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六十年代小军嫂 > 第101章 马群
  “嗨!苏德,他这不是会骑马吗?”

  两人刚一走近,那个叫做蒙根的青年就问道。封华刚才骑马奔来的姿势,有些帅。

  苏德摊摊手:“我也是刚知道。”

  几人聊了几句也没再多说,驴群不像马群好管理,得不时地看着,省得它们跑远跑丢,或者打架。

  春天是繁殖的季节,雄性为了争夺雌性打架是最正常的了。

  这一天,战争就没断过,封华一边乐呵呵地看着,一边白了苏德一眼。

  还说白天不会叫,是不会成群叫,但是打起来的时候叫得更惨更瘆人。输了要叫,赢了也要叫。

  封华决定明天去放马。

  她要吃的是只是驴肉,她不想知道驴长什么样了。

  听说封华要去放马,苏德笑了好一会。

  “有什么好笑的?你觉得它们的叫声很好听吗?爱好倒是挺别致的。”

  苏德本来都停下来了,听到她的形容又笑了,这小孩真有意思。

  可惜,是个汉人啊......

  这天晚上,乌恩回了帐篷睡觉,但是封华身边还是苏德,她也发现了,苏德睡觉很老实,几乎不翻身。

  庆格尔泰被夹在两个哥哥中间,那也没用,早上醒来的时候,封华发现他依然在帐篷的另一边。

  今天她打算跟着乌恩去放马,结果发现苏德还跟着她,而且她骑得依然是蒙根的那匹马。

  “你今天不去放驴了?”封华问道。

  “我本来就是放马的,只不过现在人手都出去打狼了,放驴的人少了,我过去帮几天忙。”

  “那今天不用帮忙?”

  “不差这一天两天的,而且也不差我这一个人。”关键是会汉语地除了他阿兀就是他了,他阿兀这几天是不会离开他额吉的......

  封华转瞬也明白过来,人家是专门来给她当翻译的。封华对苏德笑了一下,那笑容,像春天的阳光一样明媚,看着就让人高兴。

  苏德心底叹了口气,道:“我阿兀说你是他朋友的儿子,你爸爸是干什么的?”

  阿拉坦仓嘴倒是很紧,跟家人都没说多少,当然也可能是没来得及说。

  “我爸爸是部队的。”

  苏德眼睛暗了一下:“刚来草原?”

  “是啊。”

  “什么时候走?”

  “嗯?”封华愣了一下,谁走?她吗?不过这语境像是问她爸什么时候走。

  这个问题就比较奇怪了。

  “你爸爸会一直留在草原吗?”苏德又问了一句。

  果然是这个问题啊。

  “不会吧。”封华犹豫了一下说道:“应该不会。”如果会的话,阿拉坦仓应该能经常见到她,但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她之后要去别的地方,按现在的交通状况,她估计自己几年之内不会再来草原了。

  苏德没有再说话。

  封华百思不得其解。

  “有事?”封华问道,她实在是好奇,苏德看着不像说废话的人。

  苏德看了他一会,最后还是摇了摇头。

  封华想了一会也就不在意了,别人的心思她不猜啊。

  马群果然比驴群安静多了,封华的心情一下子就好了。

  她现在正在一个山坡上,居高临下地看着马群。

  七八百匹马几十只一小群,占去了老大一片草场。

  封华看着看着就发现了奇怪的现象,真的只是几十只一群哎!三四十只,四五十只马聚在一起,形成一个小群,跟其他小群明显区分开来。

  偶尔有一只马吃着吃着草跑到了别的马群附近,它原来的马群里就会出来一匹马连踢带咬地把它赶回去。

  比人都敬业!而所谓的牧马人,都在草地上睡觉呢!没人去看马群一眼。

  “哎?哎!”封华指着一只离群的,正在被一匹马踢打的马道:“这是怎么回事?马自己放马?”

  苏德看了一眼笑着道:“被咬的那只是骒马,也就是母马,咬它的是种马。母马离群了,种马自然不愿意。”

  这么一说封华就明白过来了。一个马群里只能有一只种马,也是官马,头马,承担保护和交-配的责任。

  有头马在,保证一匹马都丢不了,它一定给你看得死死的,而且狼来了它还负责保护母马。母马只需要围成圈,保护小马驹就好。

  同样,它也享有唯一交-配权,只许它觊觎别的马群的母马,不许自己的母马被别的种马觊觎。

  “看,它们也打架。”苏德突然指着远处说道。

  封华看去,两只马已经拉开了架势,急速地奔跑冲撞在一起,然后开始撕咬。那架势,真是拼了命了。

  “不去管管吗?”封华担心道:“看!都流血了!”这马的牙齿倒是锋利,封华看到一条血线从马脖子上流下来。

  苏德眯着眼睛瞭望了一会:“你眼神真好啊。”

  封华......

  “不用管。”苏德放下手,对封华道:“没法管,现在谁过去它踢谁,没准两匹马一起踢。记住,发情的种马是非常危险的,千万不要靠近。”

  说道最后,语气非常严肃。

  “靠近都不行?不打架的时候也不行吗?”封华问道。

  苏德摇摇头,沉声道:“不行,一样会被踢,别说是陌生人,心情不好连主人都踢。”说道这里顿了一下,可能是想到现在所有的牲畜没有所谓的主人,这么形容不太准确

  “反正你不要靠近这种马群,那种就会好一些。”苏德指着几个小马群道:“看看它们有什么不同?”

  封华顺着他的手指看去,这也是个马群...吧?它们站得都比较没规矩了,稀稀拉拉铺开一大片,偶尔也会行走在各个马群之间,但是它们又不加入任何群体。

  靠近其他马群的时候也没有种马来驱赶或者找回。

  封华摇摇头,没看懂。

  “那些是骟马。”苏德问道:“知道什么是骟马吗?”

  封华点点头,这个当然知道,就是去势的公马,公马2岁之后,除了留作种马的,其他都要阉割。

  “骟马性情比公马温顺多了,也只有骟马才适合骑乘,不然一到发情期,驾车的公马看到一匹母马经过,呵呵,你就只能去母马家了。”苏德开了个玩笑。

  不过绝对是实话。就冲它们发起请来六亲不认的架势,还想骑?谁骑谁还不知道呢。

  骟马群和骒马群是分开的,绝对不混杂,这是它们自然分开的,不是人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