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六十年代小军嫂 > 第373章 还是再等等吧
  封华已经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脸皮也烧了起来,但是心里却要乐翻了。没想到有一天,方远会看她看到发呆......也不是没想过,只是没想到这一天会来得这么早。

  哇~革命将要成功,但是还要努力,坚决不能笑出来!

  但是封华心里太美了,感觉嘴角就要不受控制地翘起来,封华赶紧装作无意识地翻个身,顺便把被子拉上来,挡住嘴角。

  封华和方远的距离一下子更近了,方远觉得都可以一根根数清她的睫毛了。

  愣了一下,方远赶紧回去躺好。然而他并没有再背对着封华,而是跟封华一样面朝天空。

  秋天的夜空满天星斗,一闪一闪,神秘璀璨,美丽异常,就像小丫头的眼睛。

  方远彻底不困了,盯着夜空发呆。

  过了半晌,封华又“冷”了,往他身边凑了凑。

  方远一动没动,任她的小脑袋靠在自己的肩膀上,过了一会,还伸出手去掖了掖她的被角。

  封华在被子里笑了一下,赶紧忍住,调整好呼吸,继续“睡”。

  这一夜,封华不时地“冷”一下,凑一下,不知不觉就凑到方远怀里去了,然后缩成一小团,真的睡着了......

  本来没打算睡的,但是方远的怀抱真的是太温暖太安心了,让她的心前所未有的安宁下来,不知什么时候就睡着了。

  方远却一夜没合眼,不时地为她掖一下被角,也顾不得避嫌,任她枕在自己的胳膊上,两只手甚至在被子里紧紧地抱着她,让她的后辈贴在他的胸膛。

  小丫头怎么这么凉啊?为什么怎么捂也捂不热?他小心地在被子里握了一下她的手,温凉沁骨,任他握了半天,才感觉到一丝温热。

  方远心里全被担心和愤怒填满。

  他外公家也是重男轻女,他有两个小姨,从小身体就不好,结婚后一个子嗣艰难,一个直接没孩子。他妈跟两个小姨关系好,三个人嫁得又近,都是附近几个村子,时常聚在一起聊天。

  小姨们因为生育艰难,四处寻医问药,最后得到的答案是小时候吃了苦,受了凉,寒气入体,导致了不孕不育,甚至会短寿。

  结果他两个小姨去年都死了,只活了30多岁。

  方远的心一抖,又收紧了胳膊。

  要说吃苦,小丫头吃得苦绝对不比他两个小姨少,要说受凉,他已经知道小丫头总去草甸子里刨食,不分春夏秋冬。春秋的草甸子已经是冰凉刺骨,就不要说冬天了。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啊?

  怀里的封华拱了拱,热的......方远身上跟个火炉一样,热得她浑身舒坦....

  她前世确实寒气入体不孕不育了,所以嫁给王展鹏二十多年也没孩子。

  今生再大的寒气肯定都被空间治愈了,但是体温还如前世一样偏低,自从空间进化,出现冷水河之后,更往“冰肌玉骨”方向发展了,就没有热的时候,什么时候摸都是温凉的。

  不过封华自己从不觉得冷,穿多穿少体温都是恒定的,她也就不在意了。

  方远松了松胳膊,怕把她吵醒,心里却不停地思索着解决的办法,办法只有一个,自然是看大夫。好在,小丫头刚刚拜了个老中医当师父。

  方远眉头终于松了一下,这是不是就叫吉人自有天相?否极泰来?

  ......

  天将微亮,封华就醒了,与以往截然不同的温暖感觉一瞬间就让她反应过来,这是在方远怀里。后背有力的臂膀告诉她,方远正紧紧地搂着她....

  封华有些懵,幸福来得太突然,她有些不敢相信。方远他怎么敢这么“出格”呢?别人当她是男的不会奇怪,他自己知道她是女孩子呀!

  难道方远想通了,觉得已经“同床共枕”了,想对她负责?

  封华脑子里有些乱,半天没想好怎么应对,应该摆出一副什么样的表情面对方远。是继续“懵懂无知”呢,还是“顺水推舟”呢?

  封华的呼吸有些乱,方远就知道她醒了。

  “你再睡会,我去打水。”方远说道。不管如何,人已经醒了,他再这么抱着就不合适了。

  方远小心地把胳膊抽出来,迅速出了被窝,又仔细给封华掖好被角才去干活了。

  被心上人如此温柔对待,封华只觉心里甜甜的,软软的,前世所有的苦难遗憾,在这一刻已经烟消云散。

  方远就在身边,刚刚还把她抱在怀里,还为她掖被子.....而且可以预见,今生未来的几十年,都会如此。

  “噢~”封华用被子捂住嘴,开心地在被窝里滚了滚,把被子紧紧地缠在身上,留住方远最后的体温。

  想天天如此,最少也得七八年啊!2555+天哪!好漫长!有些等不及了怎么办......

  封华伸手摸摸自己平坦的胸部...

  “算了,还是再等等吧。”

  “等什么等?小懒猪!”苏哲在火堆对面说道:“天亮了该起床了!再等太阳都晒屁股了!”说着他已经从被窝里爬出来,三两下叠好了自己的行李。

  “.....哪儿都有你!”封华怼了他一句,也不舍地离开了被窝。一个人起来了,十个人就都起来了,纪律性杠杠的。让十个大老爷们围观她睡觉,想想都尴尬,虽然天边的启明星还没落下。

  方远已经打水回来了,封华心情好,早餐的时候不但奉献了牛肉干熬汤,还添了一些空间水。不过量都控制在不会让他们拉肚子的地步。

  吃过早餐,众人就继续赶路了。

  封华有些奇怪,方远的表情一直不太好,发生了什么事情吗?难道是觉得为难,不愿意对她“负责”?

  不过再上路的时候,方远没像之前一样各走各的,而是一把握住了她的手,让她的心又飞扬起来,那一点点不愉快一下就烟消云散了。

  方远的脸却越来越冷,之前握着小丫头的手觉得软软的,暖暖的,原来暖都是他的错觉,而是他自己手暖。今天仔细留意了一下,小丫头的手一直是凉的,只有那一点点温,证明她还是个大活人...还有体温。

  “哥哥,你不舒服吗?”对于他的冷脸,封华实在想不出答案,只好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