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六十年代小军嫂 > 第358章 就喜欢哥哥这样的
  不过没有得到方远一句“喜欢”,封华有些遗憾.....算了,现在还不是好时机。方远能喜欢上12岁的她才怪了,起码,再等两年吧~

  相信有空间的滋养,14岁的她绝对是个大姑娘了......

  “总之,你不要随便嫁人。”方远突然说道:“封家相看的人,肯定都不好。”马大炮那样的都能入眼什么不能入眼?方远已经对封家彻底失去了信任。

  “你自己...你年纪小肯定也不懂,不会看人。”方远犹豫了一下说道:“我帮你物色好不好?你相信我,我一定仔细给你把好关,绝对不能害你。”

  封华......她倒要看看方远到时候能给她物色个啥!

  “好啊。”封华一脸信任依赖地点点头。

  方远突然觉得肩上的担子很重,他虽然说得信誓旦旦,但是人心隔肚皮,他怎么能看得十拿九稳?而且人都是会变的,此时好不代表永远好,对外人好不代表对妻子好。

  他要是看错了害了小丫头怎么办?方远一时陷入担忧,但是不让他亲自相看他更不放心。

  “你俩干啥呢?”苏哲实在忍不住好奇,凑过来问道。

  方远突然抬头,仔细扫视着苏哲。他第一次认真看苏哲的长相,有些黑瘦,但是很精神,大眼睛娃娃脸,看着挺喜庆。家庭条件也不错,为人也不错......

  不行不行,年纪大了些,比小丫头大八岁呢,等小丫头18了他都26了,他家里人肯定等不及他那么晚才结婚。

  又不是娶不上媳妇的人家,现在农村男孩基本十**都结婚了,女孩十六七是正好,十**都是晚婚了。城里人能晚一两岁顶天了,现在还没开始提倡晚婚晚育,都普遍早婚早育,以生孩子多为荣。呃,生男孩。

  而且以苏家的家庭,能不能接受小丫头的出身还两说,门不当户不对,到时候小丫头肯定要受气。

  方远看苏哲的眼神越来越不善,吓得苏哲连退三步:“打扰了,告辞!”说完转身就走,半点不敢耽搁。

  封华抿着嘴笑个不停。

  “你喜欢什么样的...男孩子?”方远突然转头问道,问完自己脸先红了。问一个女孩子这种问题,真是.....

  封华换上一脸天真无邪,看着方远笑道:“就像哥哥这样的啊,高大英俊,温柔体贴,要对我好,疼我宠我关心我...”后面还有一些话,但是看着方远突然红透的脸,封华也说不下去了。

  哎,18岁的方远,脸皮这么薄啊......不过他满脸通红的样子好可爱啊~

  “别闹,我说认真的。”方远红着脸故作严肃道:“你喜欢什么样的告诉我,我好帮你相看,不然找个你不满意的怎么办?”

  “我就是认真的啊。”封华说道:“我就喜欢哥哥这样的。”

  方远红着脸扭开了头,半天没缓过来。

  封华也转开头,怕一不小心笑出来,那她之前的“无邪”人设可就崩了~

  “对了哥哥,你这次去X门是常驻还是出任务?任务结束再回去?”封华等了一会,自然地换了话题。

  “还不知道,上面没说。”聊这种“正经”话题,方远自然了许多:“具体呆多长时间我也不确定,换地方的时候我给你写信。”

  两人就这么随便聊着天,说着分别这几个月各自的生活,天就亮了。

  “嘿,火车马上进站了~”苏哲站在老远朝他俩喊道,直接没敢过来。

  方远和封华这才发现,外面已经天光大亮。

  “走吧。”方远拉着她的行李箱,招呼封华道。他已经问过了,封华也坐这趟车南下,他们还可以同行一路,甚至可以同行到他的目的地,所以他的心情非常好。

  但是箱子一入手方远就发现了不对:“什么东西?这么沉?”这沉甸甸的箱子,他相信除了封华和他,满候车室没几个人能拎动。他是知道封华力气大的,而他自己现在力气也不小了。

  “就是一些吃的,东西不沉,沉的是箱子。”封华说道:“这是紫檀木的,我在蔡奶奶家找到的,自己做的,创意还行吧?”在方远这个大师面前,她只敢提创意,半点不敢问漂亮不漂亮。

  方远听到这话,路也不走了,蹲下来仔细看了看这个拉杆箱。他做木工很多年,还没见过紫檀木呢!

  他家的木工格调太低了,从来都是在乡村接活,上个梁,做个门窗,打个桌椅,唯一精致的就是雕个被阁,杨木柳木榆木都见过,就没见过红木。

  不过好歹是个木匠,红木的大名他还是听说过的,而且非常向往。

  方远仔细上手摸了摸这紫檀木,又嗅到了它特有的香气,就有些爱不释手了。

  “哥哥,你有空给这箱子雕个花吧。”封华突然想到个好主意,让方远在她这丑丑的拉杆箱上雕个花,那档次不就一下子起来了!方远现在虽然不是大师,但也是个“有慧根”的优秀木匠,雕出来的东西已经带了灵性,绝对不是那些粗制滥造的雕工能比。

  “好啊。”方远应得特别痛快:“上车我就给你雕,你想要个什么图案?”方远站起来一手拉着箱子,一手拉着封华的胳膊,防止她走散。

  上海火车站就是上海火车站,人超多,方远得时刻注意着才能不让行李和行人碰到封华。

  “快点吧,再磨蹭火车都开了!”苏哲又在前方喊了一声。这话有些夸张了,开不至于,去晚了抢不到好坐倒是真的。他们没有卧铺票,也没有买到坐票,都是站票。

  不过其他战友都已经跑去占座了,只有他等着两人。他也不知道他在等什么,他绝对不承认自己是在等小鱼干。

  上了火车,战友们果然给力,都抢到了座位,顺便帮封华也留了一个。这趟火车人还挺多,座位已经坐满,走到里也零零星星地站着几个人。总有一些因为这样那样原因出门的人,也可能跟这班车3天才发一趟有关系。

  上了车,封华就打开行李箱,拿出一大包小鱼干分给大家。一开始其他人都不好意思要,封华再三说这是他自己钓的自己做的众人才接了。

  “这不是方芳做的吗?”苏哲吃着嘴里的小鱼干,疑惑问道。这味道绝对是方芳出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