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30章 配合演戏
  第30章配合演戏

  就好像站着睡着了一样。

  任凭权老爷子发脾气。

  吴玉洁叹了口气,柔声劝道,“好了,简璃这不是来了么。感情的事啊,就让他们小两口自己解决吧,咱们就别在这儿添乱了。”

  本来还怒火滔天的权老爷子,被夫人这么一劝,火气顿时小了不少。

  生气的别过脸去,不说话了。

  吴玉洁又看了权简璃一眼,苦口婆心道,“好好劝劝佳倩,女孩子嘛,哄哄就好了。你也别那么倔,有什么话都说开了……医生说她情绪不稳,受不得刺激,你说话注意些分寸……”

  权简璃剑眉紧皱,黯淡的眸底,闪过一抹抗拒。

  “我知道了阿姨,您二位先回去休息吧。”

  两个老人,就这么熬了一夜,身子骨肯定受不了的。

  “好……”

  两个老人一前一后的离开了。

  擦身而过的时候,吴玉洁还不忘周到的冲林墨歌点点头。

  她心里一怔,原来权老爷子的夫人不是权简璃的母亲啊?

  怪不得这么生分。

  直到病房的门再次合上,她才松了口气。

  这父子二人身上的气场太过强烈,碰在一起的时候,简直就是火星撞地球,光是余波就能秒杀众人啊。

  再看一眼权简璃,仍旧面色凝重。

  让她忍不住想起她的宝贝月儿来。

  月儿不想去幼稚园的时候,就是这副表情。

  闷闷不乐,又带着抗拒。还有小小的倔强和坚持。

  “简璃,是你么?是你来了么……”

  从房间里,传来细细弱弱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沙哑,似是哭的久了才会有的那种。

  权简璃的身体明显一僵,皱着眉头,走了进去。

  林墨歌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尴尬得很。

  只能躲在门外静候指示。

  透过门上的玻璃,将屋内的景象收入眼底。

  病床上的可人儿,面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躺在那里摇摇欲坠,像是一张轻薄的宣纸,一碰就会碎。

  两颊垂泪,目光凄然。

  此时正痴痴的望着如山一般,站在床前的男人,无语凝噎。

  “简璃……你是生我的气了么,所以才不来看我?”

  细弱的话儿一说出口,泪珠如磅礴大雨一般簌簌落下。

  哭的梨花带雨,惹人心疼。

  就算是铁石心肠的男人,看到如此场景,也定会心疼不已,拥她入怀吧?

  可偏偏,权简璃的心,不是铁作的。

  而是冰做的。

  万年不化的那种。

  冰冷刺骨,一呼一吸间,瞬间席卷整片原野,冰霜满地,寸草不生。

  他就那样僵直的在床前站定,目光冰冷的,没有一丝感情。

  仿佛躺在病床上的人儿,只是一张白纸,而不是一个鲜活的生命。

  “简璃,我要怎么做才能让你喜欢?如果你讨厌我的性格,我以后改了,好不好?你喜欢听钢琴,我就去学,我学东西很快的,只要是你喜欢的,我都可以学的,真的……你以后不要不接我电话,不要拒绝见我好不好……”

  一句句一声声,简直是闻者伤心见者落泪啊。

  连缩在门外的林墨歌都动容了。

  堂堂市长千金,从小便是被宠着长大,高高在上的。

  没想到竟然会在这个男人的面前,放下优越,抛弃尊严,苦苦哀求。恋爱中的女人,果然太傻。

  “佳倩,放弃吧,你我之间不可能的。”

  薄唇轻启,吐出简短的话来。

  阴暗的眸子里,却仍是薄凉无情。

  安佳倩脸色大变,湿漉漉的眸子里,竟是惊恐。

  “不,我不会放弃的,简璃,你知道我是在用生命爱你的。没有你,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她向前探着身子,想要抓住那孤傲的人儿,终究只是徒劳而已。

  “求求你简璃,不要这样对我……我们订过婚的啊,不论生死我都是你的人,你不能置我于不顾啊……”

  哀切的哭喊,连那张漂亮的脸蛋都扭曲起来。

  看的令人心焦。

  抽噎的声音,紧紧的牵动着林墨歌的心,让她一阵唏嘘。

  却是有些不明白了,这个男人非要拉着她进来,难道就是让她看一场悲情戏码?

  让她明白他有多冷血无情么?

  “佳倩,从一开始我就说过,此生今世,我都不会娶你的。联姻之事,本就是一场无稽之谈,是两个老人间可笑的约定,我不会为他们的约定买单。如果你执意要嫁入权家的话,与我相比,还有更好的人选不是么?老三也好,我父亲也罢,足以配得上你……”

  轰……

  平地惊雷。

  将门内外的两个女人同时炸了个外焦里嫩。

  这么狗血的剧本,只有在韩剧里才有的啊。

  又不是什么复仇戏码,做不成他的妻子,就做他的后妈?

  林墨歌只觉得这个男人太过奇葩,真想扒开他的脑袋看看,里面到底有多少可怕的脑回路。

  这话要是让权老爷子听到了,恐怕也会被气得吐血而亡吧?

  安佳倩一瞬间,像是灵魂被抽空了一般。

  目光空洞的,像是破烂了的洋娃娃。

  “不……你怎么能说出这样伤人的话……除了你,我谁都不嫁!简璃……哪怕你不喜欢我,也不要赶我走好不好?我只要名分就好……”

  “晚了。”

  冰冷的两个字,如刺骨的冷刃,倏然刺进安佳倩的心头。

  他旋即转身,打开了门。黯黑的眸子微抬,迎上了林墨歌畏缩的目光。

  漆黑的凤眸里,似有一道流光闪过,如鬼魅一般,蛊惑。

  缩在门外的林墨歌,毫不知情的,便被这眸光卷了进去,下一秒,已被他结实的搂在怀里。

  “配合好了,奖金翻倍。”

  低沉魅惑的嗓声,在她耳边轻吐。

  震的她心尖一颤。

  不及反应,已经被他夹在怀里,拖到了病床前。

  低垂了眉眼,不敢触碰病床上的人儿,生怕被她的目光穿刺到体无完肤。

  心里也在瞬间明了,原来带她进来,是为了演一出戏。

  她这样,算不算为虎作伥?

  “佳倩,就算只是名分,也无法给你。因为,我已经喜欢上了墨儿。”

  一句墨儿,叫碎了两片心。

  一片,是安佳倩的,碎了一地,斑驳陆离。

  目光凄凉哀怨,却又透着怨毒。

  恨不能,将林墨歌碎尸万段。

  另一片,是林墨歌的。

  却不是因为伤心,而是,肉麻。

  肉麻到后背一阵阵寒意,汗毛直立。

  “权简璃你……”

  刚想反驳,头上的灯光瞬间黯淡,却是他高大的身影倾轧而下,遮蔽了头顶的光。

  微凉的薄唇覆盖在她的樱唇之上,兀然模糊了理智。

  权简璃你个混蛋!

  不是演戏么?用得着演得这么逼真?

  想要挣脱出来,却被他拥得更紧。

  一怒之下,狠狠的掐住了他的劲腰,恨不能将他那块肉掐下来。

  嘶……

  璃爷倒吸一口冷气,不退反进,滚烫的舌尖,轻易撬开了那香甜的贝齿,忘情的汲取着樱唇中的甘甜……

  似是有种强烈的吸引,让他欲罢不能……

  不得不承认,自从在酒吧里初尝甘甜以后,就迷上了她的味道。

  他的吻技那么娴熟,轻易地,就让林墨歌败下阵来。

  脑袋里面一片晕眩,似是有漫天的星子跌落银河,光影璀璨。

  紧绷的身子也渐渐瘫软下来,温顺的跌入那霸道的怀里……

  脑袋里面有个小小的声音在提醒着,林墨歌啊,你可不能被这恶魔俘虏,否则会重走安佳倩的老路,万劫不复的。

  可是啊,他的唇那么霸道,他的气息那么醉人,哪怕只是一瞬间,哪怕只是一场戏,她也想进入角色啊……

  “啊……”

  一声极具穿透力的尖吼,差点就刺穿了林墨歌的耳膜。

  也让她被迷惑了的理智再次回归。

  手上的力道兀然加大,尖锐的疼痛,让璃爷剑眉微微一挑,优雅从容,又恋恋不舍的,松开了手。

  犹自带着迷离的目光,懒散的,落在那张苍白无血色的脸上。

  安佳倩那散布着血丝的瞳孔,似是冒出地狱的焰火,要把林墨歌的灵魂都燃烧殆尽。

  恨不能将她,生吞活剥。

  在这怨毒的目光透视下,林墨歌的身形越发渺小,下意识的向后缩了缩,更靠近他怀里。

  该死的权简璃,她一定要让他赔偿精神损失!

  若不是看在奖金的面子上,才不会赔他演这么一场要人命的戏。

  所以啊,看在票子的面子上,坚持就是胜利!

  却不想她下意识的举动,惹得病床上的人儿几近癫狂。

  嗓音因为愤怒而越发尖锐刺耳,“贱人!一定是你这个贱人先勾引简璃的是不是……难道为了这么个货色,你就要跟我悔婚?她到底哪里好?哪里能配得上你……”

  她安佳倩怎么也想不明白。

  站在面前的女人,犹如清汤挂面一般素净,那张脸蛋朴素的像个学生。

  再看看身材,也孱弱纤细,根本不及她万分之一的妖娆。

  放在大街上,也是随时可以没入人群的路人。

  她心爱的男人,怎么会看上这种女人?

  如果说他爱上的女人,比她好上千倍万倍,她倒也认了。

  可是他带着这么一个货色来,难道不是对她的侮辱?

  “住口,这事与她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