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24章 英雄迟暮
  第24章英雄迟暮

  “那你要我怎么做?”

  “哼,三点,到转角咖啡店去,具体需要做什么,权老爷子自会交代。记住,别再坏了我的好事!不管权老爷子说什么,你都得应着!这可是我费尽心机才打通的关系,要是再毁在你手里,别怪我不客气!”

  心里一惊,不敢置信。

  “权老爷子?”

  电话那头的张总已经没了耐心,言语里都是愤懑。

  “哼,想来是在酒会上权总出手帮你解围的事传了出去,让权老爷子对你感了兴趣。你才有这个机会,别怪我没提醒你,这可是你唯一能戴罪立功的机会了,给我警醒着点。只能成功不许失败……”

  她暗自苦笑,酒会的事,如今还历历在目。

  看起来是帮她解围,实际上,却是变相的惩罚。

  甚至是刻薄的羞辱。

  说到底,权简璃跟张总一样,都是那种无耻到没有底线之人。

  而她偏偏不长眼,双双招惹。

  也怪不得会落得如此艰难下场了。

  挂了电话,艰难的移动着双腿,向着约好的地点走去。

  转角咖啡店,包间里。

  桌子上的咖啡,散发出浓郁的香味。

  除此之外,安静的没有一丝声音。

  林墨歌挺直腰板坐在沙发上,眼观鼻鼻观心。

  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

  可仍是没有办法逃避那束如射线般的目光。

  她知道,她在被人彻底的打量。

  而打量她的,正是坐在对面的一位老人。

  头发灰白,苍劲有力的面孔上,布着几道皱纹。

  却并不显老态,反而,有种铁血硬汉的风范。

  看的出来,他年轻时,也是精壮的雕刻美男。

  只不过那双鹰隼般的眸子里,发出的锐利光线,让人忍不住,会震撼在他的威严下。

  权家老爷子,权霸天,年轻时,也是s市的一方豪杰,政界高官。

  与生俱来的铁血气势,让人不敢逾越。

  单是其名字,也能透露出常人不曾有的霸气和气势。

  也正是因着这杀伐果断的铁腕,才能在s市混得风生水起,几十年来权家的势力,不管在政界还是商界,都无人能超越。

  说是只手遮天,也毫不为过。

  只可惜英雄迟暮,再也找不回当年的风采。

  饶是如此,身上的气势,依然让人震撼。

  这样的大人物坐在对面,说实话,林墨歌的心里,还是有些发虚的。

  只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她也越来越镇定。

  俗话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她自问行的正站的直,又何来惧怕一说?

  只是这压抑的气氛更甚,着实让人不舒服。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两个人谁也不说话,像是在比耐力一般。

  她的腿,都有些发麻了。

  终于,权霸天爽朗一笑,然后才道,“林小姐果然与众不同,见到我依然面不改色,镇定自若的,你还是第一个。”

  林墨歌哑然失笑,果然是父子,连这目中无人,唯我独尊的语气都一样。

  这样的话,她从权简璃那里,已经听了很多遍了。

  “莫非权老爷子喜欢听阿谀奉承?”

  “哈哈,果然有意思……怪不得能入了那孽障的眼……”

  权老爷子被她一句话,逗得再次大笑。

  声如洪钟,气势磅礴。

  完全看不出丝毫的垂暮之色。

  林墨歌礼貌微笑,她当然能听出来,权老爷子所谓的孽障,便是权简璃。

  之前张总已经说过,权简璃在酒会上帮她解围的事,早就传开。

  相信传到权老爷子耳中的,定是另一个版本,说不定,还有英雄救美的嫌疑。

  “那件事,您可能有些误会了。”

  她不卑不亢,礼貌回答。

  “喔?不知林小姐所说,是那孽障在酒会上挺身而出的事,还是……他不解风情,将林小姐赶下床之事?”

  指尖一颤,她忽然觉得心慌。

  原来,连在酒店房间里发生的事,老爷子都知道了。

  看来,他确实下了功夫调查她。

  又或者,他们父子间,根本就没有什么秘密。

  不过显然,后者的可能性并不大。

  要不然,权老爷子今天,也不会坐在这里跟她见面了。

  “看来您对我的一切都清查透彻了。”

  她嫣然一笑,尽量保持着平和。

  越是不利的情况下,越不能慌,尤其,面对的,是这样一只老谋深算的老狐狸。

  权老爷子直勾勾的盯着她,目光一直没有移开。

  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身上,有种独特的气质。

  尤其是那双眸子,清澈见底,不染一丝尘埃,干净的,如初生的婴儿一般。

  连他,也忍不住被深深的吸引。

  “知人善用,但也要知根知底。既然出手,必然要纵观全局。不过有一点我倒觉得惋惜。林小姐既然能让那孽障感兴趣,又何须太过焦急?反而坏了大事?”

  林墨歌眉头微蹙,不明所以。

  “我不太明白您的意思。”

  权霸天的眸子里,闪过一抹精光,表情意味深长。

  “以林小姐的手段和姿色,只需慢慢培养,耐心等待,说不定便能飞上枝头变凤凰,又何须自乱阵脚,惹他厌弃?”

  灵光一闪,林墨歌这才明白,权老爷子果然误会了。

  他以为她跟其他女人一样,是自己爬上权简璃的床的。

  而张总那个势力小人,断然不会将事实说出来,打自己的脸。

  哑然一笑,解释道,“如果我说,从始至终,我对此事一无所知,完全是被人设计呢?恐怕您也不会信吧?毕竟事实如此……”

  权霸天愣了一下,看这女人的表情,并不像是在说谎。

  可真相如何,并不重要。

  毕竟,他知道自己那个儿子的胃口,更深知,他有洁癖。

  尤其是对女人。

  “无防,过去的事,不提也罢。今日约见之事,想必林小姐也心里有数。只要你能帮我办一件事,我自然,会让贵公司再次入围雪城竞标。如何?”

  心头一颤,连神经都紧绷起来,重头戏,这才开始。

  有种预感,他要交代的事,绝对不简单。

  或许,会是一个更大的陷阱。

  毕竟面对着这种老狐狸,她这只小兔子,只有被算计的分。

  强装着镇定问道,“不知是什么事?”

  因为太过紧张,声音还是有些颤抖。

  “去做那孽障的秘书。”

  “秘书?”她惊讶间重复了一遍。

  总觉得,这秘书的工作,跟她以前所理解的,并不一样。

  果然,权霸天再次解释。

  “不过这份秘书的工作,与以往不同。你需要一天二十四小时随时恭候,随叫随到,尽可能不离开他半步。”

  顿了顿,再次开口,“表面上看来,你是他的秘书,但实质上,却是我派去的眼线。你需要做的,就是把他一天的行动全面向我汇报,不能有一点遗漏。尤其,是围在他身边的女人,是重中之重。至于酬劳,你大可不必担心,我是不会亏待你的。”

  被他说的一愣一愣的,好半天,林墨歌才反应过来。

  这就相当于让她去做间谍啊。

  这么危险的工作,而且还是潜伏在那个如杀神般的男人身边?开什么玩笑!

  她绝对是死无葬身之地啊。

  小脸瞬间煞白,连连摇头,“如此重任,我恐怕难以胜任,您还是另请高明吧。”

  为了自己这条小命,宁愿得罪权老爷子,也绝不能答应啊。

  权霸天被拒绝,却并没有生气,反而像是早就料到一般。

  “林小姐,这份工作,非你莫属。”

  这种肯定,让她实在难以享用。

  苦着脸问道,“何以见得?既然您已经知道,我是被他赶下床的女人,就证明他讨厌我了。又如何能胜任这份工作呢?”

  “正因为如此,我才更要选你。”

  权霸天一副势在必得的表情,深邃的眸子里,光芒越发锐利。

  似是早已看透一切。

  “那孽障有严重的洁癖,尤其对于女人。不干净的女人,他是不会碰的。当然,我无意冒犯林小姐你,不过你被他赶下床过,自然就不会再引起他的任何兴趣,相对于你的人身安全,也是一种保障。”

  他的话说的很直接,也很刻薄。

  林墨歌眉头微微皱起,却并没有打断,也没有愤怒。

  毕竟,在这父子二人眼中,她就是个会主动爬上男人床的,不干净的女人。

  所以,并没有在意。

  只是心头,还是有些酸涩。

  没有哪个女人被人误会了清白,还能面带微笑的。

  “再者,我看中的正是林小姐的聪慧理智,相信你不会像那些妖艳贱货一样,心存什么非分之想。”

  果然,重点永远在后面。

  这,恐怕才是权老爷子话中的重点吧?

  如果放别的女人在权简璃身边,自然会想尽一切手段上位。

  而她,知道自己几斤几两,断然不会置父母于不顾,做出那种蠢事来。

  看着他一副了然于胸,大权在握的样子,只能叹息。

  老狐狸就是老狐狸,在找到猎物的时候,就已经算计好了一切攻击路线。

  势必会百发百中。

  她,根本无路可逃。

  只不过这个泥潭,可能比她想象的,还要更深。

  这一进去,恐怕再难抽身。

  甚至是难以自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