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六十年代小军嫂 > 第97章 火撑子
  “阿兀。”其其格不好意思地看着封华。她有时候也受不了阿兀这么叫她。

  “其其格,我的女儿。”阿拉坦仓对封华道,接着又对其其格道:“这是我一个汉人朋友家的孩子,叫森布尔,来我们家做客。”

  “额格其!森布尔把巴尔虎打了!”庆格尔泰突然说道。

  “嗯?”其其格看看封华,又看看她爸。

  阿拉坦仓又笑着解释了一遍,这个得说清楚,是比试输了,可不是打架了。他倒不在意女儿怎么看,他怕传出去让村里人误会。

  再说,他女儿对巴尔虎也没意思。想到这里,阿拉坦仓反而叹了口气。

  牛车一直往前走着,没有停,转眼就到了一个蒙古包前。

  阿拉坦仓跳下车,对封华张开双臂:“欢迎来到我的家,森布尔!”

  封华过去跟他拥抱了一下。

  “还有我还有我!”庆格尔泰从车上跳下来,跑到封华面前:“欢迎来到我的家,森布尔阿哈!”自从知道这个漂亮的阿哈把巴尔虎打了,庆格尔泰就把他当做自己第三个亲哥哥了!

  封华也笑着跟他拥抱了一下。不过突然有些尴尬。这小孩看脸顶多七八岁,竟然只比她矮了小半个头。

  她要是没有空间水的进化,现在没准跟他一样高......

  进到蒙古包里,封华有些惊艳,这是她见过的最漂亮的蒙古包内设了。地上铺着精美的毛毡,墙上挂着精美的毡画,就连几样方桌和柜子,都是成套的,雕刻着精美的图案。

  阿拉坦仓的家,是不是全村首富?可能,毕竟别人都是吃“死工分”的......

  “漂亮吧?”阿拉坦仓骄傲道:“这都是其其格布置的。”对于封华的惊叹眼光,他太熟悉了,每个来过他家的人都是这幅神清。

  阿拉坦仓招呼封华坐下,其其格已经端来了奶茶和白食,热情地招待起封华。

  “你额吉和阿哈呢?”阿拉坦仓问道其其格。

  其其格笑了:“这个时候额吉自然是在挤羊奶,阿哈们也在喂牛羊啊。”

  阿拉坦仓自然知道,他只是有些着急想见媳妇了。等他们忙完,天都得黑了。阿拉坦仓频频朝门口望去。

  封华已经通过一个“额吉”猜到了阿拉坦仓的心情。没想到他这么大岁数了,感情还这么好。

  “大叔,你有事就先去吧,让其其格姐姐招待我就行。”

  阿拉坦仓跟封华已经很熟了,要不是顾虑到他“首长之子”的身份,刚进门他就跑了。

  现在听到封华主动提出来,立刻借坡下驴:“那你坐着,我去叫孩子他妈回来做饭。”

  阿拉坦仓走了,顺便带走了小尾巴庆格尔泰。屋里只剩下封华和其其格。

  “你,会说汉语吗?”封华问道。

  其其格有些羞涩道:“我会一点点,我二哥会的多一些。”

  “你有几个阿哈和额格其。”封华试着用自己新学的蒙语问道。

  “我只有两个哥哥和一个弟弟,没有姐姐和妹妹。”其其格也在说着自己会的汉语。

  两个人似乎找到了谈话的乐趣,互相说着对方的语言,谁说得不好就教一下对方。等把能说的都说了一遍,其其格指着蒙古包中间笑道:“我要开始准备晚饭了。”

  蒙古包中间专门空出一块土地,上面建了个10厘米高的小平台,平台上摆了个火撑子。

  就是个炉子大小,用铁圈编制的镂空桶,里面生火,上面放锅。

  封华坐着没动,没敢靠过去。

  阿拉坦仓跟她说过,草原人对火特别崇拜,有诸多禁忌。比如说不能往火里扔脏东西,不能把刀伸入火中,不能跨过火堆,不能往火堆里吐痰......

  不能敲打火撑子,不能把锅斜放在火撑子上,不能在火灶旁砍东西......

  认为这些会激怒火神,给自己和家族带来噩运和不详。

  封华不知道他说的全不全,反正她是不敢过去的,万一不小心喷个吐沫星子上去会不会也是事儿啊?

  封华观察着蒙古包的内设,整个蒙古包不大,只有二三十平,她在西北角发现了佛龛,在北面发现了类似床榻的存在。一块不同的毛毡和两个枕头。

  “你和哥哥弟弟晚上住哪?”封华问道,她突然开始担心起晚上的住宿问题。

  “后面还有两个小点的蒙古包,我一个,哥哥弟弟一个。”

  “......”希望那个小点的蒙古包里的床毡能比这个大一些,够睡四个人。她今天晚上肯定跟哥哥弟弟一起睡啊!想和其其格一起睡,那是不可能的......

  其其格不知从哪里拿出了一只处理好的鲜肉,准备开始烹饪。

  她看封华多看了几眼,解释道:“这是我大哥和几个朋友昨天放牧的时候猎的,不知道从哪跑来一只落单的黄羊,哥哥昨天还说爸爸没口福吃不到了呢。”

  今天距离阿拉坦仓约定的回家日子还早着呢。他本来应该把手里的货处理光,再上一批货才回来。

  结果封华把他回家的日子硬生生提前了20多天,他心里其实是非常高兴的。

  黄羊?封华回忆了一下上辈子逛的动物园,她见没见过黄羊?实在想不起来了...也许见过,毕竟她逛的动物园挺大的,但是名字和样子她有些对不上了。

  “猎到了猎物怎么分?”封华问道。

  “大家一起分了,实在不够分就先分给一些人,下次猎到了再分给其他人。但是作为猎手,分到的能多一点点。”

  封华点点头,又问了她一下其他的关于狩猎的问题。

  然而其其格会的汉语实在有限,大部分还都是阿拉坦仓做买卖的“专业术语”。像狩猎什么的全是他们草原人自己的词汇,封华一句也没听懂。

  就是都猎些什么动物两人都是连比划带猜。

  其其格把手放到了脑袋上,装作一对大耳朵。

  “兔子?”封华也伸长两只手放在头上,又裹了下嘴唇装作三瓣嘴,最后还在地上蹦了两下。

  其其格哈哈大笑着摇摇头,用蒙语说道:“兔子!你学的真像!但是我说的不是这个。”也不管封华能不能听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