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26章故意刁难
  第26章故意刁难

  好,很好,有胆识。

  再次拿起那杯水来,对她邪魅一笑。

  “啪……”

  颀长的手指一松,杯子应声落地,热水将脚下的地毯瞬间浸湿。

  她下意识的跳起来,还好没有洒在身上。

  “地毯脏了,弄干净。”

  他淡淡的说着,就像跟自己没有任何关系一样,声音平静的,像个看客。

  “权简璃!你是故意的!”

  这个男人就是在故意刁难她!

  简直可耻。

  “那你擦还是不擦?不擦的话就滚!别在我面前碍眼。”

  心神一凛,已经知晓了他的用意。

  不能驳老爷子的面子,所以才会答应让她来公司作秘书。

  既然来了,能不能坚持下去,就是她的事了。所以,他才会想尽一切办法刁难,让她萌生退意。

  可他,似乎太小看她林墨歌了。

  “权简璃!你都多大的人了还搞这种幼稚的把戏,有意思么?”

  她怒气冲冲的样子,跌入了他深邃的暗眸里。

  眉头一跳,不怒反笑,只是眼底的笑意,却让人汗毛直立。

  “原来你觉得这种幼稚啊?那我们……就玩点大人的游戏?”

  说话间,高大的身子已经向她逼近过来,周身的气势,压的她喘不过气。

  心里暗觉不妙,这种危险的气息……

  还有大人的游戏?瞬间想起那天在洗手间里情景,心乱了节拍。

  “我警告你……别想碰我……”

  话音还未落,高大挺拔的身影就压了下来。

  而她退无可退,身后的打印机挡住了唯一的去路。

  而他轻易地,就将她逼到角落,暗眸里的笑意更甚。

  颀长的手指轻轻抬起,“刺啦……”

  紧扣的衬衫瞬间被扯开,几粒纽扣无力的滚落在地上,露出里面雪嫩的肌肤。

  带着温热的大手,毫不犹豫的探了进去,隔着衣料,按上了那团柔软。

  她身子一僵,怒气值瞬间飙升。

  “混蛋!放开我!”

  权简璃却根本不顾她的威吓,轻轻一提,将她放置于打印机之上,轻巧的,将两条修长美腿分开。

  紧靠在她身前,如山般伟岸。

  一手将她紧紧桎梏,另一手,兀然伸入裙底……

  “怎么,是你说要玩大人的游戏的,要好好享受才是。”

  炙热的呼吸喷吐在耳边,让她忍不住一个激灵。

  身体却像触电一般,一阵阵痉挛。

  “不要……别碰我……”

  虽然早已身为人母,可除了五年前那陌生的一夜外,她从未被男人染指。

  青涩的身体,哪里经得起他娴熟的挑逗?

  本是愤怒的低吼,却因为带了哭腔,而微微颤抖。

  似是诱人的低吟。

  小腹处陡然腾起一股热流,连带着暗沉的眸子,也发出炙热的光。

  “这游戏可是你提议的,怎么能出尔反尔呢?要玩,就玩到尽兴才是啊……你说对不对?”

  灵活的指尖,已经探入最隐秘之地。

  想要夹紧双腿,却被他阻挡,力不从心。

  一阵酥麻瞬间流遍全身,两颊也被染上了绯红,目光渐渐迷离。

  “呵,果然够放荡,怪不得这么喜欢爬上男人的床……”

  尖酸刻薄的话,就像兜头一盆凉水,瞬间把她浇了个透彻。

  也在同时,清醒了过来。

  “权简璃你给我滚开!信不信我去老爷子那里告你一状!”

  这是她最后的办法了,却不知道,能不能奏效。

  果然,权简璃眉头一皱,顿时兴味索然。

  这个女人,只是那老头派来的眼线罢了,他又何必当真?

  漠然抽出手来,冷哼一声,转身进了洗手间。

  下一秒,便听到哗哗的水流声。

  对喔,他有洁癖,现在肯定是恨不得,要把手指上的皮都搓起来吧?

  反正在他眼里,她是个不干净的女人,碰一下,都觉得脏。

  林墨歌松了口气,赶紧将凌乱的衣衫整理好,却因为扣子被扯掉,始终无法固定胸前和领口。

  只得将外套扣得更紧了一些,看起来,着实有些狼狈。

  不过万幸的是,他没有再进一步,否则的话,上班第一天她就要清白不保了。

  倒是多亏了老爷子的威望,真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哭。

  权简璃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额头的几缕碎发上,还滴着清亮的水滴。

  看的她喉咙一紧,忍不住握紧了衣领。

  他不屑的瞪了她一眼,说出来的话,如冷风过境般,再次给了她重重一击。

  “老爷子上过的女人,我没兴趣。”

  心头一紧,她才明白过来,原来他竟然误会到这种地步。

  就算她是老爷子派来的,也不能说明她如此不堪啊。

  挺了挺胸,面色凛然。

  “我想有必要解释一下,我跟老爷子只是合作关系,并没有你想的那么不堪。还有,我也不是那种随便上男人床的女人。之前的事,确实是误会一场,被人下药陷害,错不在我。如果你再以此进行侮辱,小心我告你诬陷!”

  权简璃脸色一沉,冷哼一声。

  这件事他早已知晓,所以才会取消张总公司的竞标资格。

  只是没想到,张总贼心不死,竟然托人找到了老爷子那里。

  而老爷子不嫌事大,竟然还联系上了这个女人。

  果然是狼鼠一窝,一拍即合。

  软硬兼施下,将这个该死的女人送到他面前来,实在碍眼。

  早知如此,那天就不应该将她赶出去,也好让老爷子死了这条心!

  可事已至此,说这些都晚了。

  一想到以后都要看着这个碍眼的女人在面前晃荡,所有的隐私都被老爷子随时掌握,他就觉得头疼。

  看来那老狐狸这次,是狠了心要跟他玩一场大的了。

  “喔?你这么力证清白,难道是还想继续刚才的游戏?”

  他嘴角的邪魅,吓的她一个哆嗦。

  “我只是不想被冤枉罢了,你想多了。”

  说话间已经与他拉开五米的距离,确保发生突然状况时,也能及时逃走。

  “哼,那就闭嘴安静的待着,最好别发出一点声音,要不然……”

  眉头一跳,寓意深长。

  林墨歌赶紧闭了嘴,用手作了个噤声的动作,老实退到了门边。

  本来她的职位就是个临时硬加进来的,权简璃又有信心让她待不过三天,自然连个位置都没有安排。

  她站的累了,只能安静的坐在靠墙的沙发上,一动也不敢动。

  生怕再惹怒了那个大魔头。

  不过还好,大魔头似乎也玩腻了,再次投身到工作中去。

  一坐,就是一下午。

  而她就像迷妹一般,盯着他的侧颜,暗吞口水。

  别说,这个男人不说话不发怒的时候,实在是迷人的很呐。

  紧皱眉头,暗自扶额时,就像是画报上摆拍的模特一般帅气。

  眼里散发出来的睿智和忧郁,像极了幽深不见底的深潭,吸引着她无限坠落……

  可她心里清楚,这个优雅又邪魅的男人,是她惹不起的人。

  一旦坠落,就将万劫不复。

  总裁办公室是在大楼的顶层。

  此时天色渐渐变暗,青烟色的天空上,犹自残留着几朵金色的云彩。

  鲜明的色彩对比,倒极富魅力。

  一直埋首于工作的权简璃,终于放下了笔。

  看一眼腕上的手表,微微拧眉。

  已经到了下班时间,可还有两个会要开。

  再瞥一眼坐在沙发上的女人,暗自叹息。

  “到楼下买两份套餐,清淡口味。”

  说话间已经抽出一张卡扔到了桌子上。

  “两份?”她眨巴着无辜的大眼睛,一脸茫然。

  “权总,该不会连我也要跟你加班吧?”

  因为刚才安娜已经下班走了,她可是羡慕的紧。

  今天可是她上班的第一天,用不用这么凄惨啊?

  他目光微凛,似是在克制。

  “你可以不加班,当然,明天也不用来了。”

  一句话,直接打消了她的小心思。

  她林墨歌可不是那种遇到打击就放弃的女人,认准的事,一定会坚持到底的。

  不就是加班嘛,有什么大不了的。

  反正现在辛苦的时间,都会换算成红刷刷的票子。

  一想到这个,心里就平衡了不少。

  撇撇嘴,不情不愿的拿起卡来,走到门口的时候,又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那权总,我可以买自己想吃的吧?”

  “随便!”

  如释重负一般,赶紧溜了出去。

  半小时后,提着大包小包的可口饭菜回到了办公室里。

  看清楚她买的东西以后,权简璃的脸黑的比外面的天色都黑了。

  “权总,我就不客气了!”

  她贼笑了两声,不顾形象的吃起来。

  不过楼下的川菜实在是太辣了,辣的她眼泪鼻涕一大把的。

  还出了一身的汗。

  但还是通体舒畅,太痛快了!

  权简璃不住的拧眉,厌恶的退后了几步。

  他的饭菜确实清淡,但也太清淡了吧,几乎连盐都没有加。

  显然是这个该死的女人搞了什么小动作。

  “权总,要不要尝尝这个?味道不错的。”

  她把那全是红辣椒的炒肉往过推了推,就见他那张帅气的脸哆嗦了几下,心里不知道有多开心。

  “不用,你自己吃!”

  把筷子一放,他实在是吃不下去了。

  还从来没见过这么没有形象的女人,真是丢脸。

  优雅如他,哪里受得了这种粗鄙的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