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23章 我有妈妈了
  第23章我有妈妈了

  是这个世界上,她的心尖肉啊。

  五年前,她出卖了清白和自尊,甚至连活着的盼头都没了。

  是月儿,让她找到了生存下去的意义,让她坚持到了现在。

  她真的不敢想象,会失去这个宝贝儿……

  被好心人搀扶着,到了路边。

  道路再次恢复了通行。

  她的心,也慢慢恢复了平静。

  “真的不用去医院么?还是去检查一下的好。”说话的,是那个有着关切眼神的大姐。

  她摇摇头,“没事的,刚才,多谢……”

  “人没事就好,小朋友,以后不可以这么马虎了,知道么?”

  大姐摸了摸羽寒小少爷的头,这才转身离去,深藏功名。

  围观的人也渐渐散去,终于,再次恢复了安宁。

  羽寒小少爷眨巴着眼睛,看着这个脸色犹自惨白的女人,心底里,浮起一阵暖意。

  这个女人,真的是他的妈妈么?

  他真的,可以有一个妈妈么?

  难道是天上的神仙听到了他心底里的愿望,所以赐了一个妈妈给他?

  可是,她口中的月儿,又是谁?

  “月儿,有没有受伤?”

  林墨歌平静下来,再次确认。

  刚才的惊魂未定,让她仍在颤抖。

  平静之后,便是一阵阵后怕。

  甚至陡然升起一股怒意来。

  “你这个孩子,怎么这么大意?妈妈不是说过,走路要看车的么?知不知道刚才差点就……”

  “对不起……”

  稚嫩的声音,带着一些沙哑。

  却让她升腾起的怒火,骤然消停。

  是啊,只要孩子平安无事,她便一无所求。

  “妈妈也有错,妈妈以后不会骂你了,就算交了白卷,也没关系。只要你能平平安安的,妈妈就心满意足了……月儿,答应妈妈,以后不要不回家了,好么?知不知道妈妈有多担心你?”

  羽寒小少爷一言不发,蒙着雾气的大眼睛,怔怔的望着她。

  冷静而茫然。

  他每天都在默默的祈祷着,能像别的孩子一样,有个妈妈。

  可是,真的有了妈妈了,却有些陌生。

  他真的,可以叫这个女人妈妈么?

  他的不吵不闹,却让林墨歌的心再次提了起来。

  “月儿,跟妈妈说实话,是不是除了交白卷,还做了其他的错事?”

  淘气的月儿,以前做错事的时候,才会像现在这样,不声不响的。

  她自然而然的,会往这方面去想。

  怀里的孩子却还是面无表情,只有那双漆黑的眸子,安静的让人心慌。

  她一眼,瞥见了他身上的衣服,是从未见过的。

  “这是谁的衣服?是不是又欺负小朋友了?妈妈不是说过,月儿不可以抢其他小朋友的东西么?”

  羽寒小少爷懵了,完全听不懂她在说什么。

  他怎么会抢其他孩子的东西呢?

  从刚才开始,就有太多陌生的信息,让他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就在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的时候。

  “咕噜噜……”

  传来一阵让人不好意思的叫声。

  林墨歌的脸色也在瞬间缓和下来,就算犯了再大的错,也不能再吓到孩子了啊。

  “好了,咱们先回家吃饭……”

  羽寒少爷松了口气,窝在温暖的怀抱里,安下心来。

  这个怀抱太过温暖了,让他舍不得离开呢。

  如果回家的路能一直走下去,那该有多好……

  厨房里,林墨歌跟王玉正在做饭。

  羽寒少爷坐在床上,看着楼下的樱花树发呆。

  这里的樱花树,跟公园里的,有些不一样呢。

  收回神线,再次落在床头柜的照片上,他忍不住,皱了下好看的眉头。

  这个动作,是跟爸爸学来的。

  不知道从哪一天开始,就注意到爸爸总会皱着眉头。

  然后,就成了他的习惯。

  照片上是个可爱的女孩子,乌黑顺直的头发,就像公主一样。

  不过却笑得毫无形象,甚至有些张牙舞爪。

  看起来,应该是个过分活泼的女孩儿,应该,就是妈妈口中那个月儿了吧?

  因为女孩儿的脸,跟他的一模一样。

  只不过,两个人的发型不同啊,难道妈妈连这点都没有发现?

  看来中间,还差了几环。

  不过,既然大家都没有发现,那他也不打算说出来。

  反正除了这里,也无处可去。

  那个像笼子一样的权家老宅,他是不想再回去了。

  只是,如果能找到贝尔的话,就更完美了。

  不知道那个冰山脸爸爸,知道他失踪的事,会不会很生气呢?

  一想到爸爸生气的样子,他清亮的眸子里,就隐隐的划过一抹得意。

  这次,就当是对爸爸的惩罚吧。

  谁让他那么冷面无情又刻薄呢?

  “月儿……吃饭了!”

  他开门出去,已经闻到了香喷喷的味道。

  一天没有吃东西了,感觉快要饿晕了呢。

  桌子上的几道家常小菜,竟然也让他食欲大开。

  但是斯文如他,还是一如往常优雅的进食。

  “多吃点,饿坏了吧?这红烧肉可是外婆特意为月儿做的,多吃点啊……”

  王玉一个劲的给孩子夹菜,眼里满是慈爱。

  隔了辈分的,才越发懂得疼爱。

  再说,月儿也是她的开心果,她真的怕极了月儿会出什么事。

  还好,现在平安的回来了。

  只不过是受到了不小的惊吓,跟往常比起来,太过安静腼腆了。

  林墨歌也看出了孩子的不对劲,一直小心翼翼的,生怕再吓着孩子。

  吃过饭以后,她带着孩子回了房间,还是有些担心。

  看了一眼孩子身上的小西装,忍不住叹气。

  只是,孩子不开口说,她也不便再去追问。

  如果再来一次离家出走,她后悔都没地方后悔去。

  羽寒小少爷在床上坐着,怔怔的望着蹲在他面前的女人,一大一小,两人的目光,正好持平。

  只是一直被这样看着,他有些不好意思呢。

  如果细看的话就会发现,两个人的眼睛,简直一模一样。

  同样的清亮透彻,一样的水汪汪。

  就连睫毛,都弯得弧度相同。

  “月儿,昨天的事,你不想说,妈妈就不问了。但是答应妈妈,去把衣服还给小朋友,也要好好的向小朋友道歉,知道么?妈妈不是说过,要做一个懂事的乖宝宝么?”

  她一直以为,羽寒小少爷身上的西装,是抢其他孩子的。

  反正这种“强取豪夺”的事,月儿大小姐已经做过不只一次了。

  她的声音那么温柔,目光那么柔和。

  让羽寒小少爷那颗冰冷的心,骤然裂开了一道口子。

  一瞬间,似乎有阳光,照耀。

  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轻轻开口,“我知道了妈妈。”

  奶声奶气的,却像柔软的小手,抚平了林墨歌心头的担心与焦躁。

  亲昵的摸着孩儿的头,在那肉乎乎的小脸上,叭叭亲了好几口。

  素来有洁癖的羽寒小少爷,却一点都没有抗拒。

  反而,脸颊通红,害羞的低下了头。

  并且,十分享受。

  原来被妈妈疼爱,是这么幸福的感觉啊。

  就像吃巧克力一样,会上瘾呢。

  “月儿真乖,妈妈就买月儿喜欢的那条裙子送给月儿好不好?”

  羽寒小少爷一阵恶寒,裙子还是算了。

  他可是个正常的男孩子呢。

  实在是不想穿那么淑女的裙子,就算再漂亮也不行。

  一想到以后的日子,刚才还有的小期待,瞬间就烟消云散了。

  如果得到妈妈疼爱的代价,是让他以小女孩儿的身份生活的话,确实该好好斟酌一番。

  可是他真的好贪恋妈妈的怀抱喔……

  把家里的一老一小安置好,林墨歌这才换了干净的衣服,从家里出来。

  父亲在牢里被打的事,显然与张总脱不了关系。

  她并没有告诉母亲。

  因为不想让她过多的担心。

  这件事,她必须想办法解决才行。

  可是,到底该怎么做呢?

  生活在最底层的她,又如何能与那个杀神一般的男人对抗?

  恐怕她连接近他的资格都没有吧?

  权简璃,一想到这个名字,都有一股凉意从脚底陡然升起。

  看来她脆弱的心灵,已经受到了深深的创伤。

  正在愁苦着该何去何从之时,手机突然响起。

  里面传来张总那让人厌恶到头皮发麻的声音。

  “林墨歌,去过监狱了吧?你父亲的日子过的怎么样?”

  她深吸一口气,尽量让自己维持着平和。

  跟这种疯狗,没必要生气。

  “有什么冲我来,别牵连到家人!”

  “啧啧,语气倒是不小。不过……”

  尾音拖的很长,连同她的呼吸和心,也一并揪了起来。

  接下来的话,似乎又将给她设下另一个圈套。

  而她,没有资格拒绝。

  “我可以再给你一个挽回的机会,如果这次你再坏了我的好事,哼……我说到做到,不光是你父母,连整个林家,都会给你陪葬!”

  指尖瞬间冰凉,她今天,算是真正见识到了,什么叫做厚颜无耻。

  “伺候男人的事,我做不到。”

  她拒绝的干脆利落。

  如果再来一次,恐怕那个男人,真的会杀了她。

  “哼,你倒是想,还没那个机会!你以为权总的床是那么好上的?”

  张总的声音里满满的讥讽,可她却觉心安。

  甚至,有一丝小小的庆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