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31章 曲终人散
  第31章曲终人散

  淡淡的话语,顺便亲昵的搂住了林墨歌的肩,极尽维护。

  让林墨歌也不由愣了一下,这个男人……演技还真是好。

  简直可以媲美那些影帝了。

  对对,这事确实与她无关,她只是来赚奖金的,不,只是来打酱油的。

  可是,他的维护,却招来更深的嫉妒。

  安佳倩怒目圆睁,眼眶通红。

  “与她无关?你还在维护她!这个女人到底哪里比我好了?论身材论相貌,她哪一点能比得上我?简璃,她能做的我也可以做到啊……再给我个机会好不好……”

  愤怒的话语,到了最后,也变成苦苦哀求。

  爱上一个不爱自己的人,也难怪会落得这么一个凄惨下场了。

  林墨歌心里暗暗发誓,她一定要离这个男人远一些,免得变成下一个安佳倩。

  不过还好,这种冰山一样的男人,也不是她喜欢的类型。

  权简璃微微抬起眼帘,望着那个几近虚脱的人儿,淡然出口,“她做的,你可做不到。”

  话一出口,安佳倩便愣住了。

  从小养成了争强好胜的性子,处处比人优越,没有理由输给这样一个平凡的女人啊。

  “不可能,她能做到的,我一样能做的!”

  “哼……”权简璃冷哼一声,眉眼微挑,笑的邪魅痴狂,“她能在床上取悦我。而你,不行。”

  哐当……

  是林墨歌下巴掉在地上的声音。

  她就知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从这个男人的嘴里,绝不可能说出什么好话来!

  该死的男人,在这种时候了还想着占她的便宜!

  贝齿咬得咯咯作响,纤长的手指再度移到了熟悉的地方,狠狠一拧,恨不能将他这张色狼的皮给扯下来。

  璃爷嘴角微微抽搐,却是强装镇定。

  可腰上传来的刺痛,仍让他头皮一阵阵发紧。

  诡异的寂静之后,传来一声讥讽的轻笑。

  病床上那脸色苍白如纸的人儿,却在听到这样的借口以后,恢复了以往的冷静,甚至,还暗自松了口气。

  狰狞的面部表情也快速的松弛下来,好像刚才那个癫狂到扭曲的人,根本就不是她。

  这变脸的速度,也是令人咂舌。

  幽怨暗含嫉妒的目光,径直落在林墨歌身上,激的她打了个冷颤。

  果然,女人发起狠来,要比癫狂的状态下更加可怕。

  “墨儿……小姐?”

  安佳倩嘴角戏谑勾起,语气越发刻薄,“你的取胜手段,还真是出乎意料呢。看来功夫果然了得,能让简璃念念不忘。不过……想得到一个男人的心,光靠床上功夫,可远远不够……”

  “我倒是觉得足够……”

  权简璃适时的回了一句,将安佳倩的话死死堵了回去,不留一点余地。

  她脸色由白转青,再由青转黑,一眨眼的时间里,差点变出出彩的颜色来。

  深吸了口气,仍是强自镇定,“好,就算她在床上可以取悦你,可是过不了多久,你就会厌烦的。到时候,自会有更合你心意的床伴出现。这些,我可以理解的。”

  说话间,表情已经恢复平静,连声音,也变得温柔起来,循循善诱。

  “简璃,我不是那种小心眼的女人,你身边的莺莺燕燕,我可以接受,甚至做到视而不见。只要你想玩,我不会干预的。所以,不要轻易的悔婚好不好?你也知道,我们的婚姻对安家和权家来说,是一场双赢,聪明如你,难道还算不出其中的利益么?”

  说罢,微微笑着,目光柔媚的如蚀骨的狐狸。

  她自以为,这一番话,足以让任何一个男人动心。

  尤其,是像权简璃这样,精明的商人。

  可是,璃爷接下来的话,却给了她重重一击。

  将她扬起的信心,再次击沉到冰冷的海底。

  “你错了,对我来说,婚姻不是利益,而是一生一世的承诺。或许你可以忍受自己的丈夫在外面沾花惹草,可我无法娶一个没有感情的女人回家。”

  “感情是可以培养的……”

  “不,你知道的,我有洁癖。对感情,更是如此。”

  璃爷的话,字字句句,毫不留情。

  生冷的,斩断她的念想。

  安佳倩的眸子霎那间空洞下来,连心里,皆是一片荒芜。

  是啊,她怎么忘了啊,他有洁癖啊。

  不爱的女人,永远,都走不进他的心。

  哪怕拼上了性命,在他看来,也只是一场无聊的闹剧罢了……

  至今为止,她所做的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

  戏剧落幕的时候,为何,会如此空虚……

  “简璃……真的……要如此狠心么?”

  他轻垂了眼眸,掠过她哀切的瞳仁,没有回答。

  决绝的态度,如苍凉的寒风,将她眼底尚在挣扎的火苗,尽数吹灭,扬起一片灰烬……

  林墨歌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跟着他走出医院的。

  精神,似乎还留在那间病房。

  两个人的对话,也在她耳边一遍又一遍的重演。

  他说,他对感情有洁癖。

  他说,他没办法,娶一个没有感情的女人回家。

  最是无情的话语,听在她耳中,却成了动听的情话。

  就如同此时,突然起了风,将枝头的一朵樱花吹落,旋转悠扬,跌落混入一地的斑驳。

  在她的心头,洒下一片粉白,烂漫,而又美妙。

  那种感觉,无法形容,似乎,那颗紧闭的心门,偷偷的,打开了一条缝隙,有星星点点的阳光,洒落进来。

  将那最阴暗最孤僻的角落照亮……

  她从未想过,这个比冰山还要冷漠刻薄的男人,竟会说出如此动听的话来。

  本以为,他会像其他男人一样,对女人,来者不拒。

  却不知,正好相反。

  原来,洁癖,也有让人心动的时候呢……

  折腾了整整一夜,天色早已大亮,尚有些清冷的阳光照在身上,让人昏昏欲睡。

  林墨歌忍不住伸了个懒腰,毫无形象的打着呵欠。

  就看到一个目露凶光的大汉站在面前,正是那次见过的司机大叔。

  “璃爷……”

  “先送她。”

  权简璃淡淡的吐出三个字来,面无表情,清冷的凤眸里,平静的不起一丝波澜。

  似乎刚才那个热烈又缠绵的吻,只是一场戏而已。

  对,就是一场戏。

  一场各取所需,两不相欠的戏。

  可就算是演员,散场之后,也会礼貌的问候一声吧?说句辛苦了什么的……

  可他倒好,连眼皮都懒得抬,好像看她一眼,都会耗费他宝贵的生命一般。

  一股怒火陡然升起,恨不得狠狠踹他一脚。

  转念一想,又何必?

  跟这种人生气,只会浪费时间而已。

  有这个功夫,不如早早回家,倒在床上补个觉来的实际。

  “不用,我自己回去就好。”

  扯扯嘴角,懒得跟他再多费唇舌。

  然后,径直走到路边拦车。

  “砰……”

  下一秒,就听到关上车门的声音,然后,身后的车子扬长而去,不带一丝犹豫与留恋。

  那速度快的,还以为是被仇家追杀了……

  呵呵……

  林墨歌眨了眨眼,连骂人都想不出合适的话来。

  这个该死的男人,果然,够狠!

  够干脆!

  没有一点拖泥带水!

  都说曲终人散后,便是长久的凄凉与空虚。

  不过她怎么有种被利用完了就扔的无力感?总觉得是上当受骗,被当成了炮灰……

  该死的权简璃,这笔账,本姑娘先记着!

  早晚有一天,要跟你彻彻底底的清算!

  迅速袭来的疲惫,容不得她再多想,迅速的钻进了出租车。

  温暖又舒服的大床啊,我来了……

  半梦半醒的回到家,连衣服也没力气换,一头栽到了床上。

  羽寒已经乖巧的换好了衣服,准备去幼稚园呢,看到妈妈这么疲惫的样子,忍不住有些心疼。

  “妈妈,好好休息吧……”

  稚嫩的童音犹如催眠曲一般,飘进了林墨歌的梦乡。

  然后懂事的帮她拉好被角,这才出来。

  “月儿,别忘了戴帽子,这几天风大……”

  王玉笑眯眯的拿着一顶红色鸭舌帽追了出来。

  “喔,知道了外婆。”

  羽寒乖巧的应了一声,可心里满满的都是抗拒啊抗拒。

  但是为了不让外婆担心,还是听话的把帽子戴上。

  再看看身上穿着这套白色的运动套装,微微叹了口气。

  还好,月儿的衣柜里有几套休闲运动装,要不然,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羽寒小少爷可是男孩子,打死也不会穿裙子的……

  蓝蓝的天空上漂浮着几朵白去,就像好吃的棉花糖一样,让人忍不住,想要咬上几口。

  和煦的风卷起一片粉白的花瓣,在空中翩翩起舞。

  飘飘摇摇的,落了下来。

  却被一个黑乎乎的小爪子无情的践踏。

  “小明你给我站住!”

  一声稚嫩的童音划破了难得的寂静。

  “呜呜……”

  宽敞的草坪上,一个黑黝黝的小团子跑了过来,一边跑着,一边还回头向后看着。

  生怕被后面的人追上。

  却慌不择路的,跳进了花坛里。

  把头扎在花丛里,肉乎乎的小屁股露在外面,小小的身子,不住的颤抖。

  惹的几个佣人忍不住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