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27章 大人的游戏
  第27章大人的游戏

  殊不知林墨歌是故意的。

  他不是有洁癖么?那她就有治他的办法!

  让他看着不舒服,又找不着生气的点,这才叫能耐呢。

  不过为了激怒他,她也是很辛苦的。

  就算平时再能吃辣,也受不了这么刺激的啊。

  舌头都快肿起来了呢。

  不过每份耕耘都是会有收获的,她乐得其所。

  只是这第一天的工作,实在有些艰难,都是她在被刁难。

  总不能把这些汇报给权老爷子吧?

  那也太有损她的形象了。

  一阵电话铃声响起,权简璃眉头微微皱了一下,又瞪了她一眼,“别弄脏我的沙发!”

  数落罢,这才不急不缓的起身去接电话。

  真是小肚鸡肠的男人!

  心里暗骂了一句,冲着他的背影吐了吐舌头,却听他懒懒开口,“佳倩?这个时候打电话,有事么?”

  佳倩?

  林墨歌把心一提,应该是个女人吧?

  刚才还担心没什么事情好汇报呢,没想到现在就有了。

  真是天助我也!

  偷偷探着身子,想要听的更清楚一些。

  可无奈那个男人的声音太低,似乎有意避开她一样。

  最终只简单说了两句,就挂了电话。

  “权总,您是不是要出去约会啊?”她八卦的问了一句。

  “拿上资料来会议室!”

  她的话,被他自动过滤,直接下达了自己的命令。

  无奈,也不敢多问,只得拿了桌子上的文件,跟着进了会议室。

  会议一开就是两个小时,她靠着会议室外的墙壁站着,早就进入了梦乡。

  “啊……”

  因为打瞌睡,脑袋不小心撞到了墙上,疼的她龇牙咧嘴。

  还好,会好像也开完了。

  权简璃冷着脸走出来,直接把手里的文件扔到她怀里,径直进了办公室。

  “你可以下班了。”

  心里瞬间欢呼雀跃,总算是熬出头了。

  再这么下去,她再结实的身体都会垮的。

  不过一想起刚才那通电话,觉得还是应该确认一下。

  毕竟她的工作是把所有的情况汇报上去,一丝不漏的那种。

  而且她的直觉告诉她,那个叫佳倩的女人,一定跟他有一腿。

  跟进办公室的时候,权总正在穿外套。

  她舔着脸问道,“权总,您是不是要去约会啊?”

  “怎么,连我的私事也要向你汇报?还是说,这是老爷子赋予你的特权?”

  一双冷静又微带愠怒的眸子,映出了她的不安和慌张。

  “喔,没有,这不是好奇嘛,呵呵……”

  随口编了个谎,才发现她真是没有说谎的天分呢。

  拙略到一眼就被看穿。

  他高大的身体突然压了下来,带着冰冷的气息。

  “知不知道有句话叫,好奇害死猫?”

  她愣了一下,眨了眨眼,切实的感觉到了那股危险的气息。

  这个男人该不会,想杀人灭口吧?

  她只是随口八卦一下而已啊。

  不过,这是不是说明,那个叫佳倩的女人,确实不一般?

  心里有了计较,哪里还敢再留下来?

  战战兢兢的从缝隙里逃了出来,谄媚似的笑着,“那我先走了,权总再见!”

  说罢,头也不回的冲进了电梯。

  看着她仓皇出逃的背影,权简璃的眸子里闪过一丝玩味。

  只不过,一闪而过。

  快的连他自己都没有在意。

  而此时的林墨歌,抱紧双臂向家里走去。

  夜风一吹,冻得瑟瑟发抖。

  这才是工作的第一天,身体就像是被掏空了一样,空虚而疲惫。

  果然,伴君如伴虎啊,更别说她身边的,可是一只吃人不吐骨头的大魔头。

  看来以后的日子,也是暗无天日啊。

  怎么她的人生,就这么艰难呢?

  回到家,把该汇报的事编辑成短信发送给了权老爷子,倒头便睡,连澡都没力气洗了。

  月色清明,如银盘挂在当空。

  落满了地面的斑驳樱花,静静的躺着,缅怀着自己短暂而又惊艳的一生。

  卧室里,林墨歌睡的正沉,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嗡嗡作响,震的她脑袋发疼。

  迷迷糊糊的接了起来,带着愠怒。

  谁这么不长眼,大半夜的给她打电话,扰人清梦?

  “林小姐,你就是这么办事的么?恩?”

  苍劲有力的声音,带着压抑的愤怒。

  把她浓浓的睡意,一股脑赶走了。

  强自睁开眼睛一看,果然,是权老爷子打来的电话!

  “老爷子,出什么事了?”

  慌张又不解的问着,心里却暗自思忖。

  该汇报的都汇报了啊,没有什么遗漏的。

  “你不是说那孽障跟佳倩约会去了?胡说!佳倩住院了,那孽障根本就没出现!连人影都找不到!”

  “怎么会这样……”

  她原本还猜想,这个叫佳倩的女人,肯定是被权简璃藏起来的女人。

  没想到老爷子竟然也知道?

  而且还住院了?难道是因为被权简璃放了鸽子?

  哇,真是乱啊。

  她这个笨脑袋瓜子都有点转不过来了。

  可权简璃明明就是接了电话才出去的啊,难道除了那个叫佳倩的,还有别的女人?

  还是说他故意虚晃一招,来个声东击西?

  这个该死的男人,真狠。

  害的她挨骂。

  “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赶紧把那孽障找到!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可是权总他……”

  “啪!”

  老爷子说完要说的话,径直挂了电话。

  她无奈的叹口气,揉揉发涩的眼睛,不情愿的起床穿衣服。

  “该死的权简璃,大半夜的也不让人消停!”

  “要是被我找到了,非得扒你一层皮不可!”

  咬牙切齿的咒骂了两句,这才解气。

  可这大晚上的,她要去哪找人呢?

  总不能把整个s市都找一遍吧?打死也做不到啊。

  许是打电话的声音大了些,惊动了孩子。

  她刚穿好衣服,蹑手蹑脚的进了客厅,就看到一个小小的身影站在那里,眨着朦胧的大眼睛看着她。

  “月儿,是不是妈妈把你吵醒了?”

  羽寒睡觉本来就轻,有一点声音都会醒的。

  尤其是在听到权简璃三个字以后,更加睡不着了。

  那天跟爸爸赌气跑出来,已经好几天了。

  虽然还在生爸爸的气,可听到这个名字,心里还是有些担心。

  “妈妈,你要出去么?”

  “是啊,妈妈的上司惹了祸,妈妈要负责把他抓回来才行呢。”

  羽寒默默的点了点头,看来爸爸又跟爷爷怄气了啊。

  可是妈妈原来在爸爸的公司工作啊,这倒是让他挺惊讶的。

  “月儿乖乖睡觉,妈妈很快就回来啊。”

  林墨歌弯下身子,把那个软软糯糯的小家伙抱回了房间,又万分不舍的,在他脸蛋上亲了几口。

  粉嫩嫩的脸蛋,还带着淡淡的奶香味,着实让她不想离开。

  羽寒扯了扯那件小女孩儿才会穿的粉色睡衣,害羞的低了头。

  虽然这几日已经习惯了妈妈跟外婆的亲昵举动,可腼腆的小家伙还是会害羞的啊。

  “月儿要是害怕的话,就跟外婆去睡好不好?”

  小人儿一直搂着她的脖子,她还以为是害怕呢。

  “我可以自己睡的。妈妈路上小心……”

  羽寒小少爷可是顶天立地的男孩子,他才不怕黑呢。

  又疼爱的亲了小家伙一口,这才起身关灯。

  “妈妈……”

  “怎么了宝贝儿?”

  夜色里,羽寒的眼睛睁的大大的,像漆黑的宝石一样,闪着耀眼的光。

  “妈妈,今天跟小明出去玩的时候,我把小红星丢了,妈妈可不可以帮我找一下?”

  漆黑的大眼睛滴溜溜的转着,不过林墨歌可看不出来。

  小红星她知道,是幼稚园里的奖励。

  只有听话的小朋友才会有的。

  月儿很珍惜呢,一直带在身上。

  “当然可以了,那月儿记不记得丢在哪里了?”

  “恩……好像是在公园东边的小巷子里,就是有好多漂亮大姐姐的那条街。”

  其实羽寒是知道具体的酒吧名字的,可是如果说出来的话,妈妈肯定会怀疑的。

  而且他也不确定,爸爸是不是在那里。

  以前他想见爸爸的时候,吵的厉害了,三叔就会带他去,告诉他爸爸在里面。

  因为有好多喝醉酒的人,所以他也不敢进去。

  每次都是在外面看一看而已。

  从酒吧里出来的漂亮女人很多,都是三叔喜欢的类型,这点他记得最清楚了。

  “好,妈妈记住了。月儿快睡吧,明天还要上学呢……”

  “恩,妈妈晚安。”

  羽寒乖巧的躺进被子里,闭上了眼睛。

  看着孩子可爱的睡颜,林墨歌感觉心都要融化了。

  只要是为了月儿,为了母亲,她什么都可以做的。

  轻轻的合上门,出了小区。

  凌晨三点,天色最暗的时候。

  把身上的外套裹紧了一些,加快了脚步。

  这么冷的天气,要去哪找人呢?

  权老爷子也是,连个大致的方向都不给,真当她是超人啊?

  招手拦下了出租车,问司机师傅,男人们最喜欢去的地方是哪。

  司机师傅一脸同情的看着她,还说了一些感同身受的话。

  说什么不懂得珍惜啊,男人不能惯着之类的。

  看样子,倒是脑补出了一出狗血肥皂剧。

  肯定以为她要去抓鬼混的老公。

  她也懒得解释,哀切的看着车窗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