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六十年代小军嫂 > 第375章 那得傻到什么程度
  福利果然是福利,不能天天有。

  封华把脱了一半的鞋又穿上了:“正好我现在也不困,陪你一块坐会。”

  方远看了她一眼,什么也没说走了出去,封华自然跟上。

  “要我说今天就不用守了吧,这里肯定没野兽,有也进不来。”苏哲在被窝里说道。这粮仓建得不错,他刚才仔细看了看,连个耗子洞都没有。

  封华突然回头看着他:“你以为守夜防的是野兽吗?”

  “不是吗?”苏哲一脸茫然。

  方远转身回来了:“来,今天晚上你跟姚越换班。”

  他们每天晚上4个人守夜,两人上半夜,两人下半夜。昨天很会说话那个男孩就是姚越,听见方远的话高兴地一蹦,转身就钻进了被窝。

  苏哲......让你嘴欠!但是他也不敢有反对意见,当兵上的第一课学的就是服从命令、服从命令、服从命令!

  苏哲磨磨蹭蹭地出了被窝,跟在两人身后来到走廊里。

  土楼不管是圆的还是方的还是椭圆的,最内圈都是一圈走廊,然后就是一个个房间,内里相连或者不相连。

  “哎~”苏哲抻了个懒腰,懒懒地靠在门口,望着空荡荡的院子发呆,这一宿,可难熬了。

  方远却警醒地观察了一圈周围,仔细看了一下楼下两间牲口棚,里面关着几只牛和几只驴,估计是这个小村庄最贵重的财产了。所以牲口棚的楼上住着两个人,饲养兼看守。

  此时屋子里静悄悄,估计是休息了。

  “有什么好看的,两个老头而已。”苏哲不屑地小声说道。他当然知道外面的世界不是天下太平一片美好,但是有人敢对他们一个班十个人的武装力量起什么歪心?他不信,那得傻到什么程度?

  而他们这一路上几千里,借宿过许多回,确实一点意外都没有,唯一的意外就是野兽。

  “防患于未然啊。”封华也小声道:“什么事都不要太想当然。没准半夜就发个大水,着个大火,总得有人预警。”

  “行行行,算你狠。”苏哲服了,一屁股坐在地上发呆。走廊都是木栏杆的,坐下一样能看见地面。不对,现在天黑无月,不管是坐着还是站着,一样什么都看不清。

  方远看了看地面,他的目力也已经比较好了,虽不说视黑夜如白昼,但依然能看清地面有什么东西。方远看看封华,想到什么,转身进屋拿出一条毯子铺在了地上。

  “你坐这。”方远对封华道。

  封华嘻嘻笑着坐了下来。

  “娇气。”苏哲小声道,又抬头问方远:“你们家的男孩子都这么娇养着吗?那女孩子怎么养?”这俩人平时相处太和谐,有时候他都忘了他俩并不是亲兄弟。

  方远头也没回:“你管怎么养?反正养不成你这样。”

  苏哲......

  周围安静了,守夜的人一般不许说话,既分散注意力也影响战友休息。里面一个个的可都是接受过警醒训练的,睡不死。

  方远站了一会,对苏哲做了一个下楼巡查的手势,封华立刻站了起来。

  方远和苏哲都是一愣。他们这可是专业的手势,她怎么会懂?

  苏哲看看方远,看到他一脸的讶然就知道不是方远泄的密,这些手势在此时可是机密。

  封华一下子就从他们的表情中知道问题出在哪。这真是事发突然,她没来得及装不懂......别说中国的,就是各国的军用手语,她都懂。

  身为一个富豪,要有被绑架的觉悟。了解这些知识,有利于活命,所以她专门学过。而这些手语,几十年也没有太大变化,方远刚才的手语又太过简单,她一下就看懂了。

  “怎么了?”封华装作无知地问道。

  方远又做了一遍刚才的手势:“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封华瞪大眼:“这有什么难懂的?”封华也学着他的样子,朝外一指,并画了个圈:“出去看看啊,傻子都看懂了。”

  “哦,也是....”苏哲哦了一声,想想似乎确实很好理解,而且方华也确实聪明,不懂倒是奇怪了。

  “得跟上面汇报一下,弄些难的啊。”苏哲嘀咕道。不然随随便便就被看懂,那还叫什么暗语?

  方远已经拉着封华的手到了楼下。

  可能是这两天拉多了,也可能是有“帮她暖手”这个借口在,方远再握封华的手,已经自然了很多。

  而且有机会就要握着......

  封华的嘴角一直带着笑,实在忍不住。

  两人手牵着手,安静地围着土楼转了一圈,没什么发现。

  “你回去睡觉吧,嗯?”方远小声对封华道。声音低沉沙哑,最后一个“嗯”字微微上挑,性感撩人。

  封华的脸一下子就烧起来了,好在方远目力再好也不能在这漆黑的夜里分辨颜色。

  “不去~”封华小声说道,说完都被自己娇气的声音吓了一跳。

  封华伸手拍拍脸,一把年纪了,羞死人了~~不过就是好开心怎么办?

  “晚上冷。”方远说道,他实在是对“受寒”两个字怕了,那代表着不孕,这对女人来说就是灾难;更代表着短寿,他不能接受小丫头年纪轻轻就香消玉殒的现实。

  如此美好的小姑娘,就应该健健康康,长命百岁,平平安安顺顺遂遂地度过一生才是。

  封华脑子一转:“是冷啊,我一个人睡总是冻得睡不着。”

  岂料方远一下子冷了眼,沉声问道:“你不是说你师父说你没事吗?”

  封华一愣,抬头看清他眼底的担心,有点明白过来了。方远这医学常识不错啊.....连妇科病都知道了.....倒省得她将来教了~

  “我冷是体质问题,有些人体温天生偏低,我师父说了,我没病。”封华不想让他担心,再三保证道。

  方远皱着眉,没再说话,而是握着她的小手往回走,看来小丫头是执意要陪他了,那就再给她拿个毯子盖上吧。至于到底有没有病,他将来会找她师父面谈。

  两人加快了脚步,快要到正门的时候封华却是一顿,立刻拉住了方远,对他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

  方远回头,挑了一下眉,然后仔细侧耳倾听,果然听到了窸窸窣窣的脚步声,正朝这个方向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