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六十年代小军嫂 > 第379章 八十杆子也打不着
  方远回头看了苏哲一眼,苏哲立刻禁声了,只好眼含委屈地看着封华。

  “你别惦记了,邮也不是给你的。”夏辰东过来,把苏哲拉远一点,这个没眼力见的,没看见人家亲兄弟在话别吗,他往前凑什么凑。

  “不许下水!”方远又不放心地说了一遍。

  “好好好,不下水。”封华认真保证道:“那钓鱼行吗?”

  方远:“.....总之不要着凉,冬天尽量待在屋里不要出去,洗衣服洗脸用热水,还有你尽量早点回家,云南这次来不及去就不要去了,冬天赶路太危险。”

  “嗯。”封华微笑着听着,被心上人关心的感觉真好~而且她计算了一下时间,真的不打算去云南了,这一路山区可把她走怕了,弯弯曲曲的山路把直线距离扩大了十倍不止,在没有车的情况下,太耽误时间了。

  她再跑一趟云南的大山区,回家没准都明年夏天了。

  而且她记得今年东北的雪下得特别早,没到11月就下了,她就是现在往回赶,到家都冬天了。

  方远深深看了一眼小丫头,伸手把她的头发又揉乱,才轻声道:“一路注意安全,早点回家,给我写信。”

  封华点点头,方远转身,招呼战友走了,没敢回头,他怕看见小丫头的眼泪。

  “至于嘛,又不是媳妇...”苏哲小声嘀咕道。

  “怎么不至于?”夏辰东在旁边道:“我来当兵的时候,我弟弟妹妹拉着我不撒手,哭得稀里哗啦的,我心里也不得劲,老舍不得他们了。”他是家里的老大,弟弟妹妹都是他带大的,关系向来好。这方华一看就是方远带大的。

  “一看你就不是个好哥哥。”夏辰东鄙视道。

  苏哲想了想,还真是,他在家里不是老大也不是老幺,跟兄弟姐妹关系虽然好,但他出行的时候也没有人为他掉眼泪,他这大半年,也没怎么想过他们。

  “哎,怪不得没人给我寄包裹。”苏哲感叹了一句。

  封华看着方远的背影走远,一直到精神力捕捉不到,才转身离开了。舍不得自然是有的,倒也不至于消沉,今生已经不是前世,他们有一辈子时间可以相处,不在这短短几年.....

  不行,几年还是太长了怎么办!

  封华也叹了口气,转身去了市里。

  她并不打算现在就离开,她打算打听一下此时的战况再决定,不然实在不放心。

  对于金门炮战,她前世知道的时候已经是几年后,而且是从报纸上少数几篇报道中看见的,而且报纸上也没有具体细节,不是口号就是赞美,根本没有有用的信息。

  至于再以后,已经没有人谈论金门炮战了,很多80后都不知道,甚至70后也不知道。因为除了一开始58年的几个月战况激烈有伤亡外,后面都是对轰宣传弹,伤亡几乎没有。

  封华进到市里,果然一片安静,不过安静下也隐藏着几分紧张,就在几个月之前,这里又跟对岸来了几次小规模的真炮真弹。

  封华走在安静的街道上一时有些傻眼,这里跟后世可是完全不一样,变化一点不比深圳小,这让她如何是好?

  她可是来找人的,找她前世的一个好朋友。

  孙子岳,人送外号“孙子”。当然不被他认可的人,谁叫他跟谁急,如果是他认可的哥们,那就没问题了,高兴了他还能回一句“爷爷~”呢。

  封华就被他叫过好几回“奶奶”,虽然他比她大十多岁。

  孙子岳就是厦门本地人,据他当年自己吹嘘,在此时他们家族在本地是很厉害的,家族里很多人都当着个大大小小的官,只是到了66年之后陆陆续续都歇菜了。

  封华想通过他,打听打听里面的情况。

  然而她只来过孙子岳前世在这里的豪宅,现在豪宅的地址上是一片农田。

  封华有些傻眼,这可怎么办,厦门再小,现在也已经是个“市”了,想找个人.....似乎也不是很难。

  封华仔细回忆了一下,想起孙子岳说过,他66年之前都在一个肉食品厂工作,66年之后好工作没有了,他被发配到盐场,出了几年苦力。

  而此时还活着,还能活到66年的肉食品厂,肯定不多。封华进了一个饭店,用一把瓜子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此地肉食品厂只有一个!就在不远处,过了3个红绿灯就是,倒是好找。

  封华静静地坐在肉食品厂大门外的花坛处,想办法。她现在跟孙子岳可是八十杆子也打不着的,怎么接近才能比较自然呢?

  ......

  太阳西斜,到了下班时间,肉食品厂的大门打开,一辆辆自行车驶了出来。

  此时跟粮食、纺织、机电有关的厂子都是效益极其好的厂子,工资稳定福利好,家庭条件过得去的人都能攒辆自行车。

  今天出厂的人都被门外花坛处的少年吸引了视线,倒不是因为少年长得帅,而是因为香,太香了!少年身边正放着一个坛子,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但肯定是肉,那浓郁诱人的香气真的太好闻了。

  闻到的人都不想走道了,骑上自行车的也下来了,慢慢推着车往外前走,想多闻一会味。跟这味道一比,他们生产加工的肉制品,简直上不了台面。

  “怎么了?前面出什么事了?”被堵在里面的孙子岳好奇问道。

  “不知道啊。”同伴回道,他打听半天了,也没打听出来。结果随着接近,他们自然就知道了答案。

  “什么东西这么香?”孙子岳嘀咕道。

  “你去问问啊。”同伴捅咕道:“快去快去。”他们是不敢去的,这少年看穿着打扮和旁边一看就精致的行李箱就知道不是一般人,他们有点打怵,但是孙子岳没问题,他也不是一般人。

  孙子岳的家庭条件在整个工厂都是鹤立鸡群的,换上身好衣服,跟这少年也许是一伙人。

  孙子岳自己也是这么想的,他整理了一下蓝色的工作服,推着自行车大步朝封华走去。

  有些没事又好事的同事也停下脚步,在远处看着,等着答案。

  真是太香了,没有职业病的人都犯病了,非得知道那罐子里是什么肉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