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32章 一样的爸爸
  第32章一样的爸爸

  贝尔狗眼一闭,心里默默祈祷,看不到我看不到我……

  那天晚上从家里跑出去以后,它在外面流浪了一夜。

  第二天一早,拖着饿扁的肚子又回来了。

  外面的世界好残酷啊,想要捡一根扔掉的骨头,还要看野猫的脸色。

  高傲如贝尔,怎么能做出那种低三下四的事来呢?

  所以一气之下,又没脸没皮的回来了。

  反正在这里还有小少爷疼他,至少不用饿肚子。

  可是,谁知道发生什么可怕的事。

  原来的小少爷竟然不见了。

  而现在的小少爷,简直就是个小恶魔啊!

  昨天说要给它洗澡,差点把它淹死。

  今天竟然又要给它剪毛!这不是要要了贝尔的狗命么?

  呜呜……千万不要被发现,这身漂亮的黑毛可是贝尔的命啊,万万不能剪的……

  “小明!你跑哪去了?要是再不乖乖出来,我可要生气了。我生气的后果可是很严重的喔……”

  一个小小的身影从房间里追了出来,肉乎乎的小手上还拿着一把闪亮的小剪刀。

  身上穿着一套得体的深蓝色小西装,不过有些皱皱巴巴了。

  完全看不出来原来的样子。

  被外婆剪的参次不齐的头发,也在高级技师的修剪下,变得帅气了不少。

  看起来跟羽寒小少爷更像了。

  可月儿还是不喜欢。

  她可是女孩子啊,当然会喜欢长长的头发了。

  不过现在为了见爸爸,她就忍了。

  “哈哈,原来藏在这儿啊,找到你了……”

  漂亮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马上就发现了那个颤抖着的小家伙,咧着嘴冲了上去。

  “呜呜……汪汪……”

  贝尔一看不妙,慌张的就要往外钻。

  可是这花坛里的花也太密了吧,把它的小身子整个给卡住了,上也上不来,下也下不去。

  实在是有够丢脸。

  无奈它的四条小腿实在是太短了,只能绝望的在上面挣扎,嗷嗷直叫。

  月儿笑的眼泪都快流出来了,怎么会有这么蠢的狗呢?哈哈……

  那个羽寒小少爷也真是的,怎么会跟这么一条蠢狗做朋友……

  而且奶奶告诉她,爸爸是因为讨厌这条蠢狗,嫌弃它太脏,才不回来的。

  所以她才要把这条蠢狗的毛剪掉,再给它洗干净,这样爸爸应该就会回来了吧?

  扭动着小小的身子,利落的爬到了花坛上。

  把里面妄自挣扎着的贝尔抱了下来。

  “小明,听话,给你剪了毛爸爸就会回来了,你就忍耐一下吧……”

  “呜……汪汪……”

  贝尔强烈的拒绝。

  它才不要剪毛,而且,它叫贝尔,不叫小明!

  小明这个名字好逊喔。

  “放心啦,我会很小心的,你要是乱动的话,说不定会被我剪掉尾巴喔,没有尾巴也没关系么?”

  “呜呜……”

  贝尔顿时觉得生无可恋,这个小恶魔竟然还敢威胁它!

  更可悲的是,英勇的贝尔就这样被威胁给吓到了。

  就算心里再不情愿,也不敢乱动了。

  它还要留着尾巴等真正的小少爷回来呢……

  月儿哪里管它怎么想,毫不犹豫的一剪刀下去,咔嚓,咔嚓……

  没一会儿,地上就落了厚厚的一层黑色狗毛……

  在黑色的狗毛中间,直挺挺的站着一只可怜巴巴的小家伙。

  全身皱皱巴巴的,原本顺滑的黑毛,现在多一块儿少一块儿,凹凸不平,看起来格外滑稽。

  有的地方剪的太短了,还露出里面粉红的皮肤来,风一吹,透心凉啊。

  果然,没了狗毛护体的狗狗,就像是没穿衣服的少女一样,羞的连头都抬不起来。

  “嗷呜呜……”

  贝尔的喉咙里发出哀切的声音来,尾音拖的长长的,极尽幽怨。

  月儿把小剪刀一扔,嘟起起来。

  看着全身斑驳的贝尔,怎么看怎么觉得不舒服。

  “怎么剪了以后还是这么丑呢?好像比原来还脏了……”

  贝尔幽怨的看了这个小恶魔一眼,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它可是牺牲了狗生才同意被剪的,没想到剪完了还被嫌弃,这下好了,它伟大的狗生算是彻底的完了。

  “哎……算了,看来不能指望你了。还是我自己想办法吧……”

  月儿叹了口气,不高兴的站起来,向着房间里走去。

  本来还指望着把贝尔变漂亮一点,爸爸就会回来呢。

  没想到贝尔太不争气了,完全帮不上什么忙啊。

  “呜呜……”

  看着那个小小的失落的身影,贝尔想了想,还是跟了上去。

  因为在外面太冷了啊,风一吹,简直透心凉。

  一人一狗又回到房间里,躺在柔软舒服的大床上,懒洋洋的晒太阳。

  月儿直接把贝尔当成了枕头,不过它身上的毛刚被剪了,有些刺刺的不舒服。

  “小明,你见过羽寒小少爷的爸爸么?他是不是很高大很强壮啊?”

  “呜呜……”

  贝尔喉咙里发出咕噜噜的声音,似乎是在回答。

  羽寒小少爷的爸爸是很高大没错啦,不过一点也不好,还很可怕呢。

  “月儿好想见一见羽寒小少爷的爸爸喔,他的爸爸一定跟月儿的爸爸长的一样吧?因为月儿跟羽寒小少爷长的一样呢。”

  月儿说着,翻了个身,趴在床上,两只小手支着粉嫩嫩的小脸蛋,清亮的大眼睛望着那张照片。

  妈妈说过,月儿的爸爸去了天堂,那里还有很多像月儿一样的小天使呢。

  可是月儿明明这么可爱,为什么不能也去天堂呢?

  她真的好想见见爸爸,抱抱爸爸喔。

  所以啊,就算再想妈妈,她也想留在这里。

  等到见到了羽寒小少爷的爸爸,她再回家。

  以后啊,小明再问起月儿的爸爸长什么样子,她就可以很得意的告诉小明了。

  省得小明再气她!

  “不过爸爸什么时候才会来呢?月儿要是在还不回去,妈妈肯定会生气的……妈妈生起气来好可怕的呢……”

  “嗷呜……”

  贝尔舒服的瘫在床上,敷衍的摇了摇尾巴。

  羽寒小少爷的爸爸也是很可怕的,大概跟你妈妈一样吧……

  “哒哒哒……”

  林墨歌踩着高跟鞋一路小跑,鞋跟与地面撞击,发出清脆的声响。

  看了一眼腕上的手表,暗自咒骂,该死的权简璃!简直就是有异性没人性的变态!

  她才睡了两个小时啊两个小时,就被一通鬼哭狼嚎般的电话吼了起来。

  还说什么迟到了就扣半个月奖金!

  在医院的时候被占了半天便宜,才赚了个奖金翻倍,现在竟然就要扣半个月的?

  到底有没有天理了!

  可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谁让她受制于人呢?

  刚在电梯里缓过气来,电梯门一开,再次冲刺。

  可是还没走出两步,突然脚下一滑,“啊……”

  一声凄厉的尖叫声划过顶楼,直冲天际。

  “咚……”

  她娇嫩的小屁股跟地板来了个亲密接触。

  顿时疼的龇牙咧嘴,眼泪都快出来了。

  “谁这么不长眼,在地上洒这么多水……”

  “哎呀呀,怎么了这是?林秘书……你还好吧?”

  助理安娜从门里探出头来,惊呼着问道。

  可是林墨歌清楚的看到,她嘴角那隐藏不住的笑意。

  “喔……死不了。”

  咬着牙回了一句,站起身来揉揉差点摔肿的屁屁,恨不得把面前这个女人扔到楼下去!

  真是疏忽大意,没想到竟然双中了这个女人的圈套。

  看来她以后要万分小心才是。

  安娜捂着嘴,笑的得意。

  “这保洁阿姨也太马虎了吧?怎么把拖地的水都洒出来了呢……林秘书你放心,我一定会教训她的,以后啊,保证不会出这种状况了。”

  说的好像在为她打抱不平一样。

  可这水是谁洒的,大家心知肚明。

  林墨歌嫣然一笑,径直越过她向总裁办公室走去。

  幸好她今天穿了长裤,才避免摔倒时的尴尬走光。

  昨天在办公室里,被那个登徒子“骚扰”了一番,所以今天特地多留了个心眼。

  临出门的时候把裙子换了下来,也算是因祸得福。

  不过屁股后面湿了一大块,也要尽快吹干才行啊。

  “权总早……”

  “昨天上班不带脑子,今天没带手是不是?敲门会不会?”

  飕飕飕……

  数落的话像冷剑一样从办公室里射出来,冻的她全身一僵。

  尴尬的退了出来,抬手,敲门。

  “泡两杯茶进来。”

  依旧是冰冷冻人的语气,却少了利剑。

  她正欲转身,听到里面传来一个女人的娇喘声,喔不,是娇笑。

  因为太过扭捏作态,让人听着汗毛直立。

  呵呵,果然是浪荡公子哥,三个小时前才义正言辞的拒绝了市长千金的求爱,转眼就在办公室里沾花惹草了?

  那厢有可人儿为了他不顾性命闹自杀。

  这厢便拥美人在怀,谈笑风生,也真是没谁了。

  像这种色胆包天,精虫上脑又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男人,老天怎么就不早些收了呢?

  留着也是祸害众生啊。

  扯扯嘴角,一脸不情愿的进了茶水间。

  灵机一动,顿时眉飞色舞起来。

  好啊,你们不是要喝茶么?姑娘我就给你们好好泡两杯……