喂~~~”

  .......

  封华无语地看着,这要不是两个男人,她都要想歪。

  两人的叫声吸引了更多的人,驴叫马叫狗叫中又多了几声“喂~”

  阿拉坦仓嗓子都喊哑了,几人也骑马奔到了他跟前。

  老样子,先热情地拥抱一会,然后阿拉坦仓再介绍一下车上的汉人小孩。现在的介绍内容就不那么苍白了,有了巴尔虎的事情,封华一下子就被这些人接受了。

  “嗨!我一直觉得我家的卓力格图比巴尔虎厉害!回去让他跟你比比怎么样?”一个男人对着封华道。

  阿拉坦仓翻译了一遍,封华笑着点点头。

  周围人都笑了,一起往村子走去。

  封华已经看见了远处成片的蒙古包,像一朵朵开在草原上的小白花~看着就让人心生温暖,特别是对牧民来说。

  阿拉坦仓把牛车赶出了马车的速度,朝一个蒙古包飞去,封华猜测那是他的家。

  还没到蒙古包门口,远处就跑来一个小孩,七八岁的样子,虎头虎脑,非常壮实,像个小炮弹似的从远处奔来,跳上了车。

  “阿兀!你回来啦!我想你啦!”

  “哈哈哈!阿兀也想你啦!我的庆格尔泰!”阿拉坦仓把小男孩抱在怀里,大笑道。他是真的非常喜欢这个最小的儿子,所以给他起名叫“欢乐”。

  庆格尔泰转眼就看见了封华,立刻瞪大了眼,他还从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小孩。

  “额格其,你好漂亮啊。”庆格尔泰惊叹道。

  阿拉坦仓愣了一下哈哈大笑,封华也一脸黑线。她这一路上跟阿拉坦仓学了些日常用语,知道“额格其”是姐姐的意思。

  她这是暴露了吗?果然,孩子的眼睛是最雪亮的......

  “这不是额格其,这是阿哈。”阿拉坦仓纠正他。

  庆格尔泰瞪大眼睛,不接受阿哈,这明明就是个额格其!乌恩那样的才是阿哈。

  “这位阿哈可是相当厉害的。”阿拉坦仓笑着道:“巴尔虎都打不过他,你要是惹他生气,阿兀也救不了你。”

  “哇!巴尔虎都打不过他?”庆格尔泰的小眼睛瞪得溜圆,抓着封华的手道:“阿哈,你什么时候跟巴尔虎打的架?打的严重吗?有没有把他打哭?”

  阿拉坦仓一边翻译一边笑。

  “怎么?”封华笑着问道:“他跟巴尔虎有仇啊?”

  阿拉坦仓又撇了下嘴:“他的心上人就是我女儿其其格。”

  封华点点头,懂了。老丈人小舅子看不惯女婿是正常现象,特别是在婚前。

  “阿兀!”前方传来一声娇喝,声音清脆悦耳,婉转动人。

  封华朝前方看去,正有一个少女骑马奔来。夕阳的余晖在她脸上镀了一层金色,让她的笑容更加灿烂夺目。

  “阿兀!”少女骑马来到牛车旁,对阿拉坦仓笑道。

  “其其格!”阿拉坦仓用咏叹的语调说道:“我可爱的花朵!”

  封华抖了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