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六十年代小军嫂 > 第99章 礼物
  卓力格图突然回头,对他阿兀说了一句:“我还没吃晚饭呢!”

  ......

  “哈哈哈哈~”

  在场所有人都笑了。

  只有卓力格图的父亲,黑沉着一张脸,大步走来,一巴掌拍在他的肩上。

  封华本能地就要去拦一下,苏德突然转头看了她一眼,眼神制止。封华又看看其他人,都一副轻松随意看戏的表情。

  哎,看来打孩子是日常活动啊。

  男人又啪啪拍了几下,不过力度明显放轻了。封华也放下心来,真的只是日常娱乐活动,有数的。

  “我让你去比试,不是让你去争输赢!只是让你去‘试’!让你跟厉害的人交手,增加一些见识和勇气!你看看你现在,连试的勇气都没有!你简直不配‘卓力格图’的名字!”

  苏德一直很体贴地给封华翻译着。

  封华皱着眉,前面教育的挺好,最后这句就过了,太打击人了。

  “卓力格图是什么意思?”封华问道。

  “大无畏。”苏德道。

  ......那还真是有点不配。也许是这位父亲的期望太高,要求太过,从小就对孩子施加高压,反而适得其反了。

  像卓力格图这种连比试都不敢就认输的人在草原上却是少见。

  卓力格图眼睛也红了,脸也红了,不知道是羞愧还是羞愤。低着头,梗着脖子站在那里。

  这种场面在封华看来,简直太尴尬了。她小声对苏德道:“我们能进屋了吗?”

  苏德一愣,看了一圈明白过来,笑道:“当然可以。”说完拿着桌子,率先进屋了。

  其其格还想再看一会热闹,但是想起火撑子上的锅,只好遗憾地进屋了。

  屋里已经全是肉香,封华不动声色地深深吸了一口气,可惜,这黄羊一听就是野生的,买不到。

  几人刚进屋,阿拉坦仓领着一男一女进了帐篷。

  “这是我的妻子那拉,这是我的大儿子乌恩。”阿拉坦仓给双方介绍了一遍。

  那拉是个非常美丽的女人,皮肤白皙,眼睛很大。笑起来温柔明亮,当得起风韵犹存四个字。

  怪不得即便有阿拉坦仓拖后腿,其其格和苏德长得也非常不错。

  阿拉坦仓的大儿子乌恩,铁铁的随了他父亲,身材高大,皮肤微黑,一双小眼睛。不过看着倒是成熟稳重,特别是笑起来,一脸的真诚。

  那拉热情地招呼过封华,就起身做饭去了。晚饭不但有黄羊肉,她还打算做些蒙古包子。

  吃饭之前,封华奉上了自己的礼物。看到阿拉坦仓给阿古拉送礼,封华就知道不能空手上门,她也提前准备了礼物。

  两瓶特贡的茅台。这是她从德彪那里得来的。

  阿拉坦仓对这份礼物满意极了!他很喜欢汉人的酒,够劲!而且他知道这种“特贡茅台”,需要专门的酒票,而且当初在白市上就很贵,现在更贵。

  “太贵重了太贵重了!”阿拉坦仓说道。

  “大叔说笑了,也就是二两牛肉干的钱。”封华笑着道。

  “啊哈哈哈。”知道这少年不差钱,阿拉坦仓就是客气一下,意思意思。

  按宾主,男女老幼顺序依次坐好,阿拉坦仓开始敬酒。

  这一步永远不能少,不过阿拉坦仓跟封华很熟了,知道这少年虽然能喝,但是不喜欢喝酒,所以只是敬了几杯意思一下。

  之后还让其其格唱了首敬酒歌,歌声婉转动人。封华一直微笑地听着,期间感觉苏德看了她好几眼。

  饭后,封华果然被领到了男生的帐篷,这是个迷你型的蒙古包,大概只有十平米,屋子里很干净,什么都没有,估计这就是这三个男孩的卧室。

  所以“床”的位置很大,封华放下心来。

  她被安排在了床的一头,身下又单独铺了一张羊皮褥子,很暖很干净。

  苏德和庆格尔泰嘀嘀咕咕说了些什么,庆格尔泰不情愿地抱着自己的小枕头去床的另一头睡去了。

  苏德躺在了封华的身旁的位置。

  “他晚上睡觉不老实,能把这10平米的面积睡满,我怕他晚上踢你。”苏德解释道。

  封华微笑了一下,真是个细心的少年啊。

  乌恩并没有躺下睡觉,而是拿着一床被褥跟封华告别,走出了帐篷。

  苏德说道:“今天晚上轮到他喂马,所以晚上得睡到马棚去。”

  “晚上还要喂啊?”

  “自然要喂的,特别是现在水草还没长起来的时候,更要多喂。不是有句话叫‘马无夜草不肥’嘛。但是现在的草料只够喂种马和骒马的。”

  “一小时起来喂一次。”苏德伸手比划了一下:“一个大仓库的草料一晚上都要喂完。”

  封华看着他的手臂,不知道这个“大”到底是多大。但是一小时喂一次,这工作量可是够大的。

  苏德道:“明天我带你去看看,去吗?”

  “去!你是放牧的吗?放什么?我能跟着去放牧吗?”封华问道。

  苏德笑了,就知道这汉人小孩会好奇:“我是放驴的,我哥哥是放马的,你要去看什么?”

  其实封华更想去看放马,马毕竟比驴好看不是。但是她想吃驴肉,想先考察一下,所以还是选择了跟着苏德。

  苏德有些意外,喜欢看驴?倒是少见。

  第二天一早,或者说是凌晨,封华就感觉苏德起身了。

  “这么早?”封华嘀咕一声,她不知道现在具体几点,但是天还没亮,距离她的生物钟还早着呢。

  “得起了,去草场要走一段路呢。”

  封华拍拍脸,精神了。她也没什么起床气,现在的条件也娇气不起。

  苏德穿好衣服,并没有出门,而是趴在地上摸了起来。

  “你找什么呢?”封华问道。

  “找庆格尔泰。”

  “啊?....哈哈哈哈~”封华小声笑着,定睛看去,庆格尔泰果然不在原来的位置了,封华扫了一圈屋里,在门口的位置发现了他。

  真的,门要是不关,他没准真的睡出去了。昨天她还以为苏德是说笑呢。

  “在门口呢。”封华说道。

  “.....你眼睛够厉害的,我都看不见。”苏德说道。

  “....还行,我听到了他的呼吸声。”

  屋里是真的伸手不见五指,门窗都关着,棚顶的天窗也关着,一点星光都进不来。

  封华甩甩头,让自己彻底清醒过来。下不为例!以后刚醒不许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